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最好還是別見到的好……」李天賜瞪了柴靜一眼,剛說道一半,突然表情猛然一變,隨後對柴靜道;「我去了!你這算是烏鴉嘴,還是讓你夢想成真了?」

李天賜的感知中,消失了半天的鯰魚,此時正在斜下方地湖底緩緩想著兩人的下方潛行著,感覺似乎要偷襲他們,而讓李天賜還有些驚訝的是,原本被自己用匕首挑開的那條觸鬚,這時竟然已經癒合了,這前後過去也不過一個小時左右啊!

「什麼?你是說那巨魚又來了?在哪裡?」柴靜秀眉一挑,表情也變的嚴肅起來。

「在湖底,你還是先回空間吧,等我打發了它在讓你出來,這次我一定把它打到不敢出來。」李天賜說道。

「還是我留下幫你吧。」柴靜帶著一絲徵求語氣,別看平時她對李天賜說話越來越隨意,但是遇到真正危險時,她可不會有半點馬虎。

「不用,我自己更……嗯,等一下!」李天賜本來要拒絕柴靜,不過說著話時,感知中的大鯰魚在湖底有了新的動作,竟然繞著陣基圓台賺了一圈之後,就快速遊走了,似乎它過來就是巡邏一圈一樣。

「怎麼了?」 私寵之帝少的隱祕情事 柴靜問道。

「沒事了,虛驚一場,它走了!」李天賜鬆了一口氣說道。

「走了?為什麼?」柴靜楞了一下有些傻乎乎的問道。

李天賜怪異的看了柴靜一眼道;「發現你身體恢復正常,腦子有點不正常了呢,你問我為什麼?我怎麼知道?」

「你……哼!」柴靜被李天賜嗆了一句,竟然無言以對,實在自己剛剛的問題確實有些白痴了。

「好了,趕緊修鍊吧,我給你護法!」李天賜也不想再多逗弄柴靜,這冰女真的要生氣也是很可怕的。

柴靜再次白了一眼李天賜,沒有在多說什麼,直接盤坐在快舟之上,五心向天,修鍊起水屬性的基礎功法。

當柴靜一修鍊開始,周圍的水元素彷彿受到牽引一般,化成一道細小的漩渦,瘋狂的想柴靜體內涌了進去。

李天賜看著這一幕,開始還有些擔心能量過盛會讓柴靜身體吃不消,可看了一陣之後發現柴靜的氣息很平穩,精神波動越來越淡,李天賜才放下心來,這冰女竟然進入了一種入定狀態,否則精神力不會變得若有若無。

「也是個修鍊天才啊!」李天賜感嘆了一聲,隨後就分出一些在差精神上,其餘的精力一遍關注周圍情況,一邊還審視著自己的目前狀態。

首先自然就是蓮台,此時蓮台的模樣李天賜都有些不忍直視,白色和金色兩葉明顯比其他三葉大一圈,看起來十分的不協調,李天賜微微動了一下意識,蓮台輕輕一顫,蝸牛一般的緩緩運轉起來。

李天賜鬆了一口氣,雖然運轉緩慢,但是總算還能用,只不過想要調動其他幾項元素能量就費力了很多,而且可用的能量再一次被消減。

「這樣下去,豈不是自己煉丹都要成問題了?看來不將丹藥煉製完成之前,除非先把火元素找到,否則不能再吸收其它元素了,第二層的木之力都要延後才行了。」李天賜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蓮台運轉情況后想到。

現在他的火,木、土,這三項常用能力竟然都被狠狠壓制,能調用的只是全盛時期的四分之一,目前這樣只能算是勉強讓他維持煉丹是所需要的丹火了。

至於體內的真力和真元除了近期有微弱的增長之外,沒有什麼特殊變化。

觀察了一番之後,李天賜無聊的坐在柴靜身旁,感覺這次來吸收水元素,也不好說是賺了還是賠了,總之有些複雜,雖然吸收了大量的水元素,但是卻更加嚴重的影響了其它幾項元素髮揮。

