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個機器人是要做什麼的?」澤特看著C0315好奇道。

唐老師說:「依洛娜她不小心被林漠溪發現了,我為了幫她圓謊說她是我派去暗中保護長曾我部的機器人C0315,這個就是真正的C0315。」

「那個笨蛋……做事怎麼這麼不小心?」澤特咋舌道:「但是你叫我們來應該不是為了這件事才對吧?」

「其實叫你們來是因為我剛才有了另一個發現……就是現在的C0193號,還沒有變成依洛娜的C0193號她原本應該被關機了放在一個房間裡面才對,剛才我去了之後看到她竟然被什麼人啟動了,時間是在今天早上。」

澤特一聽到唐老師說今天早上便問道:「莫非是說今天早上那件事發生的時候?」

「沒錯,在我們所有人都聚集在倉庫那邊的時候,有什麼人來啟動了C0193。」說話間他們已經到了關著C0193的房間前,唐老師指著那邊的看守機器人說:「我們要想辦法瞞過那個機器人,C0193就關在裡面。」

澤特說道:「沒那個必要,你們兩個能進去的吧?」

唐老師點頭回答說:「我們是總部的成員,進去自然是沒問題,但是你怎麼辦?哦,對了,你會停止時間。」唐老師以前並沒有太在意玲美報告回來的澤特的能力,現在親自接觸到了應該就可以看到澤特暫停時間了吧?

澤特對唐老師說:「你們只要將門打開我就可以進去,但是我因為某些原因現在力量遠不如當初,能夠暫停的時間只有大概五秒左右。你們打開門之後請先不要急著進去,留出一個位置讓我先進去,要是你們擋在門口的話我就不好行動了。」

唐老師與玲美按照澤特所說的走到門前驗證身份將門打開,兩人退了一步讓開位置,隨後澤特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出現在房間內。

進到房間,唐老師一臉興奮道:「這就是時間暫停嗎?剛才你將時間暫停了之後進來的?」

澤特回答說:「是,雖然我現在能夠暫停的極限是五秒,但也算是暫停時間吧。如果不是因為那該死的結界……不說了。」

幾人走到了C0193身邊,C0193就那樣獃獃地看著他們。

「她為什麼不動?」澤特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這次叫你們來的目的主要是我有一個想法想和你們商量。」唐老師對兩人說:「C0193是被那個人啟動了,但是我好奇她為什麼要啟動C0193,又為什麼啟動了之後而不帶走C0193。這其中或許有什麼目的,所以我想——我們將這個C0315和C0193交換一下,讓C0315代替C0193在這裡等著,然後我們就可以通過C0315來獲取那個人的信息了。」

玲美明白了唐老師的意思,只要將C0315和自己的手機連接起來,就可以隨時隨地監視C0315所見到的情況,只要那個人再次來這裡就能夠知道那個人到底長什麼樣了。

「沒有監控錄像嗎?」澤特對唐老師問:「既然這個房間裡面關著C0193,那麼應該這附近的監控錄像會錄下當時發生了的事情才對啊。」

唐老師說:「這個我也想過,所以在你們來的時候我就去調出監控錄像看了,但是沒有發現有誰侵入過這裡。我在想是不是那個人對監控器做了什麼手腳,我也擔心C0193會不會也被做了手腳,所以我才想到讓C0315來代替的。」

澤特沉吟道:「說的也是……玲美,就按唐老師說的做。C0193我們可以帶回去嗎?」

「那是自然,畢竟除了讓你們帶回去之外我想不到別的辦法。」

於是玲美開始改寫C0315的系統,將她的編號改成了C0193。同時也將她的攝像頭與自己的手機連接起來,接下來只要玲美打開手機就可以隨時隨地監視這裡面的狀況。

澤特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上的監視器問:「那我們怎麼辦,我們也被錄進去了啊。」

玲美笑道:「既然對方有辦法讓監視器無法將她錄進去,我自然也可以對監控錄像做手腳把我們進來這段刪除而不被發現啊。而且這個時候監控室里根本就沒有人,不用擔心。」

澤特喃喃道:「那要是現在監控室裡面有人的話我們不就被發現了嗎?真是危險……要是我的力量沒有被削弱的話我就可以暫停時間將這一切全部做完,根本就不會被發現。」

玲美並沒有在意澤特說的話,但唐老師卻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一樣沉思起來,她對澤特好奇道:「澤特先生,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將時間停止的同時對外界進行干涉?也就是說你可以停止所有事物的時間,而單獨對C0193做事情——比如將其啟動?」

