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為你大爺感到悲哀。從通話器里傳出洛雨的聲音有股說不出的味道,史克強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才問道:怎麼了?

公海及至,快艇上剩下的兩個手下都已經忍不住開始歡呼起來。

只要再過了公海,自己就徹底安全了。

在中國待了這麼多年,有一件事你還沒明白嗎?洛雨的聲音忽遠忽近,史克強抬頭朝後望去,發現洛雨距離自己似乎變得遠了。

任何一個消息在經過官方否認之前都不能相信。洛雨向史克強提示著,你現在打開后艙蓋,看看裡面是什麼?

史克強的心猛地頓了一下,他隱隱有些明白洛雨的意思了。

他既然能猜到自己會從快艇俱樂部上傳,而且開著快艇來追自己,那就說明他早就埋伏在那兒了。

他完全可以沒必要大費周章這麼做,在岸上就把自己解決就可以了。

而他這麼做的原因——就在他剛才提示的后艙蓋子下面!

他知道自己會從那兒上船,所以早就做過了手腳!

史克強手臂顫抖著在手下不解的目光中緩緩打開艙蓋。

曾經有人說,把勝利讓給對手,把偉大留給中華。現在我想說,勝利是我們的,偉大也還將是我們的,當我踏上你們日本土地的時候,我要讓當年在我們國家土地上發生的事情在你們身上重演,而且,絕對會讓你們在極度的恐懼中受盡折磨再死去。

這是史克強這一輩子人生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看著遠處海面上衝天的火焰,洛雨將通話器扔進海里。

史克強乘坐的那艘快艇上洛雨讓人安放的塑膠炸彈的威力足以把一幢二層別墅夷為平地。

爆炸聲在火光出現后的幾秒才傳進耳朵,隆隆作響。

史克強、他的手下,還有那艘快艇全部變成了被燒焦的隨便撒上半空,然後落進海里。

新的遊戲要開始了。洛雨騷騷一笑。

米麗蓮沒好氣地在洛雨腰上捏了一把。

洛雨雖然故作開心,但是眼中的那一股陰鬱還是沒能逃過米麗蓮的雙眼。 接下去的,可能是一段很艱辛的旅程吧。【瑤池電子書小說網www.yaochi.me完結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米麗蓮也從洛雨剛才的話里聽出了一點端倪。

回到岸上,正好韓伊雪這時候打來了電話,讓洛雨去水晶宮,她已經訂好了包間。

楊芸已經在前天回了中海,所以這事情沒有需要通知倒她。

「小潔也在。」韓伊雪話里的意思再明顯不過,把該帶來的都帶來,一個都不許少。

等到段思協上了岸,洛雨讓他去和韓風聯繫一下,把掃尾工作做好了,和韓建國一夥的絕不能姑息,然後自己開著車和米麗蓮往水晶宮趕去。

「洛雨,你怎麼知道他會從這兒走?」坐在副駕駛上,米麗蓮終於有這個機會說出自己心頭的疑問了。

之前一行人興沖沖地追著那輛賓士,洛雨一槍把車后胎打爆后看著賓士撞在路邊的綠化帶上,並沒有下車去查看,而是讓段思協把車開向這邊的快艇俱樂部。

更讓她疑惑的是洛雨似乎事先都知道會發生什麼一樣,找了兩艘快艇登上,然後埋伏好等著史克強的前來。

「親一下我就說,親兩下我倒下說,親三下隨便你怎麼我都說,親四下你就是不讓我說我也會說。」洛大官人轉過頭騷騷笑著。

米麗蓮白了他一眼,想到之前洛雨有些鬱悶的樣子,心腸一軟,在他唇上蜻蜓點水般點了一下然後迅速扭過了身子。

洛雨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長長哦了一聲道:「我知道了,我剛才沒說清楚,我說的是你上面的嘴。」

