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是那些修行者,當面不把仙人當回事,背地裡也醞釀著更大的陰謀。

他們之中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智謀無雙,在他的謀劃下,仙人們真正的噩夢開始了。

四大仙人家族不斷的有人失蹤,不斷的有人被殺。

昊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帶領著四大家所有力量,和修行者之間進行了一場長達百年的戰爭。

百年來,無數人戰死,又有無數人補上,直到最後一個會修鍊的仙人倒下,這場戰爭才算結束。

昊,再一次想要爆內丹的願望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攔住了,周圍環境一變,曾經的戰場就被那雙手隔絕到了仙界之外的空間里。

而昊,也被困在了這裡,不知道多少年月了。

「那您現在還活著是嗎?」周天聽完,已經淚流滿面。

「不!我已經死了!」昊淡淡的笑著,「你現在看到的,才是我完整的意念!」 北君說完飛升池出現了異樣后,東君他們三人才猛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難道說飛升池異樣,和他們有關係?」南君趕緊問道。

「難說,這種情形從來沒有遇到過,而這些仙人出現的時機正是飛升池出現異樣之後!」北君繼續說道,「難道還不能讓所有人警醒嗎?」

「也就是說,他們有可能不是仙人!」東君顯得倒是很淡定。

「你們也知道,能修鍊的仙人在那以後不就都……」北君往仙府看了一眼,另外幾個秒懂,都紛紛點頭。

「所以,他們才會讓人非常懷疑!」東君依舊那副樣子說道,彷彿事前早就知道這一切似的。

「那你有沒有派人去飛升池調查一下啊?」南君問道。

「北冥已經回來了,這次不是輪到你們南修門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北君直接道。

四個修門裡,南修門的南君是四人當眾最沒有心眼的一個人,但是人家有一個厲害的商會管事,還跟東君沾親帶故,才列在四大修門的第二位的。

但從心裡說,北君和西君都有些看不上他。

「哦,對對!已經派南勇去了!」南君說道,「還有商隊!」

北君對此不屑一顧,現在還要什麼商隊,人家周仙廖仙他們在遺棄之地發展的那麼好,你們去了還想和從前一樣?

雖然他是這麼想的,但是對於仙府發出的指令加上他之前的懷疑,兩者相加讓他什麼都沒有說。

「廖仙他們來了之後就動手嗎?」又是南君,東君看了他一眼,真想把他腦袋掰開來看看怎麼長的,仙府說的很清楚,到了之後等待信號就立刻動手,怎麼還問?

「等仙府信號再動手!」這次回答他的是西君,他實在是有些看不過去了。

南君看似東君的親戚,貴為南君,可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怎麼就這麼笨呢?

「那……」南君好像要說什麼,猛然就聽到周圍有些動靜,幾人趕緊抬起頭看過去。

仙府周圍,出現了很多人,各個都是滿身戾氣和血腥味兒,其中一個人一身玄色衣服,臉上帶著一個面具,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一揮手,所有人都隱藏了起來。

「落仙樓!」南君倒吸了一口涼氣,「仙府竟然……」

「慎言!」東君斜睨了他一眼,南君趕緊閉上了嘴巴。

四個人不再說什麼,站起身靜靜的看著西修門過來的方向。

既然仙府準備的人都來了,就說明廖亦剛他們也快到了。

廖亦剛他們已經能夠看到仙府了,要不了多久就能趕到地方了。

忽然,黑五拉了廖亦剛一下,眼睛往兩邊看了下,廖亦剛立刻停下了腳步,「前面就是了,休息一下吧!」

「哎呀,廖仙!這馬上就到了,到了我們再休息,你看好不好啊?」隨從心裡有點著急,只想著趕緊把人帶到他好好休息休息,做的好了,還會有獎勵。

「不急!我們趕了一路,身上也不潔凈,怎麼好意思就這個樣子面見四位大人呢?我們就休息一下,洗下換個衣服就好!」廖亦剛說道,隨從想想也對,就不再說什麼了,走到旁邊靠著一棵大樹坐了下來。