澤特回答說:「如果沒有被結界影響到的話可以,這種事情輕而易舉。」

唐老師又問:「那麼在停止時間的時候可以可以殺人呢?講一個人殺死這種事情……」

「可以。」澤特回答說,但他也注意到了唐老師說的話的意思,於是問:「你是想說今天早上殺人的那個人……她將時間暫停了之後殺死了拉瑪爾,然後又將時間暫停進入了這個房間里啟動了C0193?」

唐老師點點頭說:「我是這樣想的,但是不知道對不對……」

澤特斷言道:「不可能,控制時間這種事情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絕對沒有這個可能。」

被澤特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唐老師也鬆了口氣,要是那個人可以控制時間的話那就糟糕了。

玲美一邊做著手上的工作一邊對澤特說:「你為什麼這麼肯定?你能做得到的事情別人就絕對做不到嗎?萬事皆有可能,你是害怕別人也可以像你一樣停止時間?」

澤特說:「因為我是神明,我控制時間的能力是原本控制時間的神水無月樹月交給我的,那個人她沒有我老大的幫助怎麼可能……停止……時間……」

澤特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那個人自然是沒辦法得到水無月樹月的幫助來獲得暫停時間的能力,但是澤特想起來了那個人背後的靠山——灰莉·斯達爾。

如果灰莉·斯達爾將控制時間的能力交給了那個人,那麼剛才唐老師的猜想就說得通了。

「怎麼了?臉色這麼差?」玲美問道。

澤特也不管玲美和唐老師好奇的眼神,拿出手機獨自走到一邊去打電話,對象是水無月樹月。

「喂?什麼事?」水無月樹月的聲音有些懶散,好像是還沒睡醒一樣。

澤特問道:「老大,灰莉·斯達爾是不是將控制時間的能力給了別人?」

水無月樹月哼哼道:「控制時間?沒有啊,怎麼了?」

「你確定沒有?不論是現在還是過去亦或是將來都沒有?」澤特再次確認道。

水無月樹月不耐煩道:「我看看……沒有,誰都沒有。她沒有將控制時間的能力交給任何人,只有我把那能力給了你。」

澤特長長舒了口氣,幸好沒有,不然的話就太糟糕了。本來他們就處於劣勢,要是對方再會控制時間的話就更不容樂觀了。

澤特回到唐老師身邊說:「已經確認了,那個人沒有像我一樣控制時間的能力,你剛才的猜想是錯的……幸好是錯的。」

「呼,幸好是錯的……但是這樣就更奇怪了,她是怎麼做到瞬間殺死了拉瑪爾的?這房間的話她可以在事後修改監控——早上那個時候監控室也沒有人。」

「或許……我是說或許。」澤特說出了他的猜想:「那個長曾我部神奈子就是那個人,或者那個人的幫凶。」

唐老師並沒有太驚訝,因為她在之前知道澤特讓依洛娜去監視神奈子的時候就產生了澤特懷疑神奈子的想法。雖然神奈子是自己的下屬,但是唐老師與神奈子相處也不過半年時間,對於神奈子並非知根知底,自然是不會完全信任神奈子。

「先說這邊吧。」澤特指著門口說:「那個機器人會阻止所有不認識的人靠近這個房間吧?但是只要是你們內部人員就不會阻止,以C型機器人的戰鬥力要是阻止一個人侵入的話應該會有很大的動靜,但是今天我們什麼都沒有聽到。也就是說進來的人有可能是一個內部人員。而那個時候在總部的人基本上都在倉庫裡面,只有神奈子因為暈倒了而不在……我們能保證她當時真的暈倒了嗎?」澤特說這話的時候也不在意自己讓依洛娜將神奈子打暈的事情,誰知道那時候神奈子是不是真的暈倒了? 按照澤特所說的,神奈子確實很有可能是敵人,唐老師也說道:「那麼拉瑪爾那時候是怎麼被殺的呢?莫非長曾我部她也有什麼特殊能力?」

