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就是你們厲家的總部啊!這也太壯觀了吧!」

朱帥不由的感嘆道。

「呵呵,還不錯吧,喜歡的話,你可以在這裡多住幾日的時間!」

「這裡十分的安全,就算是孫家的人,也很難進入到其中。」

看著朱帥與莫雷震驚的表情,厲啟的嘴角,也浮現出一抹自豪的微笑。

自己的家族如此龐大,是他們每個人共同努力的結果,能得到別人的讚美,他們自然十分的高興。

「太美了,好想一直生活在這裡!」

朱帥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母親,以及靜兒玉瑤雪絨等人。

朱帥一隻一來的夢想,就是一家人可以找一處風景優美,人煙稀少的地方,幸福安詳的度過一生。

直到來了厲家的總部,朱帥才發現,這裡正是自己夢想中的環境。

要是自己一家人,能永遠的生活在這裡,那該多好!

「好了,我帶你們進去看看吧!」

厲啟自然不知道朱帥的內心活動,手掌一指,帶著幾人順著一條彎曲的小徑,朝著那盆地走去。 順著一條蜿蜒的小徑,四人很快走到了盆地之中。

逐漸的深入,周圍的五行元素,越來越濃郁。

伸出手掌,朱帥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元素之力,在不斷的流動著。

能在這裡安心修鍊,取得的效果,一定比其他地方要好。

道路的兩側,種滿了各種清香芬芳的花草。

成群結夥的蜜蜂,在這些花草上嗡嗡的起舞,殷勤的勞動著。

遠處,時不時的飛過一兩隻翩翩起舞的彩蝶,或駐足休憩,或繞花嬉戲。

整個盆地之中,空氣清新的讓人有種心情愉悅的感覺。

就連腳下的小路,也是由一塊又一塊大小完全相同的青石板鋪砌而成。

可以看出來,厲家對於他們的生活環境,打理的十分用心。

周圍的建築,錯落有致,高低不一,可是從遠處看去,又十分的整齊有序,稜角分明。

一群一夥的厲家族人,或捉對切磋,或談笑風生,氣氛十分的融洽。

這才是一個家族該有的樣子!

雖然厲家的族人,足有數十萬的樣子,可是一路走來,朱帥從沒有聽到什麼爭吵聲,謾罵聲。

一個家族能有如此的凝聚力,怪不得會在競爭激烈的南大陸,穩居一流勢力之列,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朱帥不由的對厲家的家主,充滿了好奇。

「四長老,五長老,你們回來啦!」

「四長老五長老好!」

「四長老,帶客人回來啦!」

一路上,那些族人紛紛和厲啟厲健打著招呼,厲啟厲健也一一回禮。

倒是大家看向朱帥和莫雷的眼神之中,隱隱間有著些許戒備。

跟著厲啟厲健在青石小道上不停的前行,許久之後,才在一座略顯恢弘的建筑前站定。

這就是厲家家主所住之處?

看著眼前的建築,朱帥心中滿是疑惑。

在朱帥的認知之中,那些大家族的族長,所住之處,必定雄偉霸氣,富麗堂皇。

重生之王爺請娶我 可是眼前的這建築,除了比其他地方稍大一些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走吧!我帶你們去見見我們的家主!」