「什麼我上面的嘴?」米麗蓮疑惑地轉過身看著洛雨,「我下面有嘴嗎?」

和一個美女討論這種問題是不是太邪惡了點?洛雨嘿嘿笑著。

米麗蓮猛地一下子領悟過來,小拳頭像是雨點一樣砸在洛雨的胸口:「讓你調戲我,咬死你!」

米麗蓮咯咯笑了,洛雨苦著臉哭了。

「說吧,我不咬你了。」米麗蓮笑眯眯看著洛雨。

「你怎麼知道的?」

「你沒注意到嗎?那傢俱樂部的牌子上的角落有個於字。」洛雨喘了口氣。

「原來是於家的呀。」

不久後進了市區,兩個人也不好動作太大,接到韓伊雪的催促電話后洛雨把車速又加快了一點,十幾分鐘后一個漂亮的甩尾停到了水晶宮的外面。

泊車小弟認識洛雨,知道這是幕後的大老闆,急忙殷勤地迎上來,態度好得米麗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洛雨把鑰匙扔給泊車小弟,順手塞給他一張兩塊的票子:「不用找了。」

泊車小弟:「……」

米麗蓮眼睛微微一瞪,在洛雨腰上輕輕一捏,然後從老流氓口袋裡掏出一張二十的遞過去洛雨口袋裡都是幾塊幾塊零的,就這張二十的最大。

洛雨很是委屈:「那張兩塊的現在幾乎不流通,很有收藏價值的,說不定將來能值兩百塊……」

水晶宮門口早有人在等著洛雨和米麗蓮。

迎接的是洛雨第一次來的時候那個幫他辦會員卡的迎賓小姐,見到洛雨,她有些不好意思,臉色紅了紅:「老闆」

「得,別墨跡了,我們快上去吧。」洛雨用手擋著嘴,指著身邊的米麗蓮道,「別對我太熱情,諾,懂了沒?」

迎賓小姐臉色羞紅,急忙跑到前面領路去了。

看著她旗袍美女,洛雨淫-笑連連,心想回頭要和楊芸商量下,這旗袍是不是可以把腿根那兒再往上剪一點。

打開門就看到方潔和韓伊雪正在唱歌,梁嫣的《邂逅》。

看著熟悉的歌詞,洛雨突然發現自己有些想這個便宜表妹了。

見到洛雨進來,方潔和韓伊雪對著洛雨微微一笑,韓伊雪起身把米麗蓮拉到二女身邊坐下,倒是把洛雨晾到了一邊。

洛雨摸了摸鼻子,坐到旁邊等她們把歌唱完。

韓伊雪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意,之前的事情好像沒有給她帶來多大的影響。

三個女孩子都曾經在自己中海的那幢房子里住過,彼此也都比較對胃口,雖然分開過一段時間,但是等一首歌唱完,她們也重新熟絡起來,簡直比親姐妹還親。

「你們」看她們嘻嘻哈哈小聲嬉笑打鬧著,洛雨抹了把頭上的冷汗,女人還真是容易自來熟啊。

不等洛雨說完,韓伊雪大手一揮:「提上來!」

這架勢頗有幾分包公讓人提來狗頭鍘的感覺,洛雨一縮脖子,看到包廂的門被打開,幾個侍者走進來,很快茶几上就擺滿了各色各樣的酒。

看著慢慢一桌的酒瓶,再看看對面對著自己淫笑的三女,洛雨滿臉的驚恐雙手環胸:「你們要做什麼!我可是一個純真的人!」

「噗」

三女齊齊噴了出來。

方潔捂唇淺笑,韓伊雪笑得花枝亂顫,米麗蓮肩頭顫抖不已。

三個不同的女孩,三種不同的味道。

方潔的嬌羞貼心,韓伊雪大大咧咧中帶有的羞澀,米麗蓮火辣的性子。

咳咳,我是一個純潔的人。當發現自己的口水都要滴下來的時候,洛雨急忙坐直了一本正經地提醒自己。

韓伊雪站起身打開一瓶紅酒倒進兩個杯子,端起一個看著洛雨。

