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什麼叫樂極生悲,此時的秦大少進行了完美的詮釋。

陳玥怎麼都沒想到,號稱掌握了十幾門外語的優秀新生,就是調戲了她兩回的秦烽。

秦烽更沒有想到,被他擺了一道然後幾分鐘前剛調戲過的美女,竟然是自己的輔導員。

陳大美女咬牙切齒,秦烽則是一臉看到天塌地陷時才有的表情,十分精彩。

主任當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傻樂道:「怎麼,二位認識啊?不對吧,秦烽你不是從國外回來的嗎,怎麼可能見過陳老師呢?」

秦大少的表情慢慢恢復正常,他不相信陳玥會當中跟他翻臉,微笑著說:「其實呢,我回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上次是偶然中見到陳老師的,當時就驚為天人呢,沒想到她會成為我的老師,真是讓人激動啊。」

這樣的理由,可謂是滴水不漏。

主任還在傻樂:「是嗎,這說明你跟陳老師有緣分,陳老師你說呢?」

「嗯,我們的確有緣分,我跟他全家……」陳大美女差點兒又爆粗口,咬牙切齒的樣子好笑極了。

秦大少猜對了,她果然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翻臉,雖說兩次她都吃了大虧,但那些全是難以啟齒的事情,怎麼可能在學生們面前進行宣揚。

主任一點兒都沒看出二人對視的眼神中帶著火花,依然傻樂:「那太好了,既然二位認識,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你們聊,拜拜。」

秦大少臉上掛著迷倒萬千少女的微笑,不少女生都拿出小鏡子對著自己的臉照,更有甚者在快速的補妝,那叫一個爭分奪秒。

帥氣、多金而且有才的轉校生,這條消息早在幾天前,就已經傳遍了整個班。

被女生們矚目,自然要招男生的恨。

他馬上裝出一副乖乖男的樣子,對著恨不得一口咬死他的陳玥,一臉恭敬的說:「陳老師,請您給我安排座位吧。」

陳玥強忍著心裡的火氣,告訴自己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這小子,你小子犯在老娘手裡,老娘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想怎麼拽就怎麼拽。

她的心情好了一些,很有深意的反問:「那你想坐在哪裡呢?」

她覺得有必要在座位這件事上,就給他製造點兒麻煩。讓他坐在哪裡呢,不如跟林採薇坐同桌,這樣他就會成為全班男生、乃至全校男生的公敵,會死的很慘。

秦烽見她把皮球踢過來,笑嘻嘻的說:「我沒什麼特殊要求,當然要是能跟美女坐一起,我會很高興的,因為老話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的嘛。」

站在門口的那一刻,他就找到了林採薇的所在。

因為除了她之外,其他女生全都或多或少的表現出對他的興趣,想要在全都抬著頭的教室里找低著頭的人,很容易。

陳大美女臉上的笑容更盛,這可是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

她指著一個方向說:「你就坐那裡吧,跟林採薇同學做同桌。」

「那我怎麼辦?」林美女原來的同桌站起來問道。

陳玥一指另一個方向:「那邊還有空位,你去那邊就行了。秦同學初來乍到,需要成績好的學生帶一帶,採薇是咱們班成績最好的,你辛苦一下。」

這幾句話同樣說的滴水不漏,讓一眾有意見的學生們無話可說。

林採薇朝著陳玥點點頭,根本沒有多看秦烽一眼,她這是給輔導員面子,對秦烽絲毫興趣都沒有。

果然是冰山美女,秦大少心道哥非得把你這塊冰弄化了不可,挖人牆角、撬人小蜜和拉女神下神壇,都是很有意義的事情呢。

還有就是,他並沒有多想,為什麼陳玥會直接安排自己和林採薇坐同桌。

剛開始的時候,他一直都在發愁怎麼接近林美女,沒想到輔導員如此的善解人意。

他樂滋滋的在林美女身邊坐了下來,一股幽香直衝雲霄,他很清楚這股香氣不屬於任何一種香水,而是美女與生俱來的體香。

嗯嗯,光是聞著這股香味,就已經讓人心曠神怡了,以後再跟美女玩兒點兒曖昧,豈不是神仙般的生活。

當他抬起頭的時候,看到的是陳玥充滿戲謔的眼神。

不對!

按理說,她該把哥們兒跟一個恐龍女生安排在一起,這樣多解恨啊。為毛要反其道而行之,難道有陰謀?