但厲啟的話,證實了朱帥的猜測。

厲家的家主,果然居住在此處。

院內的建築,也十分的平常,四周皆是居住的房屋,院子中間有一處不大的清池,池水四周,種滿了各種花草。

一名看起來年齡在五十歲上下的青袍男子,手中提著一隻水壺,正在給悉心的照料著那些生機勃勃的植物。

不遠處,一名年齡與男子相仿的樸素女子,拿著針線,正在綉著手中的絹布。

「老四老五,你們回來了?呦,來客人了,你們先坐,我去給你們沏茶!」

覺察到有人進來,女子急忙起身,走進了屋內。

厲啟則是快步的走到了男子的身邊,行了一禮。

「家主,這兩位就是月門主要我們保護的人,我帶回來了。」

厲啟的手指朝著朱帥和莫雷一點。

男子這才放下手中的水壺,直起身來,饒有興緻的看著朱帥二人。

朱帥也看清了厲家主的樣子。

厲家主雖然年齡不是太大,但是一雙瞳孔之中,似乎歷經了滄桑。鬢角處稍有几絲白髮,倒使他看起來更加的沉穩一些。

那濃濃的眉毛,堅挺的鼻樑,使他看起來十分的陽剛,如果年輕一些,肯定十分的英俊。

不過,他身上的氣息,卻十分的強大,如此氣勢,朱帥只在衛朔的身上感受到過。

看來,厲家家主的實力,也絕對在法宗之上。

「厲家主您好,我叫朱帥,這位是我的好友,莫雷!」

如此對視了幾秒鐘的時間,朱帥率先行禮問候。

「哈哈,朱帥小侄,莫雷小侄,老夫厲權,你們喊我權叔便好。」

「我這裡略微有些寒酸,不要嫌棄啊!來這邊坐吧!」

厲權伸手一指,在一旁的石桌前坐了下來。

厲啟厲健,以及朱帥莫雷,也依次圍坐在一起。

「朱帥小侄,不知你和月門主,是什麼關係,似乎,她對你可緊張的很吶!」

坐好之後,厲啟似乎無心的問了一句。

這時,那女子也已經沏好了茶水,給眾人端了上來。

朱帥先是謝過家主夫人,隨即才開口答道:「我和月檬姐姐,之前有過一面之緣,這次來南大陸,沒想到還是驚擾到了她。」

「不過,還是感謝厲家可以派出兩位大哥保護我們,朱帥感激不盡!」

朱帥所說,皆發自肺腑。

如果不是厲啟和厲健關鍵時刻出手相助,恐怕自己現在早就被孫家的人抓了回去。

「呵呵,我們厲家和古月門,關係向來不錯,要謝,還是謝你的月檬姐姐吧!」

厲權的笑容之中,似乎暗藏深意。

厲啟也急忙擺手,急稱這並沒有什麼。

倒是厲健,依舊是一言不發的坐在那裡,獨自一個人品嘗著茶水。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權叔這話說笑了,畢竟保護我的,是你們厲家!」

朱帥趕緊起身行禮。

「好了,朱帥小侄不必多禮,既然你是月門主的朋友,自然也是我們厲家的朋友」

「我們這裡生活雖然不及外面那般多彩,倒也清凈,一般人也不敢來我們這裡撒野,所以你放心的住下便可。」

「有什麼事情,你與四長老五長老直說就可以,莫要不好意思。」

雖然位高權重,但是厲權說話,讓人十分的舒適,朱帥對於厲權的好感,瞬間飆升。

「那就謝謝權叔了!」

朱帥說著,端起了手中的茶杯,淺嘗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大概二十多歲的青年,從門外跑了進來。

少年身穿藍色勁裝,臉上雖然稚氣未退,但渾身散發著一種無比自信的氣息。

「父親,四長老,五長老,你們好!」

少年進來,徑直走到石桌旁,朝著三人行禮道。

同時,目光不斷的在朱帥與莫雷的身上遊走。

「宣兒,你今日不是跟著厲程學習去了么?怎麼現在跑回來了?」

看著少年進來,厲權的臉上,少有的嚴肅起來。

「父親,厲程爺爺今天外出去收集材料了,我這才回來,這兩位是?」

厲宣趕緊解釋。

「這樣啊!來,你們認識一下,這位是我的小兒子,名喚厲宣,這位是朱帥,這位是莫雷,你們年紀相仿,以後倒是可以互相切磋一下!」

朱帥和莫雷,起身和厲宣行禮示意。

「對了,聽說,朱帥小侄也是一名符咒師,恰巧我這小兒子,也是名符咒師,倒不如你們比試一番,互相交流一下經驗。」

這時,厲權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說道。

「好啊好啊!我已經好久沒有和人比試過了!」

聽了厲權的話,厲宣瞬間激動的跳了起來,不過,那股油然而生的自信,在此刻也越發的濃烈起來。

「這,小侄不才,怎麼會是厲宣少爺的對手!」

朱帥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朱帥小侄不要謙虛了,月門主提出要保護的人,怎麼會是無名之輩,這樣吧,今日旅途勞累,你們暫且休息休息。」

「待明日厲程前輩回來之後,由他主持,你們兩個比試一番。」

「勝負倒是次要,主要是增進一下你們的感情,不然你在我厲家居住,總有些不自在。」

厲權爽朗的笑了一聲,大致安排了一下。

「那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朱帥只好應了下來。

「哈哈,好!那就祝你在我們厲家,可以住的開心了!四長老,你安排一下他們的住宿問題。」

厲權站起身來。

朱帥等人也紛紛起身,朝著厲權行禮。

「厲啟大哥,不知道厲宣少爺的水平如何?」

跟著厲啟走了出來,朱帥有些心虛的問道。

「厲宣少爺啊,那可是我們厲家百年一遇的天才。」

「他從小就被厲程前輩發現有制符的天賦,在厲程前輩的精心培養下,十五歲的時候,便成功的煉製出了符咒。」

「之後,厲宣少爺的水平進步飛快,十七歲的時候,成為了二星符咒師。」

「今年,厲宣少爺只有二十歲,不過,已經晉陞到了三星符咒師了!」

「我們厲家那些與厲宣少爺年紀相仿之人,沒一個是厲宣少爺的對手。」

說起厲宣來,厲啟的眼中,也隱隱有著一絲羨慕之情。

不管怎麼說,符咒師的身份,放在哪裡,都備受人尊敬。

況且,以厲宣現在的年紀,能達到現在的高度,未來更是不可限量。

「果然厲害,看來,厲程前輩的水平,一定也十分的出色了!」

朱帥感嘆道。

能有這樣的進步,肯定有一名出色的老師指點,否則憑自己摸索的話,很難。

「那當然,在南大陸之上,五星符咒師,也就那麼寥寥幾名,厲程前輩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若是論資排輩的話,厲程前輩,足以排入前三!」

厲啟的話語之間,十分的自豪。

「厲家真是人才輩出啊!」

朱帥再次感嘆了一聲。

五星符咒師,除了自己的老師木聖者之外,這是朱帥見過的,等級最高的符咒師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