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很快莫拉族的將軍回去了,那些莫拉族士兵也是聽著南海城上的聲音,一個個氣氛不已,紛紛怒目而視,不過心在還真的無法阻止對方的力量,只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摧毀對方,這是必要的手段,瞧一瞧就能知道的實力,一次又一次的憤慨下,終於開始南海城戰役了。

「將軍,現在各方都已經準備完好,只要等到他們進入射程,立馬就會攻擊,請稍待。」

西莫將軍點了點頭,心中還是很興奮的,終於有這樣的戰役了,只要阻截成功,那麼一切就是萬事大吉了。 「預備,星晶炮開始充能,星力晶填充,各就各位,放,放,放….」

隨著星晶炮的開火,無數的力量不斷地湧向前進,一次次的阻撓莫拉族的前進,同時不斷的摧毀莫拉族的有生力量,這才是最為關鍵的所在,一次次的成功,讓各將士興奮不已,不過現在才是開頭,知道隨著時間的過去,會越來越微妙,可以預見,近戰也將會儘快到來。

西莫將軍並沒有直接接手,而是在一旁觀看著,如果哪裡有什麼不當的地方,就會指出來,給自己的屬下一個說明,這樣才能夠更好地培養,這些都是必要的,每一個戰力都是重要的,不能因為馬上就要成功,就要否則一切能力者,那將是非常悲慘的事情,很悲慘,戰士們的興奮絲毫沒有自當,不少戰士羨慕得看著那些發炮的士兵,當然這些士兵都是有著覺醒星力的星芒者,雖然是低階的,但是也是一種優勢嘛,現在就是開始記功勞的時候了,這麼多的功勞,自然是非常的羨慕,不過很快他們就不用再羨慕了,機會馬上就要來了。

隨著星弓手的出擊,莫拉族軍隊已經不斷地靠近,即使一片片的星箭不斷地落下,也不能阻止莫拉族的進攻步伐,前方沒人了,後方就會接上,根本不會有什麼缺失,實則是莫拉族想要一次而勝之,這樣一來就能避免很多的問題,而且他們也相信有這個能力做到的。

至於城牆上的戰士們,自然不願意看到了,馬上就開始奮力作戰了,興奮的沒有絲毫的放鬆,只要有機會就會再接再厲,想要儘可能多的消滅敵人,至於想要爬上城牆的不是沒有,不過被巨大的石塊被壓扁了,只剩下一團血澤,更多的莫拉族戰士加入其中,變成血肉團。

至於拿著大刀的戰士們,更是一個個的站在城牆上,努力地看著這些人在涌動,一點點的想要爬上城牆,只不過最後的成果絲毫沒有辦法上去,失敗已經成了必然的趨勢,一點都不為過,當然了要是城牆上的人失誤了就不要說了,說不定就能有機會山去了呢,也可能。

不過不要忘了,現在一眾士兵都是緊張的眼紅,生怕自己會少了一個功勞一樣,一直緊緊的盯著那些想要爬上來了莫拉族,只要稍微臨近一點的,就用他們另外的武器,就是長槍,當然現在長槍兵和大刀兵是混在一起的,兩者為一組,可以更加有效地防止敵人上來。

積極有效地防守,讓莫拉族一無頭緒,只能加速死亡的數量,高興地眾人不用說也知道,莫拉族這一次進攻也是損失慘重,當然面對瘋狂的莫拉族,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自然不會客氣了,一個個非常神勇的阻擊著,盡量的殺傷敵人,當然替換是一定的,需要保持體力。

這一點西莫將軍看著也是得到肯定,只要源源不斷的補充,才能更好地有利於防守,要是等到士兵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就算是再多的士兵也不夠用來防守的,現在就是最好的例證。有了如此多的戰鬥力,才能堅持到最後,不會一味的浪費力量,那要不得的,時間也規定,如此就能讓更多將士得到出戰的機會,保持軍隊的強力性,戰鬥力依然是重點中的重點。

「準備滾油,快石頭快點運上來,對,這邊來,快要用完了,你們快點上去增援。」

步步驚心,步步安排,穩紮穩打,對於防守來說就是最好的力量所在,防守不是為了進攻,而是為了保證更多力量,為了最後的進攻而蓄力,不要以為會一直防守下去,只不過需要一個最佳的時機,否則一直防守,總會有失誤的時候,那麼就是百密一疏,後果難以想象。

何況現在他們只需要堅守半天時間而已,後方援軍已經能夠再次傳來了信息,就快到達了,而且一部分已經能夠繞到敵方後面去了,只要在堅持一段時間,等到大本營布置好了,那麼就是他們嫩依據進攻的時候了,需要耐心的等待,現在不忙著出擊,防守有時候很重要。

不斷地拖延敵人的力量,干擾他們的視線,對於防守一邊上的人來說,也是一種任務,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任務,為的就是最好的消滅敵人,讓敵人無法逃走,那麼接下來對於南大陸的攻勢將會佔據主導地位,進一步壓縮莫拉族的地盤,說不定還會回援以待呢,這樣才好。

相對於現在的莫拉族將領來說了,簡直就是要跳腳了,攻了這長時間,還沒有攻下來,簡直就是不可理喻的,損失還這麼多,以前也沒有聽說大陸上的將士這麼厲害嘛,就算是有也不過是少量的帝國軍隊罷了,而且還有不少的強大人物在,才能堪堪的擋住,現在怎麼了?

