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他已經做過的混合實驗里,藍吉兒的阿希米斯至臻公主藍奶並不能與百靈的香香奶,還有烈如水的純奶相混合,混合之後會產生一點毒性。畢竟,百靈和烈如水是人類,而藍吉兒是阿希米斯人。現在他的手中多了康圖娜娜的黃金奶,康圖娜娜即是人類又是魚靈,如果將她們四個的奶混合在一起,那又會是什麼結果呢?

對於這個問題,夏雷充滿了期待,不過現在他沒有時間來做這種實驗。

重建的聖王藍靈地下墓室里靜悄悄的,次級星石釋放著幽藍的能量光。在半球形的空間里堆放著一大堆星石,並不是搭建好的星門。星門每次使用之後都會垮掉,會有損耗。這是無法避免的,不過就這座星門的情況而言,夏雷並不擔心他和藍吉兒去了希望之星后沒門回來。

藍吉兒對搭建星門已經是輕車熟路,她沒用多少時間就搭建好了星門。

浩瀚無邊的宇宙縮影出現在了墓室里的半球形空間里,數不清的恆星、行星和星雲,還有黑洞。它們就像是空氣中的灰塵一樣多,無法數清楚。可它並不是完整的宇宙縮影,因為星門所顯示的只是有星石存在的地方,沒有星石存在的地方它並不會顯示。

藍吉兒用她的靈能牽動著「星圖」,然後在一個區域停了下來。隨後,一顆白色的星球被她放大,清晰的呈現在了墓室里的半球形空間之中。

「這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我的故鄉冰之星。」藍吉兒說。

夏雷仔細觀察,他發現冰之星的大小其實和地球村差不多,那上面也有山川、平原和海洋,只不過都被冰封了而已。

「老公,你還有什麼要準備的嗎?沒有的話我們可以動身了。」藍吉兒說。

夏雷說道:「我沒什麼好準備的了,走吧。」

藍吉兒拉住了夏雷的手,然後與他一起走進了星門的能量光幕里。

進入星門的一剎那,夏雷有些緊張。他以為會有什麼離奇的感覺,可事實上他什麼感覺都沒有。在他的視野里全是能量光,什麼都看不見。他緊緊的抓著藍吉兒的手,生怕在這個時候與她分開。

這並不是他膽小,而是人類對未知事物和強大的超自然力量本來就有著一種先天的敬畏。他也人類,他當然免不了這個俗。

眨眼,能量光突然涌動了起來,裹帶著他往前飛行。他本來是抓著藍吉兒的手的,可這個時候他居然感覺不到她的存在了,也看不見她。

「吉兒?」夏雷大聲叫喚著藍吉兒的名字。

可能量光里沒有半點回應,他的聲音其實並沒有傳遞出去。

轟!

一下震動,所有的能量光都消失了。

自然光線突然進入了夏雷的視野,他還看到了一片雪白的地面。就在那之後,他突然從幾米高的空中墜落了下去,啪嗒一聲摔在了一塊結了冰的岩石上。幾乎就在同一瞬間,他的背上就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那東西軟綿綿的,很有彈性的感覺。

砸他的是藍吉兒,她和他是同一時間從星門之中出來,然後墜落下去的。夏雷的體重遠大於她,自然也就成了最先落地的人了。

「你沒事吧?」夏雷關切地道。

藍吉兒從夏雷的背上爬了起來,「我沒事,這個地方……」

沒等她把話說完,矗立在一塊平地上的星門突然垮塌,又變成了一堆破破爛爛的石頭。

星門垮塌的時候,藍吉兒的身子也晃了一下,軟軟的向地上栽倒下去。

夏雷慌忙彈身躍起來,一把摟住了藍吉兒的腰,趕在她倒在地上之前抱住了她。

「好累。」藍吉兒的聲音軟綿綿的,臉上也有一點羞愧的意味,「我還是太弱了,操作一次星門就這樣,每次都要你來照顧我。」

夏雷笑著說道:「你已經很了不起了,下次……下次我來試試開啟星門吧,不能總讓你干這種體力活。」

「你……你也能開啟星門嗎?」藍吉兒不敢相信他說的。

夏雷說道:「我不知道,但試試也沒關係。」

他其實老早就想試試了,他的身體之中雖然沒有阿希米斯人的那個古老的血脈,可他卻是進化出了符文陰陽魚的存在,那可是解讀和使用能量的「神器」。從理論上講他來操作星門其實是可行的,但理論就是理論,並不是實踐,所以他需要親身經歷過,徹底了解星門之後才感試試身手。

