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詹姆斯氣急了,他沒想到,自己唯一看好的首席設計師,竟然是這樣的人。當下拍了拍桌子,怒氣沖沖地開口,「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不知道服裝一旦推出,會給公司帶來多大的麻煩嗎?」

「管我什麼事?我只不過是說了實話而已。」喬恩眉頭緊皺,面上帶著不加掩飾的厭惡,「難道我說的不對嗎?華國就是個自私虛偽的國家,那個稱呼算什麼侮辱,明明是在誇讚它。」

說完,他還挑了挑眉毛,臉上寫滿了挑釁,看向阮瑜。

「你要辭退我嗎?別忘了,我們可是簽了十年的合同,辭退的話,是要賠償的。」

賠償金足足上億。

喬恩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是他的得意並沒有持續太久,一記耳光落在他臉上。阮瑜厭惡地擦了擦手心,將紙巾扔在垃圾桶里,揉著手腕,聲音平淡,語氣沒有一絲起伏,卻徒然讓人感覺寒冷。

「我今天心情很差。」

她肚子疼,情緒糟糕,一直強行壓住。只是在面對喬恩時,她在這一瞬間爆發了。

「若是平常,我只會逼你主動辭職。可今天,我決定去國際法庭上起訴你。」

一旦被國際法庭判刑,後果不堪設想。而且喬恩的行為涉及影響世界和平,更是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喬恩被警察帶走,阮瑜並沒有隱瞞他的罪行,還讓分公司宣傳部,將這件事的經過發到了國際網路平台上,引起了網友們的讚美和好感。

當然,它的動態也被有心人搬到了國內,此時那個民間組織仍然抓著投資金的事不放,將網路攪和地亂七八糟。

當阮氏的行為傳到國內時,引得網友們拍掌稱快。民間組織不知是不是腦袋抽了,還是與阮氏有深仇大恨,竟然發了微博,內涵阮氏「作秀」,這可把大家氣壞了。

有些不下場,只看戲的網友,終於忍不住怒罵著,「人家就算作秀,也有上億人關注,你就只能暗戳戳地蹭熱度了!」

其實大部分網友,都明白民間組織故意嫌麻煩,蹭熱度,想獲取更多關注。

大家想不通的一點是,明明知道會被罵,組織賬號仍是堅持不懈地詆毀阮氏和阮瑜。很多人覺得,這背後說不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

不得不說,他們猜對了。

港城,真愛民間組織中心裡,頭領接到了一通電話。她忙不迭地點擊接聽,不用那邊多問,便諂媚地開口。

「您放心,我一定會每天都發的。沒事沒事,辱罵算什麼,又不會掉塊肉,不痛不癢。我還開通了共享計劃,只要網友點進主頁,我就有收益。」

那邊不知囑咐著什麼,頭領認真地聽著,時不時地應一聲,態度卑微奉承。

「徐小姐,我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不論阮氏和阮瑜做了什麼,我都會第一時間發出動態。」

人總會在潛移默化間,改變對某件事或某個人的態度,這俗稱洗腦。

徐璐所囑咐的,就是讓組織頭領緊跟阮氏的動態,無孔不入,一遍遍像網友講述著它的「惡」。

初期確實會引來很多罵聲,等時間一長,大家就不耐煩組織賬號了,但還有一部分人會關注賬號。要麼與它一樣討厭阮氏,要麼想不開心時過來罵罵。

而這兩種人,就是徐璐的目標。

掛斷電話,徐璐將錢打過去,組織頭領連連感謝,再一次表達了衷心。翻看國內軟體時,果然看到她又發了一個內涵阮氏的動態,還翻出阮氏這個季度的新品,指指點點,把每一件都說的一無是處。

雖然只是個低賤的平民,但還有點用處。

徐璐好心情地買了一些水軍,將手機收起,目光落在窗邊的男人身上。

「接下來要怎麼做?」

聯繫民間組織的主意,是顧言錫出的。一開始他們只準備了一個計劃,但無意中看到組織賬號的指責后,顧言錫便產生了新的計劃。

目前看來,這個計劃十分順利。

阮瑜並沒有把民間組織放在心上,卻不知積少成多,一旦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了它對阮氏的辱罵,再提起阮氏時,很多人就會不自覺地將各種不好的標籤,與阮氏對上。

