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應該的。」章林笑了聲,毫不猶豫的解下長劍。

黝黑漢子伸手接過,目光一轉,瞪著王動:「閣下呢?」

「傘也算兵器么?」

王動轉了轉掌中的天羅傘,淡淡道。

「自然算。」黝黑漢子冷冷道。

「哈哈,入島隨俗,公子暫且容讓一二吧。」章林打著圓場。

王動淡淡道:「可惜我沒有容讓旁人的習慣。」

黝黑漢子冷冷道:「不肯解下兵器,便不準入島,規矩絕不容破壞。」

「既然如此,便由章兄一人進去吧,我在外等候就是。」王動看了章林一眼道。

「唉!大家這又是何必呢?區區小事何必鬧得這般僵?」章林跺腳,對黝黑漢子道:「我跟貴幫楊丘幫主乃是舊識,就當給我個面子如何?否則待我入內,倒要跟楊幫主好好說說。」

見章林抬出了幫主壓人,黝黑漢子這才哼了一聲,滿臉不悅的離去。

「兩位請!」

兩名漕幫帶刀弟子走出,在前帶路,往裡行進。

王動一面走,一面打量著島內布置,這漕幫內外確是禁衛森嚴,說十步一崗,五步一哨是誇張了,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島上隨時都有弟子巡守著,監察四方。

以眼前所觀估算,島上人數大概有千把人左右。

往裡行進了片刻,一片沼澤地出現在眼前。

嘩啦!

沼澤內突然竄起一條黑影,猛地朝章林撲了過來,章林吃了一驚,當空一掌劈去,將那黑影劈飛出去。

「原來是一條鱷魚——!」章林鬆了口氣,目光突然圓睜,盯著王動身後:「小心!」

王動立即轉身。

轟!

掌風大作,章林暴喝一聲,突然一掌印向他的背心。

於此同時,那兩名帶刀弟子猛地拔刀,刀光一閃,一左一右劈殺過來。

砰砰砰!

沼澤地內也是響動大起,淤泥突然破開,一剎那間足有八條影子竄出,合身一撲,刀光生寒,凌空罩向王動全身上下。

瞬息之間,已布下了天羅地網之勢。

「死!」章林獰笑一聲,掌力催出,轟在王動背心。

王動立時如斷了線風箏一般,飄飛出去。

「蠢貨!」章林滿臉不屑。

但是,就在這一剎那間,王動飄飛的身形又忽地倒卷而回,宛似被一根線倒提著一般拉了回來。

呼啦一聲,他身形便如一道風一般自兩道刀光織就的寒網中一穿而過,砰!兩柄長刀猛然爆裂,蓬蓬聲響中,那兩名偷襲的漕幫弟子慘呼聲中,轟飛而去。

「早知道你這廝不對勁,果然是姦細。」王動反手一抓,抓破空氣。

咻!

章林只覺得滿面生寒,被一股凜冽的勁氣籠罩,速度之快,絕非他所能抵禦,咔嚓一聲,胸骨已被五指抓碎,仰面癱倒。

不過王動並沒有殺他,不論如何,章林都是曹震的弟子,還是留給曹震處置得好。

唰!

當空之中,八道刀光揚起,斬落下來。

王動一掌催動,天羅傘陀螺一般旋轉起來,飛旋的勁氣,如水龍一般帶動得沼澤內的泥沼層層飛出,白光閃出,天羅傘已分別刺向八個方位。

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八道悶哼,刀光崩潰中,那八條身形已直挺挺摔進沼澤中。

這一次卻再沒有起來。

彈指之間,除章林尚有喘息外,便有十人喪命。

王動目光森寒,拇指一扣傘柄銀環。

嗆啷一聲。

奪命劍出鞘。

長劍在手,指正前方。

「都出來吧,難道還要我來一個個請你們么?」王動道。

沼澤密林之中,立時之間,一聲長笑引空而起:「姓王的小子,別以為殺了幾個嘍羅就有什麼了不起?今次我們匯聚八大高手對你一人,你已是逃無可逃!道爺勸你還是束手就縛,免得自討苦吃。」

