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曾小美看著下屬緊張的神情,心中生起了一絲的陰霾,隱隱的想起了什麼可能,突然想到一個更大的可能,著急地道,下屬說,所有人都逮捕了,但是她在門口,並沒有看到李文朝被羈押出來。

「他……他還在裡面,曾隊……」

聽到曾小美問起李文朝,下屬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神情也有些猶豫。

曾小美沒有理會他的神情,也沒有繼續再問他,她知道他的意思,李家的一代家主,曾經的大人物,他們,都不敢逮捕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曾小美邁起步子,走向了前面的李宅的大門。

本來,她今天,是並不想過來的,因為,她並不想面對李家的人,但是李子揚的案件,徹底的激怒了她,讓她不顧一切的走了過來,既然過來了,她知道,該面對的,就必須要面對了。

就在曾小美進入李宅的一刻,李宅的後面不遠處,一棟房子的頂層天台之中,老吳,李子揚,李子明,三人並列的站在上面,並沒有直接離去,而是靜靜的望著不遠處警察們忙忙碌碌,進進出出的李宅。

他們是剛剛到達這裡的,一個凝練期的高手,要帶中一個鍛骨期的高手和一個普通人,在那些普通的警察們的監視之中離開,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老吳並沒有逼他們離去,而是嘆了一口氣,靜靜的站在一邊。

李子揚緊緊的握緊拳頭,眼裡帶著無比怨毒的神情,緊緊的盯著前面那道靚麗的身形,他認得出來,那個人,是曾家的小姐,在刑警隊工作的曾小美,據說,這一次的事情,就是她們曾家搞出來的!

李子明的拳頭,也緊緊的握了起來,眼眶中,還帶著未乾的淚痕,眼睛,就這麼靜靜的望著前方,嘴唇,緊緊的抿著,在這一刻,他平生第一次的,那麼強烈的感覺,那麼強烈的清楚,自己應該干一點什麼,自己應該變得更加強大!

老吳看著最後一個人羈押出來,看著那個女娃子,進入大門,知道下一個出來的,可能就是那一個人,該來的,終究會要來,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旁邊的兩人年輕人,輕聲的道,「我們走吧。」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回來的!」

李子揚深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對自己說的,又似乎是對旁邊的兩人說的。

李子明抬起頭,看了一眼神情怨毒無比的李子揚,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情景,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毅然,然後很快便默默的低下頭,跟在老吳的身邊。

……………………………………

「李爺爺。」

曾小美對於李文朝並不算特別陌生,雖然曾李兩家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往來了,但是基本上,每年都有那麼一兩種場合,她還是能見到他的,甚至,她還曾經從他的手裡,接過紅包。

所以,即便李文朝的變化非常的大,她還是一眼便認了出來,坐在大廳之中的李文朝。

「想不到啊,你居然還叫我一聲爺爺。」

李文朝緩緩的抬起了頭,望著前面的曾小美,嘴角,浮起了一抹自嘲,「想不到,你還親自過來了,難道,你們曾家,還有你,就這麼恨我們李家嗎?」

「李爺爺,你應該明白,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曾家做的,我們曾家,沒有那個能力。」

曾小美搖了搖頭,並沒有因為李文朝的諷刺的話語,而變得憤怒,只是非常平靜地道。

她確實非常厭憎李家,但是卻談不上恨,面對李文朝,這個曾經的長者,她並不想太過的去刺激他。

她雖然也不怕李家的仇恨,從她爺爺作出那一個決定的時候,她便已經料想到,所有可能的結果的了,但是她還是覺得,應該把真相說出來,不管人家相不相信。

「有人給我打了電話,給了我那些材料,至於那些材料,是什麼人拿走的,李家得罪過什麼人,李爺爺應該比我更加清楚。」

李文朝沉默了下來,他之前,也一直都在懷疑,這件事情,曾家怎麼可能做到,而且,曾家也沒有一定要這麼做的理由,但是,不是曾家做的,究竟又是誰做的?

他們李家就這麼倒下了,竟然連倒在誰的手裡都不知道!

他實在太不甘心了!

究竟是誰?對李家這麼的仇恨,非要將李家徹底的覆滅?斬盡殺絕的?

李文朝的拳頭,握了起來,嘴角的肌肉,狠狠的抽了一下,他的腦海里,竭盡腦汁的思索著,有能力的,趙家,韓家,他已經可以確定,完全不是了,曾家也不是……

陳建國!

