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江離冷冰冰的說,“恩。”

塗靈的眼眶立即紅潤了起來,我見勢趕緊讓雯雯安慰一下塗靈,可雯雯倒是一臉極不情願的樣子,想了想,她們倆個人關係似乎不太好,雯雯不想安慰塗靈也是情有可原的。

也不知道在大巴車上坐了多久,迷迷糊糊睡了好幾次,才終於到了重慶,後來我才這知道,我們坐的這倆車,叫長途車,直接到重慶的汽車站,下車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不過四周依舊是燈紅酒綠的,好像一個不夜城。

下了車江離頗有興趣的看着我說,“陳蕭,你知道不乾淨的東西最喜歡待在人多的地方還是人少的地方?”

我想了想說,“人少的地方。”

江離告訴我,“在農村人少的地方陰氣重,可是再城市卻相反,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有不乾淨的東西,比如城市裏最常見的地方,酒吧,是成年人圍在一起喝酒娛樂的地方,可是每天在酒吧死的人卻不計其數,而且聚集的不乾淨的東西是整個城市裏最多的。”

我恍然大悟,雖不知道酒吧到底是什麼地方,但是聽上去感覺極其可怕的樣子。

小胖子這時候跟着江離說,“這個是真的,我在重慶待過一段時間的,每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酒吧巷子這些地方,就總有陰氣籠罩,好多人在從酒吧出來的路上,就被東西給盯上了,還有酒吧的廁所,很多女人都在廁所裏產子,弄的廁所陰氣極重,經常出事情。”

我汗毛一豎,感覺又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

真不明白,陰司有這麼好的實力,爲什麼不安排駐守陰兵呢,這樣城市裏的這些不乾淨的東西也可以被清理乾淨。

我極其疑惑的看着江離,“日夜遊神難道不知道這裏的事情嗎?”

江離說,“整個陰司日夜遊神也就只有兩個人,酆都城雖屬渝可是遠離城市,他們肯定不願意走遠路,交接班的時候避免麻煩,所以,總是在農村鎮子這種比較小的地方,路途不夠長,滿足他們的交接班,長期以來,城市裏的陰氣過重,難以根除,日夜遊神就乾脆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果然,陰司還是需要重新整頓,應該在每個城市都安排陰司

官員,進行監督。

從車站出來一路上的住宿地方都滿員了,我們根本就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小胖子說車站附近人本就就多,要想找住的,可以去民宿樓裏,說不定有空的屋子。

江離一想,反正我們要住的時間也不是一天兩天,就乾脆找個屋子租下來。

小胖子熟路,帶着我們就在沙區的一箇舊樓房裏找了間三室一廳的房子,不過說來也巧,大概是這裏是老房子,所以租金比較便宜。

房東是個五十歲的阿姨,穿着一身藍白碎花袍子,手裏還挎着一個編織袋,極其客氣的帶着我們上樓,我們租的屋子在五樓,一路走上去,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每一層樓每一戶的門腳下,都擺了一個紅色的碗。

我好奇的很,就問房東,“爲什麼這裏的房子,門前都要放一個紅色的碗啊?”

房東愣了愣,臉色一陣慘白,微微眯着雙眼笑着對我們說,“前幾日有個風水大師來過這裏,說是要讓我們擺個陣,這樣才能讓住在這裏的人增加運氣,估計就是他們擺陣的吧,你們不管就是了。”

話音一落,正好到了五樓,房東正在開門的時候,我赫然發現,我們租的這個屋子門前有擺了紅色的碗。

江離面無表情,似乎並沒有在意,我心裏想着,難不成是我自己太過於緊張了。

主要是第一次來到城市,知道城市裏的髒東西多的很,所以心裏自然而然有些防備。

房東帶着我們進屋裏看,四周倒也整潔,就是傢俱過於舊了,設施還算齊全,這城裏的屋子大小,自然比不得在農村裏修的房子,雖然小了點,都是住宿還是沒有什麼問題。

房東把鑰匙交給江離,“你們年輕人打工不容易,我的屋子肯定是這個片區最便宜的,絕對不會吃虧,租金三個月一交,你們這次多交的是押金,你們不住的時候,我會退給你們,還有就是,晚上的時候還是不要出門,這老房子的燈不好使,好幾個年輕人晚上出門看不見燈,給摔了跟頭。”

房東交代完事情以後,就準備離開。

江離卻突然喊住了房東,“我想問一下,這個屋子是不是有道士住過?”,我這才發現,江離盯着屋子牆角的一處黃符紙。

房東微微一愣,趕緊說,“住的什麼人,什麼職業,我一般不過問,不清楚,你們好生住這就是了,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話音一落,這個房東就匆匆忙忙的關上門走了。

我問江離,“師父,爲什麼這裏的每家每戶都要放一個紅色的碗?”

