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顧憲章說完就站起身,和蘇沐握手告別時,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笑著道:「蘇主任,辦公室主任管理著省發改委所有亂七八糟的大小事情,是個很重要的職位。劉金章這個人我當初提拔起來時,雖然是有點私心,但我想說的是,這個人還是有水平的,是有些能耐的。當然你要是有更加合適的人選就當作這話沒說,要是沒有的話,劉金章倒是可以用上一用。我已經離職,說這話是沒有什麼別的意思。」

「我懂。」蘇沐笑道。

顧憲章這才轉身離開。

滴水不漏。

顧憲章離開辦公室后,在心底暗暗感慨著。他敢說蘇沐肯定知道自己說出來的這些話是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但不管自己怎麼說,蘇沐都沒有任何想要搭話的意思。只是說我知道,我懂,你說有這樣的話在,顧憲章能藉機鬧出什麼事嗎?不能的,這是再簡單不過的普通對話。而就因為這種普通,才能看到蘇沐的厲害。

顧憲章。

霍祭文。

劉金章。

蘇沐站在辦公室中,撫摸著項目文件夾,臉上露出神秘笑容。

顧憲章到底想要做什麼,蘇沐其實一點都不在乎。他是真的想要幫助自己,或者說是不甘心,想要藉此機會挑起自己和霍祭文之間的戰火,這都不重要。

一個已經從主任位置上被拿下來的傢伙,是不可能再掀起任何風雨的。剛才顧憲章有些話說的是不錯的,當初幾個副主任各自為政,他只要扮演好統帥者的角色就成,就能應付所有事情,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顧憲章是沒有培養出來什麼嫡系。他現在辭職后,更加不可能有誰會給他通風透氣。

蘇沐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他知道自己要是在這個位置上的話應該如何做事,所以說他心中無所畏懼。

「劉金章嗎?」

蘇沐想到顧憲章離開前的推薦,便讓郭輔將劉金章喊進來。辦公室主任這個職位當真是不可或缺的,是整個省發改委的大管家,是必須要和主任站在一條線上的。所以蘇沐必須確保劉金章這個人到底能不能聽話,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只有將這些全都搞清楚后,蘇沐才能給出最終的任免決定。

重生之美人兇猛 劉金章站在辦公室中央,神情嚴肅的望著蘇沐,「蘇主任。」

「老劉,知道我喊你進來的原因嗎?」蘇沐淡然道。

「我知道,能不知道嗎?」

劉金章苦澀的揚起唇角,身上散發出一股悲涼氣息,「蘇主任,你不用說什麼,我都知道你喊我進來是做什麼的。不就是調動崗位嗎?放心吧,我已經決定主動辭職了,我很清楚,從我當初跟隨顧主任的那天起,就應該能想到今天這個結局。我對顧主任從來就沒有過什麼信心,但他怎麼說都是將我提拔起來的,我是不能背叛他的。蘇主任,其實我早就都準備好,這是我辭職報告。只要你批了,我就不是省發改委的人,那樣你也不必承擔什麼惡名,誰讓這一切全都是我自找的。」

劉金章說著就從背後拿出來一張紙,雙手恭敬的放到辦公桌上,隨即後退兩步,神色淡然。

「什麼意思?」蘇沐微微揚起眉角。

「蘇主任,你真的不要誤會,我沒有什麼意思的,你也不用多想,以為我這是在玩什麼以退為進的把戲,我還沒有那麼無聊。我這樣做就是想要你給我個機會,一個能夠利利索索,痛痛快快離開省發改委的機會。」劉金章沉聲道。

有點意思的劉金章。

蘇沐將辭職報告書拿起來,看都沒看當著劉金章的面就給撕成碎片,隨後在劉金章的驚愕眼神中,他平靜道:「知道嗎?我曾經詢問過戚伽他們,要是說在現有的辦公室副主任中選擇一個的話,你們會推薦誰。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嗎?他們說論能力的話,你劉金章是當之無愧的最佳人選,即便是江和平都差你遠得很。所以說,你以前是怎麼想到我不管,從現在起,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端正自己的態度,好好的將辦公室的工作做好。」

