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的樣子也就是二十幾歲年輕人的樣子,可我知道他的年齡都能做我的老祖宗了!

殷離笑了,而我依然很期待的看着他,等着答案。

“那你會嫌我老嗎?”

我使勁兒的搖了搖頭,“不會,既然選擇跟你在一起,我也是早就做好了準備的。”

殷離告訴我,他的真實年齡是一千三百歲。

我竟然和一個把我大一千兩百八十歲的男人談戀愛,這也太刺激了吧。不過,他沒有老到上下五千年那樣,已經很不錯了。

“我,先去吃東西了。”我抿脣望着殷離,有些羞澀的說,之前與他在一起的身份與現在不同,現在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就能看見我們兩個人的身邊都冒着粉紅色的泡泡,人也從貌似敵對針鋒相對的相處模式,變成現在這樣微妙的感覺。

說完這些,人就跑出了臥室去浴房洗漱。

小蜻蜓的手藝非常的不錯,我吃的正開心的時候白薰突然打着哈欠從狐仙廟另外一處的客房走了出來。

他坐到我的對面也開始吃東西,我看着對面穿着打扮非常現代時尚的男人,心中非常的好奇。

畫愛 白薰是殷離的好朋友,據我所知他是一個老妖怪,但是他究竟是什麼品種我還真的不知道。

“那個白薰,我能不能不禮貌的問你一個問題啊?”我吃了口雞蛋,試探性的問。

白薰點頭,“問吧。”

我將嘴巴里面的食物嚥進肚子裏面,又喝幾口水輕咳幾聲纔不好意思的問白薰,“殷離說你是老妖怪,你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妖怪嗎?”

白薰本來是一副悠哉慵懶的模樣,當我把這個問題說出口的時候,白薰原本半闔着又無神的眼睛突然睜大眼神立刻精神清亮起來,他將桌子上的豆漿全部喝掉,一副很不爽的樣子,“你看我老嗎?我哪裏是老妖怪,我是小鮮肉好不好!”

白薰沒有立刻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着急爲自己辯解,然後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面小鏡子,也不吃東西,一邊照鏡子一邊整理髮型,而且還對這鏡子做wink。這副樣子足以說明,白薰這個男人,非常的自戀,好像還有王子病的樣子。

我見狀有些無奈,繼續吃東西,心中疑惑極了。像殷離那種高冷性格的男人,是怎麼和白薰這樣有點二,又極度自戀好像還有些幼稚的人成爲朋友的。

不過白薰身上有的殷離沒有,殷離身上的特性,白薰身上也沒有,可能,這就是所謂的互補吧。

殷離現在已經退去陰狐狐王的身份,成爲和我一樣的人類,雖然他還是跟真正的人類有所差別,可現在真的是男人了。狐仙廟他也不再需要了。

殷離帶着我和白薰,搬進了一棟在市中心的大別墅。

殷離會這麼有錢我是一點都不意外,畢竟他曾經有那麼高的身份和地位。這別墅,比當初冥婚時的殷家還要豪華很多。

小蜻蜓說花園裏面有很多盛開的鮮花,要我跟她去玩兒,反正我也想熟悉熟悉這個新的環境,便跟着她來到了別墅的花園之中。

小蜻蜓本就是蝴蝶,她見到嬌豔無比的花朵變得很興奮,在花叢中轉着圈圈,最後變成了靈蝶的樣子,在花叢中飛來飛去,那種畫面很是美妙可愛。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衣服裏面的手機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鈴聲。

來電的號碼我沒見過,不過看見是本地來電我便接了起來。

“喂,你哪位?”我溫聲詢問道。

“苗月月,是我,沈蘭兒!我現在要你跟我出來見一面。”沈蘭兒低沉陰森的聲音從電話裏面傳來。

接到沈蘭兒的電話我自然是詫異的,古墓塌了這個女人也是命大竟然都沒有死掉,她明明喜歡殷離卻又勾搭伏魔人來陷害殷離,這一點我非常的不理解。更覺得這個女人真的很可怕,她要跟我單獨見面一準兒沒有好事,我纔不想上當。

我剛要拒絕,電話裏的沈蘭兒嗤冷的哼笑一聲,她說出來的話讓我的心剎那間的揪了起來! “苗月月,殷離最愛的女人就要出現了,到時候殷離會把你像丟垃圾一樣丟掉的!”沈蘭兒的話就像是一把帶着刺的利刃一樣戳進了我的心裏。

頓了兩秒我才深吸一口氣,道,“你胡說,沈蘭兒你以爲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呵,苗月月,你愛信不信,但是我的話絕對不是什麼無稽之談!”沈蘭兒很是堅定的說道,說完她冷笑着很得意的樣子。

我的神識冷靜下來,反駁的問沈蘭兒,“沈蘭兒,你說殷離最愛的女人就要出現了,這對你來說有什麼好得意的?莫非你口中殷離最愛的女人,是你不成?”