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這些可不是普通的碗,在門外放一個紅色碗,裝上米粒,再插三支香,就是爲了祭拜路過的孤魂野鬼,吃完了飯好趕緊上路,千萬不要來招惹住宿的人。可以看的出來,這個小區的住宅是凶宅啊,家家戶戶都爲了自保,這個房東沒有說實話。”

“啊,難怪這麼便宜!”小胖子說。

(本章完) 「什麼?這麼說真的有人族在妖界?什麼時候的事情?」妖冶聞言冷聲問道。

「三年前!」對方繼續說道。

「去,把人給我帶來!」妖冶心裡氣憤不已,直接命令道。

「可是王,那兩個人族,因為一直拒絕公主,被公主一直關在地牢折磨著,現在可能……」另外一個人想了想看著妖冶說道。

大魔法師旅途 妖冶聞言瞬間知道不好,他身為妖界之王,兒子不少,但是卻只有一個女兒,因此一直以來被他寵的無法無天,平時不僅禍害妖族的少年,時而還會跑到人族,抓些人類回來,這些事情他也都知道,但是本來對人族沒好感的他,也不怎麼過問,只是叮囑過女兒,不要去招惹那些大門派,一直以來他的女兒倒是也算聽話,沒有招惹到什麼大麻煩,所以他也沒去管……

卻沒有想到,今天終於還是惹上麻煩了,妖冶心裡暗罵女兒放肆,現在也只能期待哪兩個人族沒死,他會盡量給對方一些賠償,以後看起來要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兒了……

想到這裡妖冶沉聲說道:「去,把人給我帶來,順便把公主也給我喊過來!」

「是,王!」兩個妖族說完紛紛退下。

妖冶看著帝溟寒不太好的臉色,想說什麼,最後還是閉嘴了,心裡祈禱最後被他女兒抓來的兩個人族,不是這三人要找的,那樣結局可能會完美一些……

很快,剛才出去的其中一個妖族,帶著兩個人率先進來,然後輕輕的把兩個已經被折磨的,看不出模樣的人族,放在地上,因為他擔心自己一用力這兩個人就掛了……

把人放下后,轉身退了出去……

墨九狸看向寶寶問道:「是他們嗎?」

「娘親,好像是他們,可是……」寶寶看著地上的兩人說道,但是這被折磨的實在看不出是誰啊。

兩個人身上只有一件破舊的里褲,虛掩著身體隱私的部位,其餘地方和上身幾乎都是赤裸的,而且兩個人是臉沖著地面趴在地上的,身上縱橫交錯的鞭痕,觸目驚心,氣息更是微弱的隨時可能死去……

所以寶寶一時真的認不出這兩人是誰……

墨九狸聽到寶寶的話,大概就猜到了寶寶沒有認出來,加上對方的氣息實在太弱,別說寶寶了,怕是自己也很辨別出來的……

墨九狸想了想直接走過去,拿出丹藥想要伸手把兩人反過來,不等墨九狸動手,帝溟寒就直接走過來動手代替墨九狸把對方的身體慢慢翻了過來……

倒不是帝溟寒體貼了,而是他不想自家娘子去碰觸別的男人罷了……

這不反過來還好,一翻過來,帝溟寒都認不出皺了下眉頭,抬起頭看了眼一邊的妖冶說道:「你最後祈禱他們不是我要找的人,否則我一定讓變成他們的樣子!」

妖冶聞言一驚,他看到也是嚇了一跳啊!第一次他後悔自己對女兒太過寵愛了,這手段也太狠毒了啊!再不管教,這樣下去遲早會為妖界帶來災難的…… 江離極其嚴肅的看着這個房子,扭頭看着小胖子說,“這屋子可是你找的。”

小胖子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這裏交通最便利,而且房租價位確實便宜,只不過是需要咱們自己爬樓梯累一點而已,其他的都還挺好的,你看這屋子裏的傢俱也很齊全啊。”