劉金章頓時目瞪口呆。(未完待續。。) 還要恐怖。

按照西方新冉媒體的宣傳,天皇被炸死後,日本肯定不會返回停戰談判,中日戰手將無限期的延續下去。結束戰爭的方式只有兩種,一是中國大舉出兵攻佔日本本土、維翻日本政府、建立親乍政府,二是中國在戰爭中使用包括核武器在內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從根本上消滅日本。前者會造成數十萬、甚至上存復中**人傷亡,戰爭支出在百萬億元以上,幾近中國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風險太大。成本太高,出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後者將會造成毀滅性的後果,雖然成本低廉,但是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不可低估。

時之間,幾乎所有西方人都認為共和國即將對日本實施全面核

輿論轉變,局勢變得對共和國極為不利。

退讓肯定不現實,美國製造輿論壓力就是想讓共和國退讓,保護日本的根本利益,使共和國通過戰爭獲得的利益付諸東流。奉行強硬單邊政策也不現實,除非共和縣打算得罪所有西方且家、與整斤,西方世界敵對,不然共和國必須改變政策。

萬日夜間,閻尚隆緊急會見法國外長。

提出共和國的基本策略,會盡最夫努力與日本進行停戰談判之外,閻尚隆代表共和國元向法國提出請求,牽望通過法國組織一次多邊會談。讓更多的國家參與拜決日本戰後冉題,也讓更多的國家為世界的和平與穩定做出貢獻。

共和國的這一態度,受到了法國的熱烈歡迎。

飛日上午,法國總統親自照會砍盟成員國元與政府腦,提集砍盟應該在「中日停戰談判」中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做出更重大的貢獻。隨後,法國總統與美國總統、俄羅斯總統、英國相通了熱線電話,提出在安理會五個豐任理事國的基礎上,加入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印度、巴西「南非等九國,組成「五加九會談」全面討論日本戰後問題。

法國出面,比共和國出面更能解決問題。

在美國表示願意參加「五加九會談」后,其他國家也井雌表態,均答應派遣部長級官員參加會議。

上午,葉致勝啟程前往巴黎。

與「中日停戰談判」不同,「五加九會談」是以政府為主的協商會議。葉致勝將取代之前隨丹鬧尚隆參加談判的蘇勁輝上將,與其他國家的國防部長會晤。

玉日,第一輪會談在巴黎舉行。

此時,戰爭已經到了不得不收手的地步。

從出日夜間到刃日凌晨,共和國空軍與海軍航占兵總共出動各類作戰飛掛勸口余架次,向日本東京,大隊、神戶、長崎、網山等大中城市投擲炸彈舊萬餘噸、其扛特種燃燒彈期萬樓刊造了人類戰爭史上投彈強度最高的大規模轟炸紀錄,總共推毀日本各城市城區面積烈多平方千米,炸死炸傷打手凶余萬人員,破壞建築物百萬餘棟,導致數以百萬計的居民流離失所。

雖然絕大部分被炸死的平民都活不了2年,但是因疾病而死與被炸死完全是兩碼事。

按照共和國空軍與海聳航空兵的轟炸進度,要不了三個月。日本所有人口在力萬以上的大中城市將被徹底摧毀,死傷人員肯定會過

更重要的是,共和國空軍與海軍航空兵隨時有可能轟炸橫濱港!

作為日本唯一的對外窗口,橫濱港一直沒有遭到轟炸。可以說,大和民族的希望就在橫濱港。如果戰略轟炸的規模繼續擴大,共和國的轟炸機遲早會「光顧」橫濱港。

對囤積在港口內的人道主義救援物資、以及聚集在港口內與港口附近的上千萬日本難民來說,大規模轟炸將造成難以想像的災難,

會議開始后,美國母防部長就率先提出,共和國必須約束轟炸行動。

美國的提議立即得到了其他國家的支持,連法國與俄里斯都認為,共和國應該在日本境內劃出幾塊「安全區」允許流離失所與函待救助的難民前往「安全區」也允許其他國家提供的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送入「安全區」

