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彩衫!」說完,屠天轉身對著孫彩衫叫了一聲。

「在!」孫彩衫聽見屠天在叫她,當下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對著屠天說道。

「彩衫,這些人以後就是我幽冥殿的人了,要好好招待知道嗎?但是也要有個度,如果是過於無理取鬧的話,那麼就直接解決了吧,我幽冥殿可不需要那種廢物。」

說到最後一句,屠天是看著剛剛投奔他的那些同盟大軍各個勢力的掌權者們說的,聽著屠天這冷冽的話,不由的讓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是一寒,即便原本有些別樣心思的人也趕緊吧自己的小心思給隱藏起來了,他們可不想怎麼早死。

「是,放心吧殿主!」孫彩衫聽著屠天的話,頓時知道了屠天話里的意思,當下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但還是答道。

「好,那你就帶他們下去吧!」屠天對著孫彩衫說完,又將目光投射到一眾同盟大軍各個勢力的掌權者們身上,對著他們說道:「你們今日先回去,對於你們的安排,本座自有主張!」

「是!」聽著屠天的話,不管他們情不情願,都得招辦。

看著這些同盟軍各個勢力的掌權者們跟著孫彩衫走遠,屠天才將目光聚集到了一眾同盟大軍的普通的弟子身上。

看著他們惶惶的神色,屠天面色一整,對著他們大聲說道:「現在你們的那些宗主、族長已經歸附了本座,現在只剩下你們的意思了,現在,你們給本座一個答覆吧!」

說著,屠天的眼神直勾勾的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被屠天的眼神掃過,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俱都感覺到一股徹骨的涼意。

沒有一個人敢和屠天對視,屠天的目光所過之處,他們俱都是低頭,心中忐忑不已。

他們聽著屠天的話,絲毫不敢有反抗的心思,畢竟他們的各自宗主、族長都已經投靠了人家幽冥殿了,他們要是再反對,那不是找死么!

對於這種找死的事情,顯然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去做的,所以屠天完全沒有費什麼力氣,就將這近百萬的魔人弟子給收編了,在加上攻陷了同盟大營所俘虜的數百萬魔人,屠天的幽冥殿一躍成為了這萬里之內的唯一的一個大勢力。 時間猶如流水,不知不覺間就已經不知道流過了多少,轉眼間,距離決戰結束,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經過了三個月的長途跋涉,屠天等人終於回到了升魔山腳下,此時升魔山腳下的幽冥部落已經擴大了n倍,一下子湧進了數百萬普通魔人。

此時的整個幽冥部落已經佔地頗廣,無數新建的房屋聳立在原本的那些空曠的土地之上,不遠處的一片巨大的荒原之上,正在熱火朝天的建設著,那個地方,正是屠天修建幽冥城的地方。

此時的整個原本空曠已經打好了地基,從這些地基來看,就可以想象得到這個幽冥城到底有多大的規模。

其實,這個幽冥城的建設,從屠天出征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前前後後經過了半年的建設,才有了現在的規模。

整個幽冥城分為幾個區域,一個是生活區,一個是商業區,另一個就是幽冥城的城主府。

在屠天的規劃中,這生活區就是重中之重,因為屠天想要建立一座可以容納數千萬魔人居住的城市,這個地方占的不可謂不大,不過屠天相信,只要自己的這做幽冥城真的建成了,那麼必定會成為整個魔域之最,獨一無二的存在,第一,這正是屠天想要的。

這樣浩大的工程,斷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建立而成的,光是地基就耗費了數十萬魔人,這規模可想而知。

屠天估計,如果要是等到這座城池修建完畢,肯定也得幾年之後,不過好在屠天等得起。

此時的升魔山幽冥殿的大廳之內,所有的幽冥殿高層俱都聚集在一起,將目光投到了坐在主位之上的俊俏青年身上。

這個青年正是屠天,屠天用眼神掃視了一下四周,看著眾人那隱隱有些興奮的臉色,屠天心中也是滿意非常。

屠天知道,此時的那些投降過來的魔人已經徹底的接受了這裡的一切,雖然屠天有著」令魔旗」控制著他們,讓他們生不起反叛之心,但是物資終究只是物資,沒有讓人從內心之中誠服來的實在,也更讓屠天放心。

