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出了男裝店后,江哲佑便是攔在了凌羽面前,臉上強行扯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凌羽是吧,剛才實在是不好意思啊,還有這位小姐也是,我方才說了很多失禮的話,這個我道歉,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請你們吃一頓。」

江哲佑這話直接驚呆了兩女。 張菱容完全不明白江哲佑為什麼要這樣做,剛才還對凌羽冷嘲熱諷的,現在就這麼好聲好氣的說話,還請他去五星級酒店吃飯,她認識的江哲佑不可能會做這種事情!

夏爾若更是有點懵逼,剛才她才坑了江哲佑一百多萬,他臉都青得跟什麼似的,怎麼忽然間就變得這麼和氣了?

就連凌羽也是有些意外:「哦?」

「請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

江哲佑笑呵呵的說道。

當然,他江哲佑心裡想的可沒有表面那麼和氣,而是憤怒,很憤怒。

他猜測到,凌羽還有剛才那個店長應該是在演戲,不然不可能真的將這兩套價值昂貴的衣服送給凌羽!

這件事推理一下就知道了,通過張菱容剛才說的話,他有一點事確定的,那就是凌羽是一個學生,一個學生能有一千萬?這是完全不可能的,就算是他月入幾十萬,也不知道要存到猴年馬月才有這些錢,更不要說是凌羽,是他賺的也不可能,要是凌羽有哪個子弟如此出色,在學生時期就賺這麼多錢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也就是說那個店長所做的、所說的都是假的了,甚至那個刷卡機都是被做過手腳的,這樣才能夠說的通這件事。

所以江哲佑打算口頭上打算請凌羽一頓賠罪的飯,實際上他打算去哪裡吃他個十幾萬塊,到時候就說自己沒錢了,讓凌羽先付,屆時,凌羽銀行卡沒錢的事實就會暴露,到時候叫自己朋友給他免單,免個十幾萬的單子,那面子可就大了!

他朋友可是天星閣的總經理,冷迪。

冷迪是四大家之一冷家的人!還是冷家旁支第一人,冷幕曾的堂弟!到時候讓他出面給自己免費,再看著連錢都還不起的凌羽,臉都被她抽腫了,江哲佑想想都覺得很爽。

他可是連四大家有名的人都結識的,哪是凌羽這種學生能夠想象的?!

就在江哲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

張菱容像是見了鬼一樣看著江哲佑,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夏爾若撇了江哲佑一眼,剛才這人如此諷刺凌羽,凌羽怎麼可能會答應他的飯局呢。

然而,凌羽卻是應了下來:「可以。」

兩女再次驚呆了,就連江哲佑也是有意外無比。

他們本以為凌羽是怎麼都不可能答應的,畢竟他們剛才都那樣諷刺他了。

然而,在凌羽看來,剛才兩人的嘲諷就像是一隻蒼蠅在嗡嗡叫叫一般,也就是今天他跟季若熙出來逛街心情些,要是換成他心情不好,也就一巴掌扇過去了,在他們幾人看來他的嘲諷,看上去像是在貶低他,實際上,什麼都不是。

錢?給他一些時間要多少沒有?地位,他不屑而已。

而凌羽為什麼會答應江哲佑的飯局,那是先前在家中的時候,季若熙做的一整套紅燒食物,他只是吃了一些而已,並不多,很多菜最終還是倒掉了。

接著又是和季若熙逛了那麼久,也是有些餓了。

聽到凌羽居然真的敢答應自己的飯局,江哲佑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陰暗,旋即被隱藏下去,笑呵呵道:「你不介意就好,那走吧。」

夏爾若心中疑惑著。難不成凌羽答應他的飯局是打算狠狠地宰江哲佑一頓?

