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蕭林風面前一股狂風襲來,獸未到,氣先到。

」喂,你給我接好了!「蕭林風抬頭,然後就看見了一頭巨大的熊向著蕭林風這裡砸了過來,蕭林風看都沒看一眼,飛魂刀出現,下一秒刀光一閃,一下兩下三下。

那頭熊落到了蕭林風的身邊,砸起一地灰塵,灰塵散去,這頭熊已經被切成一塊塊的了。

三眼金倪來到蕭林風的身邊,蕭林風已經開始剝皮剔骨了,熊肉他還沒吃過,這次可以吃個夠了。

一個小時后,香噴噴的烤熊肉已經出現在蕭林風的面前了,隨便摘幾片葉子鋪在地上,然後開始吃了起來。

」喂喂,我的呢?這頭熊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抓來的。「

蕭林風白了她一眼,她出去不到十秒鐘,這頭熊就被抓回來了,這花了好大的力氣?騙三歲小孩呢?

蕭林風切了二分之一的熊肉給了她,反正蕭林風也吃不完,然後又拿出葉子切了一大塊放在上面。

雖然是陌生人,但是蕭林風無法忍住自己體內的慈悲,讓小雲送給了睦月之後,蕭林風繼續吃了起來,剩下了也沒多少了,自己再拿下一塊,剩下的全部給了小雲,小雲大喜之下立馬咬了一口,頓時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實在是太好吃了。

突然,蕭林風感覺有人碰了碰他,轉過頭,小雲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再轉頭,三眼金倪正有滋有味的吃著,蕭林風極度無語。

最後只能安慰小雲,說下餐讓它吃飽了。

蕭林風最後躺在一個小山頭上,躺著草地,看著滿天星辰睡著了。

…………………… 三天過去了,霍雨浩一直在宿舍里冥想,和普通魂師在冥想中就要漸漸進入空明的入定狀態不同,霍雨浩自從擁有了第二識海之後,他就發現,自己完全可以在修鍊的過程中分出一絲心神去思考,這無疑對他的領悟能力有極大的增強。

此時就是如此,雖然僅僅是第一天的學習,但他卻吸收了大量的知識,需要充分的時間和自己原本所學相互對應,從而提升自己對魂導器最先進知識的理解與認識。

這幾天霍雨浩都去過實驗室聽軒梓文的講課,學習了很多先進的魂導器知識,日月帝國的魂導器技術的確超越了史萊克太多,霍雨浩如饑似渴的吸收著一切魂導器的知識。

只不過……….

他每次面對簫寧雪的時候總會措手不及,他記得蕭林風叫他多多關照一下他的妹妹,但是霍雨浩問自己,她真的需要自己關照嗎?

霍雨浩摸了摸喉嚨上的一道長長的傷口,還是一天前留下來的,雖然在生靈之金的生命力下沒有什麼事,但是霍雨浩還是感到隱隱作痛。

記得那一天。

霍雨浩跟在簫寧雪的身後,初來乍到的他的確有很多不懂的事兒,他就向問問簫寧雪。

「學姐,請問一下學院內有沒有什麼適合新手使用的材料,還有………..」還沒有說完,霍雨浩就發現簫寧雪已經不見了,作為精神系的他瞬間感知到有危險,立馬想要後退,但是卻不敢動絲毫。

一柄短刀刺在他背後心臟的位置,還有一把更小的短劍架在他的脖子上,絲絲血跡從脖頸上流出,霍雨浩想利用永凍之域逃脫現在這種狀況,但是霍雨浩驚恐的發現他的魂力剛剛運轉就被一股極其鋒利的力量切割的粉碎,永凍之域根本無法使用出來。

霍雨浩一瞬間就想到了是什麼原因。

自然是簫寧雪。

此時的簫寧雪展現出五個魂環,一黃兩紫,兩黑!無比強大的魂環配置!

周圍的聲音靜的可怕,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響,和一男一女。

此時簫寧雪的身體很貼近霍雨浩,霍雨浩幾乎可以感受到簫寧雪那微微鼓起,但是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就被霍雨浩甩了出去,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霍雨浩感受著脖子之間的疼痛,一瞬間進入了最佳狀態,現在魂力無法使用,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精神力,儘管他不想傷害眼前這位美麗的少女,但是儘管如此,也沒有他的命重要!

強大精純的精神力噴然而出,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可以說是一瞬間就可以擊中簫寧雪,但是下一刻,霍雨浩徹底震驚了!

他的靈魂衝擊,竟然失效了!

對,沒錯,他明明感受到精神力出去,但是卻沒有攻擊在任何地方的感受,就好像擊中了空氣一樣,但是眼前的刀,還在他的脖子上。

冰涼,寒冷,死亡的恐懼真正的環繞在霍雨浩的身邊,充斥了他的頭腦。

霍雨浩頭上冷汗直冒,他還不想死,他還有許多沒有完成的事,怎麼能在這裡死去!