這個問題,只能問老天了,莫拉族不會知道現在的東南大軍是不會差於帝國大軍的,何況多年來的訓練也不是白訓練的,還有星耀學院的不斷地栽培,要知道現在不少的學員已經加入到軍隊之中,自然不同了,而且擔任的職務更是重點,也是為了更好地完成任務而來的。

其實在東南一方中,雖然還有這一定的國度分離,但是在學院上來說,都是很希望能夠進入星耀學院的,這可是大大的榮耀,那個貴族不願意的,只不過能夠達成的確實很少,後來為了各國學院的共同發展,星耀學院會派一定的數量的老師,去各個學院講習,來充能。

如此一來,就能擴展一下各國學院的優勢,以及各個方向的培養,最後也是讓他們安心學習,至於能夠進入星耀學院的學員,自然是有著優先權,可以更多的領取任務,至於其他學院的雖然有,可畢竟是少數,這一點倒是也值得尊重,畢竟很多東西都是獨家一份的。

有了如此好處,現在加入軍隊的,不只是星耀學院一個而已,各國學院中的學員都有參加,為的就是參與戰後勝利的大宴,那種豐富的戰利品不用說,更重要還是來自於浮空島的特產品,這才是眾人的願望,只要有這些東西在,那麼將來晉級也將會更加容易一些的。

至於為什麼會放開這個限制,總的來說,還是為了整個大陸的戰事,戰事不順下,難免會出現悲觀的情緒,就算是大陸東南一地的人,也會受到影響,如此一來,就能最大限度的解決這個問題,可以將難點轉移到戰爭上去,為的就是得到好處,無論哪一處都是最好的。

一旦這一次勝利,那麼在大陸上,就能奠定地位,再也不像以前那樣不高不低了,更加穩妥的佔據著重要地位,而且也將會樹立更加威嚴的聲音,這都是必要的,到時候為了反攻莫拉族,大陸肯定會選出一名共同的統帥,如此就有機會加入選拔,這才是重點的一項吧。

雖然遠了一點,但這是需要的,眼光必須要放遠一點,現在這仗勢明顯有著優勢,莫拉族雖然人多勢眾,但是在南大陸沿海地帶,想要來支援,必須通過海上,而大陸上距離太過遙遠,況且就算是金輝帝國再不堪,也不願意再被說笑了,自然要盡量的拖住,不讓其會和。

望著城牆下不斷掙扎的莫拉族,再加上想要爬上城牆,士兵們根本不會有絲毫的手軟,而那些新加入的新兵也逐漸的適應起來,只要這時候不能有任何的妥協,就算是自己的身體也不行,一定要儘快的站起來戰鬥,一次次的發揮出自己的重要意義,不能拖後腿的。

戰士為的就是戰鬥的榮耀,要是連戰鬥都不行了,還需要戰士做什麼,戰士最終的榮耀也就是戰死沙場,讓自己熱血拋向敵人,同時讓敵人的血澆灌大地,成為自己榮耀。

西莫將軍看著城牆上的一幕幕,有一些還是不小心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弄得觸不及防,最後不小心被擠了下去,狠狠地墜落在城牆之下,當然隨後那些莫拉族也沒有好過,一樣被狠狠地斬殺而落,成為陪葬品,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有些弱小,士兵們的心理素質還是不高。

想著需要提高,就必須增加戰爭的數量,經過不斷地戰血來充斥強大的心理力量,不斷的強化自身,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戰士,而將軍就是這樣一步步的上來的,即使今後不再軍中待了,在其他行業中,也需要高素質,培養進退有序的程度,那麼對於不同領域的戰鬥,都能快速的熟悉起來,這就是真實戰場的好處,只不過太過於血腥以及殘忍了。

再好的勝利,都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想要真正的零傷亡,那麼需要付出的代價更加大了,不要以為這是不可能,只要士兵與將士統籌一致,就能有機會實現,當然實力也不能少。 戰爭從來沒有肯定的勝利,就算是在絕望之中,也可以臨死反擊,如此損失的後果,是勝利所得,還是失敗所得呢,說不清說不得,如此種種在戰爭中無法完全控制,無法依靠。

西莫將軍雖然已經經歷了不少的戰爭,但對於這樣的規模戰爭或許還是第一次吧,心中的磨練促使著他前進,也逐漸的變得鐵石心腸,無論對己還是對人,越來越感覺到漠視,是的在戰爭上需要絕對的冷靜,一旦感情用事,那麼很多時候都會出現不必要的問題,從而導致結果出現意外,或者重大轉折,這都是不需要的,那麼冷靜的思維就是最後的抵抗力。

隨著己方也陸陸續續的出現傷亡,好在星晶大炮以及星弓手一方都是保護的最為完好,是重點中的重點,絕對是不能出現意外的,否則遠程進攻的力量就會被完全的消滅,那麼後果對於整個戰場來說,將會極為被動,只能被敵人欺負得份,非常的悲哀,戰爭就是如此。