黑五和六子一使眼色就進了林子,廖亦剛在隨從旁邊坐了下來。

「四位大人可真是太客氣了,有什麼吩咐一聲不就好了嘛!還非要當面說,我這心裡都有些過意不去了!」廖亦剛故意說道。

那個隨從聽了一笑,「那是四位大人看中廖仙,有什麼話還是當面說顯得重視不是?」

廖亦剛一笑,耳朵已經聽到一聲刀劍入體的「噗嗤」聲了,知道黑五剛才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到裡面和白衣小樹匯合,和對方直接開幹了。

果然他們讓自己來沒安好心!

又坐了一會兒,隨從覺得黑五和六子離開的時間有點長了,就回頭看了看,「這小五老闆進去的時間有點久啊!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吧?」

「不會,那小子機靈著呢!就是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靈獸,回來烤完吃過上路!」

隨從立刻就笑了,那烤肉的滋味簡直是太美妙了,連連點頭道:「還是廖仙想的周到!」

幾乎在廖亦剛他們剛剛說停下休息一會兒的時候,宋白衣和陶小樹就遭遇到了落仙樓的人。

他們似乎也是往仙府方向趕的,兩個隊伍都有二十多人,猛然對上都愣了,落仙樓以為也是他們的人,就沒有率先出手。

宋白衣和陶小樹他們心裡想的卻是,這些人一看就是殺手,各個身上殺氣十足,又是往仙府方向去的,說不定就是給他們設好的埋伏。

那還客氣什麼?

幾乎在一瞬間,落仙樓這些落後趕往仙府的殺手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遭到了對方猛烈的攻擊。

宋白衣和陶小樹兩人帶的幾乎都是精銳,又有黑雨在,幾乎出手都是相互配合,就跟在下界打仗似的,把落仙樓殺手殺了一個措手不及。

隨後,殺手後方又來了兩個強有力的援軍,黑五和六子。

他們二十幾個人幾乎是一面倒的被屠殺,最後一個殺手倒下的時候,宋白衣這邊除了一個人受了點輕傷之外,各個完好無損。

「看來,四大修門果然沒安好心!」宋白衣說道。

「管他安什麼心,殺就完了!」陶小樹說道,心裡卻興奮的不行了。

和周天一起提升修為後,發現自己的攻擊力比以前可強上太多了,就算對方再來十個人也不是對手。

「別高興的太早,說不定這些只是最底層的。」宋白衣說道。

黑五看了看被同伴拖進樹林的殺手屍體,很少的嚴肅了表情,「這已經是我們遇到的第二批了,不知道他們在仙府安排了多少等著我們呢!」

「按計劃行事!」宋白衣道。

「周天呢?」陶小樹問道。

「現在我們只能希望他自己能夠應付了!」宋白衣嘆了口氣說道,他心裡也有些擔憂,但是周天進了選拔之地,外面的他們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那我們回去了!」黑五道,和六子兩個轉頭往外面而去。

外面,隨從已經有些等的不耐煩了,但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沒話找話,「小五老闆去的時間有點長了啊!」

廖亦剛依舊是一笑,「回來了。」

話音一落,黑五和六子回來了,手裡還拎著兩隻靈獸。

「今天有口福了,沒想到我們也能抓到藍羽鳳!」黑五笑呵呵的跟六子邊走邊說道,然後抬起頭看向廖亦剛又看向那個隨從,「藍羽鳳!」他一揚手。

隨從心裡頓時驚喜萬分,之前抓的那幾隻藍羽鳳,可都進了幾位大人肚子了,他們只有問著味道的份兒,沒想到現在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其他人連聞味道的份兒都沒有,臉上簡直都笑出花來了。

