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少廢話,趕緊帶我去見他!」寒樂說著就往樓上闖,大眼黑衣男子緊跟其後。

「寒樂姑娘寒樂姑娘。」大眼黑衣男子在身後喊道。

「咣當!」門被寒樂推開了。

只見一身錦繡白色絲袍在身的蘇茫坐在茶水桌前和站在一旁的另一個黑衣男子小聲的交談著。

寒樂的闖入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蘇茫看了一眼寒樂,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黑衣男子:「就這樣,你先出去吧!」

「是!」兩個黑衣男子都走出房間。

屋內只剩下蘇茫和寒樂,他端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慢慢的飲了一口:「找我何事?」

「你去找秦沐瑤了?」寒樂走到蘇茫面前。

「嗯!」蘇茫喝完茶把茶杯放到了桌上。

「你以後能不能離她遠點?」寒樂一臉不悅的斥責道。

「我的事你少管!」蘇茫啪的一下拿起桌上的茶杯捏碎了。

「你明明知道秦沐瑤喜歡的不是你,為何還要去打擾她的生活?」寒樂越說越生氣。「蘇茫,秦沐瑤喜歡的是。」

「是程連津?」蘇茫嘴角一撇,笑了笑,抬頭看向寒樂,輕視的目光看著她。

他的嘴角輕輕一撇:「那又怎樣?他已經結婚了!難道我還怕他不成?」

「你別忘了,你也是個有婦之夫!」寒樂大聲的指責道。

說完后自己背過身去:「自己的女人還沒搞定呢,還好意思說人家。」

「你說什麼?」蘇茫一臉憤怒的站起了身,走到寒樂面前。

寒樂瞟了一眼蘇茫,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你保護好秦沐瑤,其它的事,你少管!」蘇茫走近寒樂前面,低頭小聲叮囑道。

「你以為我願意管你的事?我是不想秦沐瑤受傷害!」寒樂心生埋怨。瞟了一眼蘇茫。

「她最近怎樣?」蘇茫帶著一絲牽挂和憂慮詢問道。

寒樂搖了搖頭:「她最近很忙,程連津的父親生了病,要每天過去給花莊主診治。還有。」

「還有什麼?」蘇茫皺了一下眉頭。

「還有就是那個野人大叔的病情。」

「什麼野人大叔?」蘇茫回問道。

「就是秦沐瑤現在的一個病人,種了一種奇特的毒,變化成野人的面貌。」寒樂陳述道。

「此人是何人?秦沐瑤為何救他?」蘇茫沉默了片刻,回問道。

「因為那個野人大叔很有可能是秦沐瑤父親生前的部下!」寒樂低頭仔細的分析著。

「野人的種的毒很奇怪,秦沐瑤也找不到解救他的辦法,野人大叔的病情現在經常發作,痛苦不已。」寒樂說到這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蘇茫挑了一下眉頭,眯縫了一下眼睛,沉默不語。他低下頭,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慢慢向窗前走了兩步。

立刻轉身,走向寒樂,他從身上拿出一個小藥瓶:「把這個給秦沐瑤試一試。」

寒樂疑惑的看著小藥瓶,打開蓋子聞了聞:「這是什麼?」

蘇茫沒有回答,目不轉睛的看著寒樂的動作,沉默不語。

寒樂恍然大悟:「這是?」

「我怎麼把它給忘了,還是你厲害。嘻嘻。」寒樂嬉笑著跑到蘇茫身邊一把摟住了蘇茫:「蘇茫有你真好!」

蘇茫皺著眉,撇了一下嘴,無奈的用力把她推開,一臉不滿的神情,伸手指著寒樂:「你看看你,從上到下沒有一點女孩樣子。看以後哪個男人還敢要你?」

「誰稀罕!」寒樂不悅的轉身就要離開。

「回來!」蘇茫一聲高傲嚴肅的聲音,叫住了寒樂。

寒樂默默的轉過頭,臉上的不滿仍未散去。

蘇茫走到茶水桌前,坐了一下:「我暫時會在這裡住一段時間,秦沐瑤那裡有什麼事,一定要過來通知我!」

寒樂撅著嘴,瞟了一眼蘇茫,瞬間嘴角一挑:「哼!看心情!走啦。」

寒樂嬉嬉笑笑的離開了蘇茫的房間。

蘇茫轉頭看著寒樂遠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臭丫頭。」

手裡拿著的茶水杯仰起頭一飲而盡。

鎮北侯府.

