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吃過早飯了嗎?」

周文敏隨口問了一句。

「還沒有,我看看還有什麼吃的,先墊一口。」何胖子說。

「廚房有吃的,自己去吃吧,我這馬上就好。」

「我自己來,你別著急。」何胖子自己去廚房找吃的去了。

周文敏把小新的作業本對照著進度,一頁一頁折起來,這樣就完成了布置任務,費了點勁。

何胖子已經吃完了,站在院子里,看著田裡,霧蒙蒙的。

「今天是個不錯的陰天啊。」看到周文敏出來,何胖子說。

「陰天可不是什麼好天氣。」周文敏說話的同時,關上了大門。對於劉恆父親他們這樣的老人,大太陽天才是好天氣,天高氣爽汗流浹背的。

年輕一點的人,都跟何胖子的想法一樣。周文敏剛才跟劉恆父親對話,就暴露出來了。

「我們出發吧。」何胖子說。

「走吧。」

何胖子也不知道,今天周文敏去醫院是為了見張嵐老先生。

周文敏坐上車,一句話也沒說,她不打算跟何胖子說。

這幾天,何胖子趁著夜晚跑了幾個村,有幾家欠款的大戶,何胖子一一去追了回款,以前他不著急,知道他們都是到年底了才一起給。

這次,何胖子硬著頭皮去了,不過一切還很順利。

他連夜把錢存進了劉恆醫院的戶上,回家沒睡多久,周文敏就打來電話了。現在,開著車,他腦袋還是暈暈乎乎。

他也不想說話。

周文敏不想說話,她心裡也沒底。 這才是最終的問題。

周文敏不確定,張嵐老先生今天會不會出現,郵票已經給了他,但是沒有寫收據。這一次,周文敏後悔了,平時的她不是那麼馬虎的人。如果張嵐老先生連夜走了?

周文敏心裡著急死了,急得她一下子熱淚盈眶了。何胖子感覺到了,滴在他衣服上的熱,他不想管,只是加了油門。

醫院的大門,很快就看到了。周文敏用手擦了一下眼淚,因為她看到了張嵐老先生的背影,他也剛到醫院門口。

「張老先生——」車還沒停穩,周文敏就著急打招呼了。不過,剛喊出口,周文敏就捂住了嘴。這是醫院,不能大聲說話。

張嵐老先生站在台階上,回身跟周文敏打招呼。

「早上好。」

「早上好。」

周文敏跳下了車,連頭髮都沒來得及整理,跑了過去。

何胖子一邊停車一邊嘀咕,他還不知道這是什麼人,周文敏見到他怎麼那麼激動,對他如此尊重。不過聽聲音,好像他也有點熟悉,來不及細想,停穩了車,他也跑了過去,他們站在原地不走,估計是等著。

果然,他們在等何胖子。

「這位是?」張嵐老先生問道。

「你好。」何胖子打招呼道。「我是劉恆從小玩到大的朋友,現在集市十字路口的花店就是我開的。」

「我早上給你們打了電話,定了一束花。」張嵐老先生說。

「我記得你了,實在抱歉,那時候我剛睡下,迷迷糊糊的。」撂下電話,我就睡著了。「再次感謝。」

「很不錯,一群有活力,又重感情的人,以後會有很好的作為。」張嵐老先生微笑著說。

「謝謝。我們會努力。」

「我在城裡做投資,也做收藏。有機會到城裡,找我,我招待你們。」

「太麻煩了。」何胖子沒想到,做大生意的張嵐老先生還這麼客氣。

「我們走吧,我想去看看劉恆。」

「我來帶路,這邊請。」何胖子趕緊跑到前面引路。

周文敏和張嵐老先生緊跟其後,先是進電梯,他們沒有說話,一直到出了電梯,走到病房門口,何胖子推門進去,他們跟著進去。

「吃過飯了嗎?」何胖子開門的瞬間,向房裡問道,其實打招呼。??「你來了,聽醫生說——」何胖子生生打斷了劉恆的話。

「不僅僅是我,還有嫂子,還有一位老先生。」何胖子說話的同時,大家都進去了。

「誰呀?」劉恆使勁坐起來,何胖子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張老先生——」劉恆看到了張老先生,心想:「難道一切事情都見光了嗎?」