作為戰場上的將軍,看著自己屬下不斷地指揮,有剛開始的稚嫩,不斷地轉向熟練,心中還是很高興的,他一個人精力再大,也不可能時時刻刻的指揮著整個部隊,尤其是在敵人準備暗殺的時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遇難,或者重傷,那麼這個時候就需要這樣的屬下出現,代替他指揮軍隊,不會因為最高統帥受傷或遇難而失去控制,導致最後成果的失敗。

欣慰的點了點頭,即使這一場是防守戰,但也不錯了,很多戰場都是有防守戰開始,逐漸的轉變為攻防戰,最後變成進攻戰,這就是一種不可逆轉的行動,除非一輩子懦弱,那麼必然會出現這個結局,而需要的就是勇氣,發揮出最大的力量,成就無上的威力,很是正常。

「將軍,現在莫拉族軍隊更加大的加入進來,後方支援越來越多,城牆上的莫拉族也多起來了,現在雖然能夠應付,不過傷亡不可避免,希望能允許預備軍隊上來增加防守。」

西莫將軍看了看,就說道:「可以,不過盡量讓一些士兵替換一下,休息一下,體力還是非常的重要的,我們必須要堅持幾個小時,在大本營完成包圍任務之前,我們必須要拖住他們,絕對不能讓他們產生任何的懷疑,否則戰略任務將會失敗,後果相信你也知道。」

「請將軍放心,屬下已經回竭盡全力去完成這個任務,絕對不會讓將軍失望,以報將軍栽培之恩,屬下就算是死也會戰死沙場,如此屬下這酒告退,勝利后,屬下回來回稟。」

對此這個屬下,西莫將軍很是欣慰,一直以來他都是準備將他栽培起來的,以前是沒有多大機會,現在有了,自然不會吝嗇,如此就心中的願望達成了,軍隊的人才資源才會越來越多,對於東南一方來說,才能保住如今的地位,他心中非常清楚這地位是怎麼來的。

實力是必須的,同樣不能總是依靠外人,好在現在有著那一位傳說般的存在,不會有人膽敢懷疑,但萬一他離開了呢,那麼後果會怎麼樣,不用多言,什麼樣的人就會有什麼樣的過往,利益至上的世界中,不會有多少同情,一定會入侵,或許方式會變得不一樣吧。

隨著預備役軍隊加入進來,先前的士兵,在有序的替換,要是傷勢嚴重的,自然送到後方治療,輕的只在原地療傷,同時可以在照顧一下,而那些沒有怎麼受傷的,但體力受到嚴重弱化的士兵,自然也需要去休息,後方的一切都準備好了,這就是團結的力量,毋庸置疑。

食物非常的充足,因為莫西將軍知道,這一場戰勝不會持續多久的,等到大本營的任務完成後,就是反攻的時候,所以非常的大方,吃的儘管吃,想喝的儘管喝,不過也是在保健的最大基礎上,這一點倒是非常的合理,要知道很多時候暴飲暴食,對於人體是很有危害的。

在軍隊中,自然有著醫師了,可以盡量的保證士兵的身體健康,如此就能讓士兵人儘快的恢復過來,重複的加入戰鬥之中。要知道很多戰場不是這樣順利的,或許會變成持久戰,那麼這些士兵就必要成為重點中的力量,完好的體力和生命力,就是最大的保證所在了。

沒過多久,緩過氣來的士兵們,看著城牆上的戰鬥的士兵,心中馬上就是充滿了熱血,恨不得自己立馬就上去戰鬥,不過也清楚,戰場上不能沒有紀律,而且還需要十分嚴格的紀律,否則對於戰場而言,絕對是一場無比的災難,或許還會將戰爭輸掉,也是很有可能的。

默默的注視著前方戰鬥的人員,有新兵也有老兵,當然老兵肯定是多一些,這樣才能更好地帶好新兵,將一些戰場上的知識傳授給他們,能夠活得更好,生存的機會也會增多一些,這就是老兵的作用,至於鼓勵上,也是一樣,只要有生存的希望,就會有支持的所在。

「小子現在不是分心的時候,看著那個敵人就在爬上來看見沒有,要是你再分心,說不定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小心點,看槍,」一個老兵看著一個新兵似乎神情恍惚,馬上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立馬就招呼著,同時看到一個莫拉族往他們這裡爬上來,立馬的招呼起來。

而那個新兵,明顯的被驚醒起來,一下子呆了呆,不過馬上就看上城牆前,就看到身旁提醒他的老兵,狠狠地將敵人刺殺掉,同時還在不斷地增加攻擊速度,顯然很是熟練。

「還呆著做什麼,還不快幫忙,要是這邊出了問題,說不定會讓整個戰場被動的,快呀。」

新兵聽著,條件反射一樣的拿出大長刀,注視著那個莫拉族,等到一有機會,就狠狠的劈上去,一點都不含糊,也逐漸的被練出一股血勁來,這才是戰士應該有的勁力,不是弱弱索索的樣子,很快在兩人的配合下,將那個莫拉族擊退下去,或者說掉了下去,摔死了。

