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蘇小姐,請在這裡稍等,我們小姐馬上就到。」

蘇雯瀾看著精緻卻並不寬敞的房間,淡淡地點了點頭。

咯吱!門打開,一人走了進來。

蘇雯瀾以為是袁府小姐,回頭一看,竟是秦驍。

「你怎麼在這裡?」

「這說明我們有緣。」 總裁嬌妻寵不夠 秦驍走過來,想要拉蘇雯瀾,又及時控制住了。

重新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后,每次看蘇雯瀾的時候就有些忍不住。就像她換了一具身體,變成農家出身的裴玉雯一樣,哪怕這輩子的模樣與前世完全不同,在他的眼裡她還是那個人。只要是那個人,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這也是他最近沒有在她面前出現的原因。他太了解她了。現在的自己還沒有她的家人重要。只要她的家人不認可他的存在,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沒有辦法更近一步。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阻止她進宮為妃。

「袁府小姐請我入府小聚,這是你安排的?」

「不是。袁大人記掛舊主,想關心一下你。只是他是男人,不方便關心你一個小姑娘,就讓自己的女兒邀請你入府做客。現在袁大人在我手下做事。我來這裡是有事情和他談。剛才從這裡經過的時候,無意間看見你的身影,就自作主張地過來了。」

蘇雯瀾看他說得一本正經,裝作相信了他的話。

「現在你見到我了,話也說了,是不是該走了?要是讓別人看見我們孤男寡女呆在一個房間,怕是要說閑話。」

「行。那我們出去說話。」秦驍將門打開。

蘇雯瀾:「……」

她是這個意思嗎?

她的意思明明就是逐客。

當蘇雯瀾和秦驍從房間里走出來時,從旁邊角落裡走出來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女。

「小姐,你為什麼要幫世子爺?」婢女看著黯然神傷的袁靈珊。

袁靈珊苦笑:「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世子爺的心在蘇家大小姐的身上,我又能怎麼辦?不該強求的,還是彆強求了。我只是一個四品小官的女兒,哪裡比得上蘇家大小姐?」

「蘇家大小姐不是要進宮嗎?要是做了後宮里的娘娘,世子爺再想也沒用。小姐雖然做不成世子爺的正妻,但是可以做側房。以小姐對世子爺的真心,想必也不會在乎這些的。」

袁靈珊臉頰緋紅:「我當然不介意。只要能夠成為世子爺的女人,別說側室,就算做個小妾,我也心甘情願。」

「小姐,既然你對世子爺這麼深情,那今天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不覺得嗎?」

婢女俯在袁靈珊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袁靈珊有些遲疑。

「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小姐不為自己爭取一下,以後就沒有機會了。世子爺可不是經常來咱們這裡的。」

「要是他生氣了怎麼辦?」

「不會的。世子爺器重老爺和大公子,肯定不會為這些事情生氣的。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裡啊,小姐。」

蘇雯瀾與秦驍在花園裡散步。兩人說著話。雖然說的都是各種話題,但是卻意外的默契。只要是蘇雯瀾喜歡的,秦驍都能說得頭頭是道,引起蘇雯瀾談話的興趣。花園裡滿是蘇雯瀾愉悅的笑聲,看秦驍的眼神也越來越柔和。 見虛道長突然詭異的笑聲,讓我又是一震。

“心愛之物相伴於地,是不是自此與你屋族結得良緣才行?”見虛道長看着大小姐,臉上的笑有幾分怪異。

我其實真的不懂,先前想得簡單,以爲取花於地,埋於土裏,就可解得生死咒語,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條件,更沒想到的是,見虛道長問出這樣的話,而且我聽出,還似乎是話裏有話,直覺告訴我,是不是大小姐憑空地加了許多條件在裏面,比如,要什麼我的心愛之物相伴這石花埋於地裏。