這話一出,沈蘭兒給我的迴應就只是一聲別有深意也很神祕的冷笑。

聽着手機裏傳來掛掉電話的‘嘟嘟嘟’聲,雖然知道剛纔沈蘭兒的話不足以取信,可是我的心卻因爲沈蘭兒的話,而變得不安起來。

“主人我好舒服啊,好久沒有采蜜滋潤身體了。”小蜻蜓甜美歡快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

我回過神收起手機,一轉身便看見變成人身的小蜻蜓,此刻的小蜻蜓渾身都亮晶晶的,像是縈繞着一層光暈,非常的漂亮。

“嗯,好漂亮。”我說道,坐在了一邊的躺椅上,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看着萬里無雲的天空我沉沉的嘆了口氣,而小蜻蜓則來到了我的身邊,她小心翼翼的問我,“主人,你的心裏是不是有心事啊?”

我的視線落在小蜻蜓的身上,沒想到她竟然還能看出我有心事。我坐直了身體饒有興趣的看着小蜻蜓,問道,“小蜻蜓,你說他真的喜歡我嗎?”

“主人是指恩人喜不喜歡你?”她問。

我‘嗯’了一聲點頭,雙目灼灼的看着小蜻蜓,想聽聽她這個旁觀者的看法。

小蜻蜓轉了轉大大的眼睛,道,“恩人是喜歡主人的,若不然他也不會跟主人成婚的啊。”

話是這麼說,殷離也不知一次在我面前說他喜歡我,可是他心裏還有另外一個女人。他昨天還在我面前說,他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喜歡我。

別墅的門傳來了聲響,殷離從別墅裏面走了出來,我坐起身子看着殷離,他來到我的身邊,道,“我要外出一趟,小蜻蜓保護好月月。”

“是,恩人。”小蜻蜓應着,然後將我從躺椅上扶起來。

“等我回來。”這時殷離臨走之前跟我說得話。

我木訥的點頭,就被小蜻蜓扶着回到了別墅裏面。

小蜻蜓在廚房裏面做午飯,殷離不在別墅,我一個人很無聊便獨自看電視。

就在這個時候,白薰從樓上走了下來,他坐到了我旁邊的沙發。

這別墅裏面的電視,我還是第一次打開看,簡直就像是發現了新世界。

這裏的電視頻道和我之前見到的都不一樣,這裏又妖怪電視臺,鬼怪電視臺。裏面的出現的也都不是正常的活人。

“你很愛殷離嗎?”就在我正起了興趣看這些個怪電視的時候,旁邊沙發上的白薰突然這樣問了我一句。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我懵然的將視線從電視上轉移下來,望着白薰,並沒有聽清楚他剛纔的話,“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你很愛殷離嗎?”他又耐着性子說了一遍。

不知道白薰爲什麼突然這樣問,我有點不好意思,又十分好奇的問他,“有那麼明顯嗎?”

白薰直接朝我投來了一個嘲笑的眼神,“呵,你看他的眼神都能蹦出喜歡兩個字出來。”

如果不是白薰這樣對我說,我還真的沒意識到自己那麼明顯的喜歡殷離。只不過,白薰接下來的話卻讓我的心不是那麼的好受。

“雖然你們現在是相親相愛的,不過對待這份愛你還是需要小心一點,說不定哪天就會被你弄丟了。”白薰淡淡道,語落他便站起身往樓上走去,好像他下來就是爲了跟我說這番話一樣。

而他的話也在我的心底翻起了波瀾,加上不久前沈蘭兒對我說得那通莫名其妙的話。難不成,我和殷離才凝結出的愛情,真的要出現危機了?

我覺得心中一堵,深意歪在了沙發上,整個人有氣無力的。

沒一會兒,小蜻蜓便做好了午飯,她盛了一份給白薰送去,飯廳裏面就只有我一個人用餐。

隨後,小蜻蜓又將端上去給白薰的午餐重新端了下來,白薰的身影也出現在小蜻蜓後面。

“白先生說他有急事要出去。”小蜻蜓放下托盤說道。

吃過午飯之後,一個人獨自回臥室裏面休息。

雙眼望着天花板,沒一會兒就睡着了,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四點多鐘了。

我覺得口渴便下樓去廚房喝水。

這別墅本來就住我們四個人,殷離和白薰都出門了,而小蜻蜓也不見蹤影,喝過水之後,我在客廳的桌子上發現小蜻蜓留下來的粉色大花瓣,花瓣上刻着一行字,原來小蜻蜓出門賣菜去了。

