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緊接著,無法用語言文字描述的殘忍畫面出現了,弘毅手術醫生使用那高超的外科技術,利用工具硬生生的將小男孩兩顆碧藍色的眼球完整挖下。

痛苦的慘叫聲,回蕩在整個會場。

兩顆橢圓形的眼球,經過精心擦拭之後,分別被侵泡在了類似福爾馬林的透明罐子里。

弘毅醫生,舉起了手中的罐子,向人們展示他的作品。

「神乎其技!」

「我們為弘毅一聲的完美技藝鼓掌。」

「這是一件偉大的收藏品,它是人類器官收藏品中的傑作,百年之後我們仍然能看到人類最純凈的碧藍眼眸,這是多麼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啊。」

主持人的聲音可歌可泣,完全無視那小男孩的慘叫聲。

大廳中傳來了陣陣雷鳴般的掌聲,那些人竟然十分興奮,而且十分的欣慰。

至高娛樂。

那些對權勢金錢和女人沒有興趣的人們,將會對這新的藝術品產生濃濃興趣,藝術就是人們娛樂的最高體現,無價之寶才是那些心理有些變態的權貴們所追求之物。

仔細想想。

百年後,幾百年後,幾年前後。

如果人類還存在,我們面對祖先完美無瑕的碧藍眼眸,訴說曾經「原始」人類是多麼的可憐,完全沒有進化者與狩獵者的強大力量。

那時,這件藏品將會成為羅浮宮蒙娜麗莎微笑般的至高藝術!!

主持人誇大其詞的訴說著。

一場對於人類器官崇拜收藏的邪惡風氣,也從這裡開始颳起。

夜逐漸深了。

宴會也差不多到了結束的關頭。

這場聚會另古凡也感到些許震驚,雖然他見慣了血腥與邪惡,甚至多年後人們盛行人體器官收藏的邪惡運動也逐漸流行起來。

但他萬萬沒想到,濟世會的人們竟然對人性的黑暗之處,了解到至深程度。

濟世會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他們有多雄厚的財力,多麼強大的力量。

它們最可怕的地方,在於隱晦難尋,更在於對人性黑暗處的把控超乎尋常,能夠直擊人心底深處最陰暗柔軟的地方,將那些污穢紛紛展現出來。

它們能把控人心。

這才是濟世會,最為可怕之處。

古凡記錄下了許多人的言行,雖然暫時自己無法判斷他們的身份,但交給到裁決所的手中,那些人都將會原形畢露的。

「不要忘記我的目標。」

古凡心中對自己腹誹說道:「我的目標,並不是剷除濟世會,否則在這裡就可以大開殺戒,全部宰個乾淨,我最終的目標是利用它們幹掉主宰。」

古凡壓制下將所有人當場格殺的心,那樣無異於打草驚蛇,不但讓濟世會剩餘的人們變得更加隱秘,更會讓主宰們升起防範之心。

不過……濟世會蠶食人類社會的計劃,還是要做出應對措施的。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沒過多久,宴會即將結束之刻,古凡與魔女芸芸卻被留了下來。

場上的只剩下長老,沈雁,還有幾名關鍵人員。

這些都是濟世會中最為核心的人員,而古凡的身份對他們而言,也不算是什麼秘密。

「張雲主教。」

「我們終於把你給期盼來了。」

沈雁一語道破古凡的真實身份,眾人對於這個「秘密」也都沒有太大驚訝。

古凡莞爾一笑,摘下面具漏出真容,點了點頭說道:「看來隱藏身份很沒有必要呢。」

長老搖了搖頭:「對於那些普通的濟世會成員,很有必要,但對於我們來說早已經不再是秘密,從你進入教堂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知道了。」