到時候將群眾的印象掰正,恐怕難上加難了。

方才徐璐按照顧言錫所說的,讓組織賬號著重嘲諷阮氏每個季度的新品。她作為設計師,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每個人的審美不同,你覺得好看的衣服,另一個人可能覺得丑到爆。雖然阮氏的衣服確實不錯,但也不到惹人誇讚的地步。有人發表不一樣的言論,自然有人前來附和。

當附和的人多了,風向就會徹底轉變。

若某一天,有人看到阮氏的服裝,若是覺得好看的話,第一反應就是「我的審美是不是出現了問題」,顧言錫的目的就達到了。

道阻且長,但他可以慢慢等。

將思緒收回,顧言錫拉回放在窗外的目光,眉頭稍稍皺起,啞聲道:「喬恩那邊失敗了,我們得安靜一會,絕不能讓阮瑜發現認為的痕迹。」

沒錯,喬恩也是他們安排的。

喬恩曾經是國際設計聯盟的其中一員,對華國十分厭惡。當年因為華國人的抵制,他的品牌一度瀕臨破產,不得不退出聯盟,為利益低頭,心不甘情不願地給華國道歉。

但他的態度很差,道歉的效果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品牌勉強支撐了一個月,便宣布破產了。

之後的幾年,喬恩改了名字,竟然重新應聘進入了阮氏分公司的設計部。

當徐璐得知這個消息,第一時間找上喬恩,說出自己的打算,他果然一口答應。只是沒想到,這麼好的棋子,竟然被阮瑜發現,並且流出來剷除了。

雖然有些遺憾,但這對他們的計劃沒有太大的影響。畢竟設計聯盟雖然現在不景氣,但還是有不少人脈的,他們可以慢慢找。

徐璐查看著曾經的成員名單,在其中一個名字前畫了星號,目光落在資料中,就職單位一欄,豁然寫著「阮氏港城分公司」。

她眼眸一頓,將資料遞給顧言錫。

「你看這個人,可以利用嗎?」

短短一個晚上和一個上午,徐璐便慢慢地信任並且開始依賴顧言錫。與他交談越多,便越能發現這個男人的魅力所在。

徐璐望著顧言錫的身影,眼眸漸漸火熱。

她突然想起來,顧言錫說他與阮瑜有著大仇,但提起宋懷瑾時,他的眼中遮不住更深的恨意。這讓徐璐不由猜測起來,這會不會是愛而不得,因愛生恨?

想到這種可能,徐璐的心中就一陣扭曲嫉妒。她不明白阮瑜有什麼好的,出身於三流豪門,靠著宋家才能走到如今的位置。只不過是個低賤的普通人而已,竟然能獲得兩個優秀男人的青睞,還讓F國的公主和貴族當員工?

她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徐璐氣的眼睛通紅,恨不得取而代之,享受阮瑜所擁有的一切。

「可以,港城分公司的總裁是吳偕,她沒有阮瑜那麼精明,我們的計劃能夠更順利地進行。」顧言錫接過那張資料,細細查看著,面上露出了怪異且僵硬的笑容,「你去聯繫他,還是原來的計劃,但要按兵不動,聽我指揮。」

他拍了拍徐璐的頭,聲音輕柔,「你很棒!」

正如顧言錫所想的那般,徐璐果然羞澀地低下頭,小聲應著。他摸了摸自己的臉,嘴角微微勾起,笑容嘲諷不屑。

真是個蠢女人,這麼容易被皮囊迷惑。

不過這樣也好,有了徐璐這個助力,他的復仇之路會順利很多。

宋懷瑾、阮瑜,你們等著! 回到帝都后,阮瑜難得閑了下來。

喬恩的事情讓她有所警惕,故而囑咐各個分公司,注意審核設計圖稿,不能放過任何微小細節。

這段日子,她只需要偶爾監督各項目進程,其他的時間裡,都在看黛安娜和麥倫的「愛恨糾葛」。

這不,現在又來了。

此刻是下午五點,公司剛剛下班。麥倫和往常一樣,開著大紅色的跑車,手中捧著巨大的玫瑰花,看到黛安娜后,連忙上前,說起每日一句土味情話。

「黛安娜,你穿職業裝的樣子,真的太美了!」明明見過無數次,但麥倫臉上的驚喜和讚美,讓外人以為他真是第一次見。

撇了撇嘴,黛安娜十分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你翻白眼的樣子,也格外美麗。」麥倫的彩虹屁層出不窮。

