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和這一些故人見面了吧。

「修鍊者。」

正在林牧感嘆的時候,從門外面又走進來了一位女子。

林牧沒有記錯的話,這一個女子叫文如夢,是他大學的時候比較一個有人緣的女子。

畢竟長得好看的女生不管在哪裡都是光彩奪目的。

不過林牧並沒有關注這一些,他關注的是文如夢的身上竟然傳來了一陣修鍊的氣息。

雖然這樣的信息在他眼裡實在是弱的可憐,但不可否認的是她是一個實打實的修鍊者。

「沒想到啊,在我的這些老同學裡面竟然也有修鍊者。」

林牧也只是稍微的感嘆了一聲,也並沒有太過去在意。

雖然他的世界是一個科技側的小世界,但是,他在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這一顆星球上面存在修鍊者的氣息。

雖然有一些意外自己的這一些老同學裡面竟然也存在修鍊者,但是也並不是什麼太過稀奇的事情。

就在林牧不打算繼續關注的時候,文如夢的身上再一次傳來了一陣有一些奇特氣息。

這樣的氣息頓時讓林牧徹底的驚訝了起來。

「道的氣息!」

林牧在文儒安這一個實力低微的修鍊者的身上竟然感受到了道的氣息。

這怎麼可能?

這樣的一個小世界當中的一個修鍊者身上怎麼可能會傳出道你氣息?

林牧頓時就不敢相信了。

要知道他也是到了聖人境界的時候才勉強入道,他到了那個時候,身上才能夠傳來道的氣息。

可是這個文如夢的實力最高也只不過是個金丹期,這樣連仙都沒有成的人,身上怎麼可能會傳出道的氣息。

這完全這不符合朱天外界當中的常理。

「果然,我的世界也同樣不普通嗎?」

「竟然一個普普通通的金丹期的修鍊在身上都可以存在道的氣息,這是個例,還是每一個修鍊者身上都有這樣的氣息。」

林牧彷彿找到了一個線索一樣。

有沒有可能藉助文如夢來找到這個世界那一些不尋常的地方。

林牧在眼神當中思索著。

不過也沒有過去驚擾她,他們在大學期也並不是什麼要好的朋友,表現出太過接近的目的,有可能會讓她警覺。

不過在此期間,林牧也沒有閑著。

而是在一直用神識打探著她身上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不過,不管他怎麼查探,這人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鍊者而已。

但是,身上傳出來的那一種道的氣息是絕對不可能作假的。

看來想要弄清楚這件事情也不是那麼容易。

…… 蘿拉被白露不耐煩的拒絕,沒有生氣,和顏悅色,有著淑女的矜持,嬌聲道:

「不要這麼無情嘛,我再問三個問題。」

白露點了點頭。

「三個。」

蘿拉連忙補充道:

「之前那個不算,你要回答我。」

白露嘴角一抽,無語的道:

「你都多大的人了還耍賴?」

蘿拉毫不猶豫,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十八歲!」

「···」

你說十八歲就十八歲,聽說某個世界還有妖怪一口咬定自己十七歲呢。

白露在心中吐槽,面無表情地道:

「兩大抑制力分別是身為人類願迴避破滅的祈禱——阿賴耶識,以及世界的身為星球想要延長生命的祈禱——蓋亞。

這兩個名字和這個世界某些宗教傳說重合,但實際上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阿賴耶識守護人類,蓋亞守護地球,無論哪個都將現在的世界的延長作為目的,在毀滅世界的重要因素髮生的瞬間出現,抹消這個因素。

因為是無意識的,即使發生也不會引人注目,不會被任何人意識到。

其本質是集體無意識所做的安全裝置,所以那個世界不會出現魔神這種存在,更是竭盡全力阻止任何存在抵達根源,因為它們也不確定得到無盡知識的人到底是將世界毀滅還是讓世界更加強盛,百分之五十的幾率,不敢賭,所以只能有殺錯沒放過。

我和師匠的相遇就是被兩大抑制力坑了的結果。

師匠是我對老師的昵稱,她的真名是凱爾特神話中的影之國女王『斯卡哈』,不同於這個世界的傳說,在那個世界師匠是卻是存在的,武藝近乎於道,擁有北歐十八原初盧恩,弒殺不止一位神靈,甚至在世界之外的深淵獲得了『魔境的智慧』。

就連兩大抑制力對於師匠也是無可奈何。」

說到斯卡哈的時候,白露不禁想起了讓自己毫無抵抗之力,貫穿心臟的三槍,語氣有些異樣,並非痛恨或者畏懼之類的負面情緒。

蘿拉目光閃亮,有些八卦和調侃的道:

「我能聽出你對那位女王的憧憬和愛慕,真是膽大的弟子。」

白露對於蘿拉的調侃並不忌諱,表現的十分坦蕩,憧憬、嚮往的道:

「因為師匠很強,數次帶給了我死亡來臨的驚悸,師匠也很美麗,是真正暴力與美的化身。

而且我和師匠的關係不是傳統意義的師生,她交給了我弒殺神靈的武器和武技以及失傳的十八原初盧恩符文,所求不過給予她死亡。

既然如此,大膽一些有何不可?」

蘿拉聞言十分好心的道:

「那位女王在我們這個世界的神話中也是聲名顯赫之輩,在我們英國有很多相關文獻,或許兩個世界的傳說有些差異,但一定會對你有幫助。

稍後我讓人整理出來給你。」

白露微微挑眉。

「感覺你好像很期待的樣子。」

「只是微不足道的回禮。」

蘿拉笑容不變的回答,不著痕迹的轉移話題道: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異世界有十字教的存在嗎?」

「並不是全部都有,但一半以上的世界的確存在十字教,這個概率挺高。」

「第二個問題···」

蘿拉說著頓了頓,清澈明亮的藍瞳緊緊和白露四目相對,輕柔卻堅定的道:

「上帝真的存在嗎?」

「這可不像是Archbishop(最高主教)該說的話。」

白露目光微微一凝,英國清教信奉的就是上帝,然而作為英國清教的Archbishop(最高主教)居然在懷疑上帝存在與否的真實性。

蘿拉目光不躲不閃的和白露對視,笑而不語。

「我給你問一下。」

白露搞不懂蘿拉在想什麼,這個世界應該是存在著上帝的,不過沒人見過,也不能在世界內出現,所以對於凡人而言和不存在沒有區別,但是對於十字教信徒而言就是絕對存在的。

白露當著蘿拉的面打開跨越空間之門,將坐鎮卡巴內世界的影分身拉了出來。

「找我什麼事?」

「地盤推到西方那邊了嗎?」

「到是到了,不過目前剛剛覆蓋歐洲,還不是很穩定。」

白露打了個響指,指了指好奇看著分身的蘿拉道:

「足夠了,她想看上帝。」

白露分身看了一眼蘿拉,整個人瞬間散發出聖潔溫暖金黃的光芒,搞得好像小太陽一樣,連人形都沒了,而且特亮,亮的晃眼。

白露閉上眼睛都能感覺有那種明晃晃的感覺,轉過頭,捂著眼。

「你這個形象···」

光球中傳出分身壞笑的聲音。

「主的榮光將照耀世界。」

「我說你先把特效關了!」

白露咆哮,他轉過頭都能被晃到,簡直是夠了。

隨著分身從善如流的關掉特效,白露做了一套研眼保健操才恢復過來,看向同樣做完眼保健操的蘿拉道:

「你家上帝是這樣的?」

蘿拉一本正經的十指交叉握在身前,貌似虔誠的祈禱道:

「主的榮光將照耀世界。」

白露滿頭黑線。

「嘿,醒醒,這不是你家的上帝。」

白露分身失笑道:

「你從哪裡找來的戲精?」

白露聳了聳肩,無奈的笑了笑道:

「介紹一下,這位是英國清教的Archbishop(最高主教),蘿拉·斯圖亞特,自稱十八歲。」

白露分身眉梢一挑,他不是魔神,不過上帝擁有的許可權想要看穿一個人的年齡還是很簡單的。

「永遠的十八歲?」

蘿拉笑容不變的道:

「感謝主的恩賜。」

「你到底在想什麼?」

白露皺了皺眉,盯著蘿拉,他感覺有哪裡不對。

白露分身面色怪異的道:

「她想讓英國清教取代羅馬正教,吞併其他宗教、魔術、科學勢力,然後去異界傳教。」

神明能夠聆聽信徒的祈禱,白露分身有著上帝的權能,能夠感受到自己在這個世界多了一位信徒,也是唯一的信徒。

白露也知道怎麼回事兒,凝神看向蘿拉道:

「你認真的?」

雖然同樣是上帝,但蘿拉確確實實的改變信仰了,英國清教Archbishop(最高主教)的地位可不低,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想必也在上帝那裡掛上號了,改變信仰可不是一件小事。

而且蘿拉的信仰轉變的太快,有種廉價的感覺。

白露分身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椅背紅茶,坐在教堂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抿了一口紅茶,淡淡的道:

「神明也好,魔神也罷,只是她實現目的的工具而已。

很有野心的人,而這樣的人居然有信仰,有趣。」

嘭!

白露解除了分身術式,伸手穩穩地接住紅茶。

他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處理卡巴內世界的情況了,以前的話只是想要多了解一些規則,不過魔神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他化身千萬神靈,最終會涵蓋卡巴內世界所有神話的每一位神靈,最終神位權能會根據神話定義涉及到世界上所有的神職權能,從而了解世界的所有規則。

他就是眾神,掌握了那些規則,也就掌握了世界。

雖然很繁瑣,而且比起直接掌握根源差了一些,但是絕對比魔神更強。

因為卡巴內世界是屬於他的,而學園都市的世界是屬於全部魔神的。

白露接收了分身的記憶,又分出一百個分身,不用與之前單純的用卡巴內世界的神力結晶填充萬花筒寫輪眼空間的規則,他要用這些分身卻認真解析卡巴內世界,然後將卡巴內世界真正的掌握在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