忽然,一個名字,從李文朝的腦海里閃現了出來。 對,就是他,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從上一次的事情,再到這一次子揚做的那些事情……

他確實應該恨李家入骨,有絕對的理由,將李家徹底的覆滅……要說最憎恨李家的,絕對就是他!

但是,他有這個能力嗎?

他真的沒有這個能力嗎?

李文朝的拳頭,握得更加緊了,他的腦海,思索得也越來越多了。

陳建國,並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不是猛龍不過江……

隨著思緒的漸漸深入,李文朝忽然之間,感覺身體開始有些發寒了起來,他忽然發一同,自己似乎一直以來,真的錯了,錯了一些事情,對一些細小的細節,作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以至於,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錯了……

一個鄉巴佬,毫無背景,怎麼可能在四大家族的夾縫之中,生存下來,他又怎麼能把握得那麼好的時機?這麼快速的把建國集團的事業,發展了起來……

二十多年前,從陳建國出現在g市,崛起的一刻,他就已經不簡單,彷彿冥冥之中,有一隻無形的巨手,在控制著,在布置著,在精心的裁培著他……

一次又一次的細節,他居然一直都把這一切,歸入了狗屎運!

就算是上一次,經過了這麼大的打擊之後,他竟然還……

一個人走一次狗屎運可能,怎麼可能一直走狗屎運呢?而且,一個走狗屎運崛起的人,又怎麼可能會令到馬家這麼重力出手?對他們李家這麼打壓?

陳建國!

李文朝的腦海里,不停的重複著這個名字,他要將這個名字傳達給李子揚和李子明兄弟兩人,要讓他們知道,李家的真正的仇人,是什麼人!

「李爺爺,時間不早了,我們應該走了!!」

曾小美並不知道,李文朝的腦海里,此刻想的什麼,她只是默默的看著他,看著他的臉上,神情不停的變幻著,時而悲哀莫名,時而激動緊張……

直到夕陽漸漸的西下,室內的光線,漸漸的變得昏暗,她才緩緩的開聲,打破了這種沉默。

「啊?!」

李文朝似乎是突然之間驚醒過來一般,啊的一聲,才發現,天色竟然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心情,也回到了現實之中,望著對面的曾小美,緩緩的站起了身形,「走吧,讓你陪我這老頭,在這裡站了半天,連累你了。」

曾小美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望著李文朝佝僂的背影,她不知道他剛才那麼長時間,都在想了些什麼,但是她卻憑著她一個刑警的敏銳的感覺感覺到,李文朝在短短的一瞬間,似乎又變得蒼老了一些。

李家的家主李文朝被捕入獄,李家大小,除了幾個孫子在外潛逃,幾乎無一例外,全部墜獄,李氏集團的案件,正式的立案。

所有的新聞媒體,都開始熱炒了起來,所有人,都在期待著,接下來,對這宗案件的審訊過程,審訊結果,等等……

然而,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宗外界無比熱議,連續一個多星期,新聞熱度都只熱不低的巨大的新聞,被媒體貼上了許許多多的標籤的新聞,卻並沒有經歷太多的波折,很快便完全的落下帷幕,面對如山鐵證,李文朝對於所有的控訴,全部直認不諱,其餘李家子孫,也對於各種或刑事,或民事的案件,也全部都供認不諱,g市人民法院對他們一一的作出了判決,並且對於幾個李家外逃的子孫,特別是已經被確定為連續多宗意外案的主謀,殺人如麻的李子揚,下發了緝捕令,在全國及至全世界的範圍之內,對其進行緝捕。

除李文朝被判處了死刑,經華夏國最高院批獲之後將立即執行之外,其餘的李家家屬,成員,分別被執行了或死緩,或無期,或有期3到幾十年不等的刑事處罰,李家的幾乎所有成員,家屬,包括李文朝在內,對於g市人民法院的判決,全部都直接接受,沒有任何人提出上訴。

這一個結果,再一次的引起了新聞的熱議,李文朝如此輕易的受罰,完全沒有事先設想的,不停的上訴,喊冤之類的,折騰個一年半載,直接就認,這實在太過令大家吃驚和意外。

但是內部人士,卻沒有任何人,感覺到有什麼意外,面對這樣的鐵證,再加上各方的壓力……

李文朝死刑,是早就已經註定了的唯一的結局!

依他所做的那些罪行,即便是死十次,百次,千次都絕對不會嫌重!