「好像……這一關是必須經歷的!」李天賜糾結了一陣之後突然相通了,從金元素開始出現偏向時,這種情況就肯定會出現,畢竟蓮台要成長。

李天賜這邊想著自己的問題,柴靜這邊靜靜的陷入修鍊,時間一點點過去,在湖面變成金黃顏色的時候,柴靜這邊終於有了動靜。

之間柴靜神犬突然升騰起一道倒水霧,然後快速凝結,短短几秒之後,整個人就被一層堅冰所包裹,李天賜在一旁都感覺到了徹骨的冰寒。

「這是……異能晉陞了?」李天賜在一旁運轉了一下真力,才將寒意驅除,微微有些驚嘆道。

咔咔咔……

一陣碎裂聲響起,隨後嘭的一聲,包裹著柴靜的堅冰頓時碎裂。

而這些碎裂的冰塊並沒有飛出去很遠,緊緊離開柴靜身體幾十公分之後就瞬間氣化,隨後選座一道漩渦,被柴靜的身體吸收進去。

「我異能升到A了!」柴靜睜開眼,一道蔚藍的光彩一閃而過,隨後對這裡天賜淡淡說道。

「我感受到了,我就說吧,你的異能和你的修真是共通的,即使你修鍊異能,修真基礎也會增長,現在你的修真基礎怎麼樣?打通幾條經脈?」李天賜對著柴靜一笑之後問道。

「三條,是不是很差勁?」柴靜這是有些小聲的說道,似乎有些怕李天賜不滿意自己的結果,畢竟這了的水元素幾乎像喝水一樣供應她,而原本的九道經脈她自己以為最少要打通五條超過半數才算對的起這裡。

「三條還差勁?你就滿足吧,你之前連半條都沒有打通,現在一下通了兩條半,才一個多小時而已!」李天賜看著柴靜瞪著眼睛到,他還以為柴靜是不滿足。

「很多嗎?我還以為我很笨,這麼多能量只打通兩條多一點。」柴靜秀眉一挑道。

「你對修鍊有誤區,不是能量足夠就能無限制增強的,每一次修鍊的增長會有很多因素控制,最主要的還要看個人資質,你能一次打通兩條經脈,已經很不錯了,短期內你要消化穩定,不能在這裡連續修鍊,就像一個人吃飯,吃飽了就吃不下,想再吃就要等消化后才行……」李天賜給柴靜解釋了一下道理。

「原來是這樣,我以為只要能量足夠就能一直變強呢!」柴靜有些恍然大悟的模樣。

李天賜額頭微微黑了一下,要真是這樣,修真界的深陷估計遍地跑了。

「好了,這裡也沒什麼事了,我們的回去了,天太黑,在這裡也會迷路的。」李天賜沒有在準備和柴靜多說,時間不早,也該回去了。

「我就不回空間了吧?」柴靜有些不太情願,整天在空間都讓她有些抑鬱了。

「這……也好,那就找個借口吧,將玉面前輩也帶出來吧!」李天賜略微猶豫了一下之後沒有拒絕柴靜的請求。

隨後李天賜先是將快舟劃出了這一片區域,然後將丁栓柱放了出來,和玉面狐溝通了一下之後,將她拽放了出來,而巴幕則只能再等機會了,因為快舟最多只能乘坐四個人。

對於暫時不能出來,巴幕倒是沒有什麼意見,說實話,古武界他已經看夠了,而且他就算出去,現在對的他對李天賜的幫助也不大。

「南水湖啊,好久沒有來過了,尤其夕陽美景,實在讓人懷念!」玉面狐一出來,環視了一圈之後感嘆道。

「美麗之下隱藏著無盡殺機,我要將這位兄弟弄醒了,想個借口吧。」李天賜說道。

「就說我們是你的朋友,追隨你來的,只不過走錯方向,到了這裡,被巨魚攻擊毀掉了船隻,剛巧被你遇到了。」玉面狐想都沒想就說了一個借口。

「好,雖然經不起仔細推敲,不過南水派的熱也不會仔細盤查我帶去的人。」李天賜點了點頭說道。

李天賜對於自己說的這點還是很有信心的,他現在絕對是南水派的最尊客人,就先掌門王金水,因為得到李天賜的一枚褪凡丹,都很得不得將整個南水派送給李天賜了。

幾人商議好了理由,李天賜揮手在丁栓柱的脖子上輕輕一點,昏睡了幾個小時的丁栓柱悠悠蘇醒過來。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李大人?我們沒有被巨魚吃掉嗎?」丁栓柱蘇醒之後一時還有些茫然,只看到了李天賜。

「你認為魚肚子里會有這樣的環境嗎?好了,之前不好意思了,我們趕緊回去吧,馬上要黑天了!」李天賜微微一笑,對之前敲暈的事情道歉了一下。

「我們還活著?哈哈,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嗯?這兩位是?」丁栓柱這時也徹底清醒過來,慶幸了一番,根本沒有在意李天賜打暈自己的事,看到了柴靜和玉面狐,忍不住驚訝問道。