「小五老闆的手藝啊,嘗過之後再吃別的簡直是難以下咽!」隨從笑著說道。

黑五嘿嘿一笑,「我們現在就收拾了!全都收拾了!」他看向廖亦剛,廖亦剛微微點點頭,「馬上就好!」

黑五說的很明白,裡面的事情都解決了,遇到幾個殺手都被收拾了。

很快,火堆燃起,藍羽鳳被串在樹枝上烤的滋滋作響,香味兒更是讓那個隨從直咽口水。

樹林里,宋白衣他們也在休息,黑雨往前面打探去了,等到大家都吃了東西,他才回來。

「前面似乎有很多人,越靠近仙府人越多,都躲在暗處,應該都是和之前那些人是一夥的!」黑雨低聲跟宋白衣和陶小樹說道。

「落仙樓到底有多少殺手啊!」宋白衣有些擔憂的呢喃了一句,看向仙府方向。

他們這次前去,本就抱著赴危機重重鴻門宴的架勢,沒想到不僅是鴻門宴,還是那種有可能有去無回的鴻門宴。

「我去找廖大哥!」宋白衣想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你不怕被人發現?」陶小樹趕緊攔住他。

「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情況有變,一定要和廖大哥商量一下對策,這樣過去跟直接送死有什麼區別?」宋白衣說道。

陶小樹一聽一愣,然後縮回自己的腳,「我跟你一起去!」

他們帶著黑雨他們往樹林外面走去,廖亦剛幾人剛剛吃完,正打算往前繼續趕路,就聽到裡面傳來了說話聲。

「等下!」

「什麼人?」隨從臉色一變,出聲喝問道,黑五不動聲色的走到了他的身後。

宋白衣和陶小樹帶著人走了出來,「廖大哥,前面落仙樓已經設下埋伏了!」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宋白衣直接說道。

「他們把我們叫過去,可能就要圍殺我們!」陶小樹說道。

那個隨從一看這些人,又聽了這些話,都傻了,剛想轉身就跑,不料,一轉頭就看到了黑五那張笑嘻嘻的娃娃臉。

「您這是心虛了?」黑五問道,「剛吃完我的烤肉,就想翻臉不認人啊!」

「哪有!怎麼會呢!」隨從汗都下來了,連連往後退去,心裡發苦,你們這些大人要幹什麼就干唄,幹嘛非要拉上我啊!

「怎麼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啊!」黑五繼續笑著說道,「那可怎麼辦啊!」

「我真的,沒騙你!廖仙!廖仙!您幫著說說話啊!你們在西修門,好多事情可都是我幫你們辦妥的!」隨從見黑五這樣,不知道怎麼心裡就特別害怕,趕緊轉頭去求廖亦剛。

「你不知道?」陶小樹眼睛一瞪問道。

「哎呦!我真不知道!我就是個跑腿的!」

「騙鬼哪!」陶小樹又接著說道,「你看我們誰像鬼!」

「我不是,我真沒有,哎呦!真是急死我了!」隨從捶胸頓足一頓叫屈,「我是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的話,就讓我,就讓我……」他想了一會兒措辭,「就讓我以後再也吃不上烤肉,你們說行不行?」

我的寵物是BOSS 「噗……」多少人都笑噴了,還能拿這個賭咒發誓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那你老實回答我們的問題,說不定就相信你了!」黑五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小五老闆!你問,你儘管問!我保證說實話,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隨從一聽,立刻來了精神,就算是問他祖宗十八代穿什麼顏色內褲,他都能跟你說出來個彩虹來。

「好,那我來問啦!」黑五說道,隨從眼巴巴的看著他,黑五一笑,「落仙樓樓主是誰?」

「落仙樓樓主是……哎呀!這個我哪兒知道啊!您換個我知道的問行不行啊!這滿仙界的,有誰知道落仙樓主是誰啊!」隨從剛開始還興奮,可以聽這個問題,立刻就哀嚎了起來。 選拔之地,廢墟最深處。