西方國家的一致態度早在共和國的預料之中。

按照王元慶的指示,葉致勝答應了美國的要求,並且拿出工並細方案。除了橫濱港之外,在本州島北部的仙台港西部的和歌山港、四國島的松山港、九州島的鹿兒島港各劃出匆到打手田平方千米的「安全區」平民可以沿著指定的道路前往「安全區」各國運送人道主義股彼,餅的船隻可以前往,「安倉區」停靠,並且在」安倉四州一口立「人道主義救援機構」為日本難民提供必要援助。

共和國的這一女應,既讓西方國家震驚,又讓西方國家意外。

母庸置疑。美縣縣防部長最為驚訝。從葉致勝在會議上提出具有實際耳行性的「人道主義保障計打手」來看,聳和國不但料到了西方國家的反應,還早就有所準備,以積極主動的方式應付西方國家的「刁難。」

當然,美國也早就有所準備。

第一個問題得到解決之後,美國國防部長立即提出,盤維在相模灣的共和國航母戰鬥群與「預製艦隊」應該儘快撤離,讓聚集在橫濱港的日本難民前往相對安全的伊豆諸島。避免造成更大的人道主義災難。

美國國防部長提出第二個「要扯之後,美國的策略顯露了出來。

先是試探共和國的底線,然後一步步提高「要價」最終肯定會提出終止戰略轟炸、解除戰略封鎖的要求。

按照大部分的看法,葉致勝不會接受美國國防部長的要求。

結果恰恰相反,葉致勝非常爽快的答應了美國的要求,同意儘快撤走航母戰鬥群與「預製艦隊。」只是明確幕示,所有由日本本土前往伊豆諸島的船隻都得接受共和國海軍的徹底檢查,杜絕日本藉機向伊豆諸島派遣軍事力量、運送軍事物資。最重要的是,葉致勝還要求所有向日本運送人道主頭救援物資的船隻在離開日本之後,必須接受共和縣海軍的第二次檢查,避免某些國家借「人道主義。之名血凡本提供戰略物資。

會談在這裡出現了第一個分歧。

檢查日本船隻沒有問題,日本已經在此之前將工程那隊派往伊豆諸島,不再需要派遣軍事力量,日本也沒有多少軍事物維。更沒有必要在伊豆諸島浪費寶貴資源。

問題是,美國堅決不同意接受第二次檢查。

按照美國國防部長的說法,共和國既然允許船隻前往日本港口,證明船上運載的都是人道主義救援物資,不存在違禁物品,也就沒有必要接收第二次檢查。在美國看來,共和國要求所有船隻接受第二次檢查。不是為了杜絕戰略物資流入日本,而是想藉此耽擱人道主義救援工作,使更多的日本平民遭受戰爭之苦。

在葉致勝不肯做出讓步的情況下。第一輪會晤在不愉快的氛再中



有必要進行第二次檢查嗎?

從現實意義來看,確實沒有必要。雖然美國船在離港前把多餘燃油留在了日本,但是對於日本來說,每艘船上的幾百噸燃油無疑是杯水車薪,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共和國此時在「戰略物資」上做文章,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共和國一味退讓,最終肯定會被美國逼到角落裡。

葉致勝按照王元慶的指示,提前抬高件碼,不是為了第二次檢查船隻。而是明確無誤的告濟美國,共和縣的讓步是有限度的,美國不能藉此無理要價。

美國不是不明白這層意思,只是想獲得更多的「好處」。

正式會晤結束后,葉致勝與俄羅斯國防部長進行了單獨會晤,美國國防部長也與法國國防部長進行了單獨會晤。

當天晚上,在俄羅斯與法國的撮合下,葉致勝與美國國防部長進行單獨會唔。

因為雙方均未在會晤后透露會談內容,所丑件界並不知道會晤的實際情況。完全沒有必要猜測,葉致勝與美國國防部長單獨會晤,無非是摸清對方的底線,為後面的多邊會晤打下基礎。

共和國不想讓「五加九會議」變成空談,美國也一樣。

要想阻止戰爭規模繼續擴大。所有參加會議的國家都得做出最大限度的努力,共和縣與美國更得在會議上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不管是共和國還是美國,只要有一方退出「五加九會議」結果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事實證明,葉致勝與美國國防部長的會晤很有成效。