對於丁栓柱的詢問,李天賜就按照之前玉面狐的主意解釋了一下,丁栓柱倒是沒有太多懷疑,只是有些驚嘆柴靜和玉面狐的膽量和運氣。

讓柴靜玉面狐和丁栓柱熟悉了一下之後,幾人就划著快舟想南水島方向快速返了回去。 當李天賜一行人回到南水派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而這時王掌門帶著島上剩餘的六長老都急切的在碼頭等著,見到李天賜回來,兩人才長長鬆了一口氣,現在的李天賜對她嗎南水派實在太重要了。

「回來就好,這兩位是?」汪掌門在和李天賜招呼一聲之後,也驚訝的看著玉面狐兩人。

「我們是少主的隨從,叫我玉婆婆就好,這是柴靜!」玉面狐這時沒用李天賜介紹,就先一步開口,講自己的稱號也改了一下。

玉面狐曾經也是一方勢力的靈魂人物,她現在不想讓南水派的人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沒有其他意思,只是不想多出一些沒有的問題罷了。

和李天賜之前想的一樣,雖然王掌門有些疑惑,但是卻沒有去深究兩人的來歷,反正是李天賜帶來的人,他相信不會對南水派有什麼害處就好了。

「晚餐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去吃飯吧!」汪掌門和玉面狐柴靜也都招呼了一番之後,帶著李天賜幾人去了餐廳,而丁栓柱現在作為李天賜的跟班,也有幸被遺棄帶來過去,要職到他真的身份,還是第一次進入這個精緻的餐廳。

「王掌門,以後就不用每一次都叫我們來這裡吃了,近期我會版閉關煉丹,吃的什麼就讓栓柱給我們安排到住所就好了!」吃著飯時,李天賜對王掌門說道,每次吃飯都讓這個掌門陪著,李天賜也感覺不方便。

「那就按照李丹師的意思好了,對了,今天下午,派中已經有一萬門人服藥恢復,我已經將他們派出去大半去收集藥材,我想詢問一下李丹師,是不是要同時散步解藥的事情。」王掌門說了幾句之後,開始詢問正事。

「可以……」

「少主,等一下!」

李天賜剛一點頭同意,可突然就被玉面狐打斷道;「少主,我看消息可以挺上幾天在正式散布吧,一旦散布出去,那些勢力的先天武者肯定會第一時間殺到這裡,現在我想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正面碰撞他們吧!」

「嗯?玉面前輩說的也對,那就再挺兩天,我們好好做個準備在正事散布消息,只是玉家那邊?」李天賜對玉面狐的話還是很同意的,不過想到玉家那邊很可能回去就會散布消息的。

「那邊沒關係,玉家不會可以散布,只是別人會猜測他們家族的成員是如何恢復的,而且他們回到上官城,首要做的不是和那上官家爭鬥嗎,至少要幾天時間才行,而且可以讓王掌門給他們傳信過去。」玉面狐微微一笑說道。

「嗯,我們有飛鳥傳信,還是很方便的,他們一行最快也要明天上午才能趕回上官城的!」王掌門在一旁說道。

「那就這樣吧,要是手機在這裡能使用就好了,呵呵,一個電話就解決了。」李天賜笑著說道。

「也不是沒可能,弄個衛星進來,就可以了,這裡本來就不大,一個衛星足夠將這裡全部籠罩下來。」柴靜在一旁也跟著說了一句。

「呵呵,以後有機會再說這些吧,吃飯!」李天賜對柴靜的提議倒是有些心動,不過桌上其餘幾人顯然不明白衛星的道理。

飯後,和王掌門告辭,李天賜帶著玉面狐和柴靜回到他所在的小院,這裡房間足夠,倒是不需要再另作安排。

第二天的中午,就有材料從外面被送回南水島,李天賜便開始了他的煉藥生涯,這一煉就是三天沒有停歇。

本來三天時間正常李天賜都可以煉製一擺多爐解藥了,可是蓮台的問題讓他三天下來也之是煉製了八十爐,只是總須解藥的十分之一而已,這樣下去,全部煉製完成至少需要一個月了。

