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過當她的感知力隨意地掃向少年懷中捧著的戒指時,她卻改了主意。

向著跟隨她的暗衛所隱藏的地方比了個手勢,艾莉絲大咧咧地就走了出來。

「住手。」艾莉絲輕飄飄地開了口。 整個過程說起來不快,但也不過就發生在眨眼之間。

艾莉絲乍然邁入巷口的舉動讓三方人都有些愣怔。

少年和後面追擊的侍衛是驚詫於艾莉絲面相的稚嫩和太過平淡的語氣,而暗衛則是因為艾莉絲居然十分準確地發現了他們藏身的位置。

要知道他們雖然只有武衛的修為,但在隱匿氣息上,就是武王都很難發現他們的存在,可他們奉命守護的年輕少女居然輕易就看穿了。

「別管閑事了,快跑,跑啊。」

愣怔過後,少年邊跑邊沖著艾莉絲疾呼,眉宇間儘是急切,一個看上去比他還小的少女居然想用一己之力制止武士階別的侍衛,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而且少女雖年幼,卻已具天人之姿,若是被那群侍衛逮到,指不定會遭受什麼樣的事情。

可他現在卻也只能喚她快些逃命,他天生無法修鍊,速度快也不過仗著某些特殊的原因。

沒有功法內力的支撐,他根本無法持續維持這樣的速度,自保已難以為繼,更遑論救人,他現在只期望少女能聽他的話掉頭就跑。

然而艾莉絲卻令他失望了,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的幾個人,似乎並不打算聽從少年的話。

「小姑娘,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還是快回家繡花吧。」

「把那小姑娘給小爺照看好了,等收拾了那小子,小爺倒要親自會會這丫頭。」

幾個侍衛雖有些貪婪暴戾不假,卻還算是有些良知,倒沒對艾莉絲起什麼別樣的心思,只嘲諷了一番就呵斥她快些離開。

可華服男子卻是眼見地看見了人影間的艾莉絲,瞬間便起了色心,沖著侍衛高喊道。

侍衛雖對艾莉絲存著一絲惋惜,但抵不過自家少爺發話,為了自己的前途和身家,幾人也只好揮舞著刀劍向二人衝來。

少年見此暗叫不好,一咬牙就沖著艾莉絲飛奔而來,打算拼著自己的全力帶她離開。

隱藏在暗處的一個暗衛也有些按捺不住,在聽到華服男子有些侮辱性的話語的時候就升騰起一絲戾氣,拔刀就欲往下沖。

卻被身邊一個面容冷凝的暗衛一把攔了下來,示意他再等等。

艾莉絲既然發現了他們,並對他們下了不要出手的指示,他就姑且相信她有能力處理這一切。

可如果那些人真的敢動她,暗衛的眸子幽深起來,若是真敢動她,一個不留。

艾莉絲憑藉感知力默默觀察著三方人的舉動,面上卻勾著唇角,看上去十分天真。

在少年飛速靠近她想要拉她一起逃跑的時候她卻輕輕拉住了少年的手腕,力道很輕,少年卻在瞬間被定在了原地。

驚恐之色從少年的臉上驟然蔓延起來,艾莉絲見狀卻是甜甜一笑。

「別怕。有我護你。」

清冷的嗓音從艾莉絲口中發出,傳進少年耳朵里,聲音淡淡的,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說服力。

可就是這樣清淡的一聲安慰,竟是瞬間就讓少年安定了下來,然而之後發生的事情,卻讓少年睜大了眼眸。 艾莉絲接下來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不過是調動全身的靈力凝聚在手掌之上,然後單手握拳,向著已經近在眼前的一個侍衛一拳揮了上去。

可就在她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之後,一個身長七尺有餘,修鍊等級達到武士階別的大漢就直直飛了出去。

重重跌在幾米外的地面上,緊接著吐出一口鮮血,掙扎了許久還是沒能站起。

這一拳造成的幾個人的愣怔比先前尤甚,幾個侍衛急急停了下來,看看艾莉絲,再看看在地上痛苦呻吟著的大漢,一時間面面相覷。

被艾莉絲按住手腕的少年見狀打了個哆嗦,面色有些扭曲地看向艾莉絲,這真的是個女孩子么?真的不是一隻披著人皮的人形暴龍?

那麼纖細的胳膊下居然蘊藏了多麼強大的力量,居然能單手捶倒一個壯漢?

