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眾人之前感覺食慾大增的一大鍋豬蹄美食,現在看來,黑色的豬腳紅色的液體,就像是一個魔鬼在凝視著他們。

陳永龍面露絕望道:「小骨閣主,我……我不吃豬蹄可以嗎?我對豬蹄過敏……」

小骨爽快道:「可以啊,你喝湯吧。」

陳永龍:「???」 陳永龍的心情是崩潰的。

神特么讓他喝湯。

喝千年紅腐鼻涕蟲的鼻涕,還不如叫他去死!

其餘弟子聽到小骨的話,都忍不住對陳永龍投以同情的目光。他們只是吃泡在鼻涕上的豬蹄,陳永龍就牛逼了,直接被任命吃鼻涕……

這是真的勇士啊!

跟陳永龍這麼一比,他們突然間覺得品嘗這一道美食,好像也不是那麼的慘了,竟然莫名地還有些舒服?

這就好比有一個人突然間被逼著喝尿,那肯定是一種噩夢,會拚死反抗,但是當他看到其他人都被逼著吃屎,而只有他是被逼著喝尿,說不准他都能喝出個優越感來。

陳永龍的遭遇,在一定程度上撫平了某些幸運弟子的心理創傷,他們開始將目光投向鍋里的豬蹄。

「佳肴已經做好了,你們可以享用啦,記得不要浪費哦,都給我把它們消滅乾淨!」小骨笑盈盈道。

明明是一個很漂亮很溫婉的女子,此刻她的笑容在眾弟子眼中看來,卻莫名地滲人。

已經說要品嘗美食,就不能反悔,這是規定了。

眾弟子只能硬著頭皮上。

陳永龍面對一大碗湯,只覺得頭皮發麻,雙眼暈眩:「為什麼你們能吃豬蹄,我只能喝湯……」

「因為你對豬蹄過敏啊。」一旁的女弟子笑嘻嘻道。

陳永龍無語凝噎。

眾幸運弟子已經開動了,吭哧吭哧地吃了起來。

陳永龍看著紅色粘稠液體,回想起了安林宗主曾經說過的一句名言,任何事物都不能只看表面,有的粉色夢幻的東西,切開可能是黑色的,有的看起來醜陋不堪,內部卻有可能蘊藏著寶藏!

這句話極含深意,蘊含著豐富的人生閱歷,其實也能用到小骨製作的美食上吧?

黑色豬蹄看起來很好吃,比湯汁好多了。

但或許,眾弟子避之如蛇蠍的湯汁才是最美味的精華呢?

對,沒錯,一定是這樣,這些湯汁是寶藏!

陳永龍雙眸爆發亮色,看著眾弟子已經一臉便秘地啃著豬蹄,他就知道,或許他已經發現真相了。

他端起一大碗湯,當即「咕嚕咕嚕」猛灌入口。

「這味道真的是……」

陳永龍端著碗的雙手一頓,雙目圓瞪,仰望天空。

「嗝!」

……

「陳永龍師兄!」

「陳永龍大哥!你怎麼了?!」

「糟了,他口吐白沫了,小骨閣主,救命啊!」

「來人啊!快,快送去紫星急救中心!!」

紫星閣的東方。

有一座無比巨大的宮殿。

它巨大到什麼程度呢,幾乎是宗主大殿的一萬倍以上。

要知道,宗主大殿已經是四九仙宗最為宏偉的建築了,比那個建築還要大一萬倍是什麼概念?

說是一個小型大陸也不為過。

它就是靈祖大殿!

如今,已經升格為四九仙宗的頭號修鍊場所。

甚至是整個太初大陸的頭號神魂修鍊聖地,裡面的種種針對神魂的獨特修鍊之法,就算是虛靈域的一眾大佬,都垂涎不已。

可惜四九仙宗已經跟它們斷了外交。

裡面時長回蕩著四九仙宗弟子長老們的慘叫聲,宛如進入了什麼鬼屋似的,但他們的遭遇卻比進鬼屋還要慘烈一些,經常有宗門成員渾身鮮血淋漓,躺在擔架上,被抬著出來。

「快!送去紫星急救中心!」

「送快點,趙師弟的兩條手已經被絞成肉沫了,神魂也被重創了,得送去重症治療室!」

這裡時時刻刻都有傷員進出。

但大家依舊樂此不疲跑來修鍊。

靈祖大殿實在太神奇,神奇到眾成員即使承受那可怕的危險,也要在裡面闖一闖。

基本上每參加一次修鍊,他們的神魂強度,都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或多或少地在增長著。可以這麼說,四九仙宗的成員,個個神魂都被磨礪得有所成就!