我能明顯感覺到胖子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心虛,我們常年接觸那些不乾淨東西的人,對於到了一個凶宅地盤上來說,別提有多麼敏感,估摸着就算是塗靈和雯雯,都能感覺到這整棟樓有問題。

小胖子見勢自知自己得力不討好,趕緊又說,“也沒事,就算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不是有兩位牛逼的道長在嘛,就算是有孤魂野鬼在外,聽見你們倆個人的名字也嚇的趕緊逃跑了。”

這個時候江離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看着小胖子,“城市裏的東西,和我們平日裏在農村見到的孤魂野鬼可不一樣,我能對付,不代表能保護到你。”

小胖子霎時,整個臉色僵白,他自然清楚江離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大概的意思就是,這裏的東西厲害的很,江離可以保護他自己,未必顧得上小胖子,要說我們五個人,就數小胖子啥本事也沒有,聽到這種話,他害怕也是自然的。

小胖子見江離沒有保護他的意思,又趕緊看着我說,“陳蕭,我可是認你當哥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這外面的東西可厲害了,我不想死啊!”

我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欠了小胖子啥東西了,這輩子要給他還債來了,他成天陰魂不散的糾纏在我身邊,日子久了,多多少少有有些感情了,要說見死不救,我還真做不到,就算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也不會放任不管的,更別說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自然會保護他,我伸手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說,“江離刀子嘴豆腐心,放心好了。”

這時候江離並沒有理會我和小胖子之間的對話,而是極其謹慎的走到了陽臺,我和小胖子見勢也跟了上去,只見江離皺着眉頭,極其嚴肅的看着陽臺外面。

我定眼一看,整個小區就連從地勢上來看都是有點不吉利,附近都是醫院,陰氣的聚集之地,地形偏低,陰氣只進不出,這長年累月下去,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不乾淨的東西圍繞着這個小區。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而整個小區,其他樓都已經翻新了,也有電梯,唯獨我們租的這一樓,還是老房子,仿

佛在所有新翻樓中,孤立起來了一樣。

江離看着水管柱子上的一張黃符紙,指了指說,“這個屋子,要麼以前有道士住過,要麼就是以前的租客請了道士來家裏做過法事。”

小胖子哆哆嗦嗦的看着江離說,“江師傅,該不會這到了晚上會鬧鬼吧?”

江離說,“城市裏的東西經過時間的演變,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未必有些嫩讓你用肉眼就看的見,指不定這個屋子裏也住了幾隻小鬼,只是我們看不見而已,我們初到這裏,先跟着我拜四角,也是給這裏的土地神明打個照面,也跟這些不乾淨的東西招呼一聲,說不定它們就離開了。”

說完,江離帶着我們,在屋子的四個角拜了拜。緊接着江離用裝了一桶的水放在客廳,我極其疑惑的看着江離問,“這桶水放在這裏是要做什麼呀?”

江離告訴我們,山管人丁,水管財,將水的氣場帶動屋子裏,未必是求財,而是讓屋子裏的晦氣散去,空氣更好的流通,驅除一些陰氣。

江離又讓我們準備好的蘋果、花生、糖果、燒肉、雞和銅錢等物,分爲五等,在大廳和四角各放一份。然後點起21支小香,先是面向正門,接着從左手邊起,繞着全屋用香薰一次,口中說着一些“家宅安康、家庭和睦”之類的祈福語。

之後,將未燃盡的香燭,分別插在大廳正中和四角,這叫做“拜四角”和“拜土地”。

按下來,在大廳中央焚燒衣紙,可以燒旺家宅。燒完衣紙後,拿出新買的掃帚,打掃現場,在地上酒上柚子葉同黃皮葉煲成的水,然後掃地。

由大廳的每個角位掃起,將垃圾掃到大廳中央,再掃出大門口,這叫把不潔的東西掃出去。

雖然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有什麼依據,但是城市和農村不同,用到的方法也有些不同的地方,跟着江離做總之事不會錯的,江離畢竟有經驗,知道該怎麼對付這些東西。

江離告訴我們,按理來說,入住新的房子必須要選擇白天的時間搬進來,可是因爲天色實在太晚正好又找了合適的房子,才犯了忌諱晚上入住,所以,我們衝撞在先,有些禮數就不可少。

無論是城裏還農村,那些東西都喜歡香灰,江離拿出三支香,點燃後放在門口的紅色碗中,還特意放了米飯。

江離也順便告訴了我們,租房的一些忌諱,屋子太老,過去必承受太多人間

怨氣,久住則易受影響,房價低和風水不好的屋子一般都死過人,但凡是租房裏有符紙的,最好不要住,鄰居有重病的,也最好不要住。

我和小胖子面面相覷,江離這麼一說,還真的有點可怕了,我們這次租的房子就是便宜的舊老房子還有符紙,那豈不是大凶!

