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狸,你睡著沒有?要是沒有睡著的話,起來咱們吃點夜宵吧?我記得你是最喜歡晚上睡覺前吃夜宵的,我給你準備的是你當初很喜歡吃的泡麵。」

這是姜慕芝的聲音。

就算是打死蘇沐都不會聽錯的,這麼說蘇沐是沒有進錯房間,那要是沒有進錯的話,這時候躺在『床』上的這位是誰?蘇沐『激』靈著不知所措起來,要不要這樣玩我啊。還能不能快樂的玩耍,你們每次都是這樣,還讓人不讓活命了?那次在章靈筠的家中,蘇沐就是這樣稀里糊塗的將黃婕給上了,事後蘇沐就很為後悔。

而現在冒出來的又是這樣一個場景。

拜託,你們這是要玩死我嗎?

有著前車之鑒,怎麼還能夠發生這種事情。關鍵是外面喊叫著的是姜慕芝,裡面躺著的這位又是誰那?要是說被姜慕芝推『門』進來,發現自己在這裡,卻是做出來那種事情的話,自己的清白怎麼辦?這可真的是會在姜慕芝面前丟人的。想到這裡,蘇沐發現被窩中的『女』人有種快要清醒過來的跡象,趕緊拎起東西唰的就撤到窗邊,躲進了窗帘中。

幸好『床』上的『女』人是沒有醒過來。

姜慕芝在外面好像對這種事情也是習以為常,也就沒有再堅持,「知道你困了,你要是這麼困的話,那就趕緊睡吧,有什麼事情咱們等到睡醒后再說。真是夠懶的,洗完澡就這樣睡覺。不夠說起來,我也是有點困,剛洗完澡那我也去睡覺吧。」

咣當。

當外面傳來房『門』關上的聲音后,蘇沐輕手輕腳的就從窗帘後面走出來,然後沒有任何遲疑,果斷走向外面。他是不會再想要在這裡做停留一會的,多待一會那都是危險的很。真的要是被當作『色』狼抓起來的話,丟人現眼的可是蘇沐。

直到站在客廳中蘇沐懸著的心才悄然放下來,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后,他坐到沙發上,將狀態調整過來后,隨手就拿起手機,邊發著簡訊邊開始將東西在客廳中擺放好。

對這裡的布置蘇沐是知道的,因為之前姜慕芝是曾經給他發過圖片的。

叮咚。

姜慕芝的手機收到一條簡訊。

「美『女』,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喝一杯那?」

「少俠,你這是準備當采『花』大盜嗎?」

「采『花』大盜?美『女』,我可是翩翩公子,怎麼可能是采『花』大盜,真的是想要邀請你出來吃點蛋糕喝點紅酒,你想不想那?」

「很想很想啊,你能過來嗎?」

「這個世界上面有時候就是要相信奇迹的,你心裡想著我出現,我就會出現的。」

「真的假的?你不會想要讓我瞧向窗外吧?我告訴你我的窗外雖然說景『色』不錯,但想要看到你的話,除非是裝著望遠鏡。」

「我什麼時候說你要瞧向窗外,你可以瞧向客廳啊。」

那邊傳來短暫的沉默,隨即房『門』被猛然拉開,藉助著卧室中溫和的『床』頭櫃燈照『射』出來的光芒,蘇沐清晰的看到姜慕芝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難以抑制的『激』動和震驚。

真的。

這事竟然是真的。

蘇沐不但在深夜出現在眼前,而且還是以這種最為意外的姿態,他準備著的蛋糕紅酒玫瑰『花』,像是最為鋒利的武器,頃刻間就將姜慕芝的心防徹底撕破。

姜慕芝眼眶中布滿晶瑩剔透的淚水。

喜極而泣。

說到底姜慕芝始終也只是一個小『女』子,她也喜歡那種意外的驚喜,喜歡心愛的男人能夠時不時的帶給她別樣的衝擊和感動。她不想要的是那種平淡如水的生活,要是說青『春』年代的時候不『激』動,難道說非要等到七老八十的時候再想要所謂的『浪』漫嗎?每個年齡段該做什麼事情那就去做,不要去想其餘的。

所以說姜慕芝今晚恰好想到蘇沐。

所以說蘇沐如此奇迹般的出現在眼前。

紅酒。

玫瑰。

蛋糕。

就這三樣東西便足以將一切都給秒殺掉,姜慕芝是沒有能夠掩藏住心中的狂喜,她盯著蘇沐一步步的走過來,終於猛然撲進蘇沐的懷中,眼淚一顆顆的滑落,卻是沒有哭出聲來。

高興的眼淚是不需要哭音的。

房內安靜。

房外喧嘩。, 第五百九十五章:神聖同盟會(一)雪影覺得自己很滿足,無論是從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她都清楚的感覺到了。