「很好,這樣猜想一個士兵,現在也算是合格了,記住戰場上,有著無數的危險,要是守不住的話,就會帶給整個軍隊災難,有著各自的職責再被,必須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記住,戰場上從來沒有仁慈可言,要是怯弱或者仁慈的話,將會受到最大的危險,那就是你自己。」

「而且,很多時候戰場上,無論是自己一方還是敵人一方,都會有混亂時候,那時候你就要學會隱藏自己,同時最大殺傷力的擊殺敵人,就像是伏藏在草叢中的毒蛇一樣,而要是等到全面進攻的時候,你就要像老虎一樣的撲出去,將敵人一個個的殺死,不需要仁慈。」

「謝謝前輩的教誨,晚輩知道了,絕對不會在恍惚了,要是今後有功成名就的機會,一定會好好地報答你的,晚輩知道了。」新兵似乎一下子變得銳氣起來,逐漸的成為一個合格的士兵,讓老兵心中很是高興,同時嘴巴瞥了瞥,那意思很明顯了,莫拉族又衝上來了。

當然這樣的警告或者教育,在很多新兵的地方都有過,因為他們就是需要跨出這一步,要是連這一步都不能跨出,那麼等於沒有什麼價值可能,也不能成為真正的士兵,如此還能有什麼好的辦法去改變呢,不會再有的,除了等死還能有什麼,戰場上從來不會有仁慈的。

不要忘了,現在的敵人是莫拉族,他們面對投降的敵人,都可能趕盡殺絕,即使不這麼做,也會投放莫拉族的工具,那麼後果不用說了,等到那個時候連死都不能自主,還有什麼意義呢。戰場就是需要不斷的加入新鮮血液,才能變成不一樣的戰場,勝負就會難以預料了。

「各部注意,各部注意,莫拉族將會迎來更加強烈的進攻,各住注意,一定要防守好自己的崗位,休息好的戰士立馬加入,換下受傷或需要休息的戰士,一定要擋住敵人的進攻。」

隨著莫拉族接二連三的強勢進攻,一次次的改變戰略方法,不過總體來說,還是一樣的,面對莫拉族龐大的戰力,真的有些讓人無法讓人休息,現在能夠有如此機會,還是有著星晶大炮以及星弓手的幫助下,才能最大幅度的減弱,要是以往的話,那麼會這麼容易呢。

不光是星晶大炮,就算是星弓手都是很難整成軍隊的,星芒者歷來就是缺少的,要不是東南一方有著星耀學院的存在,大量的培養人才,資源更是源源不斷的從浮空島送來,絕對不會有如今的這麼一支強悍的軍隊,可以想象,光是這兩隻隊伍,就是一個巨大的殺傷力。

雖然敵人也明白這個道理,而是這地方防守實在是太過嚴密,根本無法突圍,自然沒有辦法破壞了。 戰事越來越緊張,莫拉族的龐大戰力不斷地加入,使得後援支持力度也在不斷的加大,就算是城牆上,地方有限,也一下子不能守護住,好在三十萬大軍,再加上城中的守衛,才堪堪抵抗住,而且還需要照顧受傷的士兵,體力消耗十分的嚴重,不少士兵都是累扒下的。

看上去不過是百萬大軍而已,實則動起來,不會少於兩百萬,實在是太多了,莫拉族根本不斷死活,只要勝利,讓本來有堅固的守護,變得開始動搖起來,這情況可不太好,不過現在已經減少了小半天了,只要過一段時間,就能完全的反擊了,只能咬著牙堅持下去。

而知道這些事情的西莫將軍,心中也是非常的無奈,不過現在可不是逃避的時候,馬上就要過了指揮權,同時帶著自己的親衛隊趕上去了,現實需要拚命的時候了,不能再有絲毫的散失,否則對於大計劃來說,絕對是一種災難,不得不強制防禦,星晶大炮更是連發。

「大家注意了,西莫將軍也開始加入戰爭之中,願偉大的星耀祝福祝福我們吧。」

隨著各部的指揮官開始宣傳,一下子將眾人的熱血再次澎湃起來,是的,在眾人的心中,西莫將軍是高高在上,不過偉大的星耀更是遙遙的注視著,指引著走向勝利的道路,沒有哪一個會懷疑,真實的永遠會被覆蓋,只會存在心中的信仰,讓自己的信仰支撐著勝利的戰鬥。

至於『偉大的星耀』指的是什麼,那就是指高高在上的傳說存在,創造出星耀的存在,他就是被東南一方,尤其是學院或者星芒者中崇拜的對象,奇迹或許就是神跡吧,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遍及整個東南大陸,讓他們似乎沉浸在信仰之中,支撐著勝利的意識,狂熱不已。

對於這一點,就算是貴族也是默認,因為實在是找不出可以對抗的存在,或許在其他高層世界中可以找到,但絕對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那麼現在的眾人就是希望得到心靈的信仰,支持眾人走上輝煌的歷程,而他就是最佳的信仰對象,至少在沒有崩潰之前,是不會有別的。