就在天夢冰蠶想要附身幫助霍雨浩的時候,兩把刀自動消失了,簫寧雪還是那個樣子,美麗動人,魂環已經消失不見,她就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霍雨浩。

感受過死亡恐懼的霍雨浩連退幾步,坐在地上雙手撐地,氣喘吁吁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不由得,他對簫寧雪的想法有了一次重大的改變,一朵雪玫瑰,可觀不可碰,那種感覺太可怕了。

「你跟著我到底想要做什麼?」簫寧雪薄唇微啟,吐氣如蘭,冰涼,清脆,如同弦樂般的聲音響起,詢問著還在大喘氣的霍雨浩。

霍雨浩站起來,眼神變得冷峻,說道:「蕭林風讓我向你問個好。」說完霍雨浩就走了,這種人實在是太危險了,絕對不能接觸太多,還是王冬好啊。

簫寧雪一個人在哪裡發愣,嘴裡細細碎語。

」蕭林風……..「

簫寧雪眼睛里透出一絲亮光,彷彿看到了那一年,他跟在一個矮小,但是很堅實的臂膀後面,不停地跟著他,一起從家裡跑到西邊,跑到東邊,她摔倒了,瘦小的身子撲倒在地上。

」沒事吧,摔疼了沒有,要不我背你吧妹妹。「

她抬起頭,看到了那個剛毅的身影,那個充滿陽光的微笑,那親切的眼神。

他背起她,走在街上,一步一步的往回家走,與這熱鬧的大街形成一幅和諧的圖卷。

她趴在他的背上,臉頰微紅,嗅著他身上的男子氣息,輕輕的說道:」我以後想嫁給哥哥。「

」你說什麼?「街上聲音太大,他沒聽清楚。

她的臉頰更紅了,把頭埋在蕭林風背上,說:「沒什麼。」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回到家中,他們來接他們。

「風兒,雪兒,回來了,快過來吃飯吧,飯都涼了。」那慈愛的眼神,溫柔的面龐,一切的一切都在牽引著她的心。

「好,這就來。」她被拉著坐在桌子上,各種菜往她碗里夾,她也吃的臉頰鼓鼓的。

那是多麼溫馨的日子啊。

簫寧雪緩過神來,霍雨浩已經不見人影了,她露出一絲微笑,看向天邊某一個方向,隨後轉過身回宿舍了。

而那邊,蕭林風正在辛辛苦苦的練劍,太虛宙龍告訴他,這本劍技還行,但是沒有強大的基本功是無法施展的,所以蕭林風現在在太虛宙龍的指引下辛苦的練習基本功。

劈,砍,刺,挑,掃,每一個動作蕭林風都要做到完美,基礎越好,以後就學的越快,基礎無疑是非常重要的。

這本劍訣也讓蕭林風十分的心動,他已經想到自己在一個人多的地方,使出那招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了,想想就激動啊,不過他練習這個的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打倒他!他的宿敵,霍雨浩!

但是他感覺到,如果他把霍雨浩打倒了,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打倒,還是會發生更可怕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蕭林風已經猜到一部分了,他現在正是在為這個頭疼!

」啪嗒!「飛魂刀落在地上。

」你必須專心,不要像其他的事情,否則擾亂的心神,氣息繚亂,輕則內息破亂,重則走火入魔。

太虛宙龍說道

蕭林風看著這天,天的心愈來愈煩。

「還是睡一覺再說吧。」

既然越想越煩,就乾脆不想了,睡覺吧。

………………..各位都知道,我現在是高中生。

高中和初中不一樣,所以我寒假只有二十三天,還有四天我就開學了,不對,還有三天。

所以我現在是在回家的路上,因為是在不想坐飛機,暈機的恐懼還歷歷在目。

我做的是火車,現在還沒到家,筆記本也不能聯網,所以沒法更新,現在是凌晨半點,我今天上午就回到家,然後碼子。

各位不要著急。 美麗的星斗大森林中,一切都是那麼安靜,是不是會有魂獸廝殺,但是今天格外的安靜,安靜得可怕。

一道人影在樹林中快速的穿梭。

周圍的事物不停地往後退,而人影的速度卻越來越快,這個人影自然是蕭林風。

他之前看到那一束金光的時候就差不多想到發生了什麼,他本來是想讓三眼金倪避開霍雨浩的,為的就是不讓三眼金倪和霍雨浩發生關係,不然,到了後面,她一定會死!