「再說吧,這樣的事情不能冒冒失失的就去嘗試。我們先把星石藏起來吧,不然被藍月人發現了可就糟糕了。」藍吉兒說。

「你躺著休息一下,我來做這事。」夏雷將藍吉兒扶到了一塊岩石上坐下來,然後釋放出冰霜之刃挖坑掩埋星石。他一邊幹活一邊觀察四周的環境。

冰之星也有氧氣,不過很稀薄,空氣之中也沒什麼毒氣存在,很乾凈。他覺得這裡的空氣其實和地球的西藏高差不多,那個地方也是空氣乾淨,但氧氣很少。

他還發現他和藍吉兒登陸冰之星的位置是在一個大山環繞的峽谷之中,他能看到一座座冰封的大山,但看不見大山後面的影像。

藍吉兒說道:「我們的位置在冰之星的北極,這個地方是我們阿希米斯人的聖地,以前自由貴族才能來。」

「阿希米斯帝國的遺址在什麼地方?」夏雷問。

「以你的速度,我們兩三個小時就能到。」藍吉兒說。

以夏雷的數倍音速的飛行速度,兩三個小時的路程,那其實已經相當遠了。

夏雷的心裡已經在幻想那個地方了。

PS:我在這裡說一下,下個月,也就是3月份我要去北京魯迅文學院學習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我盡量保持3更,但有可能不穩定,希望大家理解一下。學習是為了更好的寫書,我會用更精彩的故事回報大家!最後,感謝回憶版忘記的打賞,謝謝你! 殷紅的朝霞侵染了東方的天空,茫茫蒼穹也開始逐漸變亮,第一天上班終於在初晨的裊裊中結束,萬芳將楊帆送到了小區門口,互道珍重,劉美琪給了楊帆一個腦崩后,駕車揚長而去。

下了車,楊帆拍了拍自己的頭,像被灌滿了漿糊一樣的沉重,邁步向宿舍走去腳底下像踩著棉花一樣。

「小夥子往哪踩呢?這是喝了多少酒呀,」應聲望去原來是一名環衛阿姨正在清掃街道,一張平凡的臉,面帶笑容。

此時楊帆的一隻腳正踩在掃帚上,連忙抬起腳,口喊抱歉。

「宿醉呀,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年輕也不能這麼造呀,趕緊的回去麻利兒睡覺。」阿姨沒有埋怨,一句關心的話,讓楊帆心中有了一絲莫名的暖意。

走到門口,楊帆拿出鑰匙像做賊的一樣開門,踮起腳鳥悄的走進自己的房間,當床出現在目視範圍內,一股強烈的睡意如潮而來,沒來得及脫衣服,用雙腳蹬掉了鞋子便一頭栽到,瞬間鼾聲響起。

沒有魂牽夢繞,似乎只是睡了一秒,耳邊響起了嚶嚶的喊聲,還有絲絲哈氣縈繞在耳邊,暈!莫非做了思夢,下一秒楊帆從床上彈起,第一時間就扯上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

楊帆的舉動惹得坐在床邊的藍紫衣手掩巧口,笑得前仰後合,高挑的嬌軀也隨著顫動起來。

「你是鬼呀,怎麼悄無聲息的初見的,在說了你一個小姑娘如此直接的嗎,在主人還沒允許的情況下就進入別人的閨房,小爺我的清白呀!」

聽完楊帆的話語,蘭紫衣笑的更加肆無忌憚,小手離開自己的巧口,直接就上來扯楊帆蓋在身上的被子。

「哎呦!還閨房,還清白,讓姐看看你小子到底有多白。」

在蘭紫衣的嬉笑中,纖瘦的身軀里爆發出巨大的力量,一通PK,最後楊帆捲曲在床的一角,雙手作揖哀求放過。

「切!原來是個花枕頭,你昨天不是腳踢大漢橫行一時嗎?怎麼被本姑娘如此輕鬆的幹掉了,再說你捂什麼,你不是穿著衣服嗎,而且臭氣熏天。」

楊帆下意識的看了一下,自己還是有戰甲護體的,但是下體……在0.1秒的時間裡,迅速捂住,心裡暗罵,這個女人真是禍害。

蘭紫衣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扭過頭「趕緊起床吧,你都睡了10個小時了,你是豬呀,趕緊起床,洗澡換衣服,準備吃飯。」

蘭紫衣離開后,楊帆迅速下床風一般的衝進浴室,耳邊響起的是蘭紫衣咯咯咯的笑聲,平時入耳宛如黃鶯清歌溫婉悅耳,此時此刻這笑聲讓他打心底產生一種寒意,夜貓子進宅呀!

