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染紅了地面,也染紅了所有鬼影戰騎的眼眸。

「轟隆!」

三名鬼影戰騎同時嘶吼,手中長刀轟擊而出,強勢一擊劈斬,帶起一陣狂暴的勁風。

牧長空根本無法阻攔!

身軀猛然橫飛而出,張口便是一股鮮血噴出,面對這種聯合攻擊,他還有些難以抗衡,當即便受到了內傷。

未及移動,便有一道神華肆意的衝殺而來,朝著牧長空的頭顱呼嘯而去。

太快了!

根本來不及阻攔!

眼看著牧長空便要被一擊撕裂身軀,就在此刻,空氣之中傳來了一陣顫鳴聲,那衝殺而來的神華瞬間便冰凍在空中。

隨後,『哐當』一聲便墜落於地。

出手的那名鬼影戰騎面色微變,抬手看向不遠處,頓時渾身劇顫,瞳孔之中,一支寒冰箭矢極速的放大,瞬間便撕裂了他的胸膛。

寒冰涌動,覆蓋了鬼影戰騎,連同其座下的鬼影狼都冰凍成為雕像。

「咔嚓……」

破碎的聲音響起,冰塊碎裂,那名鬼影戰騎頓時撕裂成為了一地的冰渣,死不瞑目。

「當!」

牧雲出手,災厄弓掄動,十萬斤神力涌動而出,將一柄劈斬而來的長刀崩飛,狂暴的力量涌動,將那名出手的鬼影戰騎手臂撕裂,當即便極速後退。

可是,來不及了!

牧雲抬手便是一箭,震顫著死亡魔音,瞬間便將其釘死在長空之上。

哧哧!

又是兩根寒冰箭矢呼嘯而出,迎面衝來的三名鬼影戰騎驚呼出聲,揮動手中兵刃便欲劈碎箭矢。

寒冰瀰漫,在撕裂的一瞬間,便快速的蔓延而出,將三人同時身軀覆蓋,凝結成為了三座冰雕。

「當!」

災厄弓震顫,掄動而出,一名鬼影戰騎身不由己的橫飛而出,崩碎了身後的一塊千鈞巨石,方才穩住身形。

他渾身染血,掙扎著想要起身,卻突兀的目瞪口呆。

一支火焰箭矢破空而來,帶著凌厲無匹的殺意,瞬間便刺穿了他的身軀,徹底的釘死在碎石之上。

猩紅的鮮血流淌,激發了所有鬼影戰騎的狂性。

「該死啊!」

鬼影戰騎的首領嘶吼,手中長槍猛然震顫,將牧長空轟飛出去,而後毫不猶豫的朝著牧雲衝殺而來。

他很是憤怒!

強大的鬼影戰騎,第一次在對戰之中吃了如此大虧。

非但沒有將對手快速擊斃,反而被殺的七零八落,不成隊形。

這是頭一次!

憤怒,化作了烈焰,點燃了他的血氣,幾乎要破體而出。

長槍鳴顫,化作一條游龍,肆意的衝擊而出。

「噹噹……」

接連崩碎了兩支火焰箭矢,鬼影戰騎首領嘶吼,長槍來勢洶洶,神火三重的實力更是徹底的爆發出來。

槍影三千!

剎那之間,長槍刺,似乎有三千柄長槍同時破空而出,爆發出陣陣轟鳴之音。

「雕蟲小技!」牧雲平靜的說道。

抬手,弓如滿月!

哧哧……

九支火焰箭矢瞬間便呼嘯而出,只是剎那,便撕裂了襲擊而來的陣陣槍影。

「該死的……」

鬼影戰騎首領嘶吼,憤怒不已,長槍爆發出一陣璀璨升華,迎面轟然刺出,直取牧雲的頭顱。

牧雲絲毫無懼,面色更是平靜如水。

一雙眼眸,冰冷異常,他開口,淡淡的說道:「冰火雙箭!」

話音未落,一支冰火箭矢呼嘯而出。

箭出如龍!

冰火箭矢輕易的便崩開了長槍,狂暴的衝擊令鬼影戰騎的首領幾乎難以握住手中長槍,而就在此刻,只聽到一聲輕微的聲音響起。

「爆!」

剎那之間,冰火箭矢當空炸裂,狂暴的冰火之力在災厄弓的加持之下,達到了巔峰,瞬間便炸碎開了漫天的神光。

一個深坑,出現在原地!