在雙方均表明了態度之後,白天的分歧得到了彌補。美國同意對部分離開日本的船隻進行第二次檢查。共和國則承諾提前2刨、時公布接受第二次檢查的船隻名單。雙方各讓了一步,確保「五加九會議」能夠繼續進行下去。

次日,會議繼續召開,雙方開始探討更重要的話題。

與「五加九會議」相比,友口年最後一天生的另外一件事情更加重要,也更能代表當前的縣際大趨勢。未完緣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章節更多打手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一部電影其實從開始演出的那刻起,就能知道結局是什麼樣的,戲劇還是悲劇一目了然。

那種演了半天後結果並非是你所想的那種電影,基本上是火不了的。這就像是劉金章,他從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定位,清楚是要被蘇沐拿下來的,這就是他的結局,是絕對不會改變的。所以他從進辦公室那刻起,就沒有什麼念想。

但現在怎麼好端端的一部電影會變成反轉劇?

劉金章滿臉錯愕。

「蘇主任,你剛才說是讓我繼續管理辦公室?」

「沒錯。」蘇沐淡然道。

「這個…那個…我…」

劉金章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語言前所未有的貧乏,他整個人處於一種暈暈乎乎的狀態。他再怎麼想都沒有敢想過結果會是這樣的,蘇沐不但沒有將他拿下,反而會繼續任用。

這是人生,不是演戲,不要讓我悲喜來得太突然好不好!

「老劉,我現在需要咱們省發改委今年的所有項目列表,下午上班之前交給我,有問題嗎?」蘇沐看出來劉金章的驚詫,只是他卻沒有繼續糾纏這個話題。

「主任,沒有問題。」劉金章本能的答應下來。

「那就好,你去忙吧。」

「是。」

劉金章暈暈乎乎的向外面走去,就在他扶上房門時,蘇沐輕飄飄的一句話讓他身軀微震,「剛才顧主任離開之前,曾經給我說,希望能繼續留任你。所以這事你應該感謝下顧主任,不能因為他要離職就不聞不問了。」

「是,我這就去。」劉金章恭聲道。

省發改委大樓前。

顧憲章沒有攜帶任何東西。他的私人物品其實早就收拾妥當拿走,他今天過來就是和蘇沐進行交接的。他轉過身望著眼前這座威嚴莊重的大樓,面帶幾分留戀,幾分悵然,幾分苦澀,幾分悔恨。又有幾分釋然。

「別了。」

顧憲章心中說沒有感觸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他和別人不同,他雖然說也是後來才來吳越省省發改委的,但他在這裡工作的時間實在太長太長,長到他都準備將這裡當成是自己養老的場所,誰想到會變成這樣。想到自己現在離開,再想要回來就不現實,顧憲章心中就浮現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然而再苦澀,該面對的現實還是要面對的。

顧憲章比誰都清楚,從今天起。這裡就將正式的進入蘇沐時代,以前屬於自己的顧氏時代將會徹底終結。蘇沐,我相信你,你應該會比我做的要好,希望省發改委在你手中能真正綻放出燦爛光芒。假如說咱們吳越省省發改委能名動全國的話,即便我現在離開這裡都無怨無悔。蘇沐,這就當作是我這個老黨員幹部對你的最終期望。

他來時夜色正濃 「顧主任,留步。」

就在顧憲章轉身要離開的時候。突然間從後面傳出來一道聲音,劉金章從大廳中跑出來。三兩步就走下台階,站到了顧憲章面前。臉上帶著滾滾汗滴的劉金章,沒有像是其餘人遇到顧憲章就生恐躲避不及般閃開,他光明正大的站立當場。

「老劉,你這是要幹什麼呢?」顧憲章不禁問道。

「顧主任,多謝你了。」劉金章感激道。

只是這麼一句話。顧憲章就知道蘇沐是聽取了自己的建議,當真將劉金章留下來當辦公室主任。想到蘇沐竟然會有如此大的魄力,他心中的驚嘆便又加重些許。因為換做是他處於蘇沐的位置,他是不會給劉金章任何機會的。怎麼說你劉金章都並非是我的嫡系,只要我想是隨時都能提拔起來一個聽我話的人當辦公室主任。我為什麼還要用你。