楊帆洗漱完畢,著裝整齊走到餐桌前,蘭紫衣不在,呼喊了幾聲仍沒有回應,管她呢,看著桌子上的幾碟小菜,小蔥拌豆腐,木須肉,一碗清粥,幾個包子,一幅生意盎然的美好,腹中飢餓感驟增,於是乎大快朵頤起來。

有人說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騙你的人比愛你的人會說,也有人說清晨的粥只能填滿胃,深夜的酒卻能填滿孤獨和心鎖,人各有志不去評論,但蘭紫衣為楊帆提供這頓下午粥著實滿足了味蕾的需求,一頓風捲殘雲,楊帆摸著肚皮滿足感油然而生,宿醉帶來的頭暈難受,也在這次暖胃之旅后,舒服了很多。

酒足飯飽后,楊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和周公大夢誰先覺去了。

「噔噔蹬蹬,噔噔蹬蹬,噔噔,噔噔,噔」手機響起。

拿起手機,屏幕上師傅兩個字出現在眼前,楊帆心裡有種不好的感覺,就像偷吃了糖果的孩童被家長發現,昨天晚上自己做過什麼心知肚明,上班第一天就來了一個投名狀,作為自己的工作介紹人,以及師傅面子上肯定下不來,於是楊帆故意壓低聲音裝作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你好,哪位!」

楊帆說完,聽筒那邊並沒回答,除了絲絲的信號聲,空空如也,突然楊帆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開始加速,隔著肋骨都能感覺到它的跳動。

大約5秒鐘后,手裡里傳來櫻桃的聲音,分貝很高但依舊悅耳。

「好你妹,給我裝是吧,紫衣已經告訴我了,你這頭豬已經醒了,給你10分鐘時間,給老娘滾過來。」話音剛來沒給楊帆任何回應的機會,就掛斷了電話。

楊帆木雞一樣,獃獃的望著屏幕,嘴角發出滋滋的聲音,「再多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抵不過一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呀」打趣了一句身體迅速彈起,出門打車以最快的速度像櫻桃家奔去,在車上還琢磨著是不是要買幾根荊條背上。

當楊帆走到櫻桃家樓下,正準備按數字叫門鈴時候,門禁像有預感一樣自動解磁開了,如此這般更是讓他后脊樑冒出一絲寒意,「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母老虎呀母老虎。」

上樓走到房間門口,楊帆盡量調整呼吸,剛要去敲門,門就開了露出櫻桃那張美的滅絕人寰的俏臉,就那麼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突然一絲詭異出現在櫻桃臉上,緊接著被近身牛仔褲包裹著的一條渾圓筆直的大腿就像他踢來,楊帆下意識的就要躲開,但轉念間心想該來的終究要來,於是閉住雙眼,全身肌肉繃緊,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絲絲痛楚由身後大腿根往上,腰部往上的位置傳來,楊帆並沒有睜眼等待後續的狂風暴雨。

良久之後,楊帆感覺似乎在沒有物體和自己身體接觸,反而聽見櫻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腿是對你昨晚衝動的懲罰,希望你引以為戒,對於昨天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已經和上面交代清楚,頭頭們並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事情就這麼了了。」

櫻桃說完身體讓開房門,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楊帆緊繃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但緊接著目光所及之處,看見一個黃頭髮藍眼睛,身材高挑面容俊美的老外,正滿面春風的笑著,貌似真誠的臉上帶著一種不言而喻的表情。

「你妹!哥的一時名聲呀,毀在這個虎老娘們手上了,」楊帆本來放鬆的神經再一次緊張起來,無奈呀,委屈呀,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低著頭往屋裡走。

剛進門,一張打手出現在楊帆面前,抬起頭再一次看見一張貌似人畜無害的笑臉,抬頭不打笑臉人,無奈楊帆也伸出手,兩隻手就這麼握著,場面略顯尷尬,大腦里迅速回憶著10年來所學的英語知識,半晌后嘴裡冒出個HELLO呀。