先前穩住同伴的暗衛也是瞳孔一縮,他的眼界絕非少年和幾個侍衛可以相提並論。

作為旁觀者,他在先前艾莉絲出手的時候竟然隱隱看到靈氣在體外流轉凝聚成實體。

要知道靈氣外放凝為實體至少要在靈修達到靈衛後期,徹底掌握了體內的能量源泉之後才能做到,甚至資質愚鈍一些的要到靈王期七竅貫通將天地靈氣徹底結合的時候才能達成。

而眼前這大小姐,居然連靈衛級別都未曾達到,就發出了外放的靈氣,這到底是怎樣妖孽般的天賦,暗衛這般想著。

他當然不會認為艾莉絲已經達到了靈衛後期,且不說她實在太過年幼,達到靈衛期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單是剛才那一瞬間艾莉絲所爆發出的靈力強度,就並不比他的等級強度高,就意味著艾莉絲並沒有突破進入靈衛期。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感到十分震驚。

並不知曉自己的舉動引起了三方多大的震驚,艾莉絲此時正盯著自己的手掌微微皺眉。

那白皙如玉的手背之上,此時正隱隱泛著紅暈,伴隨而來的還有些鈍鈍的痛感,這意味著她剛才用的靈氣護罩並沒有完全起到防護的作用。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調動靈力進行的嘗試,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已然實屬不易。