蕭林風不停地奔跑,在一顆又一顆樹之間跳躍,一躍就是幾十米的距離,距離那道金光的地方越來越近了。

就在這時,大地微微震動,一個十幾米高的人型生物跑了過來,但是他卻有兩個頭,而且沒個頭只有一隻眼睛。

蕭林風瞬間就猜到了這是雙子巨人,看來目的地就在前方了。

蕭林風慢慢減緩了速度,時間加速關閉,八門遁甲關閉,飛魂刀收起來,時流之隱開啟,蕭林風的身影慢慢模糊起來,最後消失了!

但並不是消失了,而是躲進時間河流之中了。

蕭林風慢慢前行,很快就在不遠處聽見了談話聲。

玄老心中也不禁有些忐忑,喃喃的自言自語道:「不會玩大了吧。這三眼金猊剛才拚命掙扎,難道說,這份接引會要了它的小命?那可就麻煩了。星斗凶獸還不跟我們史萊克拚命?古籍害死人啊!怎麼反應這麼大。」

「嗡―」

一層金芒驟然從霍雨浩和三眼金猊接觸的位置迸發出來,霍雨浩的身體被應聲彈起,倒飛而出。還是玄老虛空一抓,穩定住了他的身形。

三眼金猊有些迷迷糊糊的晃動著自己的身體,向後跌退了幾步。它那第三隻眼竟然從原本的金色變成了黑色,雖然只是一瞬間就又恢復成了金色,但那變化的過程卻被玄老、王冬和蕭蕭清楚的看在眼中。

蕭林風自然是看到了這一幕,一咬牙,心中不甘道:「還是沒能阻止他們,該死!」

玄老眼看三眼金猊沒有大礙,這才鬆了口氣,一圈濃郁的黃玄老眼看三眼金猊沒有大礙,這才鬆了口氣,一圈濃郁的黃色光芒捲起霍雨浩三人,再釋放出一團黃光困住三眼金猊。光芒閃爍,九十八級超級斗羅的強大實力在帶著人、獸的情況下依舊迅疾騰空,直奔星斗大森林北方外圍而去。恐怕也只有玄老這等實力才敢在魂獸聚集的星斗大森林上空飛行了,幾十公里的距離對於他老人家來說,不過是轉瞬即逝。

蕭林風死死的盯著霍雨浩,全力爆發直接跟了上去,他知道玄老去了哪裡。

再次落地時,眾人已經來到了星斗大森林外圍,蕭林風也在十幾秒後跟了上來,只是氣息繚亂,臉色還有些脹紅。

玄老之所以選擇北邊,自然是因為這邊距離史萊克城最近,萬一星斗大森林的凶獸有所動靜,玄老也好帶著眾人撤退。

「雨浩,你沒事吧。」王冬湊到霍雨浩身邊低聲問道。玄老也是一臉關注的看著他。哪怕是在那上古典籍之中也沒有詳細記載接引瑞獸屬性改善自身之後會有怎樣的效果。

霍雨浩甩了甩頭,大量的記憶衝擊導致他現在精神還有些迷糊,「我沒事,精神力增強了許多。好像還帶有一部分它的記憶。」

「哦?都有什麼記憶?」王冬驚訝的問道。

霍雨浩苦笑道:「它可是生活了上萬年的魂獸,雖然在星斗大森林之中的生活十分單調,但記憶也依舊龐大。一時之間我哪裡辨別的清楚啊!」

玄老微微頷首,道:「對你的精神力有增幅就好。看來當初那典籍記載的沒錯,只要沒有副作用就沒問題,這個是你的吧,還給你。」一邊說著,玄老將生命守望之刃拋給了霍雨浩。

霍雨浩這才記起自己這柄列榜刻刀被擠出了生靈之眼,不,現在他那第三隻眼睛也已經不能用生靈之眼來形容了。

接過生靈守望之刃,霍雨浩立刻感覺到自己依舊與這柄列榜刻刀心念相連,其中蘊含的龐大生命力有增無減。

「玄老,我要冥想一會兒。」霍雨浩向玄老打了個招呼之後,立刻盤膝就地坐下。玄天功自然運轉,他的精神也迅速集中到了自己的精神之海中。

此時,那三眼金猊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幾分神彩,它也沒有再試圖掙扎什麼,看著霍雨浩,目光之中依舊有些茫然,他也得到了霍雨浩的一部分記憶,對於魂獸來說人類世界的多姿多彩是充滿誘惑的,這就是三眼金倪的迷茫,心中喃喃道:「那就是人類的世界嗎?」

玄老瞥了它一眼,「看樣子,這所為的屬性接引對你也沒什麼傷害嘛,你還從雨浩身上得到了好處,傷勢都痊癒了。放心,老夫說話算數,等它們來了自然放你回去。」

三眼金猊冷冷的看了玄老一眼,卻沒有吭聲,又深深的看了霍雨浩一眼后,三個眼睛全都閉合,匍匐在地上,就像是睡著了似的,但是閉上眼之前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蕭林風的方向。

此時蕭林風冷冷的看著霍雨浩他們,心中也再度變冷,這就是人類嗎?為了利益不斷的傷害其他的物種,為了自己而不斷剝奪其他物種的權利,殊不知數萬年前他們還只是個黃皮猴子,食物鏈最底層的存在!