「哈哈哈,」櫻桃和那個老外同時笑出聲。

「哥們兒,你挺幽默呀。」

老外一張嘴就能聽出是本地人,純正的南城口音。

「你會說中國話呀,那你不早說害的我為了找個單詞,憋得我汗都快下來了。」

「你呀,一看就沒好好上英文課,連一句基本的問候都不會說」櫻桃很配合稍微鄙視了下楊帆的英語水平。

楊帆白了一眼「我這是被你剛才那個大邊腿,踢得大腦短路了,你就是收拾我也不能當著國際友人的面呀。」

「國際友人?這是我哥純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也是國內頂尖的CLUBdj。」 冰川在視野里成片成片的閃過,大地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見村莊,看不見城市,這個星球雖然適合阿希米斯人和人類居住,可它看上去似乎是一顆無人的蠻荒之星。

從極地出發,夏雷飛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看到一隻動物。它的體積和地球上的大象差不多,樣子也很像大象,身上長滿了長長的白色的毛。他好奇地道:「那是什麼?」

藍吉兒也看見了,她想了一下,「有點像書上說的美象。」她又看了一眼,「嗯,確實是美象,和書上的插圖是一樣的。傳說美象是神聖的聖獸,看見它的人能帶來好運。」

夏雷笑著說道:「這是一個好兆頭,我們一定能找到聖王藍靈留下的儲備物資。」

藍吉兒也笑著說道:「你娶了聖王藍靈的傳人,還要拿走他留給阿希米斯人的物資,你這個女婿當得夠可以的。你得到了這麼多,你怎麼回報他呢?」

「你想要什麼?」

「笨蛋,當然是孩子啊!你在我身上流了那麼多汗,可我的肚子就是大不起來。百靈和如水最近總是和我談這件事,尋找原因,我們不可能都有問題吧?所以問題出在你這裡,回去以後你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個問題解決了。」藍吉兒說。

夏雷說道:「放心吧,我已經在著手解決了,用不了多久我會把你們的肚子搞大,你們想要生多少都行。」

「搞……大,多難啊,說吹大不行么?」

「哈哈哈!」夏雷的笑聲在天空響起。

正在雪地上悠閑行走的美象揚起頭看著從天空飛過的夏雷和藍吉兒,它並不怕生,反而叫了一聲,「嗚吼!」

它確實長得很好看,藍色的大眼睛,長長的白色的鼻子就像是用玉雕琢的,一身的白毛也乾淨得一塵不染。阿希米斯人將它視作神聖的聖獸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果不是藍月人,阿希米斯人肯定會在這個美麗的星球上打造出夢幻一般的文明吧?

可是沒有那種如果。

夏雷馱著藍吉兒繼續向前飛,隨著經緯度的變化,大地的景物也在變化。在一些特殊的背風的山谷里出現了森林,還有流動的河水和湖泊。這些地方就像是沙漠之中的綠洲,每一個都非常的正規。還有更多的動物,它們與希望之星上的動物完全不一樣,有很多就連藍吉兒都不知道是什麼,叫不出名字。

這個地方,她畢竟也是第一次來。她對冰之星的了解也只是從阿希米斯人的書籍之中了解的,有很多描述都是模糊不清的,甚至是錯誤的。

愛久,見情心 又往前飛了一段距離,一片大山被甩在了身後,平原在視野里向前延伸,一眼看不到盡頭。

這個地方就是藍吉兒說的古阿希米斯帝國帝都所在的地方,可是夏雷卻沒有看到城市的廢墟。他看到的只是被冰雪覆蓋的平原,別說是城市的廢墟,就連一座村莊的廢墟都沒有出現。

「應該就是這個地方啊,難道書上說的是錯誤的?」藍吉兒也有些找不到北了。

「你也別著急,畢竟過去幾千年了,書上的記載有錯誤也說不一定,我們再去別的地方找找好了。」夏雷這樣安慰他的妻子,然後放慢速度繼續向平原深處飛去。

「往那個方向飛,我們去那邊找找。」藍吉兒給夏雷指了一個方向。

夏雷往那個方向飛去,他也降低了高度,以便觀察地面的情況。他和藍吉兒在天上飛行,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光影,那是永恆之日的陽光的原因。冰之星距離希望之星的距離很遙遠,如果將永恆之日比喻成太陽的話,那麼希望之星就相當於是太陽系之中的距離太陽最遙遠的海王星。這也是它常年冰封的原因,這裡的氣溫極其寒冷。