大家還黑不提白不提的,這是讓自己無地自容啊。

「你們先給我打一壺開水吧?我想喝水了。」劉恆一緊張,說話的聲音也提高了。

很明顯,他心裡在打哆嗦。

「張老先生,您坐這裡,我們先去打開水。」何胖子看到劉恆跟他使的眼色,順帶把周文敏帶出去。

「嫂子,我們走吧。」周文敏也是懂事。何胖子一招呼,她就出去了,臉色也不太好有點生氣的樣子。這節骨眼上,算了。

「張老先生,實在抱歉。」劉恆先開口說話了。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張嵐老先生問。

「我還行,應該沒幾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時候再給你找郵票。」很顯然,劉恆不知道,周文敏已經把郵票給了張嵐老先生了。

「我已經看到郵票了。」張嵐老先生說。

「什麼?」劉恆一驚,什麼情況?「肯定是假的,你在哪裡看到的?你別上當。」

「沒事。我認了。」張嵐老先生淡淡的說。

「你等我出院,我會給你看到你想要的郵票。」

「你說的是這個郵票嗎?」張嵐老先生掏出郵票,站起來遞給劉恆。

「對,這個,這個是從哪裡來的?」劉恆看出來了,這是放在周文敏身上的郵票。劉恆一眼就看出來了,但是他不敢承認。 真的?假的?劉恆想說明什麼?劉恆也不知道了。

「這是假的。」劉恆最後說,說完,他用力捏著郵票。

「好了,我們先不提郵票了。生病這幾天,你有什麼感受?我們聊聊這個。」張嵐老先生背對著劉恆,站在窗口,看著出口的地方。

窗外,醫院外,不遠處的馬路上,行人們正在著急的上班去。

病房裡,陷入了一陣無話的狀態,無限尷尬。

「說真的,想了很多事,放下了很多事。唯獨想清楚了,我要好好對待文敏,好好愛兒子,還有我的父親,我的朋友們,我要活下來。」劉恆這時候說這些,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晚了點。

「那就好好活下去。」張嵐老先生說。

「剛被襲擊倒下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狼狽的自己,穿梭在鄉村和城市之間,每時每刻都在奔跑,跑,跑,我累了,不想跑了,就醒來了,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全身疼痛。」劉恆繼續說。

「你怕疼痛?」張嵐老先生回過頭問。

「不怕。」

「我怕自己沒感覺了。」

「不會的。你還年輕,你要珍惜樓道里的人。曾經,我也是在樓道里的人。我太想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什麼感受了,可是我又不能,如果我也躺在病床上了,就失去了照顧她的機會。為了她,我已經走了很多城市了,比起年輕的時候走過的城市還要多,走馬觀花般,我想找到喚醒她的郵票,才走上了這條懸賞路,一走走了很多年,離開她也越來越遠。」

絕戀蜀山仙 「人這一輩子,什麼最重要?我們在不同的年齡有不同的回答,最終歸結到親情。 傲嬌冷少別逼婚 我們能在有限的時間裡,陪在最重要的人身邊,就是最好的答案。這一次,來到你們這個小城市,我才領悟到。這麼一把年紀了,還那麼不務實,我都替自己感到慚愧。」

「張老先生,你這是?」劉恆沒聽懂。

「我的意思,你別做後悔的事情,珍惜樓道里的人。」張嵐老先生平復了一下情緒,轉身回過頭看著劉恆說。

「張老先生的話,我會牢記。」這也是劉恆心裡的話。

「這是一張卡,足夠你看病了。我要走了,以後也沒有懸賞郵票這件事了。就此結束吧。我要回到她的身邊,陪著她就好。她記不住的事情,我記得住就行。」說完,張嵐老先生就把卡交給了劉恆手裡。劉恆激動的握住張嵐老先生的手,眼淚情不自禁掉下來了。

「謝謝。」劉恆也不知道該什麼了。

「活下去,才有希望。我抓緊時間走了。你好好準備手術吧。」張嵐老先生看了一下時間,鬆開了劉恆的手,劉恆也鬆開了他的手。

「等等,郵票。」劉恆看到銀行卡旁的郵票,跟正準備出門的張嵐老先生提醒。

「我用不著了。這是你們之間的見證,不是我們的見證。」

這個意思,劉恆知道了。這不是他要找的郵票。假的。

可是,劉恆手裡的卡,救他命的錢,就真真實實的存在。這是什麼情況?

