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了,都別吵了!」歐鵬眼見二人都快要動手的架勢,連忙出來勸解道:「老王,你也不想想,你要的那幾塊地都是要用來開酒樓的靠近江邊的地,老江要來何用呢?」

歐鵬試著開解二人,只是裂痕一旦撕開,想要癒合哪是幾句話就能辦到的。

「哼!江邊的地怎麼了?江邊的地就不能拿來賣水粉嗎?江邊的地難不成就沒有那些不男不女的人跑去光顧嗎?」王姓中年卻絲毫沒有半點收殮的意思。

「死胖子,你他娘說誰不男不女呢?」江姓漢子也是氣糊塗了,竟然主動跑出來頂杠。

「誰著急說的就是誰!」王姓中年這一回用的是對方以前常用的法子,一臉冷笑的說道。

「啊!老子打死你這胖子!」說完便抄起桌上的一個瓷碗,劈手便砸了過去。

王姓中年坐在兩邊都有扶手的椅子上,肥碩的身體不易挪開,躲閃不及,便被瓷碗正面擊中了面門,頓時鮮血直流了起來。

可是受傷了的王姓中年卻沒有半點頹唐的意思,反而亢奮的站了起來,雙手捧起一個巨大的盤子,朝江姓漢子甩了過去。

「呯」的一聲,磁碟破碎,江姓中年身材瘦弱,卻行動靈活,這一擊卻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二人的交手來得太過突然,而且在座的好歹都是有頭有臉的大商人,平時雖然有些矛盾卻也是商場上的手段來解決,像這種街頭地痞用的招式,還真是好多年沒見過了。

於是乎,桌上的其餘人一時間竟然呆坐在那,有的手上還保持著夾菜的動作,有的則含著滿嘴的菜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老王,老江,別打了!」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啊!」

……

片刻之後,雅間內才響起勸架的聲音,還有眾人手忙腳亂的聲響。

而自始至終,身為首腦的梅雲卻只是安靜地坐在那裡,帶著滿臉的苦澀,低聲感慨道:「真是後生可畏啊!」

暗室之內,陸浩盯著牆上的玻璃鏡子,對著身旁的許辰笑道:「大哥,他在誇你呢!」

「是嗎?你知道的,我這人一直很招老人家喜歡的!」許辰竟也調侃的笑道。

類似的場景正在二樓的雅間不斷的上演著,暗室內陸浩和許辰正平靜的看著牆壁上的玻璃鏡子,彷彿是在看一場猴戲,並不時地發出幾聲評論,看上去竟是那樣的愜意。

這種隨意讓站在二人身後的穆春感到一陣心悸,眼前這兩個少年的背影在他的眼中變得越發模糊起來,明明近在咫尺去彷彿永遠無法觸及……

這一次,許辰挑選的對象都是各個商幫內平日里有些矛盾的人,首先通過暗室將這些人的出價竊取來,然後再將這些價格透露給那些事先安排好的托兒,在拍賣的時候讓他們將價位提高一些,也不用多,就高上那麼一兩萬貫,再加上報價的夥計們的配合,即使出現了意外的更高價,夥計們也會暗中把托兒的價位提高,確保反間之計的順利實施。

一次可以說是巧合,但是這些巧合多了起來,反應再遲鈍的人也會有懷疑的,更不用說這些精明的商人了!

只要懷疑一出現,便會如瘟疫般蔓延開來,加上這一些商幫沒有嚴密的組織規則,憑藉的都是首腦的個人魅力,以利相合必會以利分!

相互之間的矛盾在平時緩和的環境下倒是可以坐下來商討一番,只是到了如今的拍賣會上,在面對著更大的利益,相互之間的那些矛盾便會變得更加明顯。

在許辰的一番運作下,這些商幫的內部矛盾果然一一爆發了,本來這個時候,如果這些首腦如果能夠頂住壓力,什麼也不說,也不給內部的人挑破這個膿包的機會,只要將這場拍賣會撐過去,回去之後再來整頓,商幫也不會出現這種大廈將傾的模樣。

只是,但凡越聰明的人便越自信,也越不能容忍事態的發展脫離自己的掌控。於是在懷疑一起的時候,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這些威脅清除掉,重新掌控局面。