我狐疑地看向大小姐,而此時,大小姐輕輕地一笑,說:“道長多慮了,我是喜歡他,但我也不至於強佔於他,這裏面,有着天機不可泄漏的原因,原諒我不能明說,但祖上一直傳下的規矩,或者說是解得生死咒語的方法裏面,就有這麼三條,缺一不可,否則無解。”

一旁的桃紅早就嘟起了嘴,她又對剛纔見虛道長所說的如果心愛之物伴於地裏,那此人必得與屋族結得良緣,結良緣,用屁股想都知道,那是要我和大小姐結得良緣呀。我輕輕地扯了下桃紅,說別這樣,大家面前,聽清楚了再說。桃紅臉紅嬌羞,那三大護法嬉笑着,拉着桃紅,倒是把個桃紅羞得滿面嬌然,自個的一點小心思,算是在衆人的面前全然露了出來了,我笑着沒有再繼續說話。

見虛道長一直保持着那種似是而非的笑意,我不知道,這老傢伙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媽地,如果真的要埋個什麼心愛之物在地下,而且還必得與屋族之女人有什麼良緣的話,我還真的無法接受,老子總不能一輩子呆在這陰間不見陽光吧,你再漂亮,也他媽地不是個正常的女人呀。

大小姐見我愣成一片,淺淺地笑笑,接着說:“既然說到這了,我本不想說的,除了不能說的,其他的我都可以說,屋族是有這個規矩,埋了心愛之物,必得與屋族之女有良緣締結,當然,這是族長所定,我是屋族的族長,既能定得,當然能廢得,所以,這是多有一慮了,但話雖這樣說,如日後出現什麼別的情況,那就怪不得我們了,必竟這也是規矩之一。”

我接口急着說:“那必得埋下必愛之物呀,是不是可以不埋呀。”

大小姐深深地看着我,又是淺淺地一笑,媽地,老子的心裏竟是跟着一跳,草,這真的如吳亞南拔動我的心絃一般呀,這他媽地,老子的心裏,居然還狂跳了起來,這是動心了嗎。大小姐一笑說:“這可不成,必是必愛之物,否則,這是埋不成的,土掩不上,石花失光,咒語依然永固,所以,這個玩笑可是開不得的,說到底,這咒是有緣人所下,當得有緣人才能解得,全在乎一種真心了,這裏我拜求了。”

說着,大小姐竟是對着我深深地揖,把我慌得忙忙地過去拉了起來,慌着說:“大不姐,這使不得的,沒什麼,我照辦就是。”

“喲,這倒還客氣上了,府主呀,你答應過人傢什麼啦,我們一索府第雖說是比不得人家屋族這麼客氣,但我們也是有得府規的,府主你這麼草率地答應人傢什麼,那我們府第是不是要陪着您一起過去呀,喲,那可不得了了呀,那不吵着人家了嗎?”桃紅在一旁連珠炮般地說着,後面那三個護法吃吃地笑着。這話,倒是把個大小姐又是說得臉紅了起來,我知道,要是一個姑娘真的在意的話,那她的臉就會紅的,這下子,倒真的與之以前不一樣,我的心裏,竟是無端地動了一下,但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可不是談情說愛的地方。我拉了桃紅一下說別說了,辦正要緊。桃紅嘟着嘴不作聲了,後面三個護法姑娘還是吃吃地笑個不停。

我說:“既是這樣,那就不浪費時間了,我們合力挖下坑來,至於我是不是有緣人,那隻能是天定了,但願天佑我等,我就是你們所說的那個有緣人吧。”

我話剛說完,突地覺得氣氛有點異樣,兩邊一看,我的媽呀,桃紅嘟着個嘴,那樣子,顯然是氣得不行了,而我再一看,切,原來桃紅生氣的根源,在大小姐呀,我的天,那一雙眸子,媚中帶嬌,嬌中帶豔,豔中含情,深深地望着我,似乎在說,你就是我要找的有緣人呀。我的天,我可受不了這樣的凝視呀,馬上哈哈一笑,算是緩下氣氛,接着說:“我們抓緊時間吧,但願一次成功。”