一開始,黛安娜還欣喜又害羞。但時間長了,加上公司同事都在調侃,她便覺得麥倫的行為如同小孩子。

張曉曉湊到阮瑜旁邊,目光落在兩人身上,低聲輕笑道:「阮總,您覺得麥倫今天會成功嗎?」

她說的,是麥倫每天變著花樣的表白。

「估計很懸。」阮瑜聳聳肩,抿嘴道,「我覺得黛安娜不喜歡這種追求方式。」

大張旗鼓的追求,看似浪漫,其實無形中給了黛安娜很大的壓力,甚至開始影響她的工作和生活。或許一開始還覺得這種方式新奇,但時間長了,就變成了累贅。

果不其然,在麥倫說出「做我女朋友」時,黛安娜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一次她更不留情,冷著臉讓麥倫以後別來了。

麥倫頓時慌了,連忙問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黛安娜並不理會,將他推開后,自己快步離開。

周圍一片唏噓聲。

阮瑜搖搖頭,「追人不是這麼追的。」

這句話聲音不大,卻剛好被麥倫聽到了。剛失戀的男人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飛一般的跑到阮瑜面前,急切地抓住她的胳膊,一臉著急。

「阮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我的方式不對?」

阮瑜愣了愣,將他的手拿下,思考片刻,還是好心地解釋道:「你這樣做,一次兩次還好,時間長了,會給黛安娜造成很大的不方便。」

她環顧一周,四處人群已經散去,留下一地遺憾。大家還低聲討論著,打賭麥倫明天會不會來,黛安娜多久才會接受他。

似乎將黛安娜的私人生活,當成了一場戲。

也不怪她如此生氣,任誰每天被人指指點點,感情生活被眾人討論著,去到哪兒都有人向她八卦,都會忍受不了的。

聽了她的話,麥倫有些茫然。

他眨眨眼,湛藍的瞳孔中帶出一絲迷茫,咬了咬嘴唇,聲音乾澀沙啞,「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歡她罷了。」

這種「愛你就要昭告全世界」的做法,確實浪漫,卻不應該放在現在進行。

不過看在麥倫對黛安娜如此誠心的份上,阮瑜耐心地給他傳授正確的追妹方式。比如了解對方的興趣愛好,在聊天中與對方拉近距離。再比如注重細節,在微小之處觸動對方的心。

麥倫一邊聽著,一邊連連點頭,就差拿筆記下了。

末了,麥倫還請求阮瑜,在黛安娜面前為自己說句好話。

等他失魂落魄的離開,宋懷瑾剛好過來,帶著阮瑜去天香齋赴約。這一次依舊是趙尋御邀請他們的,表示真的計劃與宋懷月結婚了。

婚禮場所定在了被稱為「結婚之城」的奧比杜斯,那曾是T國國王獻給王后的生日禮物,似乎時刻洋溢著浪漫的氣息,讓人在甜蜜的愛情中沉迷。

趙尋御約他們出來的主要目的,除了商議婚禮的細節,還有一個重要目的——他要學習服裝設計。

「我之前答應過懷月,會親自為她設計和縫製婚紗。」趙尋御撓了撓頭。他之前買了一些設計相關的資料,卻發現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只好來求助阮瑜了。

點點頭,阮瑜一口應下,笑著道:「你可以抽時間來阮氏設計部學習一下,實在不行。還可以讓陸卿給你開小灶。」

趙尋御小聲開口,「我和陸卿商量了,打算一起舉辦婚禮。還有李明亮和吳偕,他們的婚禮也同時進行。」

作為著名設計師,陸卿肯定會親自設計婚紗,沒有時間教他,所以趙尋御將目光放在了阮瑜身上。

「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問我。」阮瑜十分羨慕,「三對情侶同時辦婚禮,多熱鬧啊。」