而當初知道這一回事的陳宏,心中很是哭笑不得,不過想想也是,哪一個世界都是有著崇拜強者的一幕,就算是在原本的世界中,還不是一樣,在那裡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王朝,最後連整個世界都屬於他了,種種傳奇之下,讓他成就了如今的實力,不得不說是一種機緣。

而現在,這些戰士,在戰場上崇拜他,信仰他,為的就是保證自己的力量不被削弱,同時能夠最大幅度的取得勝利,在祝福中得到心靈之中潛藏的能力,不斷的開發,加強自身。

或許別人認為這是崇拜祝福的力量,但是在他看來,不過是意識深處的覺醒,深層次的覺醒,以前沒有哪一個強者能夠持續如此之長的時間,總是過了一段時間后消失了,那麼就失去了崇拜的對象,失落或者茫然,都讓他們原本得到在失去,如此種種,都是相對應的。

感受到眾多信仰的同時,心中很是無奈,為什麼他還會有這種感覺呢,其實還是他本身不願意過多投入的原因吧,生怕自己受不了誘惑,讓自己不忍心實現自身的夢想,走得越高對於自身越是看重,憂慮之類的更是嚴重,以至於妨礙了一定程度上的變化,只是他還沒有察覺到罷了,而現在他實實在在再次強悍的受到衝擊,來自各種力量信仰的衝擊,很是強烈。

「宏哥,你怎麼樣,怎麼臉色一變又一變的,好像變得不一樣了,有些陌生了一樣。」

「妹妹,不要亂說,夫君,不過是不忍心看著他們傷亡而已,怎麼會變陌生呢,別胡說。」雖然王月靈這樣說著,但眼中還是透露出擔憂的神色,一點點的流露出先,但也想隱藏起來。

聽聞兩姐妹的話語,整個人一呆,真的變得陌生嘛,不可能呀,為什麼會這樣呢,似乎從來沒有想過其他呀,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變化,不可能呀。到底是怎麼回事,讓他心中很是不安,馬上就不由分說的沉入到自身元神真靈之中,不斷地想要尋找自身的答案,為什麼?

混沌鍾還在混沌聖碑周邊晃蕩,然後一陣陣的鐘聲敲響,而混沌聖碑不斷地流露出混沌之氣,讓他的元神真靈不斷地滋養,就算是靈魂也在進化之中,好像感受著什麼,似乎只要微微一跨就能改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像自己從來沒有感受到一樣,為什麼會這樣呢。

迷惑不解中,開始在混沌聖碑中仔細查看起來,要知道混沌聖碑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就算是他現在也不能完全的明白,不過至少不會反抗探查,可以更加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一晃進石碑之中,一股股神妙的力量洗滌之前的疑惑,讓他逐漸的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莫名的變化,恍然大悟之後,心中很是嘆息,自己還是讓自己無聲無息的走上了遠路,雖然前提是好的,但一味的避世也將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雖然程度不大,但會影響到進度的。

那是跨越大道之門的進度,逃避不是辦法,過於躲藏同樣不是辦法,而現在由於戰場上眾多士兵的祝福以及希望,在沖刷下,終於讓自己恍惚起來,也最紅查看到了自己的原因所在,非常的幸運,是的,很是幸運,要不是這一場戰場,莫拉族的入侵,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知道,雖然現在不是最強,但有些是不用在躲避,而自身就有著遮蔽的能力在,不擔憂。

要是沒有這一場戰場,或者東南大陸不參與的話,他還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悟過來,人生在世,生生死死,勝勝負負,來來往往,都有著自身的價值,不能因為害怕而全部躲避,需要實現自身的價值,雖然他還有一些出力的地方,但畢竟很少,一切都漠不關心的樣子。

大道之門是為他開啟了,但是想要真正的跨越,必須要有宏大的胸懷,不論在這個世界,還是在自身的世界中,都要一視同仁,大道本源都是相同的,否則就不會有吞噬的途徑。何為吞噬,那是因為有著一定的互通性,就算是再小也有價值,但是一旦沒有任何的互通性,吞噬可能嘛,往往產生的結果就會反噬,這種事情屢見不鮮,就算是強悍的修鍊者也是如此。

如此種種,他想要跨越大道之門,那麼只需要適應另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為他溝通應有的大道之音,無論是精神氣還是靈魂真靈都要不斷的進步,當然肉身是不能放棄的,要是真的沒有了,說不定自身晉級不成,反而會被大道之力反噬,那麼後果不用多想也明白的。

肉身就是一種載體,讓自身達到最佳的程度,從而不斷的進化晉陞,也是一種保護內在的力量,可以抗拒大道之力的反噬,只要通過了大道之門的反噬,那麼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都會適應升級,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大道之力,不像現在的弱小以及無奈,真的有些岔路了。

一想通這些,心靈一下子純凈了很多,避世是可以,但有些東西不能逃避,尤其是相關於自身的存在,那存在著因果關聯的,想要逃也逃不過,何況這個世界的天道同樣注視著,冥冥之中看著他,或許不知道他的來路,不過因果太多的話,很可能引起天道的關注。