大家說着行動起來,坑很快挖好了,接下來,我深吸一口氣,準備走到石花旁邊,開始這算是神聖的行動吧,說實話,我心裏是緊張的,長這麼大,這真的還是第一次這麼賭運呀,萬一搞不好,那可真的完了,先前的驚嚇,算是白受了。

此時,大小姐輕輕地走到我身邊,輕輕地拉起我的衣袖,那雙眸子,媽地,老子此時發現,居然是如此的清洌呀,我的天啦,老子的心裏狂跳着,不知道這樣的情景,恍如隔世呀,曾幾何時,吳亞南也是這樣深情地凝視着我,可最終,卻是無聲無息地去了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的地方,我的天,我不知道,這如何能讓自己的心靜下來,或許,人最難放開的,卻道真的是一個情字吧。而在這生死之關時,我竟是想起了這些。我堅定地對着大小姐點點頭,或許,這是我能給她的,最能回饋她那種眼神的信心吧。

輕輕地走到石花旁,五彩之光,映得我炫耀多彩,這是一朵美麗的花,也是一朵關乎命運的花,或許一個人,在命的選擇之時,都會有一種心裏的狂跳吧。

我伸出手來,我能感覺到,所有人的呼吸似乎停止了,而全然凝視着石花,和我的雙手。我輕輕地觸碰到石花,我的天,我能聽到我的心裏破碎的聲音,我屏住呼吸,時間似乎凝止了,這一切,在乎命運之間吧。

伸手觸去,卻是冰冰的一片,心下一震,是不是這個洞裏的一切,都是這樣的冰冰的一片呀,而手剛一觸碰,竟是譁然有聲間,花朵突然地大放異彩,我的天,那光色渙然間,竟是隨着我的手輕輕地連起,花起來了!

四下裏還是一片安靜,我心裏卻是狂喜一片呀,我的天,這證明,大小姐的苦心沒有白費,而我,確實就是那個有緣之人,石花隨着我的手,輕輕地起來,託在了我的手中,五彩耀眼,沒有失去光澤,我快快地將花托起,輕輕地而急速地放於坑內,花依然是五彩煥然,證明一切沒有問題。

放下心愛之物,對,這個時侯,應是放下心愛之物。我有什麼心愛之物呀,我心裏其實在剛纔就轉動不停,是的,我確實有個心愛之物,一直入在貼身的口袋裏,我一直沒有丟掉,當然,也一直視如珍寶,是的,那是一個鑰匙扣,是的,是當初吳亞南送我的,說是什麼時侯,都會有一串鑰匙,能打開她們心鎖,我一直貼身地放着,或許,這太過文藝吧,但我所有的回憶,還有視如珍寶的甜蜜,都是這串鑰匙扣吧。

我輕輕而快速地從懷中掏出鑰匙扣,快速地放到了石花旁邊,天,又是光彩奪目間,竟是一下耀起,衆人不能再等了,快速地埋了進去,而此時,突地陰風裹起,有着譁然之聲,正自驚訝間,卻是後面一片的嬌聲傳來,天啦,白裙飄然,竟如飛舞,衆姑娘們齊齊地發出嬌聲,而就在瞬間,卻是一下子面色如生,再不是那種慘白的色面,大小姐,也是一下子竟比平時漂亮了許多。

生死咒解了!

大家一片的拜謝之聲。

而此時,大小姐卻是嬌嗔地一聲道:“拜什麼拜,這是屋主應做之事,此後,大家隨我,跟着屋主,至死不棄!”