「洛雨,這次謝謝你,借你的地盤請你喝酒的,話說,我算不算老闆娘之一?」韓伊雪一大杯紅酒灌下去,臉頰上湧起一抹紅暈。

韓伊雪這番話說得怪怪的,而且態度也讓洛雨感覺莫名其妙。

詢問的眼神看了下方潔,方潔點點頭,示意洛雨先依著韓伊雪的意思來。

方潔眼中含有深意,洛雨舉起酒杯看向韓伊雪。

女孩子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紅暈,眼中水水亮亮,眼神略顯迷離,濕潤的嘴唇張開一條小縫,從她微微顫抖的雙肩可以看得出來她很緊張。

「喝交杯酒吧,不然太沒意思了。」不等韓伊雪作答,洛雨拉過她細細的胳膊擱到自己的胳膊上。

韓伊雪顯然沒想到洛雨會這麼做,眼中漸漸蒙起了一層水霧。

傻丫頭,你要想這麼多做什麼呢?洛雨心裡說道。

再次一杯酒灌進喉嚨,韓伊雪身子稍微晃了晃。

依照她的酒量,三瓶紅酒還是可以受得了的,只是她現在心神不寧,家中遭遇的變故也讓她的精神不能和平時相比,再加上剛剛喝酒太猛,兩杯下肚後頭已經有些發暈了。

米麗蓮急忙扶著韓伊雪到沙發上坐下,方潔趁這個機會坐到洛雨的身邊。

攬住方潔的細腰,洛雨笑著問道:「沒想到啊」 間屋子裡面,高戰和珍妮抵死纏綿著,高戰肆意地在比的胴體上馳騁,激情處,高戰絲毫未作停留地將珍妮胸前那點紅嫩的蓓蕾納入口中,稍稍加大力度,吸吮著、輕咬著。

珍妮充滿欲焰的羞紅雙眼再次緊緊合上,櫻唇發出彷彿來自體內深處的渴望嬌呤,原本乏力低垂的雙手突然恢復力氣,開始緊緊反手抱住高戰的蜂腰,並激情地掐緊,深陷入他腰間軟肋里.珍妮粉紅的蓓蕾,只是伸出舌頭,用舌頭在蓓蕾緩緩地打著旋兒。

珍妮舒服的呻吟起來,忽然開口道:「謝謝你!」

高戰疑惑地抬起頭:「嗯?」

珍妮將自己修長的大腿夾在高戰腰間:「謝謝你放過了托尼!」

高戰:「你什麼都知道了么?」

珍妮點了點頭,「是的,我已經知道了你不是舞男,而是托尼的死對頭!」噗嗤一笑,「我可真夠愚蠢的,世上哪裡有這樣完美的舞男?!」

高戰掏出巨龍在珍妮的下面的花瓣上摩擦著:「其實你根本不用謝我。」

珍妮難受地扭動雪白的臀部:「為什麼?」

高戰:「我之所以放過托尼那是因為他已經老了,一頭老得掉毛的猛虎,我高戰從不放在心裡!」

珍妮:「可是不管老沒老猛虎始終是猛虎,你就不怕有一天這隻老猛虎重新向你發威?!」

高戰微微一笑:「我巴不得他能夠發威呢!他地虎視眈眈能促使我們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這。也是我放過他的原因!」

珍妮放蕩地笑道:「你可真夠姦猾的!」

高戰:「姦猾?當然啦,我奸一奸你就滑了嘛,小騷貨,你的下面出水可真多!」

高戰挑挑眉毛,猛地聳動了一下,令珍妮舒服的大叫出來:「哦!你快要乾死我了!還有…謝謝你給了朱莉一個機會,她最大的夢想就是做…做明星!」

高戰笑道:「機會不是別人給的,是要自己爭取的,朱莉要要有能力的話,她就一定會成功的!」

珍妮猛地將臀部挺起。讓高戰地巨龍深深地進入:「不…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謝謝你!」