」好了,各位,幽冥城的建設是我們的重中之重,千萬不能有一點閃失,你們知道嗎?」

說著,屠天用嚴肅的眼神掃視了一周,看到每個人的臉上俱都是鄭重之色,方才滿意的微微一笑。

」好了,彩衫,你來說一下進度吧!」屠天對著一旁的孫彩衫說道。

」是。」孫彩衫款款的站起身來,對著屠天先是微微的一施禮,繼而對著屠天說道:」稟殿主,現在幽冥城的地基也已經全部打好,按照您的吩咐,建設完畢的幽冥城將有能力容得下數千萬魔人。」

」好!」聽著孫彩衫的彙報,屠天的這聲叫好聲當下脫口而出,嘴角也不知不覺揚了起來,顯然很是滿意。

再看大殿之內的一眾幽冥城高層,原本幽冥殿的弟子還好,畢竟他們早就有了心裡準備,早就從屠天口中探得了消息。

而那些剛剛歸附幽冥殿的原來的各個勢力的頭頭腦腦們,雖然他們早就知道了屠天的野心,幽冥殿的雄心,但是他們也沒有敢想到這種可能,要知道這可是可以容納數千萬人的城市規模啊。

可以預見的是,當這陣巨大的城池建造成功之後,他們的幽冥殿將可以一躍成為整個魔域都不可小窺的勢力,再也不限於這區區萬里之內了。

所以,此時的每一個新投靠幽冥城的人都咋舌不已,畢竟這個大工程,在整個魔域都屬於獨一份兒。

不知不覺間,在他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叫做自豪的感覺,畢竟現在的他們,怎麼也算是幽冥殿的人了,和幽冥殿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嘛。

此時的他們總算是忘記了先前和幽冥殿的種種不快,徹底的融進了幽冥殿當中,畢竟不管怎麼樣,加入幽冥殿這樣有潛力的宗門,也算是他們賺到了。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大廳之內眾人的種種表情,完全落到了屠天的眼中,屠天對於他們的種種表現,很是滿意,從他們身上,屠天看到了一種別樣的東西,這種東西叫做歸屬感。

歸屬感這個東西,可不是那麼好來的,最起碼得他們內心的認同感,這可不是憑藉外物可以弄出來的,這可是切切實實的認同感,這種認同感,或者說是歸屬感,可以將他們緊緊的和幽冥殿綁在一起。

不提屠天的心中所想,當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屠天繼續對著孫彩衫問道:「現在幽冥殿一共有多少弟子?多少族人?你說說吧!」

「是!」孫彩衫對著屠天應了一聲,聽著屠天的問話,屠天再次說道:「現在我幽冥殿的弟子是一百一十三萬,至於普通族人,一共有著七百多萬人,其中有著一百多萬新加入的魔人,並且人數還在每天增加。」

孫彩衫的話音一落,頓時將那些剛剛回過神來一種幽冥殿高層雷的外焦里嫩,這人數怕不是快上千萬了?

上千萬?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這萬里之內的總人數也才一千二百多萬,而此時的幽冥殿就佔了一多半還多,要知道這還是幽冥殿剛剛一統,許多偏遠的地方的魔人還有很多都不知道,不過可以預見到,隨著時間的流逝,前來加入幽冥殿的人將會越來越多。

屠天其實也是第一次聽到原來自己的幽冥殿已經有了怎麼多人,快要上千萬。

此時的屠天,他的反應和那些幽冥殿高層的魔人反應如出一轍,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勢力已經不知不覺的發展的如此壯大了,想當年自己剛剛來的這個陌生的魔域的時候,自己什麼都沒有,但是僅僅過去半年的時間,自己當初的那個小小的勢力已經成為了整個魔域的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了。