當第四天到來時,李天賜暫時停止了煉丹,因為外界的消息已經在昨天就被傳了出去,並不是南水派的人可以傳遞,而是從上官城那邊傳出去的。

當然,從今天開始,上官城已經正事更名為玉城了,瑜伽只用了兩天時間,就將上官家族沖玉城徹底消滅。

這個消滅倒不是趕緊殺絕,很多家主成員只是被驅趕,或者投誠玉家,畢竟後天武者只要不是死硬分子,玉家也不會大開殺戒。

「李丹師,如今外界已經開始出現混亂,後天武者都鬧了起來,相信最快明天那些各派高層就會趕來我們南水派!」汪掌門這時來到李天賜的小院,和李天賜說著外面的情況。

「來就來吧,島上一切都準備好了嗎?」李天賜點了點頭后說道。

「都準備好了,今天晚上玉家人也會帶著您的追隨者們回來,有了他們回歸,我們就更有一些把握了!」王掌門說道。

「很好,希望他們來了是真心來和我們談判的,否則真的要鬥起來,我們也只能暫避鋒芒。」李天賜說道。

他們所說的準備,並不是將那些先天武者都留下,而是做好了隨時逃離南水島的準備。

畢竟那些先天武者多達兩百多,他們南水派雖然這幾天的後天武者幾乎全部恢復,但是對上先天,人海戰術都沒有什麼效果,而想要擊殺圍剿他們更不可能,除非那些人傻乎乎的站著不知道反抗。

「少主也不要盡想最壞的打算,這次會面很重要,他們及既然來了,我們也有可能從他們的人中勸降過來一些,我想至少有一部分實力,並不一定就真心想和他們一起,只是感覺他們的勝算大了,但是現在整個古武界的後天武者都偏向我們的話,那他們這些先天也不可能沒有一絲考慮。」玉面虎仔一旁微笑著說道。

「嗯,也有這個可能,就一切看明天吧。」李天賜點頭說道。

到了晚上時候,葯魔和玉華峰主等人趕了回來,玉家主和他的兒子兒媳也都跟了過來,同時也帶著兩名玉家的先天武者,還有一大批各種藥材給李天賜,他們玉家給李天賜帶來的課不只是解藥的材料。

葯魔幾人身上多少都有了一些傷勢,李天賜詢問了一下之後才知道,原來那上官家的老怪雖然沒有達到巔峰,但是先天後期的實力,也是讓他們一群人苦戰了一番,如果不是有隱形符和金剛符,他們這些人甚至有可能會出現一些傷亡。

又過了一晚,本來以為第二天那些勢力的先天武者就會殺來,可李天賜帶著一群人等了一天,竟然沒有動靜。

「這些傢伙怎麼回事?怎麼都沒動靜?」李天賜坐在南水派的大廳內,周折眉頭疑惑的看著在場眾人。

這時不只是李天賜疑惑,在常人也都疑惑不已,他們從來沒想過那些聯盟的先天武者竟然沒有動靜。

「會不會是大陸太遠沒趕到呢?」柴靜不太確定道。

「不可能,乾坤宗雖然不近,但是一群先天武者真的要權利趕路,急行大半天也就夠了,他們肯定是有其他原因或者計劃吧。」原本乾坤宗的劉源這時開口說道,這時他已經有意無意的將自己和乾坤宗劃分開了。

「劉源說的有可能,也許那些人有了什麼計劃,不過時間拖延久了,對他們沒有好處,反而會讓後天武者更加躁動,這對我們來說還是有利的。」玉面狐也猜不透對方有什麼計劃,不過還是能分析一下利弊,總之那些武者來的越晚,對他們這方還是有利的。

「既然他們不來,那我們就不用刻意去等了,反正越拖久,對他們也沒好處,我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李天賜最後開口說道,這時除了這樣等,其實也沒有別的事可做,李天賜絕對不會主動離開南水島去找那些聯盟的先天武者。

商議的結果可以說沒有什麼結果,本來一切準備都是按照那些先天武者來這裡所準備的,現在那些武者不來,也只能做一番保守安排,然後繼續等著就是,反正那些先天武者不可能永遠不動,他們絕對挺不起,因為有近千萬的後天武者在看著他們。

簡短的會議結束之後,李天賜帶著自己的一群人回到了小院,玉家主也跟了過來,將玉家和上官家的戰鬥和李天賜講述了一番。

李天賜對兩家的戰鬥倒是有點興趣,聽著玉家主和葯魔等人講述,偶爾也會好奇一下。

晚間十點多鐘,眾人各自返回房間休息,李天賜也難得晚上沒有去煉丹,反正目前來說,煉製的解藥暫時還沒有開始正式使用。

丹藥不煉,修鍊也沒有效果,李天賜躺在木床上,望著窗口,一時也有些難以入睡,開始想念起外面的眾人,父母,每每,可愛的貝貝,還有那些深愛著自己的女人……

想著心事,李天賜一直到了午夜時分才微微出現一絲睡意。

然而就在李天賜剛剛有些迷糊的時候,突然他的鼻子微微一動,隨後劍眉猛然一挑,作為一名丹師,他對藥物實在太敏感了,旁人也許聞不到,但是他卻問道了空氣中帶著淡淡的藥味。