毒舌萌寶彪悍媽 在門外,張嵐老先生跟周文敏和何胖子簡單交談了幾句,他就要走了。何胖子推門進來了,周文敏送張嵐老先生順帶自己下樓。本來是何胖子要送的,周文敏攔住了,她來送,她不想上樓了,大概是不想見劉恆了。

何胖子能說什麼?他只能「哦」一句,推門進了病房。劉恆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劉恆。兩個人尷尬了一秒鐘。

「張嵐老先生走了嗎?」劉恆問。

「張嵐老先生走了,嫂子送去了。」

「何胖子,你再跑一趟,讓醫生安排吧。」劉恆把銀行卡給他。

「放心,我去安排。」何胖子接過卡,說道。

「謝謝。」劉恆對何胖子說。

「對我你不用客氣,你好好謝謝叔叔和嫂子吧。」何胖子說的是實話。

「嗯,兄弟也一樣。」

「有這句話,值了。快點好起來,一起搞事情。」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雖然軒轅澈此時牽制住了皇后安排在公主府里的那些人,但魏青鸞也知道,此時不是啰嗦的時候。

雖然到現在殷皇后和太子那邊還沒有人來,若是萬一有其他方面的人來了,自己和軒轅汾也就沒有說話機會了。

做事情就要速戰速決。

她看著軒轅汾問道:「公主,你有什麼事情?」

雖然決定了幫助軒轅汾,但此時魏青鸞還是希望能知道軒轅汾的所有想法。所以此時見她說有忙要自己幫,也就出口詢問。

「別無它事,」軒轅汾輕出了一口氣,看著魏青鸞說道:「我長這麼大,也從來沒有發過什麼慈悲之心。但碧桃這個丫頭,你離開的時候把她帶走吧。」在薛岐身邊,她肯定是活不下去了。不用薛岐折磨她,她也肯定會自絕於世的。

而碧桃那個傻丫頭,處處為自己著想。自己死了,她也肯定活不成。或者說,弄不好,碧桃會直接死在她前面的。

這麼一個丫頭,這段時間為她受了不少小程嬤嬤的磋磨,若是可以,自己還是放她一條生路吧。

而聽著軒轅汾的話,看她臉上不似作偽的神色,魏青鸞心中湧起一股異樣。這還是自己剛剛遇見時候刁蠻任性的公主嗎?他們皇族不是一直以自我為重,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生死嗎,怎麼此時她倒是關心起一個丫頭的死活了?

只不過,也就是軒轅汾現在的表現,讓魏青鸞心中高興自己選擇對她始於援手是正確的。

想著,魏青鸞面上卻不顯,她搖搖頭,看著軒轅汾說道:「公主,我不能把碧桃帶走。」

一聽這話,軒轅汾只是定定地看了看魏青鸞,然後苦笑一聲說道:「也罷,這也是她的命,若是有下輩子,我還她的恩情便是了。」她就該想到,連自己至親至近的人都幫不了自己任何事情,她就不該對其他人有任何希望。

這個傻丫頭!

魏青鸞不再有任何猶豫,她伸手拉住軒轅汾的手,開口說道:「公主,我最後再問你一遍,皇家的榮華富貴和平民百姓自由之身,你會選擇哪個?」

「自然是自由之身,」軒轅汾雖然有些疑惑魏青鸞此時問出的問題,但還是毫不猶豫,開口說道:「若是能有自由之身,我寧可做一個窮愁殘缺的人!」若不是自己身為公主,她就不會被囚禁在這樣的樊籠中。而只要是能活下去自由自在的享受這個世界,那該是一個怎樣的美好呢?