如此就大大不秒了,想到這個,頭也算大了,最後無奈的想到,要是當初沒有推出什麼靈香酒,那麼或許因果關係不會很大,可後來種種,讓他一下子踏上了頂峰,成為了大陸上最為崇拜的人物,那麼自然引起了非常的關注,無論是星耀學院,還是通天階梯,等等這些不都是因為意外而出現,之後就在不斷地加強與這個世界的因果關係,那豈有不關注之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避世也需要平凡的避世,這也是太高調了,以前或許還沒有細想,不過是為了震赫宵小之輩,沒想到成為了因果的根本所在,現在已經改變不了了,那麼只能去破解,順著自己的路去破解,沒有其他的選擇,苦笑的心再次凝結在心中,或許就是吧。

他永遠是高高在上,無論是在哪一個世界,都不會平凡,即使想要避世,在不經意間也會引起轟動,轟轟烈烈的轟動,或許就是原本不甘的心引起的,苦惱呀,無奈呀。

很快就退出了混沌聖碑之中,回到身體之內,看著二女擔心的眼神,心一下子開心了,是的,無論在哪裡都有著關心他的人,只不過自己太過抗拒罷了,以後一切隨意才好,有什麼又做什麼,或許這樣會更好一些,想到這些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非常令人神往的笑容。 「你們怎麼樣,不要這麼花痴嘛,快點醒醒,快點醒醒,別讓我擔心了,月靈,月星。」

二女似乎回過神來了,不過馬上就臉紅起來,心中『噗噗噗』的亂跳,好像自己就要控制不了自己一樣,實在是太過令人羞人了,這是怎麼回事,以前雖然也有,但也沒有這麼羞人嘛,還怎麼讓她們去見人呀,看著那笑容真的令人迷醉不已,要是永遠就是好了。

「夫君,你的笑容朕好看,讓我們差點迷失掉,是的,現在心都在亂跳著,好羞人。」

好看?一陣令人無語,不過也知道現在也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了,心神通達之後,會不經意間的流出自身的氣息,而且還會加強很多令人不知道魔力,或者說是無限的魅力,要是別人在這一刻看到,一定會無法逃離,不論男女老幼,簡直就是全部通殺呀,很強悍的。

好在眼前的就是自己女人,倒是無妨,不過還是無奈的說道:「好了,是我的錯還不行嘛,只不過相通一些以前沒有想通的事情,現在境界升華一下,不用擔心,要是以後想要看到,時時刻刻都可以,我們都是一家人,我會永遠的守護你們的,放心吧,永遠不變。」

「夫君真好,我們永遠的看到你的微笑,真是令人嚮往無比,真是神廟之極,太好看了。」

「就是,就是,宏哥真好看,再笑笑,讓我們看看,剛才有點失神了,沒太注意,好嘛。」

無奈之下,面對二女的撒嬌,只能投降,無限令人嚮往的微笑,讓二女再次沉醉到了心靈升華之中,這一次倒是他主導的,不用擔心會出什麼問題,看著二女,心中很是喜悅。

轉過頭,看著還在戰鬥的戰士們,那種強烈的心愿和依然存在,冥冥之中在想要溝通,之前或許會抗拒,而現在有了準備,也有了方向在,知道怎麼辦了,那麼自然不會在猶豫了。

一條條肉眼無法窺視的存在,連通他的心靈,當然這些存在都是被混沌聖碑過濾后的存在,非常的純凈,帶著美好的願望,向他祈求著,勝利的希望更是強大,無限量的湧來,一點點的感受著戰場上士兵的辛酸苦辣,就算是受傷依然勇敢堅持,身死之前也會帶上墊背的。

以此種種,體會著不同的感受,同樣也能知道他們內心的潛在願望,那就是獲得榮耀,以及將這無限的榮耀帶回家,讓所有的人為之嚮往,非常的簡單,但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但依然無怨無悔,深深地感受到戰場的需要,沒有可以後退的選擇,將生存的希望給予最需要的人,一次又一次,一個又一個,源源不斷的湧現出來,或許以前有過自私,但現在沒有。

過去種種也將會煙消雲散,因為他們是帶著最高的願望離開了,或者最簡單的願望離開的,誰也不願意去死,可在選擇的時候,還義無反顧的選擇了。要是再給他們一次機會,會怎麼樣呢,不知道,這個答案是沒有辦法回答的,很多時候命運就是如此簡單,很是無奈。

嘆息了一聲,既然不想在無謂的逃避,那麼就逐漸的加入吧,或許哪一天會知道自己做得對還不對,這一天或許遙遠,或許接近,誰知道呢。當然他本身依然是不能親自參加的,這倒是真的,他本身就是一個禁忌,無法擺脫的束縛,至少現在而言就是如此,實力尚弱。

大道之門其實已經逐漸的接近,只不過想要通過需要的不僅是自身,還需要認知,對於各種世界的認知,而現在他就有這麼一個機會,在陌生的未知大道世界中尋找答案,只要有了足夠的認知,就能一跨而入,成為真正令人仰望的存在,這一小步非常的艱難,卻也簡單。