金衣道袍,羽冠束髮的將道子飛身射來,落在樹梢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王動,面上泛起志在必得的冷笑。 山風徐來,崤山之上霧氣流瀉,簇簇紫竹,迎風招搖,亭亭雅緻。

「好風當殺人!」

山腳下,鷹博空仰頭露出一個森冷笑容,拾階而上。

他一步數丈,身法縱掠如飛,騰雲一般步步登高,短短片刻已掠至半山腰處,突然之間,大鳥一般提縱起十二三米高,掠上山腰處的石台。

嘩啦嘩啦!一隻只飛鳥被其氣息驚動,簌簌飛走。

「如畫山河,靈山勝境,何等自在逍遙之所,鷹王殺氣如此之重,真是大煞風景!」

二三十丈外,觀雨亭內一道人悠然而坐,面前石桌上擺著一副殘局,他一手拈著一枚黑子,聲音淡淡傳來。

鷹博空看了過去,眼神泛冷:「臭道士,你這條老命還真是大,破了你的氣海竟然還不死。」

靈虛子黑子落入棋盤,發出清脆一聲響,微笑道:「好死不如賴活著,鷹王都沒死,貧道怎好先你而去?」

「這一次你若還能逃脫本人鼓掌之間,我鷹博空名字倒過來寫。」

「空博鷹?這名字當真不錯,貧道拭目以待了。」

鷹博空冷哼一聲:「本人沒工夫跟你這臭道士逞口舌之利,將心真經交出來,留你一條老命。」

靈虛子眉頭一挑:「怎麼?你這頭老鷹也對這本經書感興趣?那就來拿好了。」

「不識抬舉!」

鷹博空一聲冷笑,唰!身形一閃,兩三個起落已掠出二十餘丈,裹挾著一股勁氣,撲面壓來。

「鷹王還真是沒耐性?不忙,先陪貧道下一局再說。」

靈虛子袍袖一拂,石桌上的棋子嗖嗖竄起,黑白兩色棋子交雜,漫天飛舞,激射而去,勁氣嗤嗤作響。

「雕蟲小技!」

鷹博空冷笑一聲,滿臉不屑之色,單手抓出,五指輪轉,風輪一般轉動起來,一顆顆棋子盡數崩飛,在半空中便被勁氣所激,爆散成了齏粉。

鷹博空身法一進,一瞬間竄入觀雨亭,獨臂揮動,五指如鉤,劃出道道寒光,朝靈虛子抓攝過去。

砰!

靈虛子一掌輕飄飄擊在石桌上,轟然聲中,石桌猛地翻飛起來,迎著鷹博空撞了過去。

鷹博空卻連閃避的意思都沒有,五指一催,如擊豆腐,石桌輕易被他五指貫穿,余勢不絕,將石桌粉碎開來。

靈虛子自石凳上一躍而起,一聲長笑:「也罷,便與鷹王斗一場。」說話之間,一掌迎上。

砰!

半空之中,一掌一爪毫無花假的對撞一記,激揚的勁氣衝散開來,激得兩人衣衫狂卷。

鷹博空身形一顫,身形被擊得後仰,驚呼道:「你已晉入先天之境?」

「不錯!」靈虛子退後一步,面容平靜道。

「好!」鷹博空大呼一聲,眼中射出濃烈的殺機,身形一掠,又朝靈虛子撲了上來。

靈虛子也是毫不相讓,兩袖飄飄,雙掌飛舞,勁氣相交,他雖是初入先天之境,可鷹博空斷臂之後戰力大損,十成功力頂多發揮七八成,兩人交手在一起,竟有棋逢對手的意味,斗得難分上下,誰都無法徹底壓倒對方。

……

…………

涇河水域上。

一艘裝飾奢華的大船行駛在水面上,船上掛著一方大旗,旗上的『陰』字表明了船主的身份。

陰可人負手立於船頭,玉冠束髮,那張俊美得完全不似男人的臉上露出冷漠的笑容。

在陰可人身後立著七人,四男三女,都是二三十歲年紀,四名男子容貌有著八九成相似,神情更是幾乎一模一樣,令人一看就知道這四人定是四胞胎,三名女子也是一般情況,乃是三胞胎。