在普通的百姓們,關注著李文朝的命運,關注著李家的那些混蛋們的判決的時候,李家的產業,也徹底的完全的依著法定的程序,全部的被收歸國家所有,並依法對各種各樣的不動產等作出了拍賣等程序……

曾經在g市輝煌一時的李氏王朝,徹底的完全的覆滅。

蕭易看著前面的報紙,看著上面李文朝的相片,以及最新的法院的判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實在沒有想到,最終竟然還是讓李子揚和李子明兩個人逃了出去,而且加上之前本來就已經被送到了國外去的李子傑,李家一共有三個人逃了出去。

這樣的結局,並不是他想要的。

特別是已經可以查證的,刺殺陳建國的主謀,李子揚竟然潛逃了出去,這讓他太無法接受!

要知道,他做這件事情,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刺殺陳建國的主謀毀滅!

只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地步,茫茫人海,要找一個人出來的概率,實在太難了,特別是這個人還是李子揚,他現在已經不可能再去找到他把他抓到警察面前。

唉……都怪自己,太過大意了,明明知道,對方有一個凝練期的人,他要帶一兩個人逃走的話,那些警察,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們的……

現在只能等以後有機會,再收拾他們了。

蕭易無奈的放下了報紙。

不過,這一次,陳叔叔不但解決了之前的危機,把之前的損失收了回來,而且成功的收購了李氏集團的主產業,這也算是沒有收穫中的收穫了。

再說,就算當時自己出手,也未必能夠把李子揚和李子明兩人截下來吧,那個凝練期的傢伙,功力真的不是蓋的,應該還是比自己要略高一籌,真是對上的話,自己的勝算並不高。

寬慰了一下自己之後,蕭易的心情,總算稍稍的舒緩了一些,看了一下時間,感覺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之後,懶懶的舒了一下腰,便轉身走向了樓下的方向。

隨著這場巨大的風波的漸漸的落下帷幕,進入尾聲,他的假期,也已經結束了,而且,學校的期末的步伐,也越來越近了……

「爺爺,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燕京市近郊的一間房間里,李子揚和李子明兩人靜靜的坐在那裡,握著手裡的報紙,看著上面的最新的報道,眼睛之中,布滿了血絲,他們的眼裡,已經沒有淚水,因為他們都知道,淚水,是永遠都不會幫助到他們的,他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變得堅強,變得強大!

李子明的臉形,看上去已經瘦了整整一圈,但是整個人,看上去,輪廓更加的分明了,他的眼神,漸漸的多了一種以前的他,絕對沒有的那種堅毅。

「你們要報仇,就必須要有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只是空談。」

老吳望著眼前的兩個年輕人,眼裡閃過了一絲嘆息,輕聲的道。

「吳爺爺,求你收下我為徒吧!」

李子明忽然撲通一聲,跪在了老吳的面前。

「吳爺爺,我也願意拜你為師!」

李子揚已經見識過了老吳的厲害,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師傅,也絕對比不上他,看著李子明跪下,他毫不猶豫的,也跟著跪了下來,他相信,只要學到了老吳這麼厲害,那麼,不論是什麼人,他都可以完全無懼了,到時候,就是他李家崛起的時刻!

「你的天賦並不高,唉,罷了,看在老李的面上,我便收下你吧。」

老吳望著跪在面前的李子揚和李子明兄弟兩人,目光落在眼神堅毅的李子明身上,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

「謝謝師傅!」

聽到老吳的話語,李子明眼裡登時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情,猛的連續叩了三個頭,將額頭叩得怦怦的響,幾乎叩出了血跡。

「吳爺爺,你也收下我吧!我一定會好好練武的!」

李子揚見老吳已經收下了李子明,卻對自己沒有任何反應,不由得著急了起來。

「你已有師門,心法根基已深,我不能再收你為徒,你也不需要再拜我為師了,你需要的,只是好好的勤苦修鍊!」

老吳搖了搖頭,看著李子揚臉上的失望的神色,輕聲的寬慰道,「你的天份不錯,而且你之前的基礎也不錯,只要你勤加苦煉,還是有機會突破的,你就安心修鍊吧,在修鍊的過程中,有什麼不明白的,有什麼困難,就和我說,我能幫你的,一定會盡量的幫的。」。 第七百一十九章期末將至(,謝謝,另外,真的真的月末了,,真的千萬別忘了,想留著考察一下邪少的更新的,也考察完了,這個月,更新雖不算特別猛,但是好賴一天都沒有偷過懶,斷過更新吧?總量也近二十萬了吧?)