初時聽到了自己已經發展的如此壯大了,屠天的面色都有些潮紅,但是好在屠天還是很清醒,沒有被這些沖昏了頭腦。

僅僅過了一會兒,屠天便回過了神來,因為他自己知道,雖然自己的勢力已經在這個魔域之中佔有了一席之地,但是相比於那些大的勢力,老的勢力,還有著先天上的不足,起碼在門人弟子的質量上面就有了很大的差距。

因為俱屠天了解,那些大勢力的各個弟子,平均的修為都要比此時自己幽冥殿的弟子要高了兩個檔次,高端力量上面更是天差地別,首先在幽冥殿,元嬰期之上的人也就他自己和張敏州,而那些大勢力的人,這個檔次之上的人就不知道比他們多了多少了,並且也肯定不只有元嬰期以上的,俱屠天估計,肯定也有不少。

而這些,也恰恰是屠天所擔憂與心急的,因為他知道,在絕對力量面前,再多的人也是無濟於事,就像這次攻打反幽冥殿同盟,就可見一般,最終扭轉戰局的就是屠天的絕對的實力。

所以,此時的屠天,已經強壓下了心中的那絲剛剛萌生的激動,心中已經變的波瀾不驚起來,因為他知道,此時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因為此時的他,還很弱小。

恢復了波瀾不驚的屠天,用平靜的眼神在大殿之中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下,看著他們那激動和不敢置信的樣子,當下給他們潑下了冷水。

「你們也高興的太早了,雖然幽冥殿此時有了這種規模,本座和你們一樣,也很高興,但是本座考慮的更多是以後,要知道,這魔域之中,隨便拿出一個大勢力,他們的底蘊都比我們強上一倍不止,畢竟他們都是傳承成千上萬年的勢力,而我們,還是太年輕了!」

說著,屠天也是有些唏噓,雖然自己有著魔域之中夢寐以求的功法,但是功法雖然修鍊速度快,但是也是需要時間的,而此時的幽冥殿,或者說是此時的屠天,他最缺的,恰恰就是時間。

此時大殿之中的眾人,原本的激動和不敢置信,早就被屠天的這一番話,打擊的無影無蹤,此時的他們也才反應過來,在魔域那些強大的勢力之中,他們真的還很弱小,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孩一般,絲毫沒有什麼抵抗能力。

現在的他們,也只能在這萬里之內稱王稱霸了。

屠天看著眾人那猶如霜打了茄子一般的臉上,頓時知道自己說的話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畢竟將他們從那種狀態之中深深的給拉出來,他們一時反應不過來也是正常的。

想到這裡,屠天當下對著他們說道:「你們也不要那麼悲觀,畢竟我幽冥殿有著他們魔域別的勢力所沒有的東西,只要給我們時間,我們會趕上他們的,不,是比他們更加強大!」

說著,屠天豁然從主位之上站了起來,滿是堅定的對著眾人說道,此時的屠天,從上到下都散發著唯我獨尊的氣勢,此時的他,彷彿已經站在了魔域之巔,在俯視著他的子民。

眾人看著此時的屠天,頓時被他的氣勢所感染,對屠天大呼道:「殿主萬歲,一統魔域,唯我獨尊!」

「一統魔域,唯我獨尊!」 觀察完畢之後,屠天頓時對著老者露出了一絲笑意:「想必諸位就是烈焰魔宗的人了,本座可是等候多時了!」

老者聽著屠天的話,當下對著屠天微微一笑道:「這倒是老夫的不是了,老夫等人經過長途跋涉,難免舟車勞頓,所以在幽冥城休息了一晚,有幸一睹幽冥城的風采,果然不愧是號稱魔域第一巨城,果然名不虛傳!」

屠天聽著老者那恭維的話,當下微微一笑道:「過獎了。」說完,屠天又對著一旁的侍者說道:「快給客人看座!」

轉眼,兩名侍者便搬出了兩把椅子,放在了中年魔人和老者的身前,老者也是很有風度的對著侍者微微點頭一笑,一邊坐下一邊對著屠天說道:「老夫可不是恭維殿主,經過昨天的遊逛,這幽冥城號稱魔域第一城可是名副其實啊,可見殿主的雄心!」