秦沐瑤拿著一本書站在書桌前,低頭認真的讀著書。

「小姐該吃飯了。」芍藥把飯菜放到桌前。

秦沐瑤放下手中的書:「你知道寒樂去哪了嗎?」

芍藥遲疑了片刻:「寒樂姑娘她今天一早就出去了。」

秦沐瑤低頭不語,遲疑了一下,拿起湯勺漫不經心的喝起了湯。

「秦沐瑤!」寒樂興高采烈的走了進來。

秦沐瑤放下手中的湯勺,看到寒樂,皺了一下眉:「你去哪了?」

「秦沐瑤你看!」寒樂說著從身上拿出一個小藥瓶,讓秦沐瑤看。

「這是什麼?」秦沐瑤疑惑。

寒樂笑了笑,把藥瓶遞到了秦沐瑤手中。

秦沐瑤遲疑了片刻,接過小藥瓶,打開蓋子,把藥瓶里的葯倒在了手心裡,兩粒黑色的藥丸從藥瓶里滾落出來。

她低下頭,聞了一下藥丸,突然間一驚。

「穿山甲,鹿茸,天山雪蓮,千年靈芝,」

秦沐瑤的腦海中瞬間閃現出了許多名貴的藥材名稱秦沐瑤疑惑不解,指了指手中的藥丸:「這這是哪裡來的?」

寒樂笑著坐到了桌前,拿起碗,盛了一碗湯喝了起來。

「屬下來遲,請公子贖罪!」蒙面黑衣女子立刻跪倒在地。

「起來吧!」黑衣男子輕聲回應。

蒙面黑衣女子快速起身:「公子!」

「我姐最近怎麼樣?」男子關切的詢問道。

「回公子!秦沐瑤姑娘近日因野人一事心力交瘁!」

黑衣男子心生憂慮,默默的低頭不語,沉思片刻后,繼續詢問:「讓你打聽的事怎麼樣了?查出野人的身份了嗎?」

「請公子贖罪。」黑衣女子低下頭,一臉憂慮:「屬下未曾查到。」

黑衣男子皺了下眉頭,背著手,轉身走了兩步,心思疑慮。

「哦!還有一事要向公子稟報!」黑衣女子說道。

「講!」男子快速轉身。

「公子,前天夜裡,秦沐瑤姑娘見了一個人。」黑衣女子回復道。

「哦?何人?」黑衣男子緊張疑惑的詢問。

「屬下沒看清,不過他們的對話,屬下倒是聽到了一些,那個男人是秦沐瑤姑娘的追求者。打算要帶秦沐瑤姑娘走!」黑衣女子如實的話事情的原尾陳述了一遍。

「有這等事?」黑衣男子心生疑惑,低頭沉思。

片刻后他又追問道:「那我姐呢?我姐何態度?」

「回稟公子,秦沐瑤姑娘未曾答應!」

「他們還說了什麼?」黑衣男子心生好奇,關切的追問著。

黑衣女子搖了搖頭。

男子收回了緊張的表情,皺了一下眉頭,沉默不語。

片刻后,他走到黑衣女子面前:「你暗中觀察鎮北侯府的境況,還有,保護好我姐的安全!」

「是!」黑衣女子爽快的回復道。

黑衣男子伸手示意。

黑衣女子低頭行禮:「屬下告退!」說完一個轉身,腳步輕健的消失在黑影中。

黑衣男子慢慢轉身,一隻手托著下巴:「那男人是誰呢?程連津?應該不會,以自己對程連津的了解,他不會這樣做的,這不是他的風格!到底是誰呢?」

黑衣男子陷入了沉思中鎮北侯府.