——————————————————————

第七百一十九章期末將至

「謝謝吳爺爺。」

聽到老吳的話語,李子揚的心情,終於漸漸的平復了下來,臉上帶著一絲感激的神情的望著老吳,站了起來,也不再繼續的強求老吳收自己為弟子。

「好了,從今天起,你們就在這裡,好好的安心修鍊吧,其他的事情,都先不要想,記住,只有實力,才是最根本的!」

老吳見李子揚明白了自己的話語,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只是望著前面的兩個年輕人,緩緩的道。

「請吳爺爺(師父)放心!」

李子揚和李子明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兩人說完,目光互相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一種熾熱,在這一刻,他們兄弟兩人的心,第一次的如此的親近,如此的心有靈犀。

他們都同時緊緊的握緊了拳頭,眼神之中,帶著一絲無比的堅毅!

他們都彷彿聽到了對方的內心深處的聲音:我一定要努力修鍊,提升實力,替爺爺報仇,替李家報仇,復興李家!

看著前面的兄弟兩人的神情,老吳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複雜難明的神色,心中隱隱的生出了一絲擔憂,不知道自己的選擇,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不管怎麼樣,對還是錯,是福還是禍,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上一次,沒有能夠幫到老李什麼忙,這一次,就當是還了他那一個人情吧!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老吳的心中默默的道。

………………………………………………………………………………

「少爺,我們現在?」

酒店之中,華叔的眼神之中,略帶著一絲憂慮的望著前面的李鄭一,語氣帶著一絲征徇地道。

「我們明天就啟程,直接回m國吧。」

李鄭一沒有看華叔的神情,只是目光盯著手裡的那一份報紙,好一會,才緩緩的抬起了頭,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好,我馬上就去安排。」

聽到李鄭一的話語,華叔頓時感覺,整個人彷彿都鬆了一口氣,眼下的局勢,在他看來,他們實在不太適合再繼續留在g市,再加上之前的種種事情,回m國已經是在他看勢在必行的事情,但是他真的有些擔心,李鄭一會意氣用事,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實在是多餘的,少爺還是以前那個少爺,冷靜,理智。

李鄭一併沒有注意到華叔的語氣中的異常,和他的臉上突然輕鬆下來的神情,在說完話的時候,他的眼裡,露出了一絲深深的不甘的神色,就這麼離開g市,回到m國去,他真的太不甘了。

上一次的在z大發生的事情,這幾天,一直就像是一條毒蛇一般的,在不停的吞噬,撕咬著他的內心,這幾天之中,他看似已經漸漸的平靜了下來,但是實際上,他的內心的仇恨之火,一刻也沒有平熄過!

是的,他的理智,漸漸的恢復了過來,他開始恢復了正常的思考,他知道,要搞那個姓北晨的傢伙,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華叔已經和他說過,那個姓北晨的老師,很可能會是一個高手,就算他離開學校,也最好不要去打他的主意比較好。

但是,正如他不能打趙雨華的主意一樣,他把所有的仇恨,全部都積到了蕭易的身上。

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因為這個鄉巴佬,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鄉巴佬,他也不會被趙雨華耍,不會上那個當,受那個騙,如果不是因為那個鄉巴佬,他更不會在學校裡面,被那些老師們侮辱一番!

所有的一切罪過,都是那個鄉巴佬……

一想到,自從認識這個鄉巴佬以來,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在這個鄉巴佬的手裡吃虧,他每一次精心策劃的行動,都從來沒有取得過成功,他的心情,便感覺到,內心之中,彷彿有一團火,在猛烈的燃燒,有一口氣,彷彿順不過來的感覺。

難道,真的就這麼離開了嗎?

可是不離開又怎麼辦?眼下的情況,確實不宜在g市久呆,李家已經完全的出事,他並不知道,李家那個小子,會不會把他供應出來,雖然報紙上說,李家那小子已經出逃,但是目前得到的消息,李家的這件案子,影響已經太大了,徹底的激怒了很多人……

李鄭一的眼裡,神情不停的變幻著,真的就這麼離開的話,就意味著,短時間內,他將不能再對付那個鄉巴佬了!就要這麼放過那個鄉巴佬,任由他繼續的逍遙自在了!

不……絕對不!

重生燃情年代 「怦!」

李鄭一驀的回過神來,狠狠的在桌上敲了一下。

「少爺?」

已經轉身走到了門口的華叔,忽然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頓時不由得愕了一下,轉過了身來,愕然的望著一臉陰沉,眼裡全是怨毒的神色的李鄭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