「好了,你們把我留下有什麼目的,直截了當的說了吧,我沒什麼耐心。」

古凡淡然自若的坐下,繼續說道:「還有,我從今往後叫做古凡。」

眾人面面相覷。

果然和傳說中獨眼梟雄張雲的性格一樣,冷漠而殘酷。

「每一個濟世會的成員,都要展現自己的價值。」

「張雲……哦不,古凡先生,請您展現一下自己的價值,最近我們有一根難啃的骨頭,一直不願意與濟世會合作,而他身邊還有一些強者,讓我們沒有機會靠近。」

沈雁拿出一沓資料,上面擺出了那個難啃骨頭的照片。

他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繼續說道:「他可是古凡先生,您的舊識呢。」

古凡低頭一看。

那照片上的人,他確實認識,赫然正是——王大富!! 王大富。

濟世會眼中他是一個難啃的骨頭。

這位正義城塞商會中的巨頭可以說是一個傳奇,曾經是某座城市首富的他,最懂得人情世故,商海中的嗅覺也極其敏銳。

最初的王大富,手中並沒有太多的起始資金,但硬生生在這一個月中頑抗崛起,控制了許多交易樞紐,並給濟世會帶來了許多不便。

「我們暗中許多事情,都需要藉助王大富的手,但他卻遲遲不肯合作。」

軍火大王沈雁搖了搖頭,眼神閃爍著冰冷的光芒說道:「這種感覺如鯁在喉,我們希望你能把這根刺拔出來,聽說曾經主教大人和王大富一起共事過??」

「這件事,應該不難吧?」

濟世會暗中搜集情報的能力還不錯。

正義城塞中的濟世會成員,並不太依賴主宰贈予的超絕戰鬥力,因為他們知道隱藏潛伏在這座城市,慢慢蠶食才是最佳的選擇。

如果貿然發動特殊的力量,產生了嚴重後果引起高層的追查,那就得不償失了。

「呵呵。」

「你們情報的水平有些差啊。」

古凡冷嘲一句:「我和王大富雖然有過合作,但我們最終撕破了臉皮,現在差不多算得上是半個仇人了。」

長老似乎早就料到古凡會這樣說,用那洞悉人性的語氣說道:「即便如此,你擺平他的可能性也比我們大,像他那樣嗅覺敏銳的商人,絕不可能輕而易舉的信任我們這些來自濟世會陌生人。」

「而你則不同,即便撕破臉皮成為仇人,也能夠互相了解。」

長老眯著眼睛繼續說道:「相信我,每一個人都有弱點,王大富這樣的硬骨頭雖然難啃,但他的弱點則更加明顯,一個精明的商人只需要給出相對應的利益即可。」

沈雁也表示贊同,接過話頭說道:「沒錯,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畢竟與我們這些有崇高信仰的眷族是不同的,我希望你能去談成這次合作。」

古凡沉吟了片刻。

魔女芸芸在他身側提醒道:「別忘了,你也肩負著主贈予的責任,濟世會中每一個人都要做出相對應的付出,現在該是您付出的時候了,主教大人。」

古凡眼神流轉,臉色陰冷狠辣的說道:「如果說道貢獻,我可是獻祭給主宰上萬個生命,不要拿什麼使命與責任來壓我,否則你們會死的很難看。」

古凡的話極富有瘋狂的特性,既符合自己的性格,也符合傳說中張雲的所作所為。

「你們想拿我當槍頭使,以為我看不出么?」

古凡突然間爆發出一股陰森狂冷之意,暗中將自己的能力控制在「傳奇秘銀」級左右,但即便如此也已經讓在場許多人喘不過氣來。

果然是個狠角色。

獨眼梟雄張雲,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控制,而且他的力量也十分驚人,竟然達到了這麼高的層次??