這些聰明人還總是喜歡掩藏心中的想法,不願意將全部計劃告訴底下的人,總喜歡讓下面的人去猜測,以此來維護自己深不可測的威嚴。

而許辰則不同,在了解到這個陌生世界的神秘一面后,許辰深刻的認識到了自身力量的渺小,為了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他必須學會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也只有如此才可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許辰在剛才便將全部的計劃與穆春說了一遍。

而這些自信的人卻依舊小看了人性中的私慾,亦或是對自己的能力過於的自信,想著只要自己一出馬,手下這幫們定然能放下懷疑,一致對外,於是才會做出中斷拍賣的決定,卻同時也給了這個膿包一個破滅的機會。

「好了,老穆,接下來的拍賣我就不去了,現在這幫人已經徹底失去理智了,那些托兒也不用去聯繫了,省得鬧出些不必要的風波。」許辰撇過頭,對著恭敬的站在身後的穆春說道。

「好的,東家!」穆春恭敬的點頭說道。

「另外,我估計這些人待會兒會拼著吐血把自家的宅院和城中的商鋪抵押出來,你只要把他們立的字據拿到手就夠了,過幾日再去一一拜會他們,把我剛才跟你說的話傳達給他們就行了。」

「別看他們現在瘋狂,等到回家后冷靜下來,想通之後自然就會悔恨不已了!到時候咱們再去做一回救世主,還怕這些人不對咱們感恩戴德嘛!」許辰接著說道。

「如此一來,咱們的終極大計也可以開始準備了!」陸浩隨即興奮地說道。

許辰卻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

「好的,小的這就去辦!」說完,穆春對著二人恭敬的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陸浩回頭看了看躬著身退出去的穆春,笑著對許辰說道:「這個穆春算是被大哥徹底馴服了啊!」

許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也不枉咱們在他面前演的這齣戲,總算是能放心的用了。」

接下來的拍賣許辰沒有參加,但得到了全部指示的穆春卻依舊將其操持的有聲有色,當然穆春更像是一個見證者,見證者台下這些人的瘋狂,也見證著自家東主的不凡…… 顏溪胤那一掌可不輕,唐山身受重傷,服用療傷丹藥后也沒好幾分,他再是恨也沒辦法,因為他根本不敢對顏溪胤動手。

唐山躺在床上休養了數日傷勢才好一些,在此期間想著要如何拉攏唐蕊,得到歸元宗的幫助。

唐管家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行了一禮,「家主,尹家尹浩宇前來拜訪。」

唐山冷笑一聲,尹浩宇是何目的他一清二楚。他剛打算開口吩咐唐管家趕走尹浩宇,忽然計從心來,「請他進來。」

尹浩宇在唐家下人的領路下,來到了唐山的屋裡。

「唐家主。」他行了一禮,「您的傷勢可好些了?」

唐蕊在得知唐山和尹浩宇達成合作后,並沒有任何意外,「尹浩宇這是見我這裡行不通,便與唐山合作,接下來青都是一團亂,倒是便宜了明宗。」

「邱家和尹家是利益合作。」顏溪胤將手裡削好的蘋果遞給唐蕊,語氣溫柔,「目的是瓜分唐家,又有明宗插一腳,唐家存活不了多久的。」

「我們也準備到歸元宗吧。」

唐家剩下的事用不著她再做什麼,唐家遲早會走向滅亡的。

邱靜梅這些日子可不好過,名聲盡毀,唐山不幫她,邱家也不幫她,她做任何事都沒有用。

那日邱靜梅攔住她,爆出她更多的醜事,她現在是連門都不敢出。

不過,這些日子別院倒是清理了不少的刺客,一大半是邱靜梅派來刺殺她的。

邱靜梅這是氣瘋了,知道無法拉攏她便想著殺了她,為自己挽回顏面。

「好。」

唐蕊和顏溪胤收拾了一下,兩人便離開別院準備前往歸元宗,誰知在大門口遇到一行人。

「唐姑娘,這位公子。」邱英才拱手行了一禮,面染笑意,態度很是客氣,「我邱家請兩位到邱家一聚,不知兩位是否有空?」

「說起來,我和唐姑娘算是表兄妹,平日應該多走走的。」

唐蕊雙手環胸,目光微涼的瞥了眼邱英才,語含譏諷,「難怪邱靜梅那般自私自利的人出自邱家,現在看到你,我一點兒也不奇怪了。」

「當初我被逐出唐家,沒有去處時,沒見到你這位表哥對我伸出援助之手。現在我的靠山是歸元宗,你便冒出來和我認親,以為我稀罕這些自私自利的親人嗎。妄想著利用我,你也不打聽打聽邱靜梅和唐山的下場,認為自己臉大到可以在青都橫行,愚蠢。」