再加上紫星閣完美的試煉售後服務,口號就是:只要你還有一口氣,我們就能把你救活,並且大概率讓你們完美康復。

眾成員聽到這口號,參與試煉,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

所以,靈祖大殿就算很可怕,但也依舊很熱鬧。

曾經寂寞的守護器靈,靈姬大人,此刻終於是變得開心起來,她穿著紅色旗袍,將曼妙玲瓏,凹凸有致的身材顯現。

纖白修長的手指輕握紅酒杯,紅唇輕啟,一邊品著紅酒,一邊聽著那弟子們慘叫的動聽音樂。只覺得這樣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幸福充實的。

「化神高端試煉,白虎試煉中的魂刀陣太弱了,有幾個弟子通過魂刀陣都沒哭,這個部分可以適當加強一下……」白凌在一旁看著大屏幕,淡淡開口道。

靈姬頗為欣賞地看了身旁的白凌一眼:「真巧,我也是這麼想的,白妹妹,你可真是我的知音。」

兩個老陰比相視一笑,氣氛極其融洽。

周瑜作為信息通訊員,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出,看得那叫一個冷汗直流,彷彿一開口,就打擾到兩個女魔頭的密謀了。

他開始瀏覽四九仙宗的新聞,當看到某個最新新聞的時候,忍不住「噗嗤」笑出聲,頓時吸引了兩個女子的注意。

「看什麼呢,那麼好笑?」白凌好奇問道。

「哈哈哈,陳永龍把千年紅腐鼻涕蟲的鼻涕當湯喝,難吃到口吐白沫,被送入了紫星急救中心。」周瑜笑得合不攏嘴。

「又是小骨的黑暗料理吧?」白凌掩嘴輕笑道。

靈姬喃喃道:「我覺得小骨做黑暗料理肯定有分寸,吃到住院應該不是口味問題,而是當鼻涕難吃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的感官,他的精神都會反饋這種味道,並且不斷加深對那種味道和感覺的印象,從而受到雙重衝擊……」

「是的,我覺得他吃到住院的主要原因,是精神層面受到了劇烈衝擊……」靈姬喃喃開口道。

她的眼睛越來越亮,彷彿受到了某種啟示,激動到:「是了,劇烈的噁心也能給人一種奇特的精神衝擊,從而激活神魂的潛力,我已經想到新試煉該如何設置了!」

「我也參與。」白凌同樣雙眸發亮。

周瑜在一旁面露驚恐。

這兩個女人是魔鬼嗎?!

他開始後悔了,他剛剛乾嘛要看新聞,幹嘛要笑,他是四九仙宗弟子們的罪人啊!!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

四九仙宗的夜晚,非常的漂亮。

無數燈籠漂浮在高高的夜空,好似漫天星火。

弟子們或是在道場互相切磋,或是在山峰上坐而論道,其實睡眠已經不是他們每天必須要做的事情,一些思想活躍的弟子甚至能夠跟同門師兄弟暢聊幾天幾夜。

望月山是四九仙宗眾山之中最出名的一座山,山巔附近有一處大型溫泉,名叫月池,上可看眾星拱月,下可看燈火爛漫,是所有男弟子夢寐以求,卻有可望不可即的聖地。

為什麼說可望不可即呢?那是因為,月池只供給宗門的女子開放……無數漂亮的美女,上到柳千幻,葉靈,白瑤等國色天香的傳說級美女,下到宗門的諸多嬌俏可愛的小師妹,都會選擇在月池泡泉,休養生息,感悟道境。

對此,四九仙宗的男弟子,只有搖頭感嘆,默默望山無語,根本沒辦法做其他事情。

也不是沒有想要偷看的人,但他的墳頭草現在都三丈高了。

溫泉管理員夕月天仙蘇淺雲的刀,可是不講情面的。

此時,月池突然引起了一大波轟動。

能讓見過大世面的女生們如此反應,自然是不同尋常的事。

在太初大陸東部風頭最盛的女子,來到了月池。

是的。

月之女神嫦娥下凡了!

