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本魔皇看着那張越來越近的漂亮臉蛋,愣是升不起絲毫的慾望,可嘴上卻不停的道:“我說你這娘皮,怎的如此不要臉?老子都不要你,你卻玩命的追,你還要臉不的!”

鳳九兒聞言差點氣的吐血,恨不得立馬抓住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碎屍萬段,可是她也只是想想罷了,畢竟她的計劃是抓住而不是殺死!

“給我過來吧!”

隨着鳳九兒話落,我便見到天空彷彿被點燃,一個火紅的龐大鳥出現在我上空,一雙巨大的鳥抓向我抓來,我居然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抓起!

“臥槽!”

我這時才明白這是鳳九兒的真身,忍不住破口大罵道:“我說你這個臭妖精,你難道真的缺漢子缺瘋了?老子可不願意和一個妖怪同房!”

“閉嘴!”

巨大的鳳頭轉過來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我,我會害怕嗎?答案是否定的,都已經被你抓住了,害怕你,你會不殺我?

“我就不閉嘴!你這個沒人要的千年老處妖精!”

“臭八婆!”

“啊!”

我剛罵完卻發現鳳爪子已經鬆開了我,此時我可是在萬米高空,這要是掉下去不摔成肉泥纔怪!就算我身體在強悍,摔在地上也沒有什麼好!

“臥槽,你個老處妖!”

我一邊墜落一邊大呼,這時我眼睛卻露出驚喜,因爲我看到七彩正快速追來,然而就在七彩快接近我的時候,我發現我又一次升空了!

“尼瑪!你以爲老子是嚇大的嗎?”

我看着又一次抓起我的鳳九兒,眨眼之間我便見不到七彩了,也可以看出在鳥中鳳的速度多麼牛逼!

如此快的速度下,我感覺臉頰仿若刀割,想要運行力量護着,卻發現一點力量都用不上,才明白是被這隻鳳妖封住了修爲,這是報復我的節奏啊!

“轉輪王,快救我啊!”

這時我的心中唯有指望轉輪王能戰勝那倆只妖皇了,可惜現實是殘酷的,直到我昏過去也沒有見到轉輪王。

“參見鳳皇!”

“嗯,把這個人送入禁地,但要看好了,不要讓他死了!”

“是!”

這是我依稀中聽到的對話,然後我就感覺老子身體在下墜,隨後一陣疼痛讓我徹底的不省人事。

“轉輪王,沒想到你的實力變得如此強大,不過想憑你一己之力對抗妖族,你還是太小看妖界了!”

孔翔一把五彩扇不停的刷出龐大的攻擊力,讓轉輪王也是忌憚不已,轉輪王眼見鳳皇追我而去,卻脫不開身,心中焦急但卻無奈!

“若是魔皇有任何閃失,我必屠四大皇城!”

轉輪王知道我跑是跑不掉的,而此時所有人都被三大妖皇攔下,想救是肯定救不到了,當下龐大的法力灌注在一擊上,一擊便擊退倆大妖皇,下一刻便消失在原地。

“好強!”

倆大妖皇雖然以纏鬥爲主,但是轉輪王卻在此時能一擊擊退倆人卻也讓兩人心中震驚不已,可他們也沒有在去阻攔,因爲鳳皇已經傳來消息,魔皇已經到手!

贏勾,後卿,鹿川三人戰龜道然都是穩穩的落下風,這還是龜道然並未起殺心,至於爲何不起殺心,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道然兄,你放水也放夠了吧?我們該走了!”

孔翔和龍無極自然看得出來龜道然沒有想殺三人,當下便提醒了一句,說完孔翔和龍無極身子一閃便消失。

龜道然見狀臉上露出莫名的笑容,然後對贏勾,後卿,鹿川發出一擊便道:“不陪你們玩了,老夫走也!”

擊退三人,龜道然的身影也瞬間消失在原地,贏勾和後卿,鹿川則也無奈的看着場中的彼此,眼中都露出深深的擔憂。

“我們先回鹿川吧!”

“不去救魔皇?”

鹿川聞言看着說話的後卿,後卿聞言苦笑了一下道:“你也看到了,四大妖皇其出,我們哪能救得出來?轉輪王會想辦法的!”