幾分鐘后,一個黑色的移動的東西忽然進入了夏雷的視線。那個東西距離他起碼有十公里,正常的情況下根本就看不見,可他還是一眼就看見了。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他以為是什麼動物,可仔細看過之後才發現那黑色的東西並不是什麼動物,而是一輛履帶式的裝載車。

夏雷的雙眼微微一動,目力增加。那輛黑色的裝載車頓時在他的視線里被放大,變得更清晰了。他看到了「戰略資源部11軍團587號」的藍月語標記,還有一個坐在駕駛室里的工兵機器人。

夏雷的視線又移到了裝載車的車廂里,他看到了滿滿一車廂的起碼有兩百噸的礦石。看上去並不是靈礦,而是一種金屬礦。

藍月人摧毀了阿希米斯人的文明,將阿希米斯人趕出了冰之星,這個星球卻淪為他們的礦場。

「老公,你發現了什麼?」藍吉兒雖然沒有看到那輛運載車,可她卻從夏雷的身上感覺到了什麼。

她和夏雷從認識到成為夫妻的時間不算短,夏雷身上有什麼情緒變化她很容易就能感應到。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夫妻連心,心有靈犀吧。

夏雷說道:「前面有一輛藍月人的裝載車,我懷疑這附近有藍月人的工業基地。」

「在哪?」藍吉兒舉目眺望,可她並沒有康圖娜娜的那種魚靈的天賦,無法看到幾公里十公裡外的一個小型目標。

「你馬上就能看見它了。」夏雷加快了飛行的速度,同時釋放出了烙印之力折射光線,進入隱形的狀態。

幾公里十公里的距離,夏雷要追上也就是幾下呼吸的時間。趴在夏雷背上的藍吉兒很快就看到了那輛在地面上行駛的裝載車,它正以六十碼的速度往平原邊沿的一片山區行駛。

那一片連綿起伏的大山擋住了視線,看不見山後面的情況,無法確定藍月人的工業基地在什麼地方。

運載車繼續向前行駛,連綿起伏的大山越來越近。

夏雷已經卻已經放棄它了,他超過了它,提升飛行的高度,翻過一座山峰,循著修建在山區里的簡易公路繼續向前搜尋。

「老公,找到藍月人的工業基地你打算怎麼做?」藍吉兒忽然想起了這個問題,她的心裡就連半點主意都沒有。

夏雷回頭,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還記得來的時候我們看見的那隻美象嗎?你說看見它就會給人帶來好運,我們現在就遇上好運氣了。」

藍吉兒微微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這和美象有什麼關係?」

夏雷說道:「你想想,藍月人在這裡採礦、冶鍊,他們總得用運輸飛船運回藍月吧?如果我們幹掉工業基地之中的守衛,搶走他們的合金,這不又是一筆可觀的物資了嗎?製造戰鬥機器人和武器裝備需要大量的合金,藍月人在冰之星上的工業基地正好成了我們的供貨商。」

藍吉兒笑了,「不愧是我的老公,你的想法總是出人意料。」然後,她忽然又收起了笑容,「一旦我們進攻,我們被發現的可能就很大了,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母瑪毀我們一個地下城,我就毀了她在冰之星的工業基地。不過那得在我們找到聖王藍靈的王陵,找到筆戰略物資之後才能動手。等到母瑪接到消息趕過來,我們早就離開這裡了。」夏雷說。

「嗯!就照你說的辦。」藍吉兒的心裡再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夏雷身上的自信總能感染她。

簡易公路在一座大山前變成了一條隧道,夏雷飛過了那座大山卻沒有看到有什麼工業基地,也沒有看到那條簡易公路從山裡穿出來。不過在幾公裡外的一個峽谷里,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停機坪。不過停機坪上空蕩蕩的,看不見有運輸飛船停放。

夏雷忽然明白了過來,他倒轉了回來,降落到了隧道的入口。

「藍月人的工業基地在山腹里,我想進去看一看,你留在外面等我。」夏雷說。

「不。」藍吉兒一口拒絕,「我要跟你一起去。」

「可是……」

藍吉兒打斷了夏雷的話,「我已經不是以前的藍吉兒了,我現在有能力保護我自己,我也能成為你的幫手。更何況,你難道放心把你的老婆一個人留在外面?萬一來一個厲害的人物抓走了我,以後誰給你餵奶?誰給你生孩子?」

夏雷苦笑了一下,「好吧,我們一起進去吧,不過一切行動聽我的指揮,不要貿然行動。」

藍吉兒點了一下頭,「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