高戰雙手托著珍妮雪白的臀部,邪笑道:「那你要怎麼謝我呢?」

眼看自己就要再次接受一次狂風暴雨般的衝擊,珍妮吃不消了哀求道:「別,別這樣,你太強大了,我…我不行啦!」

高戰在她的屁股拍了一巴掌:「那怎麼辦呢?我的下面還硬著呢?你總不能讓我就這樣一柱擎天吧?要不…試試你的菊花?」

「哦不,你的那麼大,會把我的菊花弄爆裂的!這樣,等一下。有人會服侍你的!」

「有人?誰?」

就在高戰疑問地時候,朱莉一絲不掛地出現在了高戰的面前!

似乎她早已經被剛才兩人瘋狂的戰鬥挑逗起狂渴地如欲焰,黑珍珠般的混血美女璇秀眉微蹙。媚眼迷離,已赤裸裸地袒裎在高戰眼中。

在高戰的注視下,朱莉主動地爬到床上打開雙腿,美麗的芳草地盡頭是任何男人夢寐以求的桃源勝地,上下兩片花唇守著她的蜜穴入口,兩片花唇嫩嫩欲滴,含苞待放。兩片花唇中是一條美麗的細縫,密而狹窄地合著,還沒有被男人享用過。

高戰有些按耐不住地吞了吞口水道:「我雖然好色,但還不至於強迫人家做自己不願意做地事兒!」

朱莉用夢囈般的聲音說:「請放心,這些都是我自願的!不僅要感謝您給我做明星的機會,更要感謝你上一次救了我!」

還有這樣的好事兒?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嗯!」朱莉點點頭,「能把我的身體奉獻給你是我這一生中最大的榮幸!」

「你地小嘴好會說話呀!」

朱莉嫵媚一笑,微黑色的皮膚蕩漾出迷人地光澤:「我不僅會說話,還會…」埋下頭含住了高戰胯下地巨龍賣力地吞吐起來。津液四濺。

高戰呻吟聲,哦。開放的美國。哦,美麗地女人。

不吃你的話我還真對不住自己的中華民族!

為國爭光呀!

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

一時間房間內嬌喘鶯啼,真是快活到了極點!

處理完洪門的事情以後,這一天高戰來到好萊塢,甩手就將自己獨立創作的幾個電影劇本(抄襲的)交給幾位大導演看看。

裡面一共有三個大致的劇本。一個是歌舞片《紅磨坊》,一個是勵志片《肖申克的救贖》還有一個是愛情片《泰坦尼克》。

導演們看完老闆編寫的劇本以後,一致認為裡面寫的內容簡直是天才之舉,很完美,很大氣,簡直不是人能寫的出來的;只不過那文筆實在是不敢恭維,很狗屎,很狗血,簡直不是人寫的!

當高戰詢問到他們要怎麼拍的時候,幾個大導演是七嘴八舌,爭著搶著要拍這三個劇本。

高戰猛地一拍桌子,嚇了他們一大跳,高戰指著幾個大導演的鼻尖說:「老子不管你們怎麼拍,只要能給老子賺錢,老子就決不會虧待你們,好了,會議開完了,你們可以走了!」

對於高老闆的霸道土匪作風,一向在好萊塢呼風喚雨盛氣凌人的大導演們只能陪著笑臉,像個受氣包的小媳婦一樣畢恭畢敬地退了下去,畢竟現在這社會有錢就是爺啊

美國好萊塢的拍片現場。

這座可以容納上千人地龐然影城因拍攝過《埃及艷后》和《賓虛》而舉世聞名。宏偉大氣的古建築風格使得它在全好萊塢所有的影城中鶴立雞群。「打造精品電影的航空母艦」這樣的讚譽,是在媒體上出現最多的評價。

夜幕初降,盞盞金屬鹵化燈已將整個電影城的拍攝現場照得亮如白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