“轉輪王,大王怎麼樣了?”

後卿話剛落,轉輪王的身影便顯現出來,贏勾第一個看到便焦急的發問,轉輪王搖搖搖頭道:“大王被抓走了!”

“什麼!”

贏勾本還有點僥倖心理,此時知道我被抓走心中擔心不已,轉輪王看着三人的眼神,淡淡的道:“走吧,先回鹿川,大王暫時應該不會有事!”

轉輪王既然都這麼說了,三人自然也沒有多說什麼,四個人瞬間變消失在原地,待四人離去龐大的七彩才飛過,也往鹿川而去。

“這是哪裏?”

我睜開眼睛,渾身的疼痛讓我瞬間清醒過來,然後撐起身子,環目四周發現這裏是一個黑漆漆的地方,沒有陽光,只有一片片的密林,彷彿沒有盡頭一般。

我掙扎的站起,往前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卻看到一個巨型山洞就在不遠處,好奇心的驅使下便往山洞而去。

“那個山洞是什麼?”

鳳皇城內,鳳皇宮,鳳九兒和其他三大妖皇都聚在一起,面前的一面鏡子里正顯示着我的一舉一動。

“鳳族的祖墓!”

鳳九兒淡淡的說了句,然後就見到鏡子裏的我正要進入山洞時,卻被一股無形之力彈了回來,我看着這個山洞忍不住罵道:“他媽的,真是人要倒黴,連一個破山洞都能欺負!”

“喂,你這個臭鳳妖,你應該能聽到我說話吧?”

霸道總裁偷偷愛 我仰天喊着,我經過思考猜測定是哪隻鳳妖給我帶來此地,那麼我相信她一定可以知道這裏的情況,當下接着喊道:“我說你這個千年老處妖,抓了本魔皇來這,難道就是爲了關着啊?”

“你還有養禁臠的習慣啊?”

“喂,我說你能不能不做啞巴!”

我極盡的辱罵,卻換不到絲毫迴應,而鳳皇宮內鳳九兒的臉色則變得難看無比,其他三皇則是想笑卻又不好意思笑,怕引起鳳皇的不滿,強忍着。

“笑,想笑就笑!”

鳳皇沒好氣的白了一眼三皇,三皇見到鳳皇怒了,紛紛整理表情,然後孔翔道:“九兒妹子無須生氣,這小子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也不知道轉輪王是怎麼想的,居然甘願跟隨這麼一個無賴!”

“哈哈,我到覺得他挺有趣的!”

龜道然這時笑出聲道,卻換來鳳九兒不善的目光,急忙閉住笑聲,而龍皇則淡淡的道:“這麼關着也不是辦法,得想個辦法讓他簽下一個保證協議!”

前妻成新歡 “誰去找他籤?”

鳳九兒看向三皇,她的意思很明顯我已經抓來了,籤協議的事你們三個商量着來,玄皇龜道然則罷罷手道:“我嘴皮子不好,就不去了!”

“我脾氣不好,我怕我殺了他!”

龍皇緊接着也趕緊道,唯獨剩下孔翔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嘆口氣一攤手道:“好,好,我去就是了!” 我看着這個暗無天日的暗黑森林,喊的也累了,我心裏也對這個鳳皇佩服的不得了,面對老子如此的謾罵居然無動於衷!

“臥槽,她不會沒聽見吧?”

“真浪費老子的體力!”

我尋一個空白地帶往地上一趟,看着昏暗的黑森林,倒是有一種奇異的趣味,漸漸已經忘卻自己正深處險境,倒是很有一種範二的精神!

“哈哈,魔皇,倒是很悠哉,一點都沒有深處險境的感覺啊。”

聞言我一咕嚕爬起,便見到一個瘦小的身穿黃袍男子一步步走過來,瘦小黃袍男子正是羽皇孔翔,只是我並不認識罷了。

“你是誰?”

“本皇乃妖界羽皇,孔翔!”

孔翔雙眼精芒爍爍的微笑說完,老子撇撇嘴道:“一個破妖皇就敢在老子面前拽的根二五八萬是的!”

“呃!”