「很有可能,當時在場的只有她一個。」澤特說:「但是沒有證據,無法證明她到底是不是……甚至有可能這是那個人為了這麼引誘我們這麼像而故意設下的圈套。」

唐老師笑道:「這樣下去就沒完沒了了,我們還是先找到完全的證據再做打算吧。」

玲美也正好完成了工作說道:「可以了,把C0315留在這裡就行了,我已經設定好了,除非我和唐老師來,否則她會一隻保持待機狀態不動。」

「那就好,帶上她我們走吧。」澤特一指C0193說。

雖說這一趟過來還是沒有弄清楚那個人的身份,但至少找到了還是機器人時期的依洛娜,應該不算白跑一趟吧……澤特總覺得似乎沒有什麼收穫啊。

……

琴姬看見澤特和玲美帶回來了一個和依洛娜一模一樣的機器人,好奇道:「你們怎麼帶了個機器人回來?」

見琴姬竟然沒有將這C0193誤認為是依洛娜,澤特問道:「你怎麼這麼肯定她不是依洛娜?」

琴姬說道:「這個機器人眼中沒有依洛娜那樣有神,獃獃的一點都不可愛。」

澤特笑道:「那麼這個機器人以後就給你玩了,看你能不能把她教成依洛娜那樣。」

「我才不要呢,她又不是真正的依洛娜。」琴姬說。

澤特指著C0193給她說:「這個就是依洛娜,準確來說是還沒有變成人類的依洛娜。」

琴姬這幾天來通過網路了解了許許多多的知識,原本對於這世界應該一無所知的琴姬竟然很快就吸收了那些知識,澤特剛才所說的話她也理解了,「你是說這是過去的依洛娜?還沒有被她老爸變成人類的依洛娜?」

「沒錯,所以你要看好她,別讓她出什麼事。」澤特這是將看守依洛娜的工作交給了琴姬。

琴姬又問:「你們怎麼把她帶出來了?她不是應該在那個總部裡面嗎?」

澤特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去到總部的時候看到她在裸奔,我們覺得有傷風化就把她抓回來了,所以才讓你好好教導一下她,讓她以後別再裸奔了。」

「麻煩你唬人也找一個靠譜一點的理由,這個理由你說出來你覺得我會信嗎?玲美,你們為什麼……」琴姬看向玲美的時候只見玲美也是一臉嚴肅地看著她,琴姬有點不太相信地問道:「不會是真的吧?」

玲美點點頭說:「真的,沒騙你。我們當時真的看見這個機器人在總部裸奔,幸好周圍沒人看見,不然就出大事了。」

澤特語重心長地對琴姬說:「琴姬啊,你知道嗎?有的時候已經發生了的事情也是可以改變的,如果你現在不將這個依洛娜教導好,她這個習慣沒被戒掉的話……真的那個依洛娜隨時有可能會變成一個暴露狂的,一切就看你的了。」

琴姬將信將疑道:「我總感覺你在唬我。」

「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就算是在唬你,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琴姬一想也是,要是依洛娜真的變成他說的那樣……琴姬徐澤了相信澤特的話。

然而澤特確確實實是在忽悠琴姬,而玲美在沒有提前商量好的情況下竟然跟著澤特的節奏一起演起戲來,澤特原本還以為玲美會瞬間拆穿自己的話。

琴姬一指C0193說:「你跟我來。」

C0193並不認識琴姬是誰,但是她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反正自己現在的使用者是玲美,玲美也表示了讓自己在進來之後聽這個小女孩的話。

琴姬帶著C0193進了屋子裡,澤特對玲美問:「你剛才為什麼不拆穿我?」

玲美笑道:「偶爾也要配合你一下嘛,況且不這麼說的話琴姬可能還不會願意接手那機器人呢。我們之間估計也就只有琴姬有那個閑心去看著C0193了。」

「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不厚道?」澤特問:「依洛娜要是知道了怎麼辦?」

玲美問:「以防萬一我再問一下——你現在到底打得過依洛娜嗎?」

澤特說:「這個……打不過,以我現在的狀態她能夠把我當墊子做,而我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就算停止了時間也頂多是五秒,中途需要休息大概二十秒才能夠再次使用……這二十秒的時間裡面依洛娜可以把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玲美知道了,便說:「那麼你最好祈禱依洛娜回來之後琴姬不會對她說起這件事。」

澤特的身體不容察覺地顫抖了一下,看來自己剛才開了一個開不得的玩笑了。

……

翌日,澤特看著窗外的太陽緩緩升起,自己卻沒有想要起來的打算,他昨晚想了一晚上關於那個人的事情,到最後什麼都沒有想到,就這樣一直發獃到了凌晨四點才睡著。現在的澤特雖然睜開了眼但是他只睡了兩個小時,現在整個人是一臉仙氣。

「好難受……要死……肝在顫抖……」澤特想起了那句話——熬夜傷身,所以建議你直接通宵。早知道熬夜只睡兩個小時會這麼難受,那時候就直接不要睡。

不過澤特更在意的是自己竟然會因為熬夜而感到難受,這也就代表自己的身體素質也因為那個結界的影響而變成了普通人的身體,澤特覺得自己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了。

「澤特。」孫圓將澤特的房門踹開,看見澤特頂著黑眼圈看著自己的時候不由得嚇了一跳:「哇啊,你昨晚幹嘛了?眼圈這麼黑?」

澤特有氣無力地回答說:「我感覺現在我的身體十分虛弱……」

孫圓隨即明白了澤特的意思,說道:「那個結界對你的影響這麼嚴重了?」

「再不趕緊找到那個人解除結界的話,我估計我就快要變成一個廢人了。」

孫圓苦笑道:「就算你這麼說,我們也沒辦法啊。那個人一直躲著我們,找到了之後她又有各種辦法對付我們……真的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上天無路就坐飛機,下地無門就打地洞。」澤特說道:「總之想盡一切辦法要把那傢伙揪出來……我要先眯一覺,不然我覺得不等她把我殺死,我自己就會猝死了……」