唐蕊說完,不管邱英才是何臉色,與顏溪胤離開了。

「一個兩個蠢貨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自己透露出自己住在哪兒,這些蠢貨怎可能查到。」

「蕊兒別與這些蠢貨計較,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要不是你想玩,我早派人滅了所謂的青都三大家族了。」

邱英才又是惱怒又是難堪到極點,漲紅著一張臉,雙目噴火,強忍著怒意,邱家惹不起歸元宗。

唐蕊還不是仗著歸元宗耀武揚威,不然憑她法師侍從五級如同廢物一樣的修為,他邱家怎會這般低聲下氣。

一個沒有家族的廢物罷了,他看唐蕊能囂張到何時。

他等著唐蕊來求他。

以顏溪胤的修為,唐蕊和他兩人在當天下午便到了歸元宗,兩人沒有急著趕路,因此才會是在下午到的歸元宗。

唐蕊和顏溪胤來到歸元宗,得到歸元宗的重視,歸元宗宗主童文和歸元宗三大長老在主殿接待了兩人。

所有人按尊卑,主客坐在椅子里。

歸元宗除了童文和三大長老外,童紫拉著李良澤軟磨硬泡童文得以站在一旁聽。

「唐姑娘,你終於是來了。」童紫笑容滿面的說道,「三長老與我說你會在半個月後到,我一直數著日子呢。」

「不怕唐姑娘笑話,我從未瞧見我這女兒這般期待過。」童文笑呵呵的打趣道,「連我這個當爹的都沒有這個榮幸。」

童紫有幾分尷尬,臉色微紅,爹真是的,當著唐姑娘的面兒揭她的短。

「這是我歸元宗大長老——古翊,這是三長老——金欣榮。」童文一一介紹,「三長老寧君豪已與唐姑娘見過幾次面。」

唐蕊點了下頭,拱手行了一禮,「我是唐蕊,與唐家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剛好姓唐罷了。」

「這位是顏公子,是我未婚夫。」

顏溪胤面上一喜,雙目亮閃閃的,忍著激動沒有當場失態,這是蕊兒第一次當眾承認他們兩個的關係。

蕊兒是在意他的,是喜歡他的。

顏溪胤的心裡安穩不少,點頭算是打招呼,唇角噙著一抹淺笑,一看便知他心情極好。

童文,古翊,金欣榮和寧君豪四人相互看了看,與他們猜測的不一樣。從顏公子的神情變化可以看出,他因為唐蕊的這句話而十分高興。

事情不像他們猜測的那般啊。

「哇,唐姑娘,那你以後是要嫁給顏公子嗎?」童紫十分好奇,「唐姑娘如今是何修為等級?」

唐蕊的目色暗了兩分,童紫是真不傻,幫著她爹問她爹想知道的事,「他還在考察期。」

「童宗主,這次百年大比的資料可準備好了?」

「唐姑娘,這是這次百年大比的資料。」寧君豪從袖中拿出幾張紙遞給唐蕊,「其他勢力已猜測到唐姑娘會參加這次百年大比,所以在安排上比往年的比賽有所不同。」

唐蕊一邊看資料一邊聽寧君豪說百年大比的事。

「百年大比是單人賽,因為事關進入八方秘境的名額,因此可以使用丹藥,契約獸等等,但不能傷及人命或者故意廢了對手的修為。」寧君豪詳細的說道,「一旦出現這兩種,會被取消比賽資格。」

「紫兒和良澤兩個孩子會參加這次的百年大比,不要求他們兩個爭得名額,主要是讓他們兩個多點歷練。」

唐蕊發現,資料上十分詳細,不僅有比賽對手的詳細資料,也有各個勢力的詳細資料和平日行事手段,「童宗主,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臨時更換比賽選手的吧?」