我的話語並未刻意壓低,孔翔聞言則是一愣,隨後臉色變的鐵青,方纔他在鳳皇宮時,還能笑出來,此時他卻被我的話嗆得一語不發!想想也難怪,四大妖皇在妖界是何等尊貴的存在,什麼時候有人敢如此與他們說話?

到此刻孔翔終於能理解鳳九兒當時的心情了,這魔皇哪有一點魔皇的風範,倘然就是一個流氓加無賴麼!

“哼,本皇不與你一般見識!”

孔翔強壓心中的岔氣,看着本魔皇道:“我也不喜歡兜彎子,這次抓你來也並非要殺你,只要你以靈魂起誓簽訂永不侵犯妖界,本皇便做主放了你!”

“哈哈哈!”

本魔皇聞言放聲大笑起來,笑的孔翔莫名其妙,良久才收起笑聲,看着孔翔彷彿看着一個無知小兒一般,道:“孔翔,你是不是傻逼?老子乃魔界之主,妖界數萬年都是魔界的附庸,侵犯?何來侵犯一說?”

“傻逼!”

這倆個字深深的刺入孔翔的心中,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眼前這個流氓魔皇辱罵,饒是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他是堂堂妖皇!

最重要的是孔翔知道其他三妖皇定在鳳皇宮看到這一幕,這更讓他的面子掛不住了,孔翔當下大喝道:“我看你是找死!”

“喲喲,好大的口氣,想殺我,那便來啊?”

本魔皇也不是傻子,心中早就有猜測,四大妖皇抓自己根本不會殺自己,要不然就犯不着去抓自己了,直接當場擊殺豈不是痛快?

並且我心中隱隱覺得四大妖皇心中定是有某種忌憚,要不然現在孔翔也不會站在我面前和我說這些了,想明白這些,老子更加無所顧忌了!

“你,你真當本皇不敢殺你?”

孔翔此時已經被氣迷糊了,完全忘了來次的目的,說這話時渾身龐大的妖氣遍佈全身,強大的氣勢撲面而來,饒是本魔皇也感覺到一陣陣難以抗拒!

本魔皇心中也終於明白四大妖皇並非浪得虛名,要不然也不會敢違背魔界的意了,想到這本魔皇嘿嘿一笑道:“殺我?你敢嗎?”

本魔皇直視着孔翔,就在孔翔即將爆發那一霎,我感覺到了孔翔的身子一震,彷彿有什麼人對他說了些話,只見他龐大的氣勢一霎又消失無蹤,冷冷的瞪了我一眼便消失無蹤。

孔翔來去就是幾分鐘的事,這幾分鐘卻讓孔翔充滿信心而來滿肚子火氣離去,當然本魔皇之所以敢對孔翔叫囂,也是吃定了他不敢動手!

抓了本魔皇和殺了本魔皇那可是兩種不同的結果,魔界雖說之前對於妖界的不聽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是因爲妖界並未做的太過,要是他們敢殺了本魔皇,那豈不是讓整個魔界被六道衆生所取笑?

妖界四大妖皇若真這麼做了,恐怕他們將會承受魔界的滔天怒火,到時來這裏的將不會是幾個人了,而是魔族的大軍了。

“喂,你們四個老妖,我知道你們聽得見,你們最好放了本魔皇,要不然轉輪王回到魔界召集大軍而來,你們想放都晚了!”

我既然猜到了四大妖皇的心思就更加肆無忌憚,對着空中不停的說着,我也相信他們定能聽得見,達到他們這種層次的強者,肯定有辦法知道這裏的一舉一動。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孔翔回到鳳皇宮便是一直唸叨個不停,可見他方纔是有多氣,而其他三皇則都是不敢再此時多說,可孔翔見到三皇不說話,心中更是氣,自己去爲了四皇的事而去受了一肚子氣,他們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

“不行,我要殺了他!”

孔翔仿若賭氣一般的說出這句話,三皇相視一眼,龜道然苦笑道:“羽皇,你消消火氣,這魔皇也實在是無賴至極,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是啊!真乃我生平僅見!”

龍皇龍無極也不由得苦笑,鳳九兒這時卻依然盯着黑暗森林中的我,也自然聽清了我說的話,她此時更是氣的杏目怒睜,道:“這廝着實該殺!”

