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蕭陽也懶得和這群人講理,直接毫不客氣的想要將這群傢伙趕出去。

"喂,你算什麼東西?這是我們宋家和蔡芳菲之間的關係,還由不得你一個外人來多管閑事!"

看到蕭陽竟然還真的站出來管閑事,宋婉珠頓時滿臉不悅的盯著對方大聲喊道。

蕭陽伸手摸了摸鼻尖,對於這個女人的忍耐度正在一點點的耗光。

砰!

"沒錯,今天是我和我前妻之間的矛盾,你一個外人最好少管閑事!"

要說這裡面誰對蕭陽的印象最不好,自然是要屬宋天成,因為上一次宋天成就在蕭陽的手中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一旁房間的卧室門突然打開,蔡芳菲一臉怒氣的衝出來,冷冷的盯著面前這幾個人。

"誰說他是外人,蕭陽是我的男朋友,是小寶以後的新爸爸,他怎麼會沒資格管這件事情!"

蔡芳菲彷彿是下了某個決心一樣突然朝著幾個人大聲喊道。

這一下,不光宋家一家人呆住了,就連蕭陽都是滿臉獃滯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意外了,雖然之前曾經有過猜測,但是宋家人沒有想到蔡芳菲竟然還真的敢講出來。

"有傷風化啊!"一旁宋天成的老娘突然痛心疾首的喊道,"幸虧我兒早就和她離婚了,不然的話宋家的門風真的要被你這個女人給敗壞了!"

宋婉珠同樣是有些愕然,既然蔡芳菲親自承認了,那麼這樣看來,他們兩個竟然真的存在某種關係。

是蔡芳菲老牛吃嫩草還是蕭陽自甘做小白臉。宋婉珠的腦海中立刻就浮現出這兩種情況。

"哼! 奈何皇叔看上我 蔡芳菲,我哥這婚果然沒有離錯,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根本不配擁有小寶的監護權,這樣只會讓小寶在以後受盡委屈。"

宋婉珠說的義正言辭,好像這一切都是自己站在絕對正義的前提下。

"簡直是敗壞門風,有傷風化,這次回去婉珠你就和你們事務所的領導打聲招呼,必須要把小寶的撫養權要回來!我宋家的孫子絕對不能夠交給這兩個人撫養。"

一旁的老爺子同樣滿臉怒氣的喊道。

"蔡姨……"蕭陽苦笑道,說實話真的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直接這樣說來堵住宋家的嘴。

蔡芳菲的臉色一紅,心中似乎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現在自己家中的事情面前的這個男人已經全都知道了,也就沒有什麼丟人不丟人的了。

對著蕭陽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然後主動伸手輕輕地挽住蕭陽的胳膊。像是戀愛的小妻子一樣乖巧。

蕭陽心中一動,既然人家一個女人都不在意名聲而幫助自己講話,那麼蕭陽作為一個大老爺們自然也沒有退縮的道理。

對著蔡芳菲微微一笑,然後伸手輕輕地拍了拍蔡芳菲的手背,柔聲細雨道。

"芳菲,你先回屋去,這裡的事情交給我來就行!放心!很快就弄好!"

蔡芳菲身體一顫,剛才蕭陽那個兩字的稱呼讓他一瞬間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對方真的是自己恩愛多年的老公一樣。

乖巧的點點頭,"嗯,那你小心點,我和孩子等著你!"

蔡芳菲鬆開手,然後再次一個人走進一旁的房間,將客廳的事情全都交給了蕭陽。

"好了,今天這件事情我想儘快解決,我不想影響到孩子和芳菲,所以,今天在這裡我們不妨直接攤開來講,你們到底怎麼想的,不妨直說吧,不用再繼續繞彎子了!"