她有一個智慧近乎妖的女兒,有一個疼愛自己,可以作為終身依靠的男人,還有她現在指揮著數百萬大軍,這令無數的鬚眉男兒都這葯,事業、家庭,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特別是這個男人在那方面的能力,簡直就是一頭牛,強壯的令人感到害怕。

但是卻又是那麼令她沉迷,強大的女人只有強壯的男人才能去征服。

女人骨子裡有服從強者的天性,越是強大的女人越是能體現這種性質。

雪影不想睡覺,事實上她現在的狀態是最好的,突破后,渾身充滿了力量,而且她也知道,天亮之後,男人就會離開,等自己要再見到他可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所以她得把握好跟蕭寒相處的每一秒鐘,哪怕是不說話,緊緊的依偎在一起都行。

「我陪你我看日出吧?」蕭寒忽然心思一動,小聲對雪影道。

「嗯。」雪影點了點頭。

「走」兩人各自穿上一套便裝,然後悄悄的出了寢帳,朝營地東面的一座山頂飛了過去。

他們的速度很快,沒有讓營地中的任何人發現。

山頂之上,蕭寒隨手抹平了一塊巨石,然後將雪影從自己懷裡放了下來,兩個人並列站在山頂的最高峰,微風徐送,吹起他們的一角,發出輕微的獵獵聲響,長發飄飄,恍若神仙眷侶。

一輪火紅的太陽從地平線上躍出,光芒萬丈,將天地都染成了一片金黃,遠去的山巒跌宕起伏,青山綠水,怪石嶙峋,瑰麗無比。

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吸進一口冷冽的帶著枯草芳香的空氣,整個人彷彿都處在一種空靈的狀態。

靜靜的,誰也沒有開口說話,生怕將這美妙的意境給打破了。

「爺,你的理想是什麼?」當太陽最終離開地平線的時候,雪影將瑧首輕輕的枕在蕭寒的肩窩上,輕聲問了一句。

「理想?」蕭寒一愣,這個詞兒有多久沒有在自己的腦海里出現過了,他現在的理想又是什麼呢?努力修鍊,帶著一大家子回歸地球?還是其他?

「我的理想就是好好活著。」蕭寒忽然想起這句話,樸素卻蘊含哲理,也許這就是每一個人內心最樸素的願望,他涵蓋了一切。

「好好活著。」雪影喃喃自語一聲,她原以為男人會說上一大串,最起碼也不至於太低,但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句話,太土了,卻似乎意味深長。

「回去吧,她們發現我們不見了,該著急了。」雪影道。

「好,以後有機會再陪你看日出,一直陪你看到老。」 夫人她又黑化了 蕭寒有些動情的道。

兩人悄悄的返回營帳,梳洗整裝之後,月影小魔女便第一個出現在寢帳之外了。

該交代的都已經交代了,蕭寒不顧月影的強烈反對,將她一起帶回。

再一次出發,隊伍是以護送月影迴風城的名義,蕭寒等人都換上內衛的服飾,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大營,踏上了返迴風城的道路。

月影有些不高興,她本想著這一次出來建功立業的,誰知道蕭寒一紙命令就將她調迴風城,如果這是雪影的意思,還可以跟雪影軟磨硬泡,求的一絲留下的機會,但是命令是蕭寒下的,即便是雪影也難改變這個決定,所以她只能悶悶不樂的上路了。

今歲當開墨色花 風城,當蕭寒再一次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心情陡然的不一樣了,這裡已經成為他的家,承載的也是他這三年來在蒼茫大陸上擁有的一切。

「好大的一座城池」端坐在飛行魔獸身上,俯瞰下面的城池,就連見過大世面的白眉也不禁有些動容,驚嘆的說道。

「三年時間,從無到有,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歐陽倩也不禁一陣愕然。

「雖然面積不如魔獸之城,但這樣一座大城在人類世界中恐怕是不多見的吧?」玄寂也驚訝不已。

君橙舞好奇不已,與東海龍島的那些城鎮相比,這座城市簡直就是一個龐然大物,以想起那些人的鳴鳴自得的樣子,他們才是井底之蛙呢,這樣一座大城需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建成?