一個人在這偌大的別墅,冷清極了。從房子裏面的落地窗看向外面的晚霞,很美。我忍不住換上鞋子來到了花園,這晚霞很美,卻有種孤寂悲涼的感覺。

以前沒有戀愛過,現在生活裏有了殷離,他突然不在我身邊,還真的是不習慣的。

一個人靜靜站在花壇邊,而這時,一陣蒼老的聲音在別墅大門處傳來。

這是一聲痛苦的嘆息。

我發怔的神經終於被拉了回來,朝別墅的外面望去。透過花叢,我看見一個人倒在了別墅的大鐵門外面。

我見狀,心臟頓時緊張的揪了起來。 囂張特工妃 立刻跑過去看了看,剛纔沒有想那麼多以爲是殷離回來摔在了地上,我以爲那個男人受傷了,所以緊張的不得了。親眼看見摔在外面的人,我覺得奇怪,卻也鬆了口氣。

在別墅門口暈倒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嬸,她一副奄奄一息髮絲很凌亂很疲憊的模樣,我見狀立刻開門出去。

蹲在這個大嬸旁邊,我擔憂的拍了怕她的肩膀,“大嬸,你沒事吧?”

大嬸聽見了我的聲音,她睜開了眼眸,這大嬸看見我的那一瞬間眼睛一亮,粗喘幾口氣道,“哎呀小姑娘,我剛纔走到這裏不小心摔了一跤,我也住在這片別墅區。我可以到你家休息一下然後打個電話要我家人來接我嗎?“

大嬸一邊扶住自己的腰身,一副痛苦模樣的說道。

這樣舉手之勞的事遇到了,我肯定會去做,把這摔了跤的大嬸從外面扶進了別墅裏面。

將那大嬸安頓在客廳裏面坐着,從廚房給她倒了一杯水。

拿着水杯來到客廳,這時電視上的畫面突然跳動了一下,換成了另外的畫面。

“各位妖界的觀衆朋友們,本臺現在插播一條緊急新聞。一年前剛被妖界警察抓捕入妖牢的‘食人妖’在三小時前逃出了妖界,妖界警察經過調查發現,食人妖逃到了人類世界,他在人類世界殺害了一名年約五十歲的中年女性,被害人全身的皮膚都被剝掉,內臟也被食人妖吃掉。”

無意中看見這條新聞,看着電視裏面尖耳朵的妖物女主持聽她描述的新聞,我只覺得寶骨悚然,又是剝皮。那食人妖的圖片也在電視上顯示着,是個表皮光滑的青灰色怪物。

緊接着電視裏面又傳來那女主持的聲音,“現在顯示的照片,便是食人妖殺害的人類。希望有線索的妖妖羣衆能積極將線索提供給警方。”

我本以爲這事兒跟我扯不上關係就不想理會,剛想把水給那個正在休息的大嬸,順便擡頭看了眼電視那個受害人的照片。

這一看不要緊,剎那間,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巨大的電視上顯示着受害人的照片,這照片上的受害者,不就是我剛剛救回家的大嬸嗎?

我的腦子‘嗡’的一聲一片空白,待我反應過來,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冷氣,渾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

我突然想起了於曉麗,那個癩皮地龍妖,她也是妖,但是她起初出現在我面前的形象是一個很漂亮的美女。當時看她褪下人皮露出真面目的時候,我也是非常的震驚。電視上的主持人說,從妖界妖牢逃跑被妖界警察通緝的食人妖,剝了受害人全身的皮。受害者已經死了,而我身邊的大嬸和受害者一模一樣,莫非,這大嬸的皮囊之下裝着那個被通緝的食人妖?

思及此,我身上的冷汗都已經流下來了,不會這麼倒黴吧?我想學學雷鋒做做好事,竟然弄巧成拙了!

帶我擦了把冷汗回過神之中,原本坐在電視前沙發上休息的大嬸突然不見了。

驀地,我的背後突然吹來了一陣帶着血腥的熱風,我渾身一怵猛地轉過身。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渾身青灰色不知道是什麼的怪物,而地面上掉落這皺皺巴巴的人皮。而這青灰色的怪物,和剛纔電視中出現的食人妖圖片,一模一樣!!