艾莉絲開始並沒有打算用這種方式救下少年,她所依仗的其實是龍鳳雙戒每日三次的自動防護功能。

這是一個被動觸發的技能,而且跟使用者的等級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

不超過使用者等級的能量或物理攻擊都會被龍鳳雙戒全然擋下並以同樣的強度反攻擊而出。

超過使用者等級一階之內的則只能防護一半,超過使用者等級兩階之外則無法進行防護。

眼前的這幾個侍衛在實際等級上並沒有超過艾莉絲,所有她開始是打算研究一下龍鳳雙戒的被動功能的。

但當少年一邊隱隱做著防護動作,一邊向她急沖而來的時候,她卻突然想起了巫界近戰巫師的一種攻擊方式。

念頭一動之下,她便做出了剛才那般讓幾人都大為震驚的舉動。 艾莉絲所想起的攻擊方式是巫歷三千二百年時突然冒出的巫力修鍊分支所創造的。

在巫界的時候,因為她興趣廣泛的緣故,研讀了一些相關的書籍。

這一巫力分支的修鍊模式被其創始人自稱為近戰魔體流。

是一種將通過直接將自身打造成魔法的媒介,平日將魔法能量儲存於體內,戰鬥時則將能量從體內提取,在體外凝為實體防護罩直接用肉體參戰的近戰魔攻。

由於與傳統的黑魔法和白魔法的巫力使用需要依賴水晶球或魔杖為媒介引動魔法元素不同。

修習近戰魔體流的巫師並不需要其他媒介,他們的魔法元素和巫力一樣被存儲在體內,需要的時候可以直接提取,受到了巫師的廣泛歡迎。

不過這樣的修鍊方式雖然在極大程度上豁免了巫師對於空間內魔法元素的依賴,提升了巫師在近戰中的存活能力。

但卻有一個致命的隱患。

那就是魔法元素在巫師體內的存貯並不像巫力一般是自我產生的,而是直接以一種壓縮形態硬壓入體內的。

在儲存的魔法元素並不算多的情況下,魔法元素的暴動可能不會對肉體帶來太大傷害。

可隨著體內儲藏魔法元素的數量增加,濃度擴大,魔法元素一旦暴動就很可能造成近戰巫師的自爆。

修鍊近戰魔體流的巫師有九成以上都死於自爆,而且由於體內魔法元素濃度很是濃厚,導致其自爆時產生的爆炸也極為強大。

一個高階等級的近戰巫師自爆甚至會將一座高達近千米的高峰瞬間削平。

幾代近戰巫師苦尋破解之法卻一無所獲。

後來他們嘗試用提升肉體的強度來增強對魔法元素的容納,開始這樣的方式確實帶來了一定的效果。

隨著近戰巫師肉體強度的提升,他們也能更好地掌控聚集在體內的魔法元素,自爆死亡的巫師數量大幅降低。

可就在一個天賦異稟的近戰巫師將自身肉體強度錘鍊到可以晉級巫聖的時候,意外卻發生了。

晉級途中他體內的魔法元素造成了極大的暴動,幾乎在瞬間,他就被巨大的能量炸成了碎沫,連帶著方圓千里的生命都隨著爆炸一起湮滅。

這場慘劇震驚了整個巫界,人們這才意識到,錘鍊肉體強度的方式修鍊近戰魔體流根本就是飲鴆止渴。

於是在民眾的抵制和聖塔當權者的授意下,巫歷三千九百年,近戰魔體流被勒令禁止。

除了聖塔內部之外,所有的典籍都被統一銷毀,修鍊近戰魔體流的巫師也被秘密處以了死刑,雖然很是殘忍,但也是無奈之舉。

此後千餘年內,再不曾聽聞近戰魔體流的絲毫信息,這一在巫歷史上曾經風靡一時修鍊方式在短短七百年內徹底隱去了蹤跡。

而艾莉絲能夠偶然接觸到也只是一個意外。

不過與尋常巫師的諱莫如深不同,艾莉絲卻是在偷偷琢磨后敏銳地發現了這種修鍊方式存在的根本問題在於魔法元素的極不穩定性。

但這是魔法元素的本質屬性,艾莉絲也沒有絲毫解決辦法。

可軒轅大陸的修鍊方式中,靈力也好,元力也罷,根本上都是儲存於體內的內力,這樣的修鍊方式與近戰魔體流的魔法元素壓縮儲存有著本質上的共通。

因此,艾莉絲才在剛才的舉動中靈光一閃,將近戰魔攻運用到了靈力的攻擊方式中,卻不曾想自己竟隱隱觸到了靈力外放的境界。 由於是第一次嘗試,近戰魔攻與靈氣外放也有著不小的差異,這才使艾莉絲在對付等級本來就沒自己強的侍衛時受了些小傷。

不過艾莉絲也明白,自己的體格還是弱了一些。

如果自己的元力等級能跟上靈力等級,在修鍊內力的同時也能錘鍊肉體強度的話,這一拳定然能要了那侍衛的命,而且自己也不會受到任何損傷。

「都愣著幹什麼,給小爺我上啊。還有躺地上那個,兩個小鬼都搞不定么,別想著偷懶,給小爺起來。」

遠遠傳來華服男子氣急敗壞的叫囂聲,他正想著把那小子收拾一頓後跟那小姑娘好好玩玩,這幾個蠢貨怎麼就給他停下了。

還有那個躺下的,以為他看不出來是裝的么,干點活就偷懶,要不是現在還需要他出力,他早讓他滾蛋了。

幾個侍衛聽見自家少爺的叫囂不禁暗暗發苦,無奈之下也只得再度向著艾莉絲兩人靠攏而來,不過這次卻是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剛才艾莉絲那一拳華服男子沒有看到,他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

程力在他們幾個中實力並不算弱,卻還是被那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一拳就給打趴下了,甚至到現在還掙扎著沒有起來。

他們可實在不敢保證自己在那詭異的小女孩面前能夠討了好。

衣著樸素的少年見女孩當真一拳擊退了追擊的侍衛,倒也不慌張了。

站在艾莉絲身旁,神情一松,恢復起先前漫不經心的樣子來,不過看向艾莉絲的眼神中卻多了點什麼。

那聲「有我護你」像是一個烙印深深地刻進少年的心底,若干年後仍令他心潮澎湃,難以忘懷。

就當少年和侍衛都以為艾莉絲會再度出手的時候,艾莉絲卻是抬手一揮,向著身後做了一個手勢,隨後拽著少年轉身走了。

少年剛想提醒艾莉絲小心背後偷襲,就見到兩道身影嗖地掠出,落在了自己和侍衛中間,一左一右將侍衛追擊的路全然鎖死。

目的已經達到,艾莉絲也便沒了動手的興趣。

幾個侍衛在兩人出現的霎那就感覺到了一種壓迫感,若這兩人不現身,他們竟然完全探測不到對方的痕迹,這意味著兩人的等級至少要高出他們一個等階。

幾人越發驚懼起來,一個詭異的少女他們就已經很難對付了,現在居然又來了兩個壓迫力絲毫不亞於少女的武衛,這可怎麼打。

「教訓一頓便好,無需惹出人命。」

艾莉絲淡淡地說道,幾人雖欲對她出手,不過先前倒是出言提醒過一二,性質雖惡劣,卻也無取死之道。

而那華服男子,也不過是個被寵壞的公子哥,放他一馬也無傷大礙。不過,他若是果真不開眼,非要找死,她也不介意送他上路。

「是,屬下領命。」

二人沒有廢話,早在華服男子出言侮辱艾莉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起殺人之心了,雖然驚詫於艾莉絲的大度,不過行走在外確實也不宜太過張揚,姑且就留他一條狗命。