想了想,最後還是不願意在多想了,目前還是無解的,想要徹底的認知這個世界的本源,只有榮融入其中才能明白,而現在需要的是心靈上的融合,認知更多的存在,才能順順利利的跨入這一步,望了望二女,知道她們她們還在境界提升之中,也不再多言,現在有事做了。

溝通無量信仰之線,很快就到了南海城戰場之上,看著一幕幕血腥的存在,這不同於鏡像的畫面,而是在一個個戰士的心靈之中的感受,非常的真實,同時還能感受到他們的緊張,害怕,迷茫,不知所措,等等一些列的心理活動,明白對於眾人的衝擊還是非常大的。

好在他們都有著崇拜的信仰,而信仰對象就是他,讓他們在這些情緒之中,能夠起到最大的調和作用,不用再被動,不用再失落,不用再迷茫,只要勇敢向前,就會得到真心的祝福,讓他們獲得勝利的希望,而眼前就是希望,一次次的將敵人擊退,一次次的殺傷敵人。

勇敢無畏,這就是戰士的本質,或許在這些士兵身上不需要太多智慧,只要聽從命令就可以,但一切都是需要配合的,那麼這不就是一種無形中的智慧嘛,只不過不太耀眼,令人無法察覺而已,難道認為一個毫無智慧的生靈能做到這些,不用開玩笑的,會令人受傷的。

「勇敢無畏的戰士們,你們喚醒了我,曾經我一樣的惶恐,一樣的迷茫,只不過為什麼會抗拒,或許是因為莫名的危險吧,不過現在,要謝謝你們,讓我明白了真實的價值,謝謝你們的祝福,謝謝你們的熱心,現在該我為你們祝福了,勝利不遠了,祝福你們,勝利。」

在眾多祝福聲音中,卻只有那些祝福的心靈中能夠感受得到,很快他們就能感受到無盡的力量涌動起來,立馬就恢復到原先的力量水準,至於那些受傷的更是奇迹般的恢復,一個個不可思議的不知所措,是的,似乎戰場上停止了一樣,在不知道是怎麼會,為什麼?

「不用迷茫,你們的祝福,你們祈禱,我已經接收到了,是的,感受了你們的心愿,去吧,不用在疑惑,我會與你們同在,勝利就在眼前,你們的熱血永遠都不會消失,因為你們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價值,偉大的星耀永遠閃閃發亮,指引眾生走向美好的未來,現在,戰鬥吧,勇敢的去戰鬥吧,用你們熱血,點燃無盡的星耀,讓偉大的星耀再次輝煌吧,戰鬥吧。」

霎時間,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的眾多將士,一個個不可置信,不過在血熱的衝擊下,無謂的戰鬥,不管莫拉族有多少人來,都會被擊退,無盡的力量似乎永不消退,支持著一次次的強勢對戰,這時候,眾人也反應過來,也知道為什麼了,這難道是真的,眼神中閃動著莫名。

「戰士們,偉大的星耀祝福我們了,讓我們的熱血點燃星耀,讓星耀永遠閃閃發亮,偉大的星耀祝福我們,敵人是沒有不可戰勝的,現在該我們進攻了,戰士們加油,進攻。」

城牆上,一陣陣此起彼伏的戰鬥,開始觸發,只不過卻沒有一個戰士會覺得疲憊,真的沒有耗盡的可能,難道這就是偉大的星耀的力量,帶給他們無上的動力,讓他們的熱血輝煌起來,是的,一定是這樣的,有了目標,有了勝利生存的希望,眼中充滿了無限的動力。

戰鬥,不斷地戰鬥,只有勝利才能回報偉大的星耀,讓星耀永恆發亮,引導眾生走向美好的未來,是的,這就是真實的。通過一次次的戰鬥,更是驗證了這一點,沒有人在默默無聞,有的只有無盡的戰鬥,消滅眼前的敵人,將莫拉族趕回老家去,沒有人能阻止得了。

而那些輔助的人們,以及城守們,都是一臉的不知所措,之前還是一副岌岌可危的樣子,可現在呢,一個個生龍活虎哪裡會有什麼遲疑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非常的不明白,不過有一點是知道了,那就是南海城保住了,是的,不會再被莫拉族攻佔了,生命也有了保證。

而對於莫拉族一方,卻是同樣的不知所措,真的,之前明明開始佔據勝利的邊緣了,怎麼一下子反過來了,這不現實呀,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呢,真是有點想不通了。

不過隨著一聲聲的吶喊,將聲音傳到遠方,無論是城中還是城外的莫拉族,都覺得莫名其妙,什麼是『偉大的星耀』,不知道不懂呀,也註定了他們的無知,不會理解現在城牆上,眾多東南聯軍的心靈,他們現在找到了信仰,是的,真的找到了,無限的力量在幫助著他們。

這一點已經不用懷疑了,這一場戰爭,勝利更是搖搖可待,沒有再有失落的時候了。

而遠在莫拉族外的布置著包圍的大本營將士們,聽著覺得有些茫然,不過卻知道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有心驚的,也有擔心的,更多還是希望能夠抵住,同時加快的布置。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無論是城中還是城外,都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但城中的民眾卻是知道了不用死了,莫拉族攻不進來,已經安全了,是的,至少莫拉族到現在為止已經死傷大半,基本上沒有辦法在強攻了,而城牆上還是精力充沛的戰士們,想要突破難上加難。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還有那她們吶喊的意思是什麼,你們知道嗎?」