“是該殺,但卻不能殺!”

龜道然的這句話一出,四妖皇都陷入了沉默,他們都在暗暗想把這廝抓來是不是一個錯誤!殺不得,罵,你看看哪精神奕奕破口大罵的樣子,就是四人加一起估計也得被罵的氣死!

“哈哈,老處妖,你快來侍奉本魔皇,說不定本魔皇一高興,就放任妖界不管了!”

“呃!”

龜道然,孔翔,龍皇聞言都看向了鳳九兒,而鳳九兒此時被氣的渾身都在顫抖,她可能比孔翔更加想要殺了本魔皇,就連孔翔此時都覺得自己受得氣跟鳳九兒比起來,簡直就算不得什麼!

“哈哈,三個老妖,只要你們綁了鳳皇送到本魔皇榻前,我就離開妖界,怎麼樣?這個買賣你們賺了吧!”

我一副欠揍的表情,彷彿氣死人不償命,卻不知道此時我的玩火,他們是不敢殺我,可此時鳳九兒已經怒急,鳳九兒的身影在三皇的目光下一閃而消失。

“不好!”

龜道然見狀急忙道,其餘二皇瞬間也明白過來,鳳皇定時去尋本魔皇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就在本魔皇剛要在張嘴的時候,一聲嬌斥傳來。

“給我閉嘴!”

這一聲嬌斥是滿腔的怒火啊,可想而知聲音的主人此時有多麼憤怒,下一秒我就見到了鳳皇那張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俏臉含怒,自由一番迷人的韻味。

“啪!”

正在我看的愣神時,本魔皇感覺到右邊臉頰火辣辣的疼,瞬間清醒過來,就見到自己正在三百六十度旋轉, 然後噗通摔在地上。

“在敢胡說八道,本皇今日便廢了你!”

鳳皇看來是真怒了,話語一出嚇得本魔皇一愣一愣的,伸出右手摸摸自己的右臉頰,突然忍不住撲哧一笑道:“鳳皇,你可知道,在我的故鄉,你方纔的舉動代表什麼?”

鳳皇聞言當然不知道,可是她此時想都不用想,我嘴裏吐出的話定不會是什麼好話,果然下一秒我便曖昧的一笑道:“在我的故鄉,親自對自己的相公,打是代表親,罵是愛!”

“閉嘴!”

鳳皇乃何許人也?什麼時候有人敢如此用言語輕薄於她?可眼前這個無恥之徒居然一而再,屢屢的用言語輕薄自己,她如何能在忍,下一秒她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住手!”

三皇出現的時候已經急忙阻止,可惜已經暴怒的鳳皇豈會住手,而鳳皇不住手,本魔皇就遭罪了,我的身體被鳳皇提起,左右開弓!

“啪啪啪啪!”

老子就感覺到一陣暈眩,可好在老子已經內外兼修了,而鳳皇又並未真的嚇死手,只是這一頓連環閃電小耳光,呼的我是真疼啊! “砰!”

鳳皇彷彿已經消了不少氣,隨手一扔本魔皇就被甩出幾米遠落在地上,臉頰的疼痛讓我心中怒火升騰,怒指着鳳皇想要開口罵,卻被鳳皇一雙杏鳳眼一瞪,瞪的沒了脾氣,喃喃說不出一句話,不由暗自怪自己嘴賤啊!

“鳳皇,氣已經消了,我們還是先離開吧!”

其他三皇此時看着我臉腫的如豬頭,心中也大是暢快,只是他們卻不敢讓鳳皇在留在這,誰敢保證鳳皇不會一怒殺了我!

“哼,在敢亂說話,下次就沒這麼好運氣了!”

鳳皇臨走也不忘用狠話嚇唬我,可是老子會害怕嗎?老子只是懶得跟你計較,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等你犯到老子手中,定叫你欲仙欲死!

待四皇離去,本魔皇立馬開始修煉已緩解臉上帶來的疼痛,剛纔這娘們動手時居然直接封了老子的修爲,想想都覺得窩囊,誰得誰都能封我修爲,那以後本魔皇還混個屌?

“小黑,你給我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