蕭陽輕笑一聲,然後走到一旁大沙發上,緩緩地坐下,翹起二郎腿,優哉游哉的抬起頭看著幾個人。

"你……" 宋婉珠似乎是十分不爽蕭陽的這種態度,不過很快又冷笑一聲。

"很好,既然你是那個女人的姘頭,今天這件事情你也可以做主,我不放和你實話實說,給你們兩個選擇,拿出一百萬給我哥作為蔡芳菲和他的離婚費,第二,若是你們不願意的話,我們就將付諸法律行動,然後將小寶的撫養權要回來!"

說道這裡,宋婉珠彷彿是胸有成竹的恥笑一聲。

"用一百萬買斷孩子的撫養權,這樣算來你們還算是賺了,我可是知道,小寶可是那個女人的命!怎麼樣?"

宋婉珠好像是早就計劃好了,因此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毫無停滯,隨口拈來,看來是直接將這次他們一家過來的目的全都講出來了。

"不怎麼樣!"

蕭陽輕飄飄的的開口講道,甚至都不抬頭直視這個女人,從口袋中掏出香煙,然後輕輕地一磕,一支香煙從煙盒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翻滾幾圈然後精準的落到蕭陽的口中,正好用嘴叼住。

噗!

另一隻手點燃打火機給自己點燃香煙,然後才輕飄飄吐出一個完美的煙圈。

一切的動作行雲流水,看上去極具觀賞性,不過蕭陽的態度卻是傲慢冷淡,完全沒有將這群人放在眼中。

宋婉珠恨得牙齒咯吱響,心中也是有些鬱悶:這個傢伙是玩雜耍的不成?

"說完了?"

吐出一口煙圈,抬頭看了一眼幾人,見到對方不再講話,蕭陽才緩緩的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剛好可以抬頭看見面前的這幾個人。

"既然你說完了,那我也說兩句!"

蕭陽伸手入懷,然後掏了半天才掏出一個一角的硬幣,兩個手指頭輕輕一彈,硬幣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然後直接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到了宋婉珠面前的地板上。

硬幣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然後在地板上旋轉了幾圈安靜的躺在那裡,不再動了。

"一百萬沒有,一角錢倒是有!"

"拿著這一毛錢趕緊滾蛋,否則的話你們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我全都接下來了。"

"文的也好,武的也罷,你們盡可以直接施展出來,只要有我在,芳菲和孩子絕對不會讓你們碰一下;另外你們若是打官司的話也可以,我保證會讓你一毛錢都撈不著!"

蕭陽猛地抬起頭,眼中閃過一抹寒光,這一刻,他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痞子小混混。

"怎麼?嫌一個硬幣不夠嗎?"

蕭陽又在身上一陣摸索,然後掏出一個一塊錢的硬幣,還未準備扔出去,對面的幾個人已經忍不住了。

宋婉珠臉色最難看,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抓起面前的茶杯將裡面的水朝著蕭陽潑去。若是可以的話,她恨不得的直接一口咬死蕭陽。

但是蕭陽的速度更快,手腕隨手一飛,手中的硬幣猶如是子彈一樣飛射出去,然後瞬間擊中宋婉珠手中的茶杯。

砰!

玻璃四濺,滿滿的一杯水全都噴射到了宋婉珠的身上,尤其是茶杯中的那些茶葉,此刻也全部雜七雜八的糊在宋婉珠的臉上,原本還打扮靚麗的妝容頓時變得十分狼狽起來。

"啊……"

宋婉珠突然大喊一聲,然後驚恐的一下子將手中僅剩的一個茶杯把手扔到地上,有些驚恐的趕緊擦拭著身上的茶葉。

"你……"

一旁的宋天成見狀,臉色立刻變得難看了起來,剛裝備上前動手,原本坐在沙發上的蕭陽已經動了,身形瞬間出現在宋天成面前,一把抓住對方的領口,臉色鐵青。

"芳菲說的沒錯,喊你一聲畜生都要辱沒了這個詞語!原本我以為經過上次的事情你已經放棄了,真是沒有想到,你就像是一條狗皮膏藥一樣甩都甩不開!"