她把資料遞給顏溪胤看。 「一般是這樣。」童文說道,「但這也不是絕對。唐姑娘也是明白的,為了能多一個進入八方秘境的名額,有的勢力有時會使用不太見得光的手段。」

「我還記得有一次百年大比,有個勢力比賽的選手和眾人打探到的不一樣。」古翊說道,「對方用這種手段隱藏自己最出眾選手的實力。」

「現在這些倒是其次。」金欣榮很是擔心的說道,「第一場比賽是大混戰,其他勢力得知唐姑娘會參加,定會集體對付唐姑娘的。」

「唐姑娘再是厲害,我們再是讓參賽的選手護著唐姑娘,也不可能對抗得了其他勢力共同的針對。」

「大混戰?」該不會是她想的那般吧。

如果真是那樣,那還挺好玩的。

「唐姑娘,是這樣的。」童紫搶在所有人前說道,「因為參賽的人很多,大概有一千多人。如果是挨個比賽,還不知要比賽到何時。再則,比賽完后各個勢力是要為進入八方秘境做準備,所以得有充足的時間。」

「於是,當年各個勢力便商量好,第一輪比賽是大混戰。大混戰就是所有人在一個擂台上,誰落下擂台誰便失去比賽資格,時間為三炷香。不能使用任何法術,契約獸等等,只能肉搏。 血妖姬 三炷香后,剩下的選手參加第二輪單人賽。這種大混戰是最好做手腳的,往往交好的勢力會聯手對付平日不對盤的勢力或者優秀的參賽選手,讓自己的弟子能多有一些名額。」

唐蕊唔了一聲,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真是一個不錯的遊戲。」

前世小時候,她可是一個人面對一大群狼群的,不過是一群修鍊者罷了,誰對付誰還不知道呢。

顏溪胤心知唐蕊有把握,仍是很擔心,「蕊兒別大意,在這種時候是最好暗下殺手的。」

童文幾人見狀明白唐蕊有把握。

「我不自大,這件事還得歸元宗的參賽選手配合我。」唐蕊看向童文,「童宗主,歸元宗此次參賽的選手有多少個?可否暫時吩咐他們聽我的?」

「我歸元宗此次參加比賽的選手有七十個。」童文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些參賽選手從此刻起到比賽結束,一切聽唐姑娘的吩咐。」

「唐姑娘,你打算做什麼?」童紫躍躍欲試,「你肯定有辦法收拾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的。」

唐蕊沒有回答童紫的問題,「童宗主得與歸元宗交好的勢力說一聲,到時離歸元宗遠點,誤傷我可不負責。如果誰出手的話,我會拿他們當敵人對待。」

「明日一大早,麻煩童宗主將所有參賽選手集合在一個安靜又空曠的地方,我來訓練他們。」

肉搏戰啊。

論起近身攻擊,這些修鍊者可不是她的對手。

華夏幾千年的古武,還有內家功夫,各家機關,陣法,隨便拿一樣出來便足以收拾其他參賽選手。

「後山那地方正合適。」寧君豪眼巴巴的望著唐蕊,搓著雙手,那模樣有幾分猥瑣,「唐姑娘,不知我是否可以在一旁觀看?」

老婆我們回家吧 古翊和金欣榮不約而同的瞪了眼寧君豪,三長老好生奸詐,他們也想在一旁觀看的。

他們也很好奇唐蕊到底是用何種方法訓練參賽選手。

寧君豪回瞪了一眼,這種事得把握時間,誰讓大長老和二長老慢半拍。

「唐姑娘放心,我會與歸元宗交好的勢力說一聲的。」童文笑呵呵的說道,「唐姑娘,我們幾個可否在一旁觀看?」

「可以,但有一條,請童宗主幾人安靜的看,不能干涉我的行動。」她不介意有人偷師。

歸元宗的參賽選手學了之後本就瞞不住,她沒必要因為這點而和歸元宗有什麼隔閡,畢竟她和歸元宗是互惠互利。

「唐姑娘儘管安心,我等不會說一個字的。」童文說道,「倒是聖天學院的安夏姑娘因為還在閉關,無法參加這次的比賽。」

「我對這位安夏挺好奇的。」 末日崛起 唐蕊神色如常,「在外遊玩時經常聽到關於她的事,可惜這次不能與她交手。」

安夏就是她,她怎可能同時出現。

「有不少勢力皆是打算把弟子送到聖天學院,庄副院長忙得團團轉,因此聖天學院沒人參加這次的比賽。」寧君豪說道,「我對那位安夏也是挺好奇的。」

唐蕊和顏溪胤與童文等人聊了一陣后,到了歸元宗安排的院落休息。

兩人坐在屋裡用飯。

「蕊兒,我吩咐人查一份更詳細的資料。」顏溪胤不是很放心的說道,「你得多小心。」

「好。」她知道顏溪胤不查清楚是不會安心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