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盤龍鎮興隆酒樓,趙明用玄空珠越空位移加鱷魚劍斬殺的先天一層武者,就是天刀宗的。在相遇洞,搶劫趙明等人,后被龍騰殺死的築基一層和鍊氣九層,還有那兩個先天武者,也是天刀宗的。

在趙明的感知當中,這個天刀宗修士雖然是鍊氣八層修為,但論起法力的渾厚,卻比孔義差了很多,這就足以說明,此人的靈根和經脈資質遠遠不及孔義。

這同時也說明,孔義極品金靈根的天賦,可以讓他的實際戰力遠超普通修士。

再向後看,這群人中,還有兩個天刀宗的門人,一個是先天三層,一個是先天四層。

然後,趙明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孟嬌就在其中。

和孟嬌并行的兩個人引起了趙明的注意,這兩個人都是先天武者。

當中一人是一位和孟嬌容貌相似的中年將軍,先天三層修為,他身邊是一位老者,先天六層修為,看樣子是這位將軍的護衛。

在他們三人身後,還跟著十位軍漢,有四位是先天一、二層的武者,還有六位都是後天圓滿和後天九層的武者。

再後面,遠遠地綴著四人,都是趙明認識的,是一個中年人和三個少年人。

那個中年人就是是興盛商行的會長,叫宋地,他原來是後天九層,現在也進入後天大圓滿了。

年齡最大的少年叫宋雲龍,就是在盤石山被他打傷的那個興盛商行的少主,當時他是後天六層修為,現在看上去也進入後天大圓滿了,內力波動和宋地一樣,都凝聚得很。

另外兩個少年一男一女,男的是宋地的兒子,叫做雲鷹,女的是宋雲龍的妹妹,叫做雲鳳,現在也進入後天圓滿了,但趙明看得出來,這兩人的內力還沒開始進行壓縮凝聚。

看來,他在興盛商行換草藥的行為也成全了這幾個傢伙。這幾個人因為九種武者的超五品丹,修為也突飛猛進了。

這一切的觀察和判斷,在趙明的元神感知之下,只在瞬息之間就全部完成。

對方一共有二十一人。

法力最雄厚的孔義、鍊氣八層的天刀宗修士、內功最強的先天六層護衛,這三個人最厲害,威脅也最大。

那兩個先天三、四層的天刀宗武者,還有先天三層的將軍,王勁、楊玉,小胖、趙月,都能夠對付。四人經過生脈丹與生靈丹提升靈根和經脈資質,元力的渾厚遠遠超過同級修士,都有越級戰鬥的實力,對付這幾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至於其他人,包括鍊氣四層的孟嬌,四個先天一、二層的軍人,和剩餘的十個後天武者,全都不足為慮。

趙明泥丸宮中的淡金元神快速旋轉,元神感知在這些人身上細細探查,他閃念之間就把這些人顯露出來的實力分析得清清楚楚。

以孔義當前的御劍速度,十公里的距離,他要來到相遇洞前大概只要五、六分鐘,後面的孟嬌和那些先天武者,時間要慢上一倍,至於那些後天武者,還要慢上許多。

因為鍊氣修士的意念感知難以超過千米,所以在三、四分鐘之內,孔義還發現不了他們。

大約五、六分鐘之後,孔義和天刀宗的鍊氣八層修士會率先到達此處,再過幾分鐘,孟嬌和那幾個先天武者也會先後到達。

五、六分鐘,這個時間雖然少,但也足夠大家做出決定,做出選擇,執行行動了。

趙明可以選擇馬上離開相遇洞,象其他進山做任務的人一樣,到相遇洞前方的平原上,隨便在哪個小河邊呆一會兒,裝作露營的樣子,只要和這些人保持一公里以上的距離,就不會被發現。

待對方過來之後,不論對方在不在相遇洞停留,都必然會讓出前往西北龍脊岩方向的路線,趙明等人就可以裝作沒事人一樣向龍脊岩方向進發。

趙明站在洞口,元神感知持續觀察著西北的動向,眼睛卻望向了相遇洞前的數十里平原。

夕陽之下,平原之上,數條河溪蜿蜒流趟。從洞前數百米到二、三千米,只是這一小段距離,就有幾十支隊伍在小溪、小河的邊上紮營,還有一兩處正上演著慘烈的廝殺。

要找個地方混入其中嗎?