“啊!”雖然看了新聞已經猜到這大嬸可能會是妖怪裝扮的,可當我親眼看見的時候還是被嚇到了,手上的被子沒有拿穩掉在了地上。

那青色妖怪朝我張開了他的血盆大口,那股帶着血腥味道的熱氣再次撲面而來。

“小美女,我本想安生一會兒,卻沒想到被你發現了!” 先前他穿着皮囊時聲音還是中年女人的,現在卻是男人粗噶的聲音。

“啊!”我慌張恐懼的抱着自己的頭,身子不斷的向後面退着,沒想到殷離他們不在家就發生這樣危險的事情,“啊,你這個醜妖怪你想做什麼?”

這可是一個食人妖啊,被妖界通緝的食人妖,我也是人他是不是也想把我給吃掉?

“哈哈,你不要害怕呀,我本來只不過是路過了一下,卻不想碰到了你這個體質很特殊的女人。”青色妖怪的聲音很是猥瑣,看着我的那兩雙青色詭異的大眼睛更是露出了垂涎的目光,地板上也滴滴答答的流着他的口水。

我渾身都害怕的發抖,今天還真的是走背字了!

“你的體質真的是太特殊了,我想把你擄走做老婆!”

當青色妖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毛了!

而青色妖怪卻張開他粗壯動物一樣的雙臂邁着步子朝我追趕來,我見狀就在別墅裏面慌張的躲閃着,天哪這死妖怪竟然想讓我做他老婆,也太變態太噁心了吧。

“啊啊啊!”這青色妖怪脫離了人皮渾身變得腫脹,似乎行動不方便,我又跑得快他幾次追不上我,就停在原地氣憤的直跺腳,血盆大口裏面傳來駭人刺耳的叫聲,他在用聲音表達他此刻的氣憤和抓狂。

這個食人妖既然能成功的從妖界越獄又在人間殺人剝皮,行動力卻這麼差這樣笨拙。

見他追不上我,我也沒那麼緊張了,反而覺得遠處站着抓狂的青色怪物非常的滑稽。

危機沒有那麼緊急,我也沒有那麼的緊張了,嚥了咽口水縮在角落看着那青色妖怪。

剛纔青色妖怪跺腳的時候,我感覺地面都在晃動,現在它往沙發區域那邊走去,腳底下也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青色妖怪將桌子上的水果刀拿在胖胖的手中,他猛地擡起手中的刀子,將刀子戳進了很腫脹的身體裏面。

青色妖怪的身上開始乾癟,身體中跑出來很多氣體帶着異味。

青色妖怪腫脹的身體變得感受,我同時也感到了危機。

剛纔他會行動笨拙不方便貌似就是因爲身體太過腫脹,現在他一下子瘦了那麼多行動力的靈活度自然是提升了不少,這對我來說並非是什麼好事。

我的雙手緊緊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心中出現兩個字,“完了!”

“嘿嘿,現在我行動方便了,我看你還能跑哪兒去!”青色妖怪說完就擡起自己巨大卻變得乾枯的大腳丫子朝我撲來!

我見狀心裏也是崩潰了,不管不顧的喊着救命。

這別墅本來就高大空曠,發出一點聲音都能被放大響着迴音,我呼喊高聲尖叫也瞬間響徹了整座別墅。

除了我的聲音,別墅裏面還充斥着青色妖怪的吼叫和恐嚇聲音。

最後我滿身是汗水的被逼到了牆角,我絕望的望着眼前的四角,而嬌小的身體也陷進了身後的陰影之中,背後是青色妖怪“哈哈”喘氣的聲音。

“呵,小美女,這下你跑不了了吧!哈哈,還是乖乖的跟我回家做我的老婆吧!有你這樣的全陽女供我修煉,我很快就能殺回妖界報復了!”青色怪物說着,嘴巴里面發出了刺耳的長鳴小聲。

我渾身是汗,眼睛帶着淚水與恐慌的轉過頭。

青色怪物的醜臉變得更加難看,泄了氣之後那層青色的皮皺皺巴巴的貼在臉上,它整個身子都是皺皺巴巴的看起來怪噁心的。

當它的手快要抓住我的時候,眼前突然閃過一道光,這光讓我無法張開眼睛。

別墅裏面響着一抹帶着迴音的痛苦叫聲,我的身子也在這混亂之中落入了一個清冷的懷抱之中。

等我無措的張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原本要捉我走的青色妖怪已經摔在了地上,青色妖怪一動不動他的胸口處插着一把只剩下劍柄的劍,看樣子劍身全部捅進了青色妖怪的身體裏面。

“長得跟個恐龍一樣,這麼醜的妖還想染指美人?”一道清冽像是泉水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裏。

我知道自己被人抱進了懷中,有人救了我,我以爲那個人是殷離,而這聲音根本就不是殷離啊!

當我擡起頭看向抱着我的男人時,我十分的詫異,他真的不是殷離!

是夙夜!他怎麼會來殷離別墅的,還救了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