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吃吃吃!」凌則嶼一巴掌拍在吧台上,氣的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現在全網都在傳你戀愛了,你的微博粉絲數蹭蹭的往下掉,廣告商紛紛打電話過來,你就要完蛋了還知道吃?」

蕭雲起嗦完最後一根粉,嘴角沾著油漬,抬頭不解的問:「戀愛?我怎麼不知道?和誰啊??」

「你自己看!」凌則嶼氣的不想說話,直接將手機丟到他面前。

蕭雲起拿起手機看到熱搜第一條的八卦博主放出的照片,女孩站在他小區門口,拎著兩大袋東西,好像是在和保安說話。

咦,這個身影怎麼看著有點眼熟啊?

蕭雲起側頭看了看身邊正在沉迷於嗦粉的無憂,再看看照片,頓時喊道:「無憂,這不是你嗎?」

無憂聽到男神的聲音,這才戀戀不捨的抬頭,「什麼呀?」

「你看,咱倆傳緋聞了!!」蕭雲起一點也不著急,看起來好像還挺高興的。

「what?」無憂瞪圓銅鈴般的眼睛,一把抓過手機看到熱搜的詞條,居然還拍到自己的照片,「什麼鬼!我什麼時候成為少爺的女朋友了?這群人不是胡說八道嗎?」

要是被哥哥看到新聞就完蛋了!!

凌則嶼看到蕭雲起這個智障250還在笑,忍無可忍給了他一個爆炒栗子,「笑個屁啊!你是豬嗎?能不能讓我省點心??」

要不是那個傻丫頭非要捧這個蠢貨,他早把蕭雲起給踹了。

十個王者也帶不動這個蠢青銅!!!