一定有陰謀,他馬上就明白了。

一方面,陳玥要讓秦烽成為全班、全校男生的公敵;第二,林采欣是修真者,身手肯定不錯,以秦烽那種見了美女就上去佔便宜的性格,肯定會被打成豬頭的。

陳大美女之所以這麼肯定,源於之前發生的那件事,到現在她還能感覺到胸部被爪子捏過後留下的腫脹。

她腦子裡甚至已經出現了秦烽挨揍的畫面,公然調戲校花,絕對會引起連鎖反應的,挨完校花的打,還得挨男生們的暴揍,嘿嘿。

不由自主的,她臉上出現很濃重的壞笑,意識到一幫學生看著呢,她趕緊收起笑容。

果不其然,在她的余光中,清楚的看到秦烽坐下來之後,就忍不住要調戲林美女了。

「你叫林採薇對吧,我叫秦烽,很高興認識你。以後還希望你多多照顧,謝謝。」秦大少十分紳士的跟同桌打招呼,他受過嚴苛的貴族禮儀訓練,就算是跟英國女王坐在一起,也不會讓人挑出任何毛病。

有禮貌的人,不管在什麼場合都是比較受歡迎的,就算是冰山美女,也擠出一個不太明顯的微笑:「你好,以後有問題可以問我,只要我知道的,都會做出解答的。」

冰山美女就是冰上美女,說話的時候有禮有節有分寸,話外的意思是姐不知道的事情,一概不回答——別煩我。

「呵呵,我的問題你肯定能回答。」秦大少保持著之前的表情,微笑著問道:「美女,我喜歡你,咱們深入的了解一下對方,好嗎?」

林美女馬上愣住了,秦烽的思想跳躍實在是太快了,跟不上節奏。

最新全本:、、、、、、、、、、 說實話,林採薇自打來到平大之後,相同的情況遇到過無數次,早就有了免疫力,每次都能輕鬆將麻煩化解。

但這次不同以往,秦烽一開始的時候極力把自己塑造成為一名紳士,而他也的確做到了,溫文爾雅的性格、臉上時時帶著和煦的微笑,說話的時候也十分的有禮貌。

可就在林美女以為自己的新同桌是個正兒八經的人時,這貨,卻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而且,他在說「深入了解一下」這幾個字的時候,表情及其淫蕩,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某種不好的聯想。

林美女做到了最大的剋制,俏臉一板:「同學,你開的玩笑一點兒都不好笑。」

說完,她轉過頭不再看他,很明顯已經把秦大少拉近黑名單了。

如果不是看在他第一次出現在教室,就憑剛才的那句話和過分的表情,肯定被一拳打倒在地了。

林採薇絕對有這樣的能力,曾經有好幾個自認為可以對美女用強的肌肉男,其中不乏跆拳道社的高手,無一例外的被她輕鬆打倒,後來就再也沒人敢在她面前炫耀暴力。

講台上的陳玥一臉的失望,明明兩人已經擦出「火花」了,採薇為什麼不打他呢?有必要找機會跟這位美女學生通通氣,告訴她秦烽的種種劣跡,然後把他往死里揍。

秦大少並沒有因為美女的冷淡,而選擇退卻,繼續笑嘻嘻的說:「美女,哪一派的?」

林採薇已經暗中握起了拳頭,心道只要你敢再說一句廢話,姑奶奶就揍你個一路桃花開。

按照常理,她如果不回答的話,對方肯定會繼續說些什麼的。可結果卻是秦大少很及時的閉上了嘴巴,同時收起賤兮兮的表情,正襟危坐。

這讓林美女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滋味十分的不爽。

火花,就這麼熄滅了。

陳玥腦子裡靈機一動,心想你不是被譽為精英的嘛,熟練掌握十幾門外語,可咱們這裡是美術學院繪畫系,沒見有資料說你會畫畫,有必要為難你一下。

想到這些,她臉上出現些許笑意,把雙手一拍,等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自己這裡之後,開口道:「秦烽同學,你的繪畫水平一定很不錯吧,何不為我們展示一下在國外學到的畫技呢?」

秦大少滿臉黑線,心想哥們兒除了小時候會在床單上畫地圖之外,就剩下後來畫真正的地圖了。難不成要準備個白床單,外加回憶一下當初的情景,試試能不能搞出一副大作?