就在澤特準備再睡一覺的時候,依洛娜打通了他的電弧,澤特煩躁地接通電話問:「有什麼事?」

「又死人了……她們總部又死了一個人。」依洛娜這次說得很清楚。

澤特將手機一丟給孫圓說:「你和她說,我現在困得要死……」

孫圓把手機放在耳邊問:「喂喂?有什麼事嗎?我是孫圓。」

依洛娜說:「你接電話做什麼?算了……玲美她們總部又死了一個人,我覺得可能和那個人有關,你們要不要來看一下?」

「OK,我馬上來。」

孫圓才掛掉電話就看見玲美衝出了她的房間朝這邊跑來,想也不用想就知道玲美這是來告訴澤特又死了一個人的事情。

「孫圓!快告訴澤特!我們總部……」

「又死了一個人。」孫圓說道:「剛才依洛娜已經告訴我們了。澤特那傢伙身體不舒服要休息,今天就我們兩個去吧。」

對於玲美來說誰去都一樣,但一想到孫圓相比起澤特更靠譜一些,畢竟孫圓沒有被那什麼結界限制,要是出什麼事有孫圓在更放心一些。

「那麼走吧,我去開車。」

孫圓一把拉住玲美的衣領說:「等下,開車太慢了,我們直接飛過去。」

「飛?」

一分鐘后,孫圓帶著玲美落到了總部附近的小巷之中,中途為了躲過空中的巡邏機器人還費了一點時間。

玲美抓著孫圓的手踉踉蹌蹌差點摔倒:「我好久都沒有試過飛的感覺了……從來沒有體驗過這麼快的感覺,想吐……」

「馬馬虎虎吧,我還沒放開手腳來飛呢。」

玲美與孫圓進了總部,唐老師還是像昨天一樣已經在總部門口等著,看見這次玲美領著一個完全不認識的美女來了,唐老師好奇道:「澤特先生化妝技術這麼厲害了?」

玲美解釋道:「唐老師,他不是澤特,他是澤特的師兄弟。」

「澤特先生的師兄弟?」唐老師好奇道:「這位是男性?」

孫圓笑道:「當初你爸也問過類似的問題。」

「我爸?」唐老師一愣,隨即激動道:「你……你認識家父?」

「認識,那時候還沒有你……不過也只是一面之緣,並沒有別的關係。」

玲美可沒有心情去討論唐老師的老爸那奇葩經歷,於是說道:「唐老師,先帶我們進去看看吧,這次死的是誰?」

唐老師這才說道:「哦,這次死的是莎莉·克里斯蒂安。就是負責機器人的維護工作的那個,今天早上發現她的屍體的時候她在C型機器人的儲藏室裡面……在C0315的膠囊里。」

玲美不知為何感覺後背一陣發涼,她問道:「為什麼會在膠囊里?」

「不知道,是林漠溪發現的……她今天早上為了再確認一下昨天的事情去了儲藏室,結果在那裡看到了克里斯蒂安的屍體……死亡時間還沒有確定,現在正在鑒定。」

孫圓眼神一凌,說道:「走,快去看看情況。」

唐老師帶著兩人到了C型機器人儲藏室,只見林漠溪一人蹲在門口抽著煙,儘管總部裡面是禁煙的。

唐老師走過去對林漠溪說道:「小林,把煙掐了。」

林漠溪抬頭看了看唐老師,順從地掐掉了煙。她又看向孫圓說:「神代,你怎麼又帶不認識的人進總部了?」

玲美也抱怨說:「哎呀你能不能別這麼斤斤計較?我帶個人進來又怎麼了?又不是帶了個外星間諜進來你怕什麼?」

林漠溪一見玲美這樣也不好繼續說,只好警告道:「那這次記著別像昨天那樣了,我們內部出了事一個外人瞎轉悠什麼呢。」

孫圓向前幾步將林漠溪推開微笑著說:「很抱歉,我一個外人就是喜歡瞎轉悠,讓開。」

林漠溪真的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大美女竟然動手這麼粗暴,而且力氣也出乎意料地大,自己完全沒有反抗機會就被推倒。林漠溪剛想開口說幾句,但一看到孫圓那和善的眼神之後竟然說不出話來,總感覺這個人和昨天那個人不一樣。昨天那個人雖然有點死魚眼,但是性格並不是很差。但今天這個人雖然外表一直都在笑,但林漠溪感覺自己要是惹火了她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