望月山上的月池,迎來了月亮真正的主人,這是不是很有意思。天天看月亮,現在月亮的主宰真正來了。

對於宗門的女弟子來說,自然是尖叫連連。

能夠擁有和嫦娥親密接觸交流的機會,這可是不多得的,更是世人難以想象的。

別說是太初大陸上的其他頂級修仙宗門了,就算是天庭眾仙都沒有那麼好的待遇,這就是平台的問題了。

四九仙宗的蘇淺雲和安林跟嫦娥的關係很好,這才讓眾多女弟子能夠親眼看看嫦娥,並且跟嫦娥交流。

嫦娥的確是超級漂亮的女子,甚至美得有些夢幻了。

她在月光的籠罩下,甚至連宗門最頂級的大美人蘇淺雲,都要遜色一籌。但倒也不至於誇張到讓宗門的其餘美女都黯然失色的地步,比如柳千幻的古靈精怪,白瑤的純情嫵媚,葉靈的青澀窈窕,小紅的性感妖嬈,都是她不具備的特性。

四九仙宗的眾女神顏值都太抗打了。

嫦娥在月池中,也只能說是十分亮眼,做不到壓制,至多是讓這夢幻的花園,春色更濃。

月池之中,嫦娥也褪去衣裳,跟一眾女子泡著溫泉。

這絕對是太初大陸第一艷福了。

可惜有幸目睹的只有四九仙宗的一眾女子。

仙女們都很興奮,在月池鶯鶯燕燕,嬉笑打鬧著,有的誇嫦娥身材完美,有的誇嫦娥皮膚超棒,有的甚至還說嫦娥集月之精華,抱一下至少能夠增壽百年,但也只有蘇淺雲敢大膽地摸一摸嫦娥姐姐,其他的都是口嗨。

嫦娥是被這些四九仙宗女子的歡脫和熱情給驚到了,不過她倒也蠻喜歡這種感覺,感覺一下子多了許多的姐妹。

嗯,那個女生的臉蛋好俏。

那個女生的頭髮好柔。

左邊那個女生的熊好大,好想摸一摸。

可是得保持女神風範呢……

嫦娥心中滿是糾結,無處安放的玉手,只好落在蘇淺雲身上……

「嫦娥姐姐?」蘇淺雲抬起腦袋,湛藍夢幻的眼眸泛著水霧,吹彈可破的肌膚在氤氳的水霧下格外撩人。

「嗯……舒服……」嫦娥拖著長長的鼻音,道,「當了那麼久的月亮,終於可以好好泡一次澡,洗去自身塵垢,放鬆一下身心了……」

「嫦娥姐姐本來就光華自生,纖塵不染,就算過去一萬年,也是超級乾淨大美人呀。」蘇淺雲糯糯道。

「就你嘴甜。」嫦娥捏了捏蘇淺雲的瓊鼻。

捏完后,手還朝蘇淺雲的其他地方伸去。

蘇淺雲笑著躲開,用小手揚起水花潑向嫦娥。

嫦娥不甘示弱,兩個女子就這樣在溫泉打起了水仗。

「好呀,欺負我家蘇蘇,我來幫忙!」

柳千幻加入打水仗陣營。

「嫦娥姐姐,我幫你!」白瑤跑到嫦娥一邊跟著打。

眾姐妹的情緒也都被調動起來,跟著在溫泉上玩鬧。

嬉鬧和銀鈴般的笑聲,就是溫泉中最好的仙樂,沁人心脾。

玩累了后,眾女開始中場休息。

嫦娥開始跟小仙女們分享她的保養和美容秘訣,還推銷了她的月宮特產月之精華,以及桂花牌護膚霜,排毒養顏月丹……

眾女哪裡還猶豫,直接就是一頓買買買!

四九仙宗的富婆們,根本不差錢!!

嫦娥這一波操作,既收穫了一波粉絲,又收穫了一波靈石,可謂是名利雙收,妥妥的大贏家。

買完東西,自然就是女生們的八卦時間了。

購物,化妝,八卦,就是女人的天性,無論是懵懂無知的少女,還是久經歷練的仙女,都無法擺脫這個愛好。

「嫦娥姐姐,嫦娥姐姐,聽說東線戰場戰事結束后,二郎真君曾向你發起切磋戰鬥,然後被你三掌干翻在地,是不是真的?」冬珍一臉好奇道。

某些暗中仰慕二郎真君的女弟子,頓時提起心神。

「當然是假的。」嫦娥笑意淺淺道。

一些女弟子微微鬆了一口氣,果然,都是謠言啊,作為天庭的前戰神,就算再弱也不至於那麼不爭氣呀。

「我有兩掌僅僅是為了隨手擋開二郎真君,其實擊敗二郎真君僅僅只用了一掌。」嫦娥一臉風輕雲淡道。

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