昊依舊跟周天說著話。

「我沒想到,我真的能見到你,也算你我師徒緣分深厚!」昊滿意的看著周天說道。

周天聽完昊在仙界做的事情后,心裡忽然一動。

「您說您幫助仙人成立了四大家,不知道這四大家……」

「哦,說來也是他們自己聰慧,從我這裡學會了一些本事後,也是他們自己自發的就逐漸成型的!他們是劉、陶、宋、楊四大仙人家族!劉家擅長木件法器,陶家擅長各種石料和建築,宋家擅長設計和機關,楊家則是最特殊的一個,擅長驅使靈獸和種植靈草!後來四大修門的城池,就是集他們四家所長建起來的,後來被修行者奪走了……」

昊說了很久,周天都聽傻了,這難道是他現在所在的四大家的祖先嗎?

對了對了,當初孟婆兩口子還說過他是不是劉家的,還說有個佛爺的!

懵!

一臉懵!

周天感覺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天下竟然真的會有這樣的巧合嗎?

「怎麼?你覺得我所說的不實嗎?也難怪,現在仙界里,估計早就沒有他們的身影了,也不會再遇到像他們那樣巧奪天工的東西出現了!」昊有些感慨的說道,「最後,四大家族死的死,傷的傷,被抓的被抓,恐怕也沒有多少人記得他們了!」

周天猛然回神,「師傅!被抓,是不是說還有人活著?」

昊,笑了,點點頭后又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仙界千年歲月一晃而過,我在這裡已經只是意念,根本出不去,這個問題真的回答不了你!」

周天的腦子飛速的轉了起來,他慢慢的跟昊講起了自己的來歷,也告訴了他見到了聞,也知道自己是昊的徒弟,現在他也來了仙界了。

果然,昊聽了有些激動,「沒想到,沒想到!」

兩人對著唏噓了好一會兒,周天又問道:「那您知道仙府嗎?還有落仙樓?」

昊愣了一下,「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看來,仙府也好,落仙樓也罷,都是在修行者和仙人之間的那場大戰後才出現的。

周天就把百年仙府選拔和仙府只進不出的事情,以及殺手遍布仙界的情況說了一遍。

昊站起身,思考了片刻,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仙府應該就是有人逼著被抓的仙人建造出來的,至於落仙樓,恐怕只有一個人才會這麼做!」

「是誰?」周天忽然心臟就開始跳個不停,總覺得昊即將說出來的人和他有什麼關係。

「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修行者里出現了一個智謀無雙的人嗎?」昊問道,周天點頭,「那個人帶領著修行者,手段很多,最終我們失敗在他的手裡,現在想想,也只有他會這麼做,他不僅成功的在仙界成就了自己的地位,而且,以他的性格,是不會相信任何人的,他也怕再出現一個和他一樣的人,而威脅到他在仙界的地位,把他取代掉!」

「所以,他成立了四大修門,相互制約,又成立了落仙樓,出去殺掉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周天補充道。

昊點頭,「正是如此!」

周天不說話了,這個人的心智謀略簡直太可怕了,他利用修行者的勝利,鞏固自己的地位,又用落仙樓來成為自己對付不忠或者有異心的人,簡直是把仙界玩弄於股掌之間。

那他們受到落仙樓的追殺,也有了合理的解釋了。

「可是,為什麼他又會百年選拔一次呢?」周天又問道,「而且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戰場廢墟會在這裡?」

「當年那場大戰,我犧牲了自己的血肉,意外之下開闢出這個空間,但是因為肉體的消亡,只能保留意念停留在這裡,永遠出不去了!」

昊說的很平淡,但是周天就是能從中聽出當年的慘烈來。

當年為了霸國,昊差點飛升失敗,後來又為了仙界的人,犧牲了自己肉身,他的修為該是何等恐怖!

恐怕仙界和下界加起來,也不會有第二人了。

「至於他為什麼每百年選拔一次,通過之人進入仙府就再也不會出來,落選者卻被迫成為他手裡的殺人利器,我想,說穿了,一點都不奇怪!」昊嗤笑的說道,「因為,那個人為了不停的提高修為,而選擇了邪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