恐怕就是窮戰堂的財力也未必能夠做到。

而這樣一座城市的主人居然是蕭寒,她的男人,下一刻她感到一陣無比的幸福和滿足。

一條大河橫穿整個城市,在城市的中央交叉,將偌大的城市分成四塊。

人造的山水勝景,幾乎在城市的每一處都可以看到,從城市的規模上看,風城又一次擴建了。

而原來的他動手建造的風城已經成為城市的中心了,在哪裡集中了所有的城市權力部門,還有城主府。

風城設立了禁飛區,天空上是有飛行魔獸軍團升空執勤的,沒有飛行令是不得在風城上空飛行的。

蕭寒一行也不想太過張揚,何況他並不像鬧的滿城都知道他回來了,還是悄悄的進城比較好。

風城周圍已經建立起不少衛星城鎮了,這樣的城鎮也是極為熱鬧繁華的,主要都是在交通要處,據月影介紹,這裡的城鎮的命名幾乎都是以她們的名字命名的。

蕭寒聽到這個命名的規則,暗道荒唐,這豈不是人人都知道他有多少個女人了?

但是這股風氣已經形成,他想改已經不可能了。

月影小鎮,風城東南一百公里,這裡原來是一片荒山,自從這裡發現了銀礦之後,風城決定對這裡進行開發,引風馬湖水支流到這裡,建立了礦場,招募曠工,在探明儲量巨大之後,這裡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銀礦冶鍊工廠,擁有工人數千,連同家屬加起來三四萬人,這裡就形成了一個小城鎮。

當初分配命名權的時候,月影抽籤抽到這個小鎮,於是這個新建的小鎮就成了月影小鎮。

小鎮命名后,月影幾乎把這裡當成是她的領地,這裡的鎮上的官員幾乎都是她一手任命並提拔的,其實以諸女命名的小鎮幾乎都一樣。

所以月影自然是想讓蕭寒看一看自己治理下的小鎮,就將蕭寒等人帶到月影小鎮了。

其實在哪兒降落對蕭寒來說無所謂,不過月影的堅持,他也只有順從一下了,照顧這小丫頭的情緒,何況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除了礦場和冶鍊工廠,小鎮的規劃設計居然是月影親自完成的,在這裡生活的基本上都是紫金過來的難民,還有一些從各國招募過來的工匠和家屬。

小鎮環境優美,幾乎看不出當初這裡曾經是一片光禿禿的荒山,月影還大搞植樹造林,將周圍的荒山都披上了綠衣,雖然已經是深秋了,但種的都是常綠樹木,一眼看上去還是綠意盎然,充滿了生機。

月影一路走來,唧唧喳喳不停的向蕭寒講解小鎮上的一切,哪裡是她心血的結晶,就像是一隻快樂的百靈鳥。

蕭寒自然是一路仔細聆聽,發現月影這個小妮子在城市規劃還有城市發展方面有著天生的才能,這妮子要是放到市政廳鍛煉幾年,做一任執政官應該沒有問題。

如果月影能夠擔任執政官,那辰雨就可以從繁雜的政務中脫身出來,專心幫他經營情報機構了。

可是真要將月影放到那個位置上,他還有些不放心,這妮子還不過沉穩,有些孩子氣,作為一城父母官,才能必不可少,必要的城府還是需要的。

看的出來,月影對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月影小鎮還是用了一番心思的,特別是對於冶鍊銀礦的污水處理,她用先沉降之後再排放的手段,雖然排除的水當中還是會有重金屬污染,但相比而言,直接排污對環境的影響就更糟糕了。

不過大陸上對冶鍊金屬的廢料和廢水的排放自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程序,頗為注重節能減排,所以污染度並不高,基本上都在活水可凈化的能力範圍之內。

月影還專門在小鎮上給自己修建了一間園子,閑暇的時候也過來住一下,散散心。

當然,這都是她自掏腰包的,府里的用度還有她個人的職務收入都是固定的,不會多給,也不會少給,只要不亂花,那基本上富餘了。

何況月影公主的身份,來錢的路子並不少。

蕭寒鼓勵自己的女人從軍、從政,還有經商,她們靠雙手賺到的錢,別人也沒辦法嫉妒,何況這些女人都有自己的事業,內鬥爭寵的事情自然就少了很多。

蕭寒只發放基本的生活費,其她的一切自理,這倒是他駕馭後宮的一個比任何人都特殊的方法。

而且這些女人們賺到的錢還能用在他身上,這種方法別人是學不來的。

蕭寒自己有多少身價他自己都不清楚,財政大權都掌握在後宮管理委員會中,而他的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私房錢,幹什麼自己也從來不過問,有錢沒錢全靠個人的本事。