「可你想到過沒有,」魏青鸞看著軒轅汾,說道:「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更何況是一個女子了。若是你窮,就有可能吃不上飯,備受人的白眼,甚至生不如死。」這些現實必須先擺在軒轅汾跟前,讓她心中有數。

「我不怕!」軒轅汾搖頭,說道:「世間之大,難道還沒有我一個小女子的容身之地?大不了我去荒山野林中度日,就是吃草籽啃樹皮餓不死,也強過現在的日子。」她曾經幻想過這樣的日子,若是可以,她會帶著碧桃躲進深山老林,采野果,打野味,那樣的日子也比面對一個看著都能讓自己快窒息的男人好過百倍。

說著說著,軒轅汾腦子忽然反應了過來,她激動的反手拉住魏青鸞說道:「你是不是想到救我出去的辦法了?那太好了,就是毀了我的面容,讓我殘缺了,我也不要留在這裡了。」她也只能想到這種辦法了。薛岐肯定不會喜歡讓一個又丑又殘的女子留在身邊,要是那樣能讓他厭棄而放了自己,她也願意。

「倒是不至於讓你到自殘形容的那種地步!」魏青鸞看著軒轅汾說道:「你只要聽我的話,肯定會有新的生活。」

「嗯,嗯,我聽!」軒轅汾連忙點頭。心中的悲哀卻是滿滿的。她的親生父親將自己推到了這種地步,親生母親和同胞的哥哥都放棄不管自己,跟自己不算太親近的五哥和這個跟自己沒有見過幾面的女子卻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她在心中發誓,以後,若是自己能重新生活,一定要報的他們兩個人的恩情。

魏青鸞此時倒是沒有想其他的,她伸手從自己袖袋中取出一個小瓷瓶說道:「你保管好這個瓶子,裡面有三顆丸藥。等離開京城第一日的晚膳后服下第一顆,第二日晚膳后服下第二顆,然後隔三日晚膳后服下最後一顆。」

因為這藥物是迷惑薛岐等人至關重要的一步,也是能否將軒轅汾救出來的關鍵,所以魏青鸞說的甚為詳細。

軒轅汾也聽的認真。

說完之後,魏青鸞讓軒轅汾又重複了一遍,然後才又說道:「我給你的藥物是一種逐漸出現生病狀況,從輕到重。」

「好,」軒轅汾點頭。她此時是將希望完全放到了魏青鸞身上,自然是魏青鸞說什麼,她聽什麼。

自己也算已經到了絕境了,只要有一線脫離薛岐的希望,她也會嘗試的。

而眼見軒轅汾滿臉信服的神色,魏青鸞深吸了一口氣。別人相信自己,她自然也不會讓人失望。她繼續說道:「我跟你五哥已經商量好了,他這次會在你身邊安插上一個貼身照顧你的嬤嬤。等你服下最後一顆丸藥之後,她會再給你一粒其他的可以讓你詐死的藥物。後面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去安排就是了。」

「好,」軒轅汾一邊小心翼翼的將瓷瓶放到自己貼身帶著的荷包里,一邊點頭。到此時她明白了,魏青鸞這是要讓自己詐死後離開薛岐。

不損傷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她自然是願意了。

在這個時候,她原本死氣沉沉的眼眸中也閃出了光亮。她相信這件事魏青鸞和軒轅澈一定會安排妥當的,而她,只要耐心的等待自己重新活過來的時候就是了。

看著軒轅汾,魏青鸞暗自在心中嘆息了一聲。這個女子,甚至都不問一下她詐死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嗎?

她心中明白,這件事要完成確實危險重重,若是稍有不慎,只怕就會計劃失敗,讓軒轅汾從詐死到真死,或者到時候是不得不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不知何時,鵝毛大雪竟然開始飄落而下,就連溫度也開始驟降,這突如其來的降溫,讓整個晉西北更添一分蕭瑟冷寂。

宋凌雲帶領特種作戰小隊的隊員,重返戰場進行掩護。

李雲龍和趙剛火速地領導獨立團一營一連和三連的戰士們,隨後,他們成功地從日軍的包圍圈中撤離。

「同志們,我們原地休息一下。」

一行人剛踏進一個荒無人煙、地勢較高的村子。

李雲龍掃視一周,確認沒有日軍的蹤跡,便下命令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