情深不知年 說著,老者似笑非笑的看著屠天,意思不言而喻,那就是老夫已經從你修建幽冥城已經看出來你的野心來了。

屠天當然也聽出了老者的意思,但是屠天當然不會承認,當下打著哈哈道:「本座哪裡有什麼雄心,只是為自己管轄之下的魔人們謀些生活罷了,倒是對於烈焰魔宗,本座很是嚮往啊!」

說著,屠天就已經岔開了話題,而老者也當然知道屠天是故意的岔開話題,但是老者也沒有點破,畢竟這種話說的多了,那麼就顯得自己也是虛偽了。

老者聽著屠天的話,當下笑著說道:「那殿主有時間就去我烈焰魔宗的看看,老夫必定熱情招待!」

聽著老者的話,頓時頓時哈哈大笑道:「肯定,本座有時間肯定去,到時候還望朋友裝作不認識本座這窮鄉僻壤的朋友啊!」

老者聽著屠天的話,頓時也笑道:「哪裡,如果幽冥殿都算上窮鄉僻壤的話,那麼我烈焰魔宗算什麼,殿主過於謙虛了!」

屠天聞言不置可否的一笑,隨即又和老者閑聊了幾句之後,感覺時候也差不多了,當下對著老者問道:「不知道貴客前來是因為?」

老者聽著屠天的話,頓時心中嘆了口氣,他完全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的殿主竟然如此的圓滑,他自己完全是順著人家的思路再走,但是無奈歸無奈,屠天的表現只會讓老子更加的高看一眼他。

老者聽著屠天的話,當下對著屠天微微一笑道:「老夫此次前來確實是有要事!」

說完,老者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黑色的請帖,只見這張請帖之上龍飛鳳舞的顯現著四個大字「萬魔大會」。

屠天看著這張請帖,心中頓時一驚,「萬魔大會」?對於這個萬魔大會屠天也是聽說過的,聽說這萬魔大會是專門給那些被承認的大勢力發送請帖,千年一度,爭奪領地範圍的盛會。

也許一個巨大的宗門就會從此沒落,同樣,也許一個相對弱小的宗門就會強勢的崛起,可以說,屠天對於這個萬魔大會可是嚮往已久了,只要自己勝利了,那麼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佔領一大片地方,自己的幽冥殿則將會再次得到質的飛躍。

直到此時,屠天才慢慢的算了一下,果然,距離萬魔大會只要區區半年的時間。

老者看到屠天的樣子,頓時就知道他知道這萬魔大會是什麼,當下也是心中一喜,倒也省下了自己的一番口舌。

當下老者將手中的萬魔大會的帖子遞給了幽冥殿的弟子,讓他呈給了屠天,老者對著屠天說道:「想必殿主也是知道這萬魔大會是怎麼回事,這裡老夫也不再多言了,老夫唯一想說的就是,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希望殿主可以把握啊!」