可蘇沐偏偏就這樣做了。

蘇沐,我果然不如你,我輸的心服口服。

「老劉,你不用感謝我,這是你應得的。我當初將你提拔起來時,是存著私心的。幸好現在結局還算是不錯的,你的職位總算沒有被拿掉。就沖這個,你就應該全力輔佐蘇主任,他是一個值得你效忠的人。老劉,你要是還將我當成是你的主任,就聽我最後給你的一句忠告:今生今世,都不要有任何想要和蘇沐為敵,背叛他的想法。你只要能做到忠心耿耿,我保證你絕對會有光輝燦爛的未來。」顧憲章在臨走前,語重深長道,說出這話也算是給劉金章指明道路,這也算做當初私心的回報吧。

「是,主任的叮囑,金章一定會銘記在心。」劉金章恭聲道。

「回去工作吧,我這就走了。」顧憲章不再猶豫,乾淨利索的轉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意思,就這樣在陽光普照下,邁著大步從省發改委大門離開。

一個時代就此終結。

新的時代悄然出現。

蘇沐站在窗前,目視著顧憲章就此離開,他心底沒有多少悲傷,這就是官場現實,是誰都必須要面對的。沒準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像是顧憲章這樣,以失敗的姿態離開。當然蘇沐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擁有官榜的他,是會想盡一切辦法避免這事發生。這也是為什麼他現在要拚命向上爬的原因,只要你掌握著大權,大到沒有誰敢陷害你,針對你,你就會安全。

叮鈴鈴。

辦公桌上的電話刺耳般響起來,蘇沐接聽后,那邊傳來的是林御的聲音,「蘇沐,恭喜啊,你現在成為省發改委的主任了,這可是可喜可賀的好事啊。怎麼樣?要不我給你辦一場慶功宴?」

「林省長,您這麼說真的是讓我受寵若驚啊。您就直說吧,找我什麼事?」蘇沐趕緊說道。

一個省部級的給一個正廳級的辦慶功宴,這成何體統?這像話嗎?

林御當然是開玩笑的。

一向以嚴肅著稱的林御,在下屬中只和蘇沐能這樣說笑。因為在他心中根本就沒有將蘇沐當成是真正的下屬,他比誰都清楚。蘇沐成為省部級只是遲早的事,現在不和他搞好關係的話,以後等到蘇沐真的進步后再想要彌補就有點遲。

亡羊補牢的事,林御是不會做的,他只會未雨綢繆。

「你現在沒事的話就前來一趟省政府吧,柳省長有事要吩咐你做。」林御不再開玩笑認真道。

「省政府嗎?好,我這就過去。」

「我等著你。」

掛掉電話后,蘇沐雙眼微微眯縫起來,沒有猜錯的話,柳白鹿讓自己過去,為的應該就是亞帝集團和盛世騰龍之前做出的通知。不像是安倫集團和皇圖集團,他們的代表團還沒有過來,所以說接待事宜是要稍後再說。

亞帝和盛世騰龍既然已經過來了,那就必須先將他們接待好。蘇沐要是坐在柳白鹿的位置,此刻最想做的事情也很簡單,趁著安倫和皇圖還沒有過來的時候,要是能拿下亞帝和盛世騰龍,這對下面工作的展開是有大好處的。甚至有可能安倫和皇圖過來后,看到這種結果,會加快速度執行合同。

難道說真的要正式接下這個任務嗎?

蘇沐心中有種直覺,柳白鹿這次是來真的。之前張繼宗他們全都前往璨皇市找蘇沐,為的就是能夠和他搞好關係后,能讓四大集團中的一家落戶他們市。但那時候畢竟只是流傳這個說法,說蘇沐是亞帝集團和盛世騰龍指名道姓的洽談人。這個說法是沒有任何官方證明的,蘇沐在沒有接到任何官方任命前,是不會給出任何承諾。

假如說現在柳白鹿真的任命蘇沐為洽談人的話,蘇沐就能名正言順的去做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