旋即,江哲佑便是開著路虎,帶著三人來到了天星閣,途中凌羽給季若熙發了一條消息,讓她不用去八樓找他了。

二十多分鐘后,一輛路虎停在天星閣的前的停車場。

天星閣,一棟上流人士的專屬餐館。

十五層樓的裝修,以純白色的簡約色為主,既高雅又不失大氣,中西結合的建築特色,充滿著藝術氣息。

門外的停車場,停的車幾乎沒有一輛是低於三十萬的,而像瑪莎拉蒂、法拉利這種豪車都能夠看到好幾輛。

江哲佑帶著三人先是來到了天星閣二樓,一樓是前台和招待貴賓的地方,而從二樓起才是餐廳。

二樓不像天星樓外面以簡約色為主,而是以古典色為主,配合著婉轉的音樂,透露著高雅的氣息。

大廳內一眼望去,有著十幾張圓形轉桌,一半以上的桌子是有人的,這些人的衣著言談舉止,無一不是透露著上流人士的氣息。

江哲佑領著眾人到二樓一處靠窗邊的桌子便是坐了下來,打了個響指招來了服務員拿來了菜單。

「呵呵呵,各位隨便點,不要客氣。」

表面上話是這樣做,但實際上江哲佑的心中卻是暗暗說著,你們隨便點,多點一些倒是凌羽的臉就丟大一點!到時候到時候見到凌羽那張銀行卡里的錢是假的時候,夏爾若怕是會失望無比,到時候自己再站出來結賬,刷夏爾若的好感度,計劃得簡直完美。

張菱容拿起菜單一看驚了,旋即開口說道:「哲佑,這裡最便宜的一盤菜都要1999軟妹幣,我們真的要在這裡吃嗎?」

「沒事,一頓下來也就幾萬塊而已,我會缺這點錢?」江哲佑一擺手豪氣道。

張菱容看著江哲佑的眼神有些發亮,這是他男朋友啊但是一想到凌羽更有錢,瞬間她興奮的感情都降了下來。

旋即,她便點了幾道六千多左右的菜。

夏爾若和凌羽倒是隨便的點了幾道菜。

三人點完江哲佑便是拿過去看了一下,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除了三道幾千塊的菜之外,其它的菜全部都是照著最貴的點了,什麼五萬一盤的澳洲大龍蝦、四萬五一盤的南非大螃蟹。

這頓下來至少也要四十萬!

這特么的簡直殘忍!

旋即黑著臉的江哲佑看了一眼凌羽和夏爾若,凌羽依舊是一副淡然的模樣,而夏爾若則是透過玻璃窗看著窗外,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他再傻也只是那幾盤便宜的是張菱容點的,其他全部是凌羽兩人點的,這是故意要狠狠地宰他一頓啊!

然而,凌羽只是隨意點了幾盤沒那麼難吃的,而夏爾若則是心想著,想在他們面前裝有錢?那她不得幫凌羽狠狠的宰江哲佑一頓,剛才江哲佑說了那麼多諷刺凌羽的話,她現在還記著呢。 「行,行,你們兩個給我記著了!」江哲佑心中吶喊著。

這一頓,直接吃了他一個月的工資!再加上剛才買衣服被坑的一百多萬,加上去就是兩百萬了,想到這裡,江哲佑心中簡直在滴血,他已經有點瘋狂了,他做這麼多,為的就是在夏爾若面前裝土豪,然後讓他乖乖的上自己的床,要是花了這麼多錢還上不了夏爾若的話,江哲佑直接就是要用暴力了。

不管怎麼說,這夏爾若他上定了!這凌羽,他不僅要給他帶綠帽!之後還要找人錘他一頓!

「呵呵呵,兩位還真是客氣啊,不過沒關係,幾十萬而已,也不多。」江哲佑擠出一個笑容,顫抖著手將菜單遞給服務員。

然而,凌羽和夏爾若並不鳥他。

張菱容則是面帶微笑的吹捧道:「哲佑你真大方。」

江哲佑呵呵幾聲。

要是換成是平時的話,他可能會享受張菱容的吹捧,但是現在他心裡都已經在滴血了,哪裡聽得進她的吹捧,他在等吃完這頓飯,然後就是輪到自己表演了。

但是,現在他一想到被凌羽和夏爾若坑了接近兩百萬,兩人還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這就讓他很來氣,臉色還是逐漸黑了下來,但還是強擠著十分難看的微笑說道:

「我先上個洗手間。」

他感覺自己不去洗手間洗把臉冷靜一下的話,怕是忍不住要直接動手錘死凌羽,再將夏爾若拖到房間裡面去了。

江哲佑一路來到洗手間,狠狠的捧了一手水拍在臉上,狠狠一道:「該死的傢伙!給我等著。」

旋即,拿紙擦了擦臉,便是一個轉身,準備離開洗手間回去餐桌的時候,有人不小心撞到了他,令江哲佑踉蹌了兩步。

江哲佑便是憤怒的看向撞到自己的那個人。

那是一個染著黃髮的青年,嘴裡吹著口哨自顧自的朝著外面走去,一句道歉都沒有。

這就讓江哲佑很火了,本來就氣在頭上的他,會這麼輕易就讓這青年走?不存在的!

「你他娘的沒長眼睛?撞到了連句道歉都沒有?」

黃毛青年轉頭過頭,往江哲佑的腳下吐了一口痰,不屑道:「你算什麼東西,老子要跟你道歉?老子撞了你是你的福氣。」

說完,黃毛青年切了一聲,轉身就想走了。

「媽的!這麼囂張,撞了我,你以為你能就這樣離開?」江哲佑不再保持著先前一副溫和的樣子,忍不住直接爆粗口了。「今天一個個的,居然都敢蔑視我江哲佑,先是一個窮小子,又是一個殺馬特,看來我不出手,還真以為我是好欺負的!」

「喲,說話還挺狂的!你知道我老大是誰嗎?還敢威脅我?」黃毛青年見江哲佑衣一副即將暴走的樣子,沒有一絲的害怕,反而嘲諷了幾句:「我告訴你,沖你威脅我這句話,你最好還是低頭道歉的好,不然我分分鐘讓你躺著出去,信不信?」

「對了,我勸你不要動手,我老大可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我曹尼瑪!」江哲佑直接受不了了。

今天他實在是憋屈,被凌羽和夏爾若坑了兩百萬是一回事,在男裝店裡買衣服的時候,被凌羽壓了一頭,就更憋屈了,沒想到現在居然連一個混混都敢招惹自己了,真當他是泥捏的。

旋即,江哲佑一聲怒吼,雙手掐住黃毛青年的脖子,往牆上一下又一下的撞了過去。

「砰!砰!彭!」

黃毛青年沒想打居然有人真的敢對他出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江哲佑掐著脖子撞了好幾次牆了,漲紅著脖子的他,想要掙脫江哲佑卻是發現掙脫不了,同時頭很暈,手上也有點用不上力氣。

「你他媽……老子可是天忠的人!你居然真的敢……」

黃毛的話,江哲佑一句都沒有聽見,此時的他已經怒火上頭,所有的怨氣全部都出在黃毛上。

「啊!啊!」

黃毛的慘叫聲傳了出去。

而外邊。

兩人這一剛打起來,瞬間就吸引了整個大廳的人,因為黃毛頭撞牆的聲音很大,很快就有人發現洗手間的情況,即刻便是叫來了保安。

但當保安到的時候,江哲佑出氣也是出的差不多了,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爽快無比,旋即鬆手,洗了洗手,擦了紙巾扔在頭上流著血的黃毛的身上。