屠天聽著老者的話,當下對著老者微微一笑道:「有勞了,本座一定回去的!」

「呵呵,那麼老夫就恭候殿主的大駕了!」老者當下對著屠天笑著說道。

屠天聞言,也是跟著哈哈大笑,對著老者說道:「還是得感謝烈焰魔宗的朋友,大老遠的給我幽冥殿送來帖子,這情誼,本座記住了。」

說完,屠天對著一旁的侍者吩咐道:「快去備宴,本座要給烈焰魔宗的朋友接風!」

「是!」那個侍者聽著屠天的話,當下轉身朝著大殿之外跑去,顯然是去準備了。

老者看著屠天的吩咐,只是客氣了幾句,也就客隨主便了,只是中年魔人面色有些焦急,幾次想開口,都被屠天給制止了,讓中年魔人很是鬱悶。

老者當然也看到了中年魔人那迫不及待的樣子,要不然他也不會阻止,看到中年魔人的神情,老者不禁暗自搖了搖頭,自己的這個弟子,差的還很多。

此時的老者,不由的拿屠天和中年魔人比較,頓時發現一個讓他有些鬱悶的事情,那就是屠天將中年魔人完虐,完全沒有可比性,單單是心性就不可同日而語。

這時,屠天說話了,只聽他對著老者等人說道:「你們先去客房休息片刻,待宴席準備就緒之後,本座親自給你們接風!」

說完,屠天便站起身來,對著老者微微點了點頭之後,當下朝著自己的院落走去。

隨著屠天的離去,大殿之內的一眾高層站起身來,對著屠天的背影躬身行禮,齊聲喊道:「恭送殿主,殿主萬安!」

說完,眾人俱都是對著老者點了點頭之後,便各自離去。

隨著一眾幽冥殿高層的離去,頓時有著幾位幽冥殿弟子來到了老者等人身前,對著老者說道:「請往客房休息!」

老者聞言,溫和的對著他們點了點頭,便跟著他們的腳步走出了幽冥殿的大殿,朝著幽冥殿的客房走去。

屠天給老者等人準備的是一處巨大的院落,只見這個原來精緻而清雅,清貴而不落俗套,看的老者大嘆,當然是滿意非常。

安排他們的住所之後,那些幽冥殿的弟子就已經走了,那些幽冥殿的弟子剛剛一走,中年魔人頓時忍不住說道:「師尊,您剛剛為什麼不讓弟子明說?」

老者聽著中年魔人的話,頓時無奈的一笑道:「稍安勿躁,有些事情是不能焦急的,畢竟這件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談成的,咱們得慢慢來,不能過於著急!」

中年魔人聽著老者的話,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師尊打著什麼主意,但是他也不敢再問,生怕再次惹怒了老者,只得帶著滿腦者的疑惑,坐在椅子之上沉默不語。

老者看著中年魔人的樣子,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索性也就不在管他,而是自顧自的欣賞著這個精緻清雅的院子,不是的點頭讚歎。

————

時間眨眼已經來到了晚上,當烏雲再一次遮擋住那血紅色太陽的時候,在幽冥殿的宴會殿內此時已經熙熙攘攘的一片,一眾幽冥殿的高層該到的全都到了。

當烈焰魔宗的一眾魔人走進宴會殿的時候,在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種美味的菜肴。

就在烈焰魔宗等人剛剛走進來的時候,屠天也從外面走了進來,隨著屠天的邁入,原本熙熙攘攘吵雜不已的景象頓時消失,只見這些幽冥殿的高層,俱都是恭恭敬敬的站起身來,對著屠天齊聲施禮道:「參見殿主,殿主萬安!」

這巨大的排場,看的老者身旁的中年魔人眼紅不已,這才是一宗之主該享受的,無數人敬畏,此時的中年魔人也不由的開始憧憬起來,憧憬著自己接任烈焰魔宗之後的景象,一副很是滿足的樣子。

不過此時所有人的目光俱都聚集在屠天的身上,中年魔人臉上的那微妙的變化並沒有引起眾人的關注。

待眾人行完禮之後,屠天頓時對著眾人微微一笑道:「不必如此拘謹,都是一個宗門的兄弟姐妹,今日本座借著宴請烈焰魔宗各位朋友的機會,也和你們聚一聚,幽冥殿能發展到今天,全都是你們的功勞,本座都記在心中!」

說著,屠天伸手從桌之上拿起一隻斟滿美酒的酒杯,對著眾人說道:「這第一杯,是敬給那些陣亡的兄弟姐妹們,是他們的浴血奮戰,不計犧牲,才有了我幽冥殿的今天!」

說完,屠天一口將這隻酒杯之中的酒喝了乾淨,看到屠天已經幹了,那些聽著屠天的話,早已經熱淚盈眶,顯然也是響起了那些犧牲的朋友親人。

喝完了第一杯之後,屠天也沒有停下,而是直接再次斟滿,舉起酒杯,對著眾人說道:「這第二杯酒,本座敬你們,幽冥殿能發展成為如今的閨規模,你們功不可沒,對於你們的貢獻,本座銘記在心,幹了!」