呵呵,不。

趙明不打算這麼做。

他決定讓這幫人遇到自己和冬梅姐。

趙明隨手一揮,打出法訣,在大家的周圍布下隔音陣。

他現在只學了一點陣法基礎,所以這個隔音陣的效果不如石冬梅的好,還擋不住巨大的響聲,但讓洞內的其他人聽不到他們的談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

眾人見趙明站在洞口,先是示意遠處有情況發生,而後默默地看著西北方向駐立了足有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一下子都緊張了起來。

難道百鍊宗的人又出現了,那個築基修士又追來了嗎?

待看到趙明嘴角露出一抹冷冷的笑意,隨後又布出了隔音陣,大家一下子又都振奮了起來,這是看到誰了,要對誰動手了?

「百鍊宗、天刀宗,來了二十一個人,沒有築基修士,大約五分鐘後到這裡。」趙明緩緩開口,「我們來個半明半暗的埋伏戰。這裡人多眼雜,所以不能殺,只能重傷。要速戰速決,不能讓他們傳訊。」

眾人知道現在時間緊迫,所以什麼都沒問,只是認真記住趙明的所說的話。過往的戰鬥讓他們相信,趙明一定能把事情安排妥當。

「孔義,鍊氣七層,法力最雄厚;天刀宗修士,鍊氣八層;北雲國軍人,先天六層。這三個人最厲害,由我和冬梅姐對付。」

「後面的孟嬌,三個先天三、四層武者,四個先天一、二層武者,這八個人就由叔嬸、小胖月兒攔截擒拿。最後十個後天武者,這樣的戰鬥他們參與不進來,不讓他們逃掉就行。」

「大家把通訊腕錶安在周圍,錄影陣、錄聲陣都打開,這個是證據,以後會很有用。」

「叔嬸、小胖月兒,你們都把法力隱匿起來,在洞外西北百米處偽裝成普通武者。我和冬梅姐就坐在洞口,等他們過來尋事挑釁。」

「嗯……」趙明又想了一想,確認沒什麼大的遺漏,「現在就行動吧。」 孔義在飛行之中略略減緩速度,指著前方,道「不兄,前方十七、八里處就是相遇洞,咱們在那裡稍稍休息一下再回盤龍鎮。」

黃不沒吭聲,只是御刀飛行,他陰沉著臉向孔義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前方隱約可見一座小山,相遇洞想必就是在那裡了。

孔義見黃不沒理會他,很是尷尬,便道:「不兄,我不該帶你們到毒龍潭。『龍脊岩下毒龍潭,百死無生』這句話想必你們也知道,我也提醒了你們,但誰也想不到無師叔會突然衝進毒龍潭……」

黃無在衝進毒龍潭上空時突然化為一片血霧的景象到現在還令孔義驚悸不已。

一個築基三層的修士連慘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那麼無聲無息地化成血霧消散掉了,就連他御使的星紋刀也在剎那之間化成了霧氣消失不見。

這一切過後,毒龍潭上空還是象往日一樣,潭水似乎隱約可見,但象水波一樣的無形波紋模糊了那裡面所有的景象,看一會兒就會頭暈目炫,實在不清楚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哼,」黃不輕哼了一聲,道:「孔義,要不是你說那個叫趙明的雜役掉進毒龍潭還活著出來了,還得到了四葉苦參和生脈草,我三叔能下去嗎?」

「唉,不兄,我那也只是推測而已。黃霸死在興隆客棧,無師叔來查兒子的死因,我一個做晚輩的想幫忙,肯定要把自己知道的線索都提供給他。不過說起來,當時你也跟著無師叔一起御刀向里沖,我可是一把拉住了你……」

聽到孔義再提及此事,黃不臉上露出后怕的神色,三叔化為血霧的一幕又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緩了一緩,向孔義拱手道:「算了,這事確實不怨你。多謝孔師弟拉了我一把。此番出來遇到這種事,我都不知該如何向宗門交待了。」

他又嘆了口氣,道:「本來我爹帶著三叔的四個兒子來這裡尋找靈材,結果二兒子黃霸死了,三叔來找兒子,也死了。 嬌妻寵上天 現在我爹和黃雄、黃天、黃下也都沒了音訊,怎麼都聯繫不上……」

現在,他聯繫不到父親,也聯繫不到那三兄弟,通訊腕錶、通訊符都聯繫不上,盤龍鎮這裡怎麼這麼詭異?