晚飯後,秦沐瑤和寒樂邊走邊聊。

秦沐瑤手裡拿著小藥瓶,心思疑慮。

寒樂看著秦沐瑤一籌莫展的樣子笑了:「呵呵秦沐瑤,你放心好了,這葯就算是解不了大叔的毒,但對他的病情也是無害的!」

秦沐瑤點了點頭:「嗯嗯!」

當兩人走到野人的房間門口時,只聽到屋內一聲接著一聲的哀嚎:「啊!!唔!!」

秦沐瑤大驚失色,緊張的跑到門前,急切的打開門。

只見野人雙手幫著鐵鏈鎖,瘋狂的又蹦又跳,像發了瘋一般,用力的拽著鐵鏈鎖。

臉色發紅,一臉痛苦難耐的樣子,不停的哀嚎著,瞬間他雙手抱住頭,用力的向牆上撞去。

「啊!!啊!!」

秦沐瑤急忙跑到野人面前:「大叔大叔。」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 秦沐瑤伸手抓住野人的胳膊,卻不料被野人瘋狂舉動震懾了。

野人一個回身,把秦沐瑤彈了出去,摔倒了地上:「啊!」

秦沐瑤被野人的內力震的全身發麻,摔的秦沐瑤一聲大叫。

寒樂極速上前,一把扶起秦沐瑤,緊張的詢問道:「秦沐瑤,你沒事吧?」

秦沐瑤痛苦的搖了搖頭。

寒樂一個轉身,快步飛起,縱身一躍,伸手上前抓住了野人的胳膊。

發了瘋的野人眼中帶著殺氣,回頭對視著寒樂,嘴角裂開,臉上殘暴的神情想要把寒樂吃掉一般。

野人身手一個反抓,抓住寒樂的手用力的往後掰,寒樂一個轉身,伸出雙腿用力向野人踢了過去。

野人快速的一個轉身,躲開了寒樂的進攻。

他回過身用力的向前掙脫著,雙手用力的掙脫著捆綁著的鐵鎖鏈。

解鎖鏈被野人掙脫的傳出「卡卡」的響聲,震耳欲聾。

野人發了瘋的向寒樂進攻,發出像野獸般的聲音:「啊!!」

目光殘暴,用力的向寒樂這邊撲來。

寒樂眉頭一皺,一眼看到了野人的頸部,她一個飛身,伸手跳到野人頭頂上空,用力向野人的頸部重重一擊。

「嗷!嗚!」

野人疼痛萬分,哀嚎著暈倒在地。

寒樂一個飛身,落到了地上,深深的鬆了一口氣,迅速轉身,緊皺眉頭看向地上被擊暈的野人!

寒樂回過身,看向秦沐瑤,三步上前:「秦沐瑤,你沒事吧?」

秦沐瑤一隻手捂著胳膊,臉色暗沉的看著野人,緊皺眉頭,輕輕的搖搖頭。

秦沐瑤快步上前,蹲下身,用力的托著野人:「寒樂,過來幫忙,把大叔扶到床上去!」

「好!」寒樂上前幫忙。

兩人把野人放到床上,秦沐瑤迅速的拿出藥瓶,打開蓋子,把藥丸到在手心裡,快速的給野人喂進了嘴裡。

野人緊閉雙眼,昏迷中的野人面色仍然露出一副痛苦的樣子。

秦沐瑤又快速的拿出一根長長的銀針,向野人的頭頂扎了下去。

野人的眉頭一皺,臉上瞬間流下了顆粒般的汗。

片刻后,秦沐瑤把出長針,緊緊的注視著野人。

這時,野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面色憔悴的看著秦沐瑤,虛弱的語氣呼喊道:「小小姐。」

寒樂連忙點頭,和秦沐瑤兩人輕聲輕腳的離開了野人房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