說完,屠天再次將頭一仰,和那些早已感動的一塌糊塗的一眾幽冥殿高層一起將手中的酒喝了乾淨。

接下來,屠天第三次斟滿了酒杯,這次他是對著老者等人的,只聽屠天手中舉著酒杯對著他們說道:「你們是魔域第一大宗門的門人,同時也是我幽冥殿的客人,不遠萬里前來我幽冥殿,作為地主,本座敬你們!」

說完,屠天舉手對著老者等人示意了一下,當下一口將口中的酒,喝了個乾淨! 出言為小廝說話的正是孫彩衫,對此屠天倒也沒有阻攔,反而好整以暇的冷眼看著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

而這個囂張青年魔人順著出聲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一張絕色的俏顏,此時這張俏顏正滿臉溫怒的看著他。

看著這個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絕色美女,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頓時被吸引了,這是怎樣一副面容啊,此時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都不知道該怎樣形容了。

看著孫彩衫,青年魔人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陣驚艷,繼而閃過一絲邪淫,當下也不在管這個小廝,直接朝著孫彩衫走去。

來到了屠天等人的桌前,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頓時自動無視掉了屠天等人,將目光死死的投在了孫彩衫那絕美的容顏之上,對著孫彩衫露出了自認為很帥的笑容,對著孫彩衫說道:「在下林少峰,是驅魔宗的少宗主,敢問姑娘芳名?」

說著,是無忌憚的眼神大肆的在孫彩衫凹凸有致的身體上流轉,眼神之中的邪.淫.之色更加的濃烈了。

他在心中發生,這個女人,本少必須要得到,一定要得到。

孫彩衫聽著這個囂張的青年的話,尤其是看著他那滿是邪.淫.的眼眸,當下面色一冷,柳眉微皺,朝著這個青年魔人重重的冷哼一聲。

青年魔人聽著孫彩衫的這聲冷哼,不僅沒有絲毫不滿,反而對著孫彩衫嬉皮笑臉的說道:「敢問姑娘芳名?」

說著,青年魔人眼睛死死的盯著孫彩衫,看著孫彩衫那越來越冷的面容,心中那種衝動更加的強烈了。

在孫彩衫一旁的屠天,顯然也發現了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眼中的那股濃濃的邪.淫.當下屠天的面色一冷,當下重重的低喝道:「滾!」

滾?青年魔人突然聽到這個字眼,神情頓時一呆,趕緊順著這個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發現就是在自己的面前,此時的他,才發現了和這位絕色美女坐在一張桌子上的屠天等人。

看著眼前的這個比自己還要帥氣,還要有魅力的男人,青年魔人心中一陣不爽,更加想起剛剛這人讓自己滾,看向屠天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冷光,當下青年魔人冷冷的看了屠天一眼,對著屠天說道:「把你剛剛說的話,在說一遍!」

屠天看著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那咄咄逼人的樣子,頓時眼中射出一道冷光,口中冷聲道:「滾!」

青年魔人聽著屠天的話,頓時怒極反笑,當下用手指著屠天,面上滿是譏諷道:「小子,你知道本少爺是誰嗎?你膽敢對本少這樣說話?」

說著,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又伸出手指著孫彩衫說道:「這個女人本少要了,你們識相點就趕緊滾。」

屠天聽著這個請你魔人的話,頓時眉頭微挑,顯然他沒有想到,這個青年魔人會如此囂張,如此的**。

當下屠天也沒有答話,只是對著一旁早已經怒氣沖沖的阿蠻輕輕點了點頭。

早已經被青年魔人惹的火大的阿蠻,看著自己的師尊對著自己點頭,當下戰力起來,直接走到了這個囂張的青年魔人身前,直接掄圓了手臂,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扇在了那個青年魔人的臉上。

「呱噪!」看著那個被自己一個嘴巴扇飛的青年魔人,阿蠻冷聲哼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