蕭雲起捂住挨揍的腦袋,委屈巴巴道:「狗仔拍到無憂,跟我有什麼關係?」

「要不是你告訴她地址,她能找到你家能被狗仔拍到嗎?」凌則嶼怒斥道,眸光掃到捧著手機發愣的無憂,一把奪回自己的手機。

「還有你!」

「嗯?」無憂抬頭,清澈的眼眸滿載著不解,「我怎麼了?」

「你該不會是哪家的練習生,假裝這個蠢貨的粉絲好藉機炒作出道吧?!」凌則嶼眯著眼睛猜測道。

蕭雲起驚訝道:「無憂你也要當明星啊,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組CP了!」

「閉嘴!」

「怎麼可能!」

無憂和凌則嶼不約而同的開口,她起身義正言辭道:「士可殺不可辱,我少爺迷妹的身份怎麼可以被質疑!」

「我!霍無憂,百分百的純粉!」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堅定不移道。

頓了下,又道:「倒是你,你是誰啊?你憑什麼打罵我家少爺?」

「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還敢說是這個蠢貨的純粉?」凌則嶼譏諷道。

「我應該知道你?」無憂不屑的語氣道。

蕭雲起拉了拉她的衣袖,小聲道:「他就是我老闆!」

無憂一怔,詫異道:「你就是那個壓榨少爺的凌扒皮!!」

凌則嶼鳳眸一眯,揚手就想去拍蕭雲起的腦袋,「你這個蠢貨又在網上黑我!!!」

蕭雲起雙手抱頭,腦袋一縮……

凌則嶼的巴掌還沒碰到他的頭就被攔住了。

無憂抱住他的手臂,急忙喊道:「不準打少爺!!」

凌則嶼動作一頓,幽深的眸光落在手臂上瓷白纖細的小手上。

無憂意識到什麼,連忙鬆開他的手臂,精緻的下巴揚了揚,「既然你是少爺的老闆,那就趕緊給少爺做公關,發聲明澄清啊!」

「澄清什麼?」

「澄清我只是少爺的粉絲,來給他送粉的!」

凌則嶼不由的冷笑一聲,「你確定這樣的聲明發出去,不會被認為這個蠢貨借有送粉之名來艹粉?」

「你……」無憂白皙的小臉上頓時泛起桃紅,羞惱道:「你思想怎麼這麼齷齪!!」

「我齷齪?」凌則嶼蹙眉,譏諷道:「自己送上門就別怪別人想的齷齪!」

「你!」無憂說不過他,餘光掃到吧台上的碗,抓起來就想往他身上砸。

蕭雲起及時阻止,將碗拿得遠遠的,「淡定,淡定,衝動是魔鬼,要是得罪了凌扒皮以後我的日子更不好過了!」

無憂在他期艾的眼神中抑制住怒火,輕哼道:「你是少爺的老闆,你必須立刻馬上為少爺解決問題!」

「解決?怎麼解決?」凌則嶼惱火道,「人家拍到你進小區,進單元門,就算說是送外賣的網上那些粉絲也不會相信的!」

蕭雲起不是普通的明星,他是頂級的流量愛豆,喜歡他的粉絲上至八十,下至八歲,粉絲都很介意愛豆談戀愛的,而廣告商那邊為了保證自身利益在簽合同的時候明文規定代言期間不能爆出戀情緋聞等負面新聞,否則算毀約是要賠錢的。

「也不是不能解決啊!」蕭雲起忽然開口。

無憂和凌則嶼不約而同的看向他。

蕭雲起扭頭看向無憂,「你有工作嗎?」

無憂搖頭。自己剛到京城沒幾天,哪來的工作!

「現在有了。」蕭雲起露出可愛的小虎牙,「我現在正是聘請你作為我的私人助理!!」

「真的?」

「不行!」

無憂和凌則嶼不約而同的開口,說完兩個人對視,無憂不服氣的問,「為什麼不行?」

來京城的機票住宿什麼的都是用她的私房錢,哥哥給她的卡都不敢用,怕被哥哥發現自己偷偷溜到京城來了。

私房錢都快花光了,她還沒找到夢裡那個男人,要在京城多待一段時間,沒錢可不行!

現在有一份送到眼前的工作,還能每天看到少爺,她當然毫不猶豫的答應!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凌則嶼斬釘截鐵的語氣,沒有商量的餘地,「我不會聘請她做你的私人助理,你想都不要想!」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請!」蕭雲起露出笑容,大方的對無憂說:「你放心,我有錢,我給你發工資!」

「好啊好啊!」無憂高興道,「有沒有工資都無所謂,包吃包住就行!」

「你可以跟我一起住啊,反正我家房間多!」蕭雲起大方道。

「你是不是腦子裡有海啊?」凌則嶼忍無可忍道,「你連她是誰都不知道,你還要和她同居?!」

「我是他粉絲!」

「她是我粉絲!」

無憂和蕭雲起異口同聲,擲地有聲。

凌則嶼:「…………」

蕭雲起想了想,又道:「她不能跟我住,跟你住也行啊!」

「做夢!」

「我不要!」

無憂和凌則嶼對視一眼,然後默契的扭頭冷哼。

蕭雲起看著頗為默契的兩個人,薄唇噙笑,「你們還真有默契!」

「誰跟他有默契!」

「誰和她有默契!」

兩個再次異口同聲,然後瞪向對方,「不準學我說話!」

「不準學我說話!」

「哼!」

「哼!」

「你不是沒有地方住嗎?」蕭雲起拽了拽她的衣袖,壓低聲音的說:「你跟他住,可以省一筆房租,沒事還可以蹭他的車子!」

「可是……」無憂瞥了一眼俊美的男人,小聲說:「他是個人渣,要是跟他住,萬一他對我企圖不軌怎麼辦?」

「你省省吧!」凌則嶼冷笑,嘴毒道:「我就算是對一頭母豬有企圖,也不會對你有企圖的!」

「你!」無憂氣的想撲上去撓花他的臉,被蕭雲起給拽住了。

「你放心,他不會的!」

「你怎麼知道?」

「他有喜歡的人,只是不在世了。」蕭雲起壓低聲音在她耳邊小聲道,「其實他很可憐的!」

喜歡的人去世了?

無憂心尖一顫,望向那張俊美又惹人討厭的臉蛋……

他喜歡的人也不在了嗎?

聽起來好像很可憐!

「你放心,他就是嘴壞,人不壞!」蕭雲起繼續道,「他能一直捧我,也是因為那個女孩是我的粉絲。」

無憂歪著腦袋餘光打量凌則嶼,沒想到這個人渣倒挺痴情的嘛!