「廢物!」

整個過程不到半分鐘,江哲佑便是心情大好的離開了。

剛才迎面便是走來兩個保安,他哼了一聲道:「你們這些保安也不知道是怎麼看門的,居然讓這種混混進來這裡,簡直廢物。」

兩個保安一看地上捂著流血的頭哀嚎的黃毛青年,又看向這個身穿正裝的男子,一個混混,一個上流人士,怎麼做他們很清楚,走到黃毛身邊,將他拉了出去。

黃毛路過江哲佑身邊的時候,有點虛弱的威脅道:「你有種給我等著,不要跑,跑了你就是孫子,我讓我老大來收拾你!」

「你隨便叫,我會慫?垃圾。」江哲佑心情很好,罵了一聲,便是轉身朝著餐桌走去。

江哲佑和黃毛的同時出現,引起了餐廳內眾人的小聲議論。

「這人是誰啊?」

「我認識,江家的江哲佑,江月集團的總經理。」

「這種餐廳怎麼會有混混進來?」

「也不知道兩人起了什麼衝突。」

江哲佑剛到靠窗邊的桌子坐下來的時候。

張菱容就擔心的問了一句:「哲佑,怎麼了,遇到什麼事情了?」

「沒事,遇到一個不長眼的混混,教了一下他做人的道理。」江哲佑恢復先前溫和模樣,笑呵呵的說道。

彷彿這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樣。

「沒事就好。」張菱容點了點頭道。

夏爾若就感覺有些厭惡了,怎麼看是江哲佑將那人打得頭破血流的,這叫教人做人的道理?

而凌羽從一開始,江哲佑在廁所起衝突的時候就知道了,更是知道剛才黃毛青年所說過的話,天忠的人。

這兩個字,讓凌羽想了起來一些事情。 天雲市內有四大家,下有十大家,靠海則有四大勢力,北關勢力、四道勢力、天忠勢力、斗玄勢力,雖然在靠海一帶的地盤沒有四大家的廣遼,但是那裡圈錢的速度比起市內,快的不是一點兩點,因此在地位上四大勢力的地位,就相當於四大家。

而剛才那個黃毛青年所說的天忠的人,應該就是天忠勢力了。

不過這群地盤在靠海的傢伙為什麼會出現在市內,他多少也是猜到了一些,很簡單的一個,那就是不滿足現狀了,想要擴大地盤、資源、人脈,不過這些並不關他的事就是了,凌羽也不再多想。

這件事也只是引起一點小騷動而已,很快餐廳內的眾人沒有再關注這件事了。

隨著時間推移。

也是輪到了,凌羽這一桌上菜,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餐桌。

也不愧是好幾萬一盤的菜,看上去就像是一藝術一般。

江哲佑還想客套一下說什麼,大家不要客氣之類的話,凌羽和夏爾若已經動了筷子。

那是一點都沒有給江哲佑面子,江哲佑剛才已經狠狠的出過氣一頓了,現在見到這一幕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想讓凌羽他們吃再快一點,待會就可以早點付賬,讓他好好的表演一番。

於是江哲佑也是動了筷子,見到江哲佑動手,張菱容也才跟上。

吃飯的三人中,只有夏爾若吃的樂此不彼,比如在吃一條價值三萬塊的魚時,她先是試了一下味道,覺得不錯,然後就將夾了超大一塊魚肉放在凌羽的碗中。

「試一下,還挺好吃的。」

兩人這幅親昵的樣子,看上去比真情侶還真,夏爾若倒是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凌羽也沒有拒絕,消滅著碗中的食物。

看得江哲佑那是心驚肉跳,一條魚就那麼大,夏爾若就夾那麼大一塊,怕是兩三千塊直接就是沒有了。

簡直殘忍,但是他又不能說什麼,不然會顯得自己小氣。

然而剛才夏爾若夾魚肉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江哲佑的臉上一動,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於是夏爾若便是繼續這樣玩,試一下味道,覺得不錯,然後就夾很多放凌羽碗里,沒幾個來回,凌羽的碗就被裝滿了食物。

凌羽看著自己的碗里滿滿的食物,也是有點無奈了說道:「你也吃。」

「好。」夏爾若開心道,然後撥了一個澳洲大龍蝦,遞到了凌羽嘴邊:「啊。」

凌羽很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夏爾若美眸一動吐了吐舌頭,有點調皮道:「好啦,我自己吃。」

然後將澳洲大龍蝦放在凌羽碗里。

江哲佑總是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心痛的想著,那一碗肉怕是要一兩萬塊了吧,媽的,又加了一隻大龍蝦……

就在四人吃到了一半的時候,樓梯傳來了塔塔踏的腳步聲音,極其大聲。

餐廳內眾人的談話聲,音樂的聲音,完全被壓下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