傳奇秘銀級釋放的威壓,另眾人節節敗退,只有軍火大王沈雁一臉冷峻的與古凡四目相對,隱約間有激烈的火花在眼神中碰撞。

「主教大人,無用動怒。」

不遠處的長老嘆息一聲:「你也可以拒絕這次任務……」

古凡聽到這裡,渾身上下釋放的冷冽氣息逐漸收斂。

「不需要拒絕,這個任務我接下了。」

「準備好充裕的利益條件,沒有足夠的誘惑王大富是不會同意的。」

古凡冷眼掃了一眼軍火大王沈雁,繼續說道:「還有,別忘了我的那一份。」

沈雁露出一抹笑容。

凡是能夠用「利益」擺平的事情,都不算什麼難事。

「那就祝主教大人旗開得勝,這根如鯁在喉的魚刺就麻煩您拔掉了,另外最好不要使用過激的行為。」沈雁微笑著提醒道:「我們在正義城塞的行事風格,必須要更加隱秘才行。」

「不用你提醒。」

古凡轉身離開,這次宴會也到此結束了。

這位「獨眼梟雄主教大人」離開之後,沈雁與幾個濟世會的高層重新坐在了一起。

沈雁敲了敲桌角,率先提問道:「你們覺得,獨眼梟雄張雲這個人是否可靠?」

「囂張,毒辣,瘋狂,有膽魄,是個狠人。」

「他和傳說中描述的相同,雖然行事風格粗暴,但實際上心思十分細膩,完全稱得上是心狠毒辣。」

幾位濟世會的高層,紛紛做出表態,對於「張雲」的表現給出了很高的評價。

長老卻是給出淡淡幾個字:「可以利用。」

沈雁聽到這四個字,這才點了點頭。

他可不希望將來有一天張雲會喧賓奪主,雖然對這一點他也極有信心。

「諸位。」

「那就讓我們濟世會運作起來吧,如果王大富手中掌握的通道被打通……」

沈雁下達命令,濟世會開始運作起來,一場更大的陰謀正在醞釀著,逐漸將整個正義城塞所覆蓋包裹。

……

……

另一邊。

古凡回到了破舊的教堂。

他坐在那張椅子上,拿著一支有些老舊的鋼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了許多人的名字。

沈雁,軍火商。

弘毅,手術外科專家。

長老,疑似曙光聯盟高層的學術顧問,富有學問的老者形象,口癖與習慣有……

他接連寫出60多個濟世會的名單,有些雖然沒有暴露真實的性命,但根據他們的言行舉止與習慣,還有談話涉及的內容,很容易鎖定目標。

寫完之後,古凡隨手將其握成紙團,丟盡了牆角的黑暗之處。

暗影一陣蠕動。

那紙團很快消失不見,顯然是吳澤將其偷偷拿走了。

「調查,鎖定,順藤摸瓜找到更多同伴,但不要打草驚蛇。」

古凡淡淡命令道,蠕動的黑暗陰影頓時消失,暗影之觸吳澤已經接受了古凡的命令。

做完這一切。

古凡走出房間,任由漫天銀碎星光灑落在自己身上。

黑暗末世之中,這些人與人之間爭鬥的瑣碎,還真是令人心累,他寧可與強大的怪物異種狠狠幹上一架。

不過……

一個滅殺主宰計劃的雛形,已經在古凡心中醞釀,剷除濟世會從來不是他的目的,幹掉主宰才是。

……

…… 於此同時。

正義城塞另一邊。

王大富此時的境遇已與曾經完全不同。

曾經的他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用「心黑手狠」來形容也一點不為過。

但經歷了上一次張雲背叛古凡的事件,王大富卻好像是變了一個人,頗有一種洗心革面的感覺。

那一次獨眼梟雄張雲,選擇在混亂中劫掠基地中的人才,搶奪生意的資源,並且把那些發誓將用生命保護的死士家屬們無情拋棄。

王大富卻選擇了另一條路。

他命令自己僅剩下的屬下,保護剩餘的死士家屬們離開,可以說是帶上了一大批的累贅。

一路逃亡。

王大富十分的疲倦狼狽。

這一路上他們與腐屍怪物廝殺,與攔路的強大異種搏鬥,更面臨四處流竄的暴徒劫匪,千辛萬苦最終很幸運的來到了正義之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