"救命啊,殺人了,還有沒有天理,有沒有王法了!"

一旁的宋天成的老媽突然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撒潑起來,聲音之凄厲,彷彿是真的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一般。

蕭陽絲毫不理會這些,而是冷冷的盯著宋天成。

"以後離她們娘倆遠一點,否則的話我絕對不會這麼仁慈,相信我的手段!當然你若是有什麼手段也可以施展出來,我蕭陽全都接下來了!"

哼!

隨手一甩,將體重近一百八十斤的宋天成直接甩飛出去,身形狼狽的跌倒在地上。

一旁的宋婉珠形象更是狼狽,看到蕭陽竟然如此輕鬆的將自己大哥給扔出去,再也不敢上前,不過卻依然不死心,而是站在客廳中朝著裡面卧室大聲喊道,"蔡芳菲,不要以為你躲在裡面我們就拿你沒辦法,今天這件事情,我告訴你我們宋家和你沒完!我們……"

砰!

一側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蔡芳菲臉色難看的盯著這一家不要臉的人,因為氣憤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不用你們走法律程序,我剛才已經聯繫法院了,你們就等著法院的傳票吧,宋天成我告訴你,你非但連小寶的撫養權都爭不到,也休想從我身上拿到一分錢。"

"另外你們大可以直接繼續在這鬧下去,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到!"

"你……"

宋天成沒有想到這個對方非但走了法律程序,竟然還直接報警了。

"爸媽,咱們走!"

似乎是知道自己這一次有些理虧,宋天成臉色有些難看的轉身向外面走去。

看到自己兒子走了,一旁正蹲在地上大哭的老媽子也立刻停止了哭聲,爬起來和老頭子一塊跟著跑了出去。

宋婉珠有些不甘心的狠狠地看了一眼蔡芳菲,原本還想說幾句場面話,但是看到蕭陽深邃的眼神之後,立刻渾身一顫,轉身也追了出去。

砰!

幾個人一出門,蔡芳菲就砰的一下子關上了房門,緊接著整個人背靠在門上,臉上的表情有些疲憊,再堅強的女強人在這一刻也變得脆弱起來。

雙手捂著嘴輕輕的哭泣著,彷彿是生怕發出聲音就透露出了自己的不堅強。

蕭陽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然後緩緩地走過去,伸出手原本是打算安慰一下對方的。但是看到蔡姨散亂的長發,輕輕發抖的肩膀和瘦弱的身體,蕭陽一時間不知道自己的手該往哪放了,就這樣獃滯的停在空中,有些尷尬。

而就在此刻,原本正在哭泣的蔡芳菲突然張開雙臂一下子撲進蕭陽的懷中,雙手狠狠地攬住對方的脖子,壓抑許久的情感終於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出來,小聲的午夜起來。

蕭陽雙手獃滯停在空中,被突如其來的事情搞的有些不知所措,雙手愣在空中更是不知道該放在那裡。

感覺到身上傳來的特殊感覺,尤其是胸膛傳來的感覺讓蕭陽差一點就說不出話來,整個人的身體一陣火1熱,有些心神不寧。

深呼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念頭,蕭陽此刻什麼也不敢做,只是從心中有些為蔡姨感到可憐。

輕輕的伸手放到蔡姨的肩膀上,蕭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蔡芳菲的身體一顫,全身的肌肉都變得僵硬起來,但是過了一會兒便緩緩地放鬆下來,情緒似乎也逐漸變得平穩下來。

我的神捕小師弟 兩個人並未講話,但是誰也沒有分開的意思,就這樣輕輕的抱著,無關任何感情,蕭陽知道她太需要一個男人的肩膀來依靠了。

"媽媽……"

突然一聲稚嫩的聲音響起,蔡芳菲和蕭陽猶如是觸電一樣瞬間分開,蔡芳菲的臉色通紅,眼圈更是紅紅的,蕭陽則是有些尷尬的訕笑幾聲。

小寶站在卧室的門口,好奇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

"媽媽,你和蕭陽叔叔在幹什麼啊?"