鬼影戰騎首領哀嚎,身軀之上出現了大量的血痕,戰甲破碎,凄慘無比。

他渾身劇顫,便欲衝出深坑。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一支火焰箭矢,瞬間便撕裂了他的腰腹,戰甲破碎,身軀炸開。

「就憑你們,太弱了!」

牧雲冷笑,揮動手中災厄弓,瞬間便轟殺而出,將兩名沖射而來的鬼影戰騎擊斃。

箭起,血濺。

冰冷的箭矢,帶走了一條條鬼影戰騎的性命。

只是瞬間,便剩下了五名。

他們互相對視一眼,分別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慌,毫不猶豫的便催動座下鬼影狼,轉身便逃。

「咻!」

一道劍氣沖霄而起,牧長空嘶吼,長劍爆發出璀璨神光,攔截在一名鬼影戰騎的身前,一劍斬落便劈碎了其座下的鬼影狼。

背上鬼影狼尚未起身,便被一劍斬首。

如此一幕,更是令剩下的四名鬼影戰騎膽戰心驚。

「畫魂閣,也不過如此!」牧雲開口,災厄弓張開,四支火焰箭矢呼嘯而出。

「哧哧……」

凌厲的勁氣帶起了一道道音爆聲,呼嘯聲中,兩名鬼影戰騎后心被擊穿,當即從鬼影狼身上栽倒下來。

另外兩名鬼影戰騎僥倖擋住了火焰箭矢,瘋狂的催動座下的鬼影狼,想要逃離這死亡之地。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牧雲的速度太快了。

幾個起落,便出現在兩人的身前,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想走,我同意了么?」

轟!

災厄弓掄動,十萬斤神力爆發,其中一人當即便粉身碎骨,染血當場。

如此血腥的一幕,令最後一名鬼影戰騎更是肝膽欲裂,驚慌之中,竟然直接栽倒下來,跌坐在地。

眼看著一步步走近的牧雲,他更是渾身劇顫。

「不,不要殺我……」

此人驚恐萬分,失聲叫喊。

「畫魂閣的雜碎,當誅!」牧雲平靜的說道。

話音未落,那名鬼影戰騎忽然眼中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身形瞬間便騰空而起,一柄短劍瞬間刺向牧雲。 拚死反擊!

眼看著短劍就要刺入牧雲的胸膛,最後一名鬼影戰騎不由得露出了瘋狂的大笑。

可是瞬間,他的笑聲便戛然而止。

一隻鐵拳,迎面轟出。

短劍碎裂,身軀橫飛,栽倒在地,便再無半分聲息。

一拳之威,霸道如斯!

冷聲吹過,帶起一片衝天血腥氣味,原地,幾十具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原地,殘骨碎肉更是四處散落。

誰也沒有想到,強橫的鬼影戰騎竟然全部隕落。

第一次失手,便全部斃命了!

「自作孽,不可活!」牧雲平靜的說道。

對於敵人,他從來不會手軟。

「雲哥,你太猛了!」 極品複製 牧長空驚呼出聲。

威名赫赫的鬼影戰騎,卻在這瞬息之間便全部隕落,無一倖存。

所謂的強大戰力,在牧雲的手下卻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這才是牧雲的強橫所在!

長劍都不需要動用,便格殺了所有鬼影鐵騎!

「鬼影鐵騎能夠追蹤至此,那麼說明畫魂閣已經準備充足了,現在就趕回去!」牧雲沉吟道。

當即,他便翻身躍上了一頭鬼影狼的後背之上。

那訓練有素的鬼影狼血盆大口張開,便欲反擊,可是重重的一巴掌拍擊下來,直接將其拍的暈頭轉向,再也不敢有分毫舉動。

「雲哥,你這招還真是管用!」牧長空大笑。

他當即效仿牧雲,騎座在一頭鬼影狼的身軀之上,化作一道勁風,便呼嘯而出。

……

滄流帝國,牧府。

此時,夜色已深,整個牧府都籠罩在一層陰雲之中。

所有牧府老弱病殘都已經轉移,留下的都是牧府的巔峰戰力。

所有人緊握手中兵刃,蓄勢待發!

「轟……」

巨響聲中,大門砰然炸碎,紛亂的勁氣呼嘯,數百名黑衣殺手嘶吼著便衝殺而來。

第五分教、第八分教,全部出動了!

頃刻之間,大戰便一觸即發。

刀光劍影,殺意凜然。

陣陣嘶吼聲中,殘值斷臂四處橫飛,拋飛的鮮血染紅了地面,也染紅了所有人的眼眸,一個個都陷入了癲狂之中,開啟了殺戮。

牧府早已準備充足,兩人為一組,凝結成為了刀劍破滅殺陣,這原本是極為尋常的大陣,可是在牧雲的改良之下,威力驟增。

只是一個碰撞,便令畫魂閣的殺手吃了大虧。

刀劍轟鳴,刀主強攻,劍主輔助,殺伐凜然,進退有序。

短短的片刻,便留下了一地的畫魂閣殺手屍體。

「給我殺,一個不留!」

「血屠牧府,揚我畫魂閣神威!」

「今日,在場的所有牧府修士都要被挫骨揚灰!」

……

一聲聲冰冷的嘶吼聲響起,所有畫魂閣的修士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奮力出擊。

這是證明他們的時刻!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是驚動了皇城之中各大家族勢力。

只是,所有人都處於觀望狀態。

畫魂閣和牧府,都是滄流帝國的頂級勢力,如此慘烈的大戰,註定了要以一方消亡為代價。

特別是王府,更是興高采烈。

今日除掉牧府,格殺牧狂戰,對於他們王府來說,相當於除掉了最強的一名對手,何樂而不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