不過這兩人卻是理解錯了,艾莉絲留他性命只是因為她並沒有聽出男子的言外之意。

她還以為男子是想要跟她過幾招,如果她知道男子的真正想法,恐怕不用別人出手她就會讓華服男子血濺當場。

不得不說,對於華服男子而言,這是一個美妙的誤會。 艾莉絲跟兩個暗衛交代一句過後便帶著樸素少年轉身離開。

早在她出手的時候,她就放開扣著少年手腕的手,如今帶少年離開也不過向他使了個眼色。

樸素少年見狀心知此處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便也跟了上去。

兩人走後,巷子里頓時傳出幾聲哭爹喊娘的叫喊,不過許是巷子偏僻,持續時間又不長的原因,卻是沒有人循聲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兩個暗衛雖然看眼前這幾人很是不順眼,但他們的主要任務是保護艾莉絲,也不敢離職太久,所以整個懲治過程的時間並不算長。

不過依著兩人速戰速決的本事,待他們二人離開的時候,倒在地上的幾個人早就哀嚎連連,出氣多進氣少了。

而那華服男子也被二人特殊了一番,原本還算英俊的容顏此時被打得鼻青臉腫,哪還有翩翩公子有一毛錢的關係。

暗衛收拾完幾人便又隱在了暗處保護著艾莉絲的安全,幾個躺著的人也在一番掙扎過後,踉蹌地站起來,一瘸一拐地扶著自家少爺往回府的方向走。

樸素少年跟著艾莉絲走了一會兒,一路上想說話卻在每每看到艾莉絲那張淡漠的容顏的時候又噤了聲,就在他這般糾結的時候,艾莉絲突然停了步子轉身問道。

「你想說什麼?」

艾莉絲的突然發問讓一直在思考如何開口的少年頓了一下,隨即嘆了口氣,幽幽道。

「我想說謝謝你,但你此舉卻很是不妥,會給自己招來大麻煩的。」

萌妻不服叔 「麻煩?」

「嗯,我知道,你本事不小,身邊的人也很厲害,收拾一個紈絝子弟完全不在話下。可那傢伙名叫古封,雖然人不怎麼樣,卻有一個極為護短的父親古瓷,不僅是煉器師總工會的副會長,還是天風城最接近煉器宗師的七階頂級煉器大師。如果古封回去告訴他今日之事,依著古瓷的性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少年滿臉不贊同。

「這就是你先前忍讓的原因?你害怕?」艾莉絲挑眉,她先前出手是覺得這少年雖然衣著樸素,形跡落魄,但卻自有一番傲骨,可如果是這樣的話,她還真是多餘救他了。

「我不怕,我只是怕拖累你,我已經落到如此境地了,也沒什麼好怕的,只是你這樣對上古瓷,卻太魯莽了。」

少年的語氣幽幽,沒有憤世嫉俗,也並不悲天憫人,只是帶著一些漫不經心,彷彿很多事都看開了,又彷彿死了心認了命,活著就只是為了活著,跟其他一切都沒有關係。

少年突然情緒的變化讓艾莉絲挑了挑眉,原本以為只是個有些能力的少年,可現在,事情似乎愈發地有趣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艾莉絲沒有回應少年的話,只是淡淡地詢問少年的名字。而少年聞言卻是一愣,低頭沉默了一會兒,才似有些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個讓艾莉絲有些驚訝又有些瞭然的名字。

「我叫…司馬晴明。」 「我叫…司馬晴明。」

這個名字幾乎讓艾莉絲瞬間就想到了她在皇宮那幾天,看到的史籍上面提到的神奇血脈里的一支——司馬氏。

麒麟大陸歷史悠久,無人知曉大陸的真正起源,而在這悠久的歷史長河裡,衍生出了一些擁有神奇血脈的種族。

有的血脈天生力大無窮,有的血脈可與生物溝通,有的血脈有著最聰明的大腦,有的血脈擁有最靈巧的雙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