「你們倆在那嘀嘀咕咕什麼呢?」凌則嶼不爽道。

「沒什麼!」蕭雲起抬頭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無憂答應去你家住了!」

凌則嶼沒說話,劍眉微蹙,含滿質疑的打量無憂,像是在揣度她的心思。

無憂眨了眨眼睛,故作鎮定道:「先聲明,我只是在京城待一段時間,這一段時間我就做少爺的私人助理,不是你的私人助理,你的事不要找我!還有……我住你家,你最好老實點,不準隨便進我的房間,不準在客廳不穿衣服,不然……」

她瞪圓杏眸,奶凶奶凶道:「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凌則嶼對於她的警告嗤之以鼻。

如今沒有更好的法子了,總要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來安撫粉絲和廣告商金主爸爸們。

她跟自己住,總比跟蕭雲起這個蠢貨住一起好,要是再被拍到同居,指不定要鬧處什麼緋聞來!

蕭雲起見他們都同意了,拍了拍手,「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你快幫我去發聲明,無憂,你作為我的助理,來先幫我把碗洗了!」

「好!」無憂也不矯情,立刻就把兩個碗端去廚房洗刷刷。

雖然她平日在總統府十指不沾陽春水,不過洗個碗而已,難不倒她的!

凌則嶼見她聽話的去洗碗了,也沒再說什麼,而是打電話給公司的公關部,讓他們在微博上發聲明說這個女孩只是蕭雲起的新助理,戀情什麼的純粹是無稽之談。

他剛切斷通話就看到蕭雲起拿著手機對著廚房拍照。

「你幹什麼?」

「拍照發微博啊!」蕭雲起回答,「不放點照片,他們怎麼會相信無憂真的是我的助理?」

助理和經紀人不同,經紀人是負責藝人的工作洽談對接等等,而助理只是負責藝人的生活,說白了就是一個傭人。

蕭雲起V:能陪我一起嗦粉,能幫我一起洗碗,新助理甚合本少爺心意。(嘚瑟表情)

微博一發出去,評論一分鐘內就破五百條。

少爺是我老公:我就知道咱們少爺沒談戀愛!不過少爺對助理的要求也太低了吧,我酸了……

少爺的親媽粉:兒砸還缺助理嗎?能陪你一起嗦粉的那種!

雲起寶貝來我懷裡:坐在檸檬樹上我的(檸檬精)

迷路的蕭雲起智障250:切!談戀愛都不敢認,小白臉就慫!!廢物!!

坐看雲起時回復迷路的蕭雲起智障250:艹!怎麼哪都有你這個傻逼!沒看到少爺說了是助理,你見過哪個男朋友捨得讓自己女朋友洗碗的!

今天嫁給雲起寶貝:就是,樓上的就是少爺的黑粉,煞筆!

一時間蕭雲起的粉絲在微博上到處控評,澄清少爺沒有談戀愛,女孩就是少爺的新助理!少爺還小,不會談戀愛的。

更有粉絲調侃,少爺的女朋友分明就是螺螄粉,畢竟是一個半夜和女明星在房間嗦粉的泥石流。

…………

無憂洗好碗,將廚房弄乾凈走出來。

凌則嶼已經讓人去處理網上的事,幾個營銷號一起出面澄清,又有死忠粉的控評,熱度很快就降下去。

窗外的暮色降臨,夜空逐漸浮現幾顆星辰閃爍。

凌則嶼帶著無憂回自己的公寓,兩室一廳,有一個開放式的廚房,裝修簡單,一目了然。

「你就住這裡,鑰匙在桌子上,客房在那邊,明天司機會來接你陪蕭雲起去拍雜誌!」

言簡意賅的交代完,轉身就走。

無憂一怔,「你不住這裡啊?」

凌則嶼停下腳步,回頭看她,眼底的光帶著幾分嘲弄,「你想跟我同居?」

無憂立刻搖頭,「我是不想被人說鳩佔鵲巢。」

凌則嶼嗤笑,斂眸轉身就走。

「誒?你什麼意思啊……」

無憂的話還沒說完,凌則嶼「嘭」的一聲甩上門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