靠著這樣的管理方式,他的後院居然一直風平浪靜,沒有發生一次起火事件。

婚過無愛 「這小鎮,你投的錢不少吧?」蕭寒微微一笑,有些寵溺的撫摸這月影那一頭金色的秀髮問道。

「嗯,前前後後有一千萬金幣了吧。」月影如同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一千萬」蕭寒身後不少人都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涼氣,一千萬金幣,那可不是小數字了,能夠供養一支十萬人的軍隊一年的吃喝了。

「呵呵,你就不怕收不回來?」蕭寒笑問一聲。

「不怕,我在這裡的銀礦冶鍊工廠和礦場都投了錢,各佔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現在冶鍊廠已經出銀了,每天的收益在兩萬銀幣,我差不多一天可以獲利六百金幣,兩年就可以收回投資。」月影扳著手指頭算道,「至於其他的部分,我一口氣買了五千畝地,其中兩千畝荒地可以開荒種糧食,種蔬菜,還有三千畝我打算建一所學校、一所醫院還有居民區,然後就是購買荒山,種果樹,開辦酒廠……」

蕭寒聽了之後,有些驚訝,這個小妮子腦袋裡居然還有如此的超前的發展意識,如果按照她的設想走下去,就算這裡的銀礦被開採殆盡,這裡繁榮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很有可能成為一個不小的農林小鎮,糧倉。

因地制宜,走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蕭寒沒想到自己的這句話對碧落諸女的影響是這麼深,這麼遠,如果她們都是這樣做的話,風城必將成為西部的一個神話。

在月影的園子稍作休息之後,眾人上了鎮上驛站給他們配備的風馬,沿著修建的大路朝風城疾馳而去。

從空中俯瞰風城,也許你會覺得它只是一個佔地面積很大的城池,即使它的宏偉也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可當你站在高大百尺的城牆之下,你才明白它是一座雄偉的城市。

而且還是嶄新的城市

「這就是號稱西部明珠的風城?」白眉喟然一嘆,坐在馬背上神情帶著一絲不可思議道。

「沒想到她們還是把城牆建成了百尺高」蕭寒微微搖了搖頭,其實城牆高低他並沒有特殊的要求,適合就行,一座城池,重要的是和諧,城牆建的很高,很大氣,裡面的建築又矮又破,那也只是驢糞蛋,表面光而已。

「未來大陸十大名城中,必有風城一席之地」白眉斷言道。

「人類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種族,他們總能創造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來。」玄寂驚羨的長嘆一聲。

「風,自由的力量,我喜歡這座城市」風行眼睛一亮說道。

進入城門,筆直寬敞的中央大道驟然延伸至城市的最中央,那座遠遠的看上去就覺得金碧輝煌的城主府,高高的紅牆之內,不知道傳出多少令百姓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風城城主府,就是這座城市的心臟,也是這座如今擁有五百萬常住人口,流動人口近千萬城市的主人的家。

等這座城市全部建成,可容納兩千萬人在這裡起居、工作和生活,可以說是真正的西部第一城

是的,這是蕭寒的家,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

我回來了蕭寒真想大喊一聲,眼睛微微有些濕潤,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速起來。

大道上人來人往,雖然他們的衣著並不是很華麗,行色匆匆,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種叫幸福的東西,沒有多少人是閑著的,他們都在勤懇的做事,為自己的將來,也為這座城市的建設添磚加瓦。

這座城市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工地,很多地方都還沒有完工,到處都可以看到工人們忙碌的聲音,甚至老人和婦孺都自發的上了工地,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

這就是為什麼這座城市能夠以如此快的速度建起來的原因,靠的就是千千萬萬百姓的雙手,沒有他們,再多的錢也堆不不起這樣一座宏偉的城市。

南北東西兩條中央大道是這個城市最寬的街道,當初設計的時候,最初打算是三十米,後來第一次擴建的時候,擴展至六十米,到現在預留的擴建的地已經用到極限的時候,這條大道被正式確定了下來,寬度為一百零八米。

可以說蒼茫大陸上在沒有比這條街道更寬更長的了,這條街道修了差不多兩年,直到近期才基本完工,不過還有很多輔助的設施沒有完成,比如說路燈以及花壇、雕塑、噴水池等等。

這兩條路可以說是用金幣鋪成的,耗費金幣接近八十億,這還是有大量廉價勞動力的情況下,原料究竟採辦的情況下,如果在平時,這兩條路沒有一百五十億是修不起來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