七個人背負長劍,就像是陰可人的影子一般,不言不語。

這七人正是陰府的七劍侍。

七人從小就被陰府培養,吃住生活在一起,修鍊一門需七人同使的劍法,就連修為也是幾近一般!三十年悉心演練,七人幾乎已是心意相通,劍陣一起,威力倍增。

迎面一艘快船駛來,兩艘船漸漸接近。

「嗯?」陰可人眉頭一挑,嘴角掠過一抹冷笑:「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迎面駛來的正是曹震的快船。

陰可人今次出馬,本是要直搗黃龍,殺向鐵掌府,沒想到半途就遇到了曹震,只覺得便是連天意都在自己這一邊。

「阜陽陰家的船?」快船上曹震也發現了陰字大旗,眉頭微皺。

就在這時,船上驚呼聲起,有人大叫道:「撞過來了。」

曹震吃了一驚,立即瞧見陰家大船竟直直朝著他這條快船撞了過來,船速來得好快,船上水手根本來不及轉向,只聽得砰然巨響,兩船已撞在一起。

快船身位比陰家大船小了幾倍,甲板頃刻破碎開來。

「陰家是要幹什麼?真當我鐵掌府好欺負么?」

曹震大怒,對方擺明了是故意撞上來的,原本銀船被劫,他心中就憋了一肚子氣,此時更是怒火中燒,雙臂一展,已如雄鷹朝陰家大船撲去。

「曹老匹夫,忍你很久了!今日這涇河便是你喪命之所。」

陰可人雙袖飛卷,兩隻手如鉤一般劃出,直接就是一道穿空神爪。

嗖!

風聲響起,七劍侍七人如一,劍光融合成一線,幾乎在同時間朝曹震殺去。

「果然是沖著曹某人來的。」

曹震心中冷哼。

陰家是五世家之一,列於定州九大勢力之中,鐵掌府雖然不弱,但跟陰家一比卻是小巫見大巫,差距不小!

但曹震能以一己之力撐起鐵掌府的威名,自然也不是優柔寡斷的性子,知道陰家是要對他出手了,手上也是勁氣一催,毫不留情。

澎湃的碎玉掌力擊出,嘩啦啦聲響中,大船的船舷層層碎裂。

於此同時,漕幫所駐小島上。

將道子聲音落下之際,又有七位高手自沼澤密林各個方向掠出,團團將王動包圍起來。

「道爺布下天羅地網,任你插翅難飛。」

將道子目光森冷,瞧著王動,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他有自信的理由。

今次被他招來的八名高手,有投靠黑煞教的漕幫幫主楊丘,此人是後天九層高手,劍法不俗!

還有雷家堡堡主雷正陽,比起楊丘更要勝過半籌。

此外更有他這位只差半步就能一腳邁入先天的高手。

餘下五人,兩人出自漕幫,是楊丘的拜把子弟兄。

另外三人則是青山寇的頭領。

青山寇也是早就暗地投靠了黑煞教,大頭領獨孤盛死在了王動手中,這三位頭領任何一人能殺死王動,都可憑此成為新晉大頭領。

這五個人也都是打通了任督二脈,後天八層的武者,算是二流高手中的佼佼者。

八人聯手,尋常的先天高手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這教將道子如何不自信滿滿?

只可惜,將道子對王動的了解還止步於兩三個月之前,卻不知道主世界雖只兩三個月,加上武俠位面,王動起碼已多出半年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早已是今非昔比,修為起碼翻了兩籌。

以王動如今的修為,縱是再次與邀月宮主一級的高手交戰,或許仍要略遜一二,卻未必不能爭一爭鋒芒,至少全身而退並不難。

「嘴炮還是先留著吧,出手就是。」王動直接道。

「小崽子急著送死,大爺豈能不成全你。」一名青山寇統領陰測測道。

「一起出手,將他拿下!」

將道子卻是大喝一聲。

剎那間,將道子,雷正陽,楊丘等八名高手飛身撲來,或許是將道子早打了預防針,八人一出手就是全力而發,各自掣出最為厲害的殺手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