衆姑娘一片的屋主的叫聲。天,把我給搞蒙了。見虛道長嘿嘿地怪笑着說:“你這當了兩邊的姑娘頭,你可受得了呀。”

見虛老兒這麼一說,倒是把我說醒了,卻原來,這大小姐所說的話,居然如一索府第一樣,如那一索的姑娘們一樣,把我看成了她們的頭領呀。而那大小姐的嬌嗔的說法,是一種自家人的說法,確實,身爲屋主,救得衆姑娘們,那是份內之事呀,我的天,我這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呀,竟是在這一段之間,接連做了這一索和二索的頭呀,這他媽地,是走起運來了嗎。旁的耿子和胖子大張着嘴,看着這一切,似乎反應不過來,也是奇了,這真的象做夢一般呀。

而我要說的,還真的就是夢裏也沒有這麼美吧,夢裏最多是吳亞南一個姑娘,哪來這麼多的姑娘呀。而且,生死咒得解之後,個個美色如花呀。要說先前的慘白不自然,而現在,卻是個個面若桃花,而大小姐,更是柳眉杏眼,楊柳細腰,那端端的御姐風範,我的天,胖子在旁都看得流起了口水呀。

見虛道長在旁怪聲怪氣地說:“府主屋主呀,我們是走呢,還是在這欣賞姑娘們的貌美如花呢?”

這老傢伙,媽地,一有鬆散的時侯,就不忘打趣我呀。

我看着大小姐,說:“怎麼樣,繼續朝前走吧。”

而此時的大小姐,竟如換了一個人一樣,輕輕地對我說:“但憑屋主吩咐了。”

我地個媽喲,這下子,老子倒成了頭了呀。

我朝前一望,此時倒是一片清明,看來,生死咒確實是關乎一切,得解之後,倒是能把一切看個分明。

而突地,白裙在前面飄飛而至……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袁大人病了?」

花園裡,秦驍正與蘇雯瀾相談甚歡,突然聽見林盛這樣彙報。

「管家是這樣說的。」

蘇雯瀾見狀,說道:「你去看看袁大人吧!既然他現在是你的部下,你就應該關心一下他。」

秦驍微笑,摸了摸蘇雯瀾耳邊的碎發。

「瀾兒真有心。」

蘇雯瀾打了個冷顫。

秦驍現在越來越怪異了。不過,他這樣深情款款的眼神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總覺得以前有相似的場景。

秦驍走後,蘇雯瀾準備離開袁府,卻見一個婢女走過來,向她行禮:「蘇小姐,我們小姐剛才有些不舒服,請府里的大夫看了診,這才稍微好些了。我們小姐覺得怠慢了蘇小姐,想要向你賠罪道歉,還請蘇小姐可以原諒她。」

「既然你們小姐身體不適,那我就不叨擾了。告訴你們家小姐,我沒有放在心上。」蘇雯瀾微笑。

「不不不,我們小姐非常有誠意地想要道歉。如果蘇小姐不去的話,小姐會怪奴婢辦事不利。請蘇小姐跟奴婢走一趟吧!奴婢是新來的,身份卑微。要是沒有辦妥主子安排的事情,說不定很快就要被發賣了。」

「小姐。」淡竹看著她。「要不走一趟吧?」

「行。那你在前面帶路。」蘇雯瀾對袁府的婢女說道。

「多謝蘇小姐。」

我的導演時代 婢女帶著蘇雯瀾走向剛才那個廂房的方向。

剛走到廂房前,就見門是開著的,外面沒有什麼人。

而裡面,衣衫凌亂的美貌少女倒在地上,身上壓著一道挺拔的身影。

「放開。」秦驍陰沉的聲音傳出來。

「世子……靈珊蒲柳之姿,從來沒有妄想不該想的。靈珊傾慕世子,願意為奴為婢伺候世子,只求能夠天天看見世子,靈珊就覺得心滿意足。世子看了靈珊的身子,靈珊也嫁不了別人。世子要是真的看重爹爹和大哥,就成全靈珊吧!靈珊只想陪在世子身邊而已。這樣小小的祈求都不能滿足靈珊嗎?」

「本世子再說一遍,放開。」秦驍慍怒。

「世子爺,靈珊……」

蘇雯瀾冷漠地看著面前的畫面。

「平陽王世子好歹也是領軍作戰過的一名虎將,現在連個女人的手都扳不開嗎?真不知道你是怎麼領軍作戰的。」

秦驍聽見蘇雯瀾的聲音,看袁靈珊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死人。

如果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袁靈珊的目的,那就不是平陽王世子了。

咯吱!咯吱!