聽了黃不的話,孔義一時也是無語,這件事確實處處透著詭異,他也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本他以為,在興隆酒樓,黃霸的死和那個雜役趙明有關,所以才帶著一眾人等到龍脊岩尋找線索,因為根據他的調查,這裡就是趙明被打落懸崖的地方。

秦非得已 但結果不但線索沒找到,黃霸的父親黃無,一個築基三層的修士,在毒龍潭上空變成了血霧。不但如此,黃不的父親黃恥和黃霸的另外三個兄弟竟然全都失蹤了。

這黃家的人也太倒霉了吧,這才半個多月時間而已,就死了兩個,失蹤了四個。

說起來最近盤龍鎮發生的事情確實詭異得很,李榮等九個外門弟子失蹤,趙一天失蹤,李忠、孟寒被妖獸毒死,這些事情他覺得都和趙明、石冬梅這些人有關,但仔細想想,卻什麼證據都沒有。

真是讓人頭疼。他自詡資質非凡,頭腦聰明,但這些事卻是讓人越想越亂。

算了,不想了。

「不兄,相遇洞到了,咱們下去。」

孔義和黃不打了個招呼,快到洞口時收起飛劍,身形飄然落下。

咦?

在前方十餘米處的洞口,盤坐著兩個人,一個是石冬梅,一個是趙明。

他們怎麼有膽子出現在這裡,他們不是逃跑了嗎?

他的意念感知落在兩人身上,一瞬間就探出了兩人的修為。

石冬梅已經是鍊氣六層後期了,比上一次見到時修為又提升了一級。

這麼快的提升,估計這就是生靈丹的功效了吧。不過這生靈丹看起來也就和聚元丹的效果差不多,提升一級修為而已,也沒讓人產生什麼驚天動地的變化。

至於這個雜役趙明,看起來還是後天初期的武者,連內功都沒有,皮肉筋骨倒是比以前更堅韌了,不過也就是個外家武者罷了。

「沒想到你們在這裡。」

孔義向前走了幾步,意念把兩人罩住。這兩個人再也跑不掉了,一個後天武者,一個鍊氣六層,他抬手之間就能把兩人拿下。

「噢,原來是孔師兄,之前你誤會了我,現在過了這麼多天,事情肯定調查清楚了是吧。我和你說的趙一天、李忠、孟寒一點關係都沒有。以孔師兄百鍊宗第一天才的智慧,查清這點兒小事一定很容易。」

石冬梅緩緩站了起來,她的語氣很平和,一點都沒有曾經被冤枉,還差點被殺掉的憤怒。

噢?孔義很意外,石冬梅見到自己應該充滿仇恨才對,可她並沒有。還有,她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

調查清楚?什麼調查清楚?上次在小山崗,他是想幫孟嬌殺掉石冬梅,至於調查趙一天的失蹤,那只是借口而已。

「見過孔師兄。」趙明見孔義有點愣神,趕緊上前半步,向孔義施了一禮,這讓孔義感到有些詫異,「上次在丹藥閣,孟寒和趙一天搶奪四葉苦參,我憤怒之下與二人起了衝突,多虧孔師兄主持公道,我們一家人才能活命離開。」

「嗯。」孔義沖趙明點了點頭,又抬眼掃視了一下洞內的其他武者和修士,道「百鍊宗的交易公平公正,自然不會為難你一個小小的武者。」

趙明的感謝,讓他心裡很受用,因為這是事實。他當時因為事情發生在大庭廣眾之下,為了維護百鍊宗的聲譽,確實沒有難為趙明一家人。

但孔義還是有點疑惑。

看這兩人從容的樣子,你們不知道你們現在隨時都會沒命嗎?

這兩人好象不知道半個多月前他們被追蹤搜捕的事情。嗯,不知道也正常,那是一次臨時決定的追殺,當時就是為了搶奪趙明的千年生脈草。

只不過這家人狡猾得很,他們得到千年生脈草,怕被人搶,配齊了藥方之後,東躲西藏,但卻恰好躲過了那次持續數天的搜捕。

呵呵,這運氣看起來還真是不錯呢,幾個小小的武者,居然連築基修士親自出手搜捕都沒抓到。

現在,不躲了,終於露面了,這是把丹藥煉成了,吃掉了,不怕被搶了?

不過,現在雖然沒人搶你們了,但死亡失蹤案可還和你們有關啊!

這段時間,趙玄東和李計什麼也沒調查出來,眼看離回宗沒幾天時間了,正無法向宗門和家族交待呢。你們送上門來了,這就可以結案了。

孔義決定不再啰嗦,他輕笑了一下,正要以查案為借口把兩人攝拿,卻見趙明翻手之間捏著一粒丹藥舉在胸前。

這粒丹藥呈淡青色,圓潤光澤,散發著一絲淡淡的青香,這清香聞上去令人心曠神怡。

孔義忽然感到丹田氣海之中有一叢酥麻感劃過,然後丹田虛空之中有一叢亮白的銀絲一閃。

這是靈根顯現,這是只有築基之後才能出現的景象!