不過江離始終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好像在他的面前沒有任何可怕的事情。

這時,江離又開口說,“不用太擔心,整棟樓都有問題,就算有東西上門,有塗靈和雯雯兩個狐妖在這裏,也沒人敢亂來。”

江離也太會說話了吧,就算沒有塗靈和雯雯,有江離一個人在這裏,怕是都沒有東西敢亂來的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以來住在我身體裏的小女鬼,平日裏都安靜的很,突然一下狂躁了起來,弄的我渾身難受,我能清清楚楚聽見她在我身體一直掙扎不斷的說,“別住這裏,別住這裏,啊!”

江離看出來我臉色不大對勁,問我怎麼了。

我告訴江離,我身體裏女鬼讓我不要住這裏,她好像很恐懼一樣,一直在我身體裏掙扎,想要逃出去一樣。

江離這時陰沉着臉,極其嚴肅的看着我,隔了一會開口說,“這屋子裏應該有什麼東西讓她會害怕,陳蕭,你安慰她一下。”

我愣了愣,她住在我身體裏,我怎麼安慰呢。

再加上她之前明明幫我換了耳聾,她應該也聽不見我的安慰吧。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江離,江離卻告訴我,鬼和人不同的地方就是這裏,她現在肯定可以聽見我們的對話,所以才那麼害怕這個地方。

雯雯倒是一臉不開心的看着我說,“陳蕭,你能不能想個辦法,讓這個女鬼從你身體裏離開,成天寄宿在你身上,算什麼啊!”

塗靈頗有幾絲好奇的打量着我們,滿眼都是極其諂媚的笑容,笑嘻嘻的說,“哎呀,陳蕭,你真的是豔福不淺呢,身旁有個媳婦,身體還有個情婦,簡直是風流快活呢!”

塗靈這話立即激怒了雯雯,雯雯滿臉憤怒看着塗靈,塗靈見勢不可一世的模樣懟着雯雯說,“看什麼看呀,沒見過像我家江離這麼專一的人,所以嫉妒嗎?我還沒說其他呢,那個周王妃我看對陳蕭也挺有幾點意思呢!還有那個枉生門門主,不也和青丘國對着幹,當初還要幫陳蕭呢,說不定門主也是個女的,也喜歡你家陳蕭呢!”

(本章完) 妖冶已經想好了,等到他的女兒來了,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但是前提是這兩個人不是對方要找的才行!

墨九狸看到兩人前面的情況,比後身還嚴重,根本沒有辦法吞咽丹藥,只好把丹藥化開放到靈泉水裡面,然後一點點的把靈泉水,喂到兩人的嘴裡……

因為對方根本沒辦法吞咽,所以墨九狸的靈泉水整整是餵了兩個人每人兩大碗下去,對方的氣息才緩緩恢復了一點點……

但是想要醒過來,卻還需要徹底治療才行,否則根本醒不過來,墨九狸發現兩人的臉上雖然血跡斑斑的,但是殤痕並不算太多,看起來對方也是不捨得毀掉這兩人的容顏,才會把人折磨成這樣了,還沒殺死……

墨九狸用靈泉水輕輕擦拭了兩個人的臉上的血跡,又拿出藥膏抹在他們的臉上,然後示意帝溟寒拿出兩件衣服先蓋在兩人的身上……

然後,才轉身看著寶寶說道:「寶寶,過來看看是他們嗎?」

寶寶這才走過來,剛才看到對方的傷那麼重,她都有些驚呆了,但是寶寶清楚,只要娘親在,他們一定會沒事的……

當寶寶看到兩人臉上的傷,在墨九狸的藥膏下,一點點消失,露出兩漲一模一樣,俊美非凡的容顏時,寶寶驚訝的說道:「娘親,是慕容敬和慕容羽!」

墨九狸聞言一愣,仔細看向兩個男子的臉,發現果然有些熟悉,這才想起在浩天大陸時,這兩個傢伙認了寶寶為主,後來跟著一起被她帶回了落花谷……

但是她和寶寶飛升離開前,這兩人就跟著兩位長老離開了,說是回去找慕容雪,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會出現在這裡,不是諸神大陸,而是神界五域,難怪寶寶驚訝了,她也是很驚訝的……