還是算了吧,哥身邊這麼多女孩子,寶貴的東西一滴都不會浪費,就算是準備滿屋子的白床單,估計也很難得到一副「作品」的。

他瞄了陳玥一眼,哼道:「我不會畫畫。」

陳大美女滿上做出一副很吃驚的樣子:「怎麼可能,你太謙虛了吧?校方怎麼會把一個沒有繪畫技巧的人,安排進美術學院,你還是給大家表演一下吧,相信同學們都很想看看你的畫技,是不是啊?」

「是!」一幫傢伙沒羞沒臊的高聲喊叫。

女生們是因為犯花痴,男生們則是一臉的戲謔表情,等著他出醜。

總不至於來一張小雞啄米圖吧,之前的幾天他一直在看星爺的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這部經典中的經典,更是看了好幾遍。

他自信小雞啄米圖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名作,還是能模仿出幾分神韻的,就怕眼前的這些傢伙們不懂得欣賞。

藝術生怎麼了,會畫畫不代表會欣賞,就比如當年的梵高,他身邊會畫畫的人多了,又能怎樣——得不到任何人的認可,還不是在死了之後N多年才出名的。

所以仔細的想了想,他覺得還是淡定一些的好,小雞啄米圖實在是太過張揚。

就在他思考的這段時間,有人為他準備好了的畫板和素描紙。

秦大少馬上就有主意了,站起來笑眯眯的說:「既然大家願意看,我就勉為其難的露一小手吧,如果畫的不好,還請大家見諒。」

在陳玥不詳細的目光中,他走上講台,把畫板放在了黑板的下檐上,隨手拿起一支鉛筆,一邊畫一邊說:「剛才在來的路上,教導主任給我介紹了不少風光,我就把見到的這些美好事物,畫在這張紙上吧。」

他畫的東西,嚴格說來還是地圖,只不過略去了標高一類的數據,加上了花草樹木作為點綴。

憑藉著他驚人的記憶力,和對繪製地圖的熟練程度,很快就把從學校大門開始,到辦公樓再到教學樓,一整條的路徑馬上出現在畫紙上。

嚴格的說,他畫的並不好。

但是,所有人都震驚了,首先這是一種很新奇的畫法,跟普通的素描手法有著很明顯的區別;第二,對於畫上出現的東西,大家再熟悉不過,以至於秦烽畫下去的每一筆,都讓大家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很容易就產生了共鳴。

地圖和藝術繪畫,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事物,給大家更多的是驚訝。

包括陳玥在內,她不是藝術系畢業的,但這並不影響她成為這個班的輔導員。俗話說近朱者赤,加上她主動去接觸專業性的知識,雖然不會畫畫,但欣賞水平卻上升了好幾個檔次。

由於大家都沒見過這種畫法,秦烽又是盯著外國高材生名頭來的,外國人在藝術上的創新又明顯的強於國人,所以沒人懷疑什麼,有的只是敬佩和羨慕。

秦大少放下筆,瞄了一眼自己的大作,剛才在畫的過程中,他不止一次的用餘光瞄同學們的表情。

既然已經成功的把這些人鎮住了,那還客氣什麼,他的表面謙虛實則很囂張的說了一句:「小小拙作,還請陳老師不吝賜教,為學生指正一下其中的缺點。」

一下就把陳玥給問住了,她懷疑秦烽不是科班出身的時候,秦烽對她也有相同的懷疑。

倆人都不懂,又何苦為難對方呢?

可既然陳玥已經為難了秦大少,秦大少自然也要為難他一下。

最新全本:、、、、、、、、、、 如何點評,陳玥心裡沒底,

按照她最初的想法,秦烽肯定是畫不好的,她會狠狠地噁心他一下,最後以「這就是國外高材生的水平嗎」作為結語,

因為這年頭頂著海歸名頭所謂的精英多了,實則是在國外混不下去、或者一開始抱著的就是出去鍍金,然後再回來的人,更有甚者是花巨款,在野雞大學買到的畢業證,

這些人,正是因為心裡沒底,所以更喜歡往自己頭上帶一些不存在的光環,騙得別人的尊重,

兩人更不是第一次見面,陳玥在秦烽身上感覺不到一點兒藝術氣息,這才萌生了讓他當眾出醜的機會,

結果卻是,秦烽來了個一鳴驚人,

對於這種「新穎」的畫法,她見都沒見過,如何評判,人家僅憑走一遍,就把路徑、景觀以及其他東西分毫不差的表現出來,你能說不好嗎,

難不成,要誇的幾句,

陳玥心裡一萬個不願意,要知道自己剛剛被那個傢伙吃了豆腐,初吻被奪走,身體更是把他摸了個遍,一轉眼卻要當著全班學生的面誇讚他,豈不是助長他的囂張氣焰,

想了想,她覺得還是應該貶低,開口道:「你的筆法很新穎,但表現手法過於寫實,藝術源於現實卻永遠不已單純的表達現實為目的,太過現實的作品是空洞乏味的,還不如去拍照片呢,」