魂獸甚至都不屑去吃人類,只有那些千年一下沒有智力的魂獸才回去獵殺那時候的人類,那時候的人類真的是手無束雞之力!

但是現在,卻再也不同,他們站到了金字塔的頂點!開始對萬年前欺凌他們的生物展開了報復!

蕭林風也完全察覺不到,自己越來越向著魂獸那邊去了。

太虛宙龍一直都在淺默化的改變著蕭林風,自己的想法也在一點點的改變,這不是什麼精神控制改變,這是來自本源的歸屬!

太虛宙龍是龍,但是也是獸!世間生靈皆為獸,唯獨人,唯一一個脫離了獸的獸,最神奇的一個物種,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太虛宙龍有目共睹,但是他也沒必要告訴蕭林風。

正常來說他也沒做什麼,只不過把蕭林風拉回了正確的路上。

…………… 蕭林風一直保持著時流之隱,他不想讓玄老知道他在這裡,在蕭林風完全不動隱藏氣息的情況下,它能保持完美的隱藏,除了帝天那種強者以外,基本上沒人能發現他。

沒有過多長時間,很快一道紅影迅速飛過來,正是赤王,現在聖獸的命都在史萊克手裡,他不敢保證史萊克做出什麼來,但是萬一聖獸真的殞命的話,他不敢想象,而且作為聖獸的守護凶獸,帝天肯定會一怒之下活撕了他的,一想到這裡他根本不敢耽擱,迅速找到了一直精神屬性的魂獸就趕緊返回了過來。

正在這個時候,星斗大森林方向突然出現了詭異的變化整個星斗大森林都像是在微微晃動似的,所有視線內的樹冠竟然都同時朝著一個方向擺動,然後再徐徐回擺。

無形的威壓就像是天地之間出現了巨天的變化一般緩慢的從星斗大森井之內溢出。也就在這一瞬間,星斗大森林內竟然再無半分聲息,彷彿所有生物在一刻全都已經沉睡了似的。

蕭林風知道,這是帝天來了,他正看著這裡。

玄老一閃身,就到了三眼金猊身邊,濃郁的黃色光芒將他一擊霍雨浩三人和三眼金猊全部籠罩在內。他的臉sè也變得冇一片凝重。因為他能感覺到這個即將出現的存在修為還在自己之上,他甚至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暗紅色的光芒驟然閃過,三頭赤魔契赤王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內。

這時候,霍雨浩也已經從冥想中迅速清醒過來,一臉警惕的站在玄老背後。

此時的赤王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憤怒眼神顯得很平靜,那是一種充滿了信心的平靜。在它左邊大頭的嘴裡還叼著一隻通體呈獻為暗紫色的魂獸。

赤王冷冷的道:「放開瑞獸,這隻魂獸你們帶走。」

一邊說著,它將口中那隻魂獸甩落在地。同時它的目光也落在了霍雨浩身上。

「看來,你的弟子並沒有被瑞獸所殺。」

玄老淡淡的道:「沒有也只是略差一點而已,如果不是我這弟子機靈,閃躲的快,一樣會死,這次的事就這麼算了。不願意露面的,是不是也出來讓老夫見識見識?」

「人類,如果你想死,本王可以成全你。」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星斗大森林中傳出,剛一聽到這個聲音,給人一種低沉沙啞的感覺,但轉瞬間就如雷霆滾滾。強橫無匹的威壓居然令天空的顏色都在瞬間變得暗淡了幾分似的。

玄老臉色不變,「如果你有能力置我於死地,那就儘管試試。」

「人類,你在試圖激怒本王?」低沉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怒氣。

玄老微微一笑,道:「激怒你又如何?這次的事情只能說一切巧合,我將瑞獸留在這裡而不是帶回史萊克城,已經是給你們面子了口你跑出來想要威嚇老夫么?我看,你打錯了算盤。既然如此,我就將這帝皇瑞獸帶回史萊克城去嚴加看管,我倒要看看,你們星斗大森林中的魂獸敢不敢再發動一次獸潮。

」一邊說著,他大手一張,就抓在了三眼金猊脖頸后的鬃毛上。

三眼金猊的三隻眼睛同時睜開,充滿了惱怒的情緒。

「夠了。」那低沉的聲音略微遲疑了一下,道:「放開瑞獸,你們走吧。本王以帝天的名譽保證,這次的事就這麼算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