「統領大人,小的們都不太清楚,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是的,根本沒有人任何消息,現在我們也是不知所措,不過請大人稍等,想必不久之後就能攻佔南海城,到時候一樣都能知道,請大人安下心來,相信很快就能夠得到應有的信息,況且不信了他們永遠用不完精力。」

莫拉族統領聽著點了點頭,這倒是,就算是莫拉族這樣個體強悍的種族,也有力氣耗盡的時候,可不相信這些懦弱無比的大陸生靈,能夠堅持無限,只要都能他們最後的力氣消失了,那麼不就是勢如破竹了,這一時間相信不遠了,肯定是不遠了,這是非常不正常的反應。

有理由相信,這應該是迴光返照的跡象,要知道之前已經搖搖欲墜,有些地方更是被莫拉族佔據起來,雖然很少,但也是一種突破了,可現在呢,卻將這些據點重新奪回來了,那麼這些大陸生靈一定是吃錯了什麼葯了,沒得救了,只要時間一到,那麼就是他們的死期。

莫拉族人永遠都不會知道其中的奧秘的,實在是太過玄妙了,其實要不是這些戰士聚合在一起,共同發出的心愿的話,說不定還真的不能如此強勁的沖刷,讓陳宏感知如此清晰,因果一報接一報,誰能夠真正的明白,何時是一個終點,或許永遠都不會有的,終點遙遠。

「大哥,這是怎麼了,難道他們有什麼秘訣不成,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難道東南一方的隱藏實力,已經達到了這個程度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看看這些人真的瘋狂了一樣,狂熱的力量絲毫沒有改變,而力量似乎永遠用不盡一樣,看看莫拉族簡直就是垃圾。」

「是呀,是呀,這些莫拉族根本抵擋不了攻擊,一個都上不來,這城牆上更加安全了,而且要是人數足夠的話,說不定現在他們已經衝下去了,和莫拉族面對面的對戰了,那才叫熱血,真期待這一幕,想想就是心動不已,可惜呀,我們不是他們之中的一員,真遺憾。」

「哎,要是能夠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就好了,可惜呀,帝國和東南大陸有些矛盾,而且你也知道了,這一次那個該死的城主打算投降莫拉族,想要害死東南聯軍,要是真的做了,想想我們還能夠活下來嘛,要知道莫拉族的手段多麼殘忍,說不得會將我們統統貶成奴隸,或許還會成為畜生一樣的東西,生死不如呀,那才叫悲慘,要是能直接死還好的,你說呢?」

「恩,這件事已經證實了,城中的戰鬥應該聽到過吧,是的,那些就是潛伏進來的莫拉族,要不是東南聯軍先知先覺,後果不堪設想,好在現在不用害怕了,這裡有他們守護了。」

守護神有了,自然不用再怕了,而不怕之後就是深深地遺憾,要是能夠生在東南大陸上,該有多好呀,說不定現在已經成為高高在上的人物了,而不用像現在一樣的卑微,很無奈。

「偉大的星耀,偉大的星耀,殺呀,讓星空中的星耀無限閃亮,照耀浩瀚無邊。」

一聲聲的高喊似乎已經形成了一種形式,而且越來越高,隨著聲響的高度,似乎他們自身也感覺到了不同,越是虔誠的信仰,那麼就能得到越加強悍的力量,似乎有點不同於星力的存在,但又和星力交相輝映的糾纏,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麼就是實力在不斷的升華。

就算是在最外圍布置的大本營將士們都是聽得清清楚楚,聲音異常的宏亮,好像沒有一點的吃力,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形成如此局面呢,不知道,這個疑問埋在心中,雖然知道其中的意思,可以前從來沒有過呀,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太奇怪了,這是那回事?

「元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進行最後的決戰了,還是怎麼了,真的支持不下去了嘛,我們是不是快點去幫助,不能再等了,莫拉族的攻勢非常的強悍,害怕他們擋不住呀。」

「再等等,相信很快就會有暗探回稟了,要是真的如此,我們就去救援,不能讓同胞們受到傷害,希望這一次能夠平平安安,沒想到這些莫拉族如此瘋狂,以前還是小瞧了他們,以後一定要記住,絕對不能在自以為是,對待不同的種族,思想需要不一樣,實事求是。」

「是的,元帥,我們知道了,絕對不會在出現如此結果,一定會制定更加行之有效的行動,不會讓同胞們陷入危險之中,請元帥放心,屬下馬上就將這消息傳給參謀部。」

「恩,記住就可以了,現在需要儘快的得到消息,真是令人心煩呀。」拉斯庫心中其實真的有些煩心,這一次出來,為的就是打贏戰事,不過打贏不意味著就可以隨意的放棄部分軍隊,這是非常不理智的,要知道這些軍隊可是東南各國的精銳,不知他一個人的私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