「應該是蒙葯,竟然對我用這種伎倆?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李天賜心中快速計劃了一下,表面上不動聲色,故做一個翻身,將面孔朝向床內,同時伸手在嘴邊摸了一下,將以里丹藥送入嘴中,然後就調整呼吸做沉睡狀。 李天賜在床上裝著沉睡,面孔朝內但是感知力已經放開,一瞬間就將自己鎖住的小院周圍全部籠罩。

只是一瞬間,李天賜就發現,在自己的窗外隱藏著兩名先天武者,不只這樣,小院的外圍竟然有十幾個先天武者在潛伏。

「該死的,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先天武者?難道王掌門背叛合作,暗中勾結了他們?」李天賜感知到這些先天武者之後,第一反應是網站們背叛了他們的合作,否則島上潛入這麼多人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過一轉念,李天賜有否定了這個想法,王掌門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在明知道自己這邊佔據優勢的時候,他不可能做這麼愚蠢的決定。

念頭一閃而過,李天賜快速感應了一下其他人的房間,這時也有藥物滲透,李天賜眉頭一挑,快速嘗試著給葯魔傳音溝通。

還好,整個小院不是很到,李天賜和葯魔溝通很順利,李天賜首先就是讓葯魔不要有什麼動作。

「少主,怎麼了?」葯魔突然收到李天賜的傳音,頓時知道有事發生,身體沒有動作,帶著一絲謹慎問道。

「有人潛入進來了,你沒有感覺有些暈嗎,這些人給我們下了葯,你很快趕緊封閉一下自己的玄關穴,避免昏迷,然後傳音給其他人照做,快,等下藥效發作就晚了!」李天賜快速給葯魔傳音說道。

「我知道了少主,顯然他們的主要目標是你,你要千萬小心,我們解決了外面的人,馬上去幫你。」葯魔一聽李天的話,立刻回應了一番,隨後不動聲色的給玉華峰主和玉面狐的人傳音。

李天賜給葯魔傳訊之後,就在默默計算時間,這種藥效他雖然沒見過,但是卻不妨礙他感覺藥效的發揮時間。

過了將近三分鐘,李天賜感覺到之前被自己刻意吸收的那點藥效在體內開始發作,這讓他微微放下心來,畢竟時間太快的話,葯魔也許來不及將其餘人全部通知到。

這時李天賜又感知了一下院落中的其餘人情況,偷襲者已經開始準備動作,而葯魔等人的呼吸都有些變化,李天賜知道他們都已經有了準備,唯一沒有辦法的就只有柴靜了,這時她已經徹底昏睡過去。

不過還好的是,柴靜的窗外並沒有先天武者,顯然也是發現了柴靜的勢力不足夠他們重視。

至於玉家的人,並不在小院,李天賜也無法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

沒容李天賜想的太多,窗外的偷襲者中,突然有人發出了一聲低沉的信號聲,那些潛伏的古武者都開始動作,輕盈的開啟窗子條了進去,每一個房間都進了兩人。

李天賜這邊也不例外,而當兩人一進入房間時,李天賜就已經感知到了兩人的模樣,竟然都認識,只是一個比較熟,一個只有過一面之緣。

老熟人正是邢家的二長老,另一個是千劍派的一個峰主,好像是什麼衡越峰主。

這衡越峰主的實力雖然也是先天初期,但是比邢家的二長老要強上一些,所以兩人走在一起,顯然是這個衡越峰主為主導,進來之後,對著二長老比劃了一下,應該是有什麼傳音,隨後那爾長老就點頭,伸手取出一條銀色的繩索,悄然向李天賜靠近過來。

李天賜感知中將兩人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心中忍不住冷笑,手中直接積蓄了真元之力。

雖然認為李天賜已經昏睡,但是邢家二長老依舊十分謹慎,因為他很清楚李天賜醫術很厲害更是丹師,儘管藥王谷的人對他們擺正這種蒙汗藥很厲害,他還是不算很放心。

也就是二長老的謹慎救了他一命,當他剛剛靠近李天賜準備出手的一瞬間,李天賜的身體猛然一個翻轉,同時一掌直奔二長老的心口。

二長老本來就帶著謹慎,李天賜一動,他就快速向一旁一閃。

砰!

雖然這二長老躲閃夠快,但是李天賜蓄勢的一擊還是擊中二長老的肩膀。

「他沒有昏迷!」

千劍派的那個峰主這時驚呼一聲,閃身上前將二長老攙扶住。

二長老即使這時算是受了不輕的傷,但是衡越峰主的話,還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不是廢話嘛,傻子都知道李天賜沒有被葯弄昏迷了。

「好久不見啊二長老,怎麼改行當梁上君子了不成?」李天賜翻身坐在床邊,一臉淡笑的看著二長老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