聊齋世界的贅婿 他忽然對這股清香極度渴望。 孔義剛要有所動作,就見趙明手指一捻,丹丸消失不見。

黃不一直站在孔義的身邊,他也聞到了這丹藥發出的清香,也在一瞬間看到了丹田虛空之中顯現的靈根紋路。

修士在進入鍊氣後期之後,長期的修鍊使他們的靈根對天地元氣的感應越來越敏銳,靈根本身也因長期吸納煉化天地元氣而變得越來越完善。

他們都知道,築基之後,天賦的靈根就會徹底成形完善,就會顯現在丹田氣海之中,成為仙道之基。但在築基之前,在整個鍊氣期,他們是不可能看到靈根的。

但今天,就在剛才,在聞到那絲清香的一瞬間,竟然看到了靈根顯現,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足以令二人震驚。

這是什麼丹藥,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這是生靈丹,上品生靈丹!一千三百年生脈草煉製,具有提升靈根資質的逆天功效!」

趙明說話的聲音很大,整個相遇洞中的武者和修士都聽到了。

一時之間,整個相遇洞里出現了短暫的寧靜,眾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

有些人想要衝過來,待看到孔義的百鍊宗執法堂服飾,看到黃不的天刀宗內門弟子服飾,再感受到兩人鍊氣七層和八層的法力威壓,立刻都抑制住了貪婪的心思。

「孔師兄,我得到了千年生脈草,冬梅師姐幫我煉成了上品生靈丹,我們服用之後,還剩下這一粒。我是百鍊宗的雜役,身為百鍊宗的一員,自然要為宗門做點貢獻。這粒丹藥,我要獻給宗門。」

聽到趙明的話,洞內的武者和修士都把目光聚在他的身上。這才發現,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上竟然沒有內力波動,也沒有法力波動。

「唉——」

「可惜了!」

「糟蹋了!」

不斷有惋惜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有的人甚至頓足捶胸。

這麼珍貴的生靈丹竟然被一個沒有靈根的少年吃掉了!

孔義和黃不的臉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可惜了的神情。

不過沒有關係,這不是還剩一粒嗎?孔義覺得,剛才一瞬間的感覺告訴他,這枚生靈丹對他有大用。只是一絲丹氣,就能激發靈根的顯現,如果服用了整粒靈丹,一定會讓他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現在,這枚生靈丹對他來說,不再是「有亦可,無亦無妨」了,而是必須要有了。

「孔師弟,這小子是你們百鍊宗的雜役?」黃不想起了孔義給他介紹黃霸之死時所提到的情況,「他就是你說的那個掉進毒龍潭又活著出來的趙明吧!」

「嗯,正是此人。」

孔義看向趙明的眼神中露出一絲嘲諷。小子,你一個小小的雜役,糟蹋靈丹的蠢材,還想跟我玩心眼兒?這生靈丹真要獻到宗門之中,即便是經我之手,那也必然是幾大修真世家的囊中之物,不論最終誰得到,但肯定不會是我。

說我為你主持過公道,想跟我拉關係,還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借獻丹之名保住你的性命,還身為百鍊宗的一員,想為宗門做貢獻?

我雖然對宗門忠心,做事公道,但也絕不迂腐,豈能被你一個小小的雜役用話語套住!

「他就是執法殿趙玄東、李計兩位師叔要捉拿的人,是導致李榮、李忠、趙一天、孟寒這些宗門弟子死亡失蹤的罪魁禍首。你堂兄弟黃霸的死就與他有關。」

孔義盯著趙明,見他在自己說話時正悄悄地向石冬梅的身後挪,不由得笑了。真是愚蠢吶,你的冬梅姐姐連她自己都保不住了呢!

「噢……」黃不看象趙明的目光露出一絲兇狠,「看來今日我三叔之所以葬身毒龍潭,也是因為他了!」

「那當然,要不是他,我哪裡會帶你們去龍脊岩啊。」

孔義應聲之間,張手攝拿趙明。

他故意只使了五成法力,他知道趙明有斗戰鍊氣四層的實力,吃了生靈丹后還會更強一些,但他就等著趙明掙脫反抗。

只要你敢掙脫反抗,眾目睽睽之下抗拒執法,冒犯執法堂威嚴,我翻手之間就把你當場擊殺!

「哈!」

趙明俯身大喝一聲,閃躲孔義的攝拿,喝聲震得相遇洞內嗡嗡作響。

在他的元神感知之中,洞外西北方向,孟嬌施展著風行術已然臨近王勁夫妻和小胖月兒的伏擊圈。他大喝一聲就是通知外面的人,他這裡已經開始戰鬥了。

隨著喝聲,他貓腰一縮,向石冬梅的身後躲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