「啊!」袁靈珊發出凄慘的叫聲。

秦驍站起來,轉身朝蘇雯瀾走去。

「瀾兒,這女人竟敢算計我。」

說什麼袁大人生病,結果趕過來的時候只看見這女人。本來想問她有關袁大人的事情,卻見她突然摔倒了。

摔倒也就罷了,不知道那身衣服是什麼做的,居然就這樣滑下來,露出她穿著肚兜的樣子。

他正想離開,卻被她抱住腿。這時候有人在暗處使暗器,他在躲避的時候不小心被那女人拉了一把,就保持在剛才那樣的男上—女下姿勢。

「我見你挺享受的。」

「胡說。我差點眼瞎好嗎?」

「既然沒有憐香惜玉之心,留在這裡做什麼?真想做袁家的女婿?」蘇雯瀾轉身離開。

袁靈珊快速爬起來。

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誰給她的勇氣,朝蘇雯瀾的方向趕去,然後跪在她的面前。

「蘇小姐。」

蘇雯瀾停下腳步,蹙眉。

「你穿成這幅樣子跑出來向我下跪?袁大人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到底是怎麼教女兒的?」

袁靈珊的上衣只有一件肚兜。現在又跑到外面來了。她真是佩服她的勇氣。

秦驍蹙眉,側過身,不看袁靈珊。

「蘇小姐,靈珊知道世子爺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人。你以後也會是平陽王世子夫人。求求你,讓靈珊留在你身邊伺候吧!靈珊真的從來沒有奢望過不該奢望的。」

「你憑什麼認為現在你做的事情就不是奢望? 朕有眼疾 在你看來,你是官家小姐,願意為平陽王世子為奴為婢,他應該感動才對是吧?可是憑什麼他應該稀罕你做他的婢女?平陽王府缺婢女嗎?」

「我!蘇小姐這樣擅妒,就不怕別人說閑話嗎?」

袁靈珊的眼裡滿是不甘。

她看向旁邊的秦驍,發現後者完全沒有看她一眼。

「如果不是看在袁大人的份上,剛才你已經死了。袁小姐,為了你的閨譽著想,本世子不會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然而一旦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本世子不僅饒不了你,連你的爹娘和哥哥也要受到連累。好自為之!」

「世子爺,你好狠的心。靈珊有什麼不好,你要這樣嫌棄?」

「憑你剛才做的事情,本世子沒有在你的身上發現半點好。不要自取其辱了。」

蘇雯瀾從袁靈珊的身邊邁過去。

秦驍相繼離開。

袁靈珊的哭聲從後面傳來。

「嗚嗚……」

「瀾兒。」秦驍湊過去。「剛才我正要把他推開來著。你不來,我馬上就推她了。」

「她的身上只有一塊遮羞布,你要是推她,那不是與她有肌膚之親嗎?到時候她更有理由纏著你吧?」

秦驍:「……」

無話可說。

想到剛才的畫面,心裡像是吃了蒼蠅似的噁心。可是現在他顧不得整理自己的心情,只想著怎麼安撫蘇雯瀾。

「你跟著我做什麼?我要回家了。」

「好久沒有拜訪老夫人,正想去拜訪一下她老人家。」

「我祖母喜歡清凈,你別打擾她。」

「既然老夫人沒空,那就找蘇侯爺。我與蘇侯爺有正事要談。」

蘇雯瀾:「那你坐我的馬車做什麼?」

「來得匆忙,沒有坐馬車。既然順路,就搭個順風車。」秦驍不等蘇雯瀾反應,跟著上了馬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