隨著慕容敬兩人的氣息慢慢恢復,寶寶跟他們之間的契約關係,也越發強烈的,寶寶在確定是慕容敬和慕容羽后,看向妖冶的眼神,無比的冰冷……

不管怎麼說,這兩個人既然認她為主,那就是她的人了,竟然在妖界被傷成這樣,險些死了,這讓她如何能忍?

「那個,這都是誤會,誤會哈!」妖冶有些尷尬的說道。

「誤會?傷了我的人,一句誤會就行了?」寶寶看著妖冶說道。

讓妖冶也是一愣,這小丫頭剛才看著還十分可愛,可是怎麼轉眼就變了啊,氣息更是超出她實力的恐怖,這到底都是什麼人啊啊啊啊……

「父王,你找我什麼事情啊?」這時一道女聲從外面響起。

「沒事,你回去吧!」妖冶聞言急忙說道。

可是對方已經走了進來了,墨九狸更是直接一揮手,門口就被一道陣法擋住了!

剛走進來的紅衣女子見狀一驚,看了眼墨九狸三人,有些嫌棄的說道:「父王,這幾個人族這麼丑,你幹嘛要喊我來啊!」

「咦?父王,你把他們帶來做什麼?」女子在看到地上的慕容兄弟時,不解的問道。 我自然知道塗靈是故意亂說的,想氣雯雯,可雯雯本來就在意這些事情,聽了塗靈的這些話,氣的眼眶都紅了,極其憤怒的口吻說,“塗靈,你知道什麼啊!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塗靈翻了個白眼,不以爲然的說,“關我屁事,你自找的。”

江離此時的臉極其陰沉,整個人沒有說絲毫一句話,而是一個兇狠的眼神看着塗靈,就直接讓塗靈整個人嚇的一哆嗦,乖乖閉上了嘴巴。

小胖子倒是在一旁樂呵呵的笑,“女人多了就是麻煩,陳蕭,你咋個就這麼想不開,年紀輕輕的就栽進墳墓裏了!”

“墳墓?”我一臉懵逼。

小胖子告訴我,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我和雯雯有了婚約,就是夫妻,以後就不能泡其他的妹紙。

我無奈的聳了聳肩,告訴小胖子,我可沒有這個興趣愛好。

雖然我體內的女鬼一直在干擾我,但是我強用了道法屏蔽了她的聲音,也不知道她爲什麼這麼害怕,但是在這樣鬧下去,只怕我今晚上連覺都不用睡了。

我和小胖子兩個人把屋子好生收拾了一遍,大概是因爲之前也有租客住過,所以灰塵不多,只是簡單清理一下就可以了,這城市裏的裝修風格自然比在農村裏好的多了,一進廚房和廁所,簡直感覺是一種奢侈,在我們農村,廚房就是簡單的燒火的地方,根本不會有什麼瓷磚,還弄的乾乾淨淨,有專門的竈臺。

在我們老家,廁所就是和豬圈在一起的。

小胖子見我整個人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禁有些嘲笑的口吻說,“啊喂,陳蕭,你別丟臉行不,沒見過世面啊,你是待在山溝溝裏太久了吧!”

我嚥了咽口水,絲毫不開玩笑的說,“雖然這裏很好看,可我還是喜歡我家。”

小胖子皺着眉頭只搖腦袋,“土包子,沒救了!”

三室一廳的房子,苦逼的地方就是,本來是安排塗靈和雯雯住一起的,因爲兩個人臨時鬥嘴吵架傷了和氣,臨時讓她們倆個人一人一間,我和江離、小胖子今晚上必須要擠在一個屋子裏睡,小胖子自知自己沒出力沒出錢的,就乾脆說他睡客廳的沙發。

其實我知道,他是有點怕江離。

到了夜裏,大概是因爲忙乎了太久了,我早就困到不行,倒頭就呼呼大睡。

一直睡到後半夜,迷迷糊糊醒來,總聽到外面有腳步聲,我想可能是小胖子起夜撒尿,可是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