一旁宋懷瑾聽了,眉頭微皺,低聲道:「要不我們再辦一次?」

阮瑜連忙擺擺手,「不用不用,我只是隨便說說。」

婚禮雖好,但一次就夠了。

她那會兒雖然一整天沉浸在幸福中,可總是帶著濃妝,踩著高跟鞋,頂著厚厚的頭飾走來走去,累到幾乎癱瘓。

更何況,阮瑜也捨不得宋懷瑾再勞累一次。當得知他手上的傷痕,是為了布置婚禮現場、為她縫製婚紗而出現時,阮瑜又感動又心痛。

次日一早,阮瑜便在公司看到了臨時員工趙尋御。他長得帥氣,性格好,很快就與人打成一片。此時正窩在人群中,聽設計部的同事,為他講述設計的基本原理。

平時拿著手術刀的手,此刻捏著粉筆,在卡紙上畫來畫去。

阮瑜覺得有趣,拍了張照片發給宋懷月,那邊很快就回了個「等等我」。接著便聽到樓上噠噠的腳步聲,宋懷月下了樓,看到這一幕後,眉眼彎彎,面上甜蜜四射。

那邊講完了,趙尋御又低頭看了一會。起身時,餘光剛好看到宋懷月,他愣了愣,連忙上來,拉著宋懷月的手笑著。

「你怎麼來了。」

「我是來看你的。」宋懷月臉蛋紅紅,擦了擦趙尋御額頭上的粉,噘嘴嬌嗔道,「你看看你,學個設計,弄得滿臉都是粉筆,笨死了。」

趙尋御也不反駁,任她在自己臉上作弄,聞言揚聲附和:「嗯嗯,你說的都對。不過為了你,我就算弄得全身粉筆,也是開心的。」

一旁同事們都摸摸地捂上了耳朵,阮瑜吃了一嘴狗糧,也揉著太陽穴離開了。

她錯了,她不應該發那條消息,自己給自己找狗糧吃!

黛安娜連忙目不斜視地跟上阮瑜的步伐,敲了敲發酸的牙齒。 「阮總,為什麼別人的愛情都這麼甜?」黛安娜回頭看看。那兩人給了彼此一個吻,都幸福地笑著,繼續工作去了。

她再一次捂住了臉頰,齜牙咧嘴,「完蛋,把我酸死算了!」

網癮少女黛安娜,如今也學會了不少華國的網路用語,並且能靈活運用。

阮瑜輕瞥她一眼,不由輕笑一聲,「你不是也有愛情嗎?」

「我才不要那樣的愛情!」黛安娜滿臉拒絕,她眼角耷拉著,向阮瑜訴說自己的痛苦,「麥倫這麼做,幾乎讓公司和周圍的所有人都認得我了。現在只要我在公司附近的商店買東西,就會有人問我和麥倫的事情。」

一開始,黛安娜確實對麥倫有了好感,可不知是不是出於反叛心理,她漸漸討厭別人向她提起麥倫。似乎只要一說,就像是暗示她和麥倫在一起。

她知道麥倫不是故意的,但這種無意,卻更證明了他的幼稚。

阮瑜嘆了口氣,勸說一句,「哪有人天生會戀愛的。」

「宋總難道不是嗎?」黛安娜面帶疑惑。

阮瑜忍不住又嘆了口氣,這男人分明是體會了自己的痛苦,慢慢轉變心態,最後才開了竅。不過,比起把宋懷月當妹妹的趙尋御,還有為了引起對方注意而欺負她的陸卿,宋懷瑾確實算得上會談戀愛。

「當然不是,而且別人的戀愛方式,不一定適合你。」阮瑜語重心長道,「不要被外界迷惑,要聽從你的心。」

她和宋懷瑾共同經歷了許多,兩人之間已經有了不需多言的默契。這在外人看來,就變成了一種別樣的貼心和浪漫。

黛安娜有些不明白,摸了摸下巴思考著,最終拍著腦袋,「算了,不想了,跟著心走吧。」

說著,她不知想到什麼,握了握拳頭,有些咬牙切齒,「要是麥倫那蠢蛋再用這種追求方式,我一定會把他的頭打爆。」

兩人聊了一會,分別繼續工作。阮瑜看了看手機,又如同往常那樣,收到了孫夫人報平安的消息。

雖然從宋懷瑾口中聽說了他們的感情故事,但阮瑜不確定,隔了這麼久,孫老爺是否依舊維護孫夫人。好在孫夫人知道她擔心,每天都會定時發消息,當然這也是給自己留下了一條退路。

港城孫家,孫夫人將手機收起,在汀香院呆久了,決定出去走走。然而沒走兩步,便碰上了同樣來散步的二夫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