說實話,秦烽對這樣的評判還是很認同的,但他同樣不可能對陳玥認輸,笑著反問道:「陳老師,我畫的很像照片嗎,」

開玩笑,怎麼可能是照片,陳大美女搖搖頭,

「既然不是照片,所謂的寫實只不過是對路徑、樹木的位置方面,這說明我定位準,難道這不是繪畫中最基礎的東西嗎,至於表達方式,一根鉛筆而已,何來的空洞乏味呢,」秦大少笑眯眯的問道,

在華夏國,幾千年來受孔老不死的影響,反駁老師的意見算得上欺師滅祖;可秦烽是從國外回來的,外國人更注重學生髮揚自己的個性,永遠不會在這種問題上計較,甚至會提倡學生們找老師的錯誤,把老師和學生放在同一個高度,

所以他的這種反駁,被認為是不同教育方式下的產物,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陳玥覺得自己掉坑裡了,她咬著牙說:「我沒有說你不對,」

「陳老師的意思,是我對了,」秦烽故意眨巴眨巴眼睛,目光更是很放肆的望向她高聳的胸-部,笑呵呵的說:「你是這樣的意思,對吧,」

感受到他帶著強烈攻擊性的目光,陳大美女咬著牙哼道:「是這樣,」

秦大少笑的更yd:「能夠得到老師的鼓勵,我真的很高興,陳老師你放心,以後我肯定會再,,接,,再,,厲,」

這種充滿挑-逗的話,讓陳玥更加的火冒三丈,要不是學生們在場,她肯定會衝上去與之扭打一處,

雖然又一次在美女輔導員面前占足了便宜,但秦大少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很清楚,以後的日子裡,陳玥肯定會不停的找麻煩,

他坐回自己的位子,對著林美女嘿嘿一笑,

林美女馬上握起了拳頭,心想你再敢對著我壞笑,就揍你,

結果再一次讓她失望了,秦大少一坐下就變得很規矩,抬著頭和其他他同學一樣,繼續欣賞還放在黑板上的大作,

陳大美女找了個理由,逃似的離開了教室,

轉校生成為校花的同桌這件事,很快通過手機在學生們中間傳開了,等秦大少知道的時候,始作俑者的微博已經被轉載了數千次,評論更是多的數不勝數,

評論中最多的,自然是對他的聲討,不少人都惡狠狠的提醒他:千萬不要招惹林女神,否則你會死的很慘,

這讓他十分鬱悶,怎馬就沒人把哥一幅畫鎮住全班同學的事情發上去呢,為毛沒一個人說哥跟林女生是郎才女貌,

你們的眼睛,都是用來出氣的嗎,

最鬱悶的莫過於林美女對他的態度,在美女眼裡,他根本就是透明的,無論他做出什麼樣的滑稽動作和表情,美女都只有一種反應,,無視,

本以為這次的任務簡單到只需要泡泡妞兒就能完成,現在看來真是萬事開頭難啊,

辦公室里,陳大美女除了咬牙切齒之外,還時不時的抬起腿,把腳重重的踩在地板上,彷彿地上鋪著的不是磁磚,而是秦烽本人,

一起辦公的幾個男老師不停的流哈喇子,這可是陳老師第一次表現出氣呼呼的樣子呢,簡直是可愛至極,

在同事們心中,她這個年齡不大而且剛剛擔任輔導員工作的女孩子,是不折不扣的女神呢,

女神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傲樣子,不管什麼時候都保持著不可欺犯的氣質,讓人產生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想法,

而現在,她臉上的憤恨看起來更像是小女生的嗔怒,女神好像一下子從天國降落到了地面,雖然只是些許變化,卻也讓大家覺得有親民感,

有人忍不住問道:「陳老師你怎麼了,是誰那麼大膽子惹你生氣,不想混了嗎,」

這句話馬上引起了其他同事們的共鳴,紛紛表現出憤慨的樣子,大有女神說出一個名字,他們就去找他拚命的做派,

陳玥俏-臉一紅,這才發覺自己過意表情化,已經影響到了同事們,

「也沒有什麼啦,些許不開心的小事以,」敷衍一句,她突然覺得有必要讓大家給出出主意,群策群力總比一個人憋主意要強的多,就說:「懲罰一個搗蛋的學生,都有什麼方法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