小寶的一句話更是讓蔡芳菲臉色猶如是熟1透的蘋果,幾乎要滴1出水來,連忙用手將臉上的淚水擦拭乾凈,不想讓兒子發現異樣。

倒是蕭陽,沒事人一樣笑呵呵的走過去,一把將小寶抱起來。

"小寶,叔叔剛才正在給你媽媽講故事呢!"

"是嗎?講什麼故事啊?"

小寶明顯立刻來了興趣,小孩子很快就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給全都忘光了。

"將狼外婆的故事!"蕭陽笑著颳了刮小寶的鼻子,輕笑道。

"小寶也要聽,蕭陽叔叔可不可以給小寶講啊!"

"沒問題!叔叔給你講。"

"蕭陽叔叔,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小寶突然瞪著猶如黑寶石一樣的眼睛盯著蕭陽一臉認真的問道。

"額……"

這一下饒是蕭陽再有準備也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孩子的思維果然不是自己所能夠理解的。

"小寶,亂講什麼呢!"

聽了兒子的話蔡芳菲明顯也是有些尷尬,不過還是板著臉立刻呵斥道。

"蕭陽叔叔怎麼會是爸爸呢!"

"我不!我就要蕭陽叔叔做爸爸!"

小寶突然有些執拗的狠狠地抱住蕭陽的脖子,死活不肯下來。

"幼兒園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只有小寶沒有爸爸,若是蕭陽叔叔做了小寶的爸爸之後,以後小寶就既有爸爸也有媽媽了!"

聽了兒子的話,蕭陽和蔡芳菲同時一愣,很快臉上就露出一絲心疼的表情,蔡芳菲更是雙眼紅紅的,似乎要哭了。

"好吧,若是小寶喜歡的話,可以暫時叫我蕭陽爸爸,等你以後有了新爸爸之後,再叫我蕭陽叔叔,怎麼樣?"

蕭陽突然笑著盯著小寶可愛的臉蛋笑著說道。

"小寶才不要找新爸爸呢,小寶只要蕭陽爸爸!"說完小寶還一把抓住蕭陽的脖子,彷彿是生怕一鬆手,蕭陽就會消失一樣。 宋天成的臉色有些難看,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再一次的被那個傢伙給攪亂了自己的好事。

他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子沒有任何的感覺,他現在需要的就是錢,自己的那個小公司已經負債纍纍,頻臨破產的邊緣,債主更是整天堵在公司的門口,這幾天宋天成更是不敢回公司到了,只想趕緊弄到錢。

原本以為今天帶著全家人去壯壯聲勢,在加上拿著孩子的撫養權威脅一下,說不定能夠敲詐一筆錢出來也說不定,哪怕沒有一百萬,五十萬或者是三十萬也行啊。

但是這一切都被那個叫做蕭陽的傢伙給攪亂了。這怎麼能不讓宋天成憤怒。

讓妹妹陪著父母先回家,然後宋天成一個人回了公司,並未從公司樓下的大門進去,而是偷偷摸摸的從後門做電梯進的公司。

一進入辦公室,秘書小曼就疾步走了進來。臉上的表情有些著急。

"宋總,王總孫總和李總公司的代表已經來了一上午了,想要和您談談生意還款的事情。您看是不是要見一下!"

"就告訴他們我不在,不要讓他們進來!"宋天成臉色有些難看的揮了揮手。

"宋總,公司已經兩個月沒有給工人發薪水了,下面已經有些員工開始有意見了!"

小曼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將這個情況彙報。

聽到這個宋天成的臉色更加難看,"讓他們在等著,我才是經理,他們敢有什麼意見,誰不願乾的直接讓他滾蛋。"

聽到經理話語中的火藥味,小曼也知道此刻不能多說話,留下茶水準備離開。

"給我電話約一下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的孫經理和董經理,就說我請他們吃飯!"

"好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