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對於盤昊的命令,他身後的七人不敢違抗,紛紛激射而出,打算圍攻秦天。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響起:「退下!」

「小姐!」

聽到古婕的聲音,頓時有四個無漏天體圓滿頓住了身形。

因為,他們四人都是古婕的手下。

「古婕你也在這裡!」

一看到古婕,盤昊的臉色迅速變了變,但馬上就露出關切之色:「你沒事吧?」

「呵呵!」

古婕臉上不由浮現出幾分譏笑:「看到我沒事,你是不是很失望?」

「古婕,你不要誤會,我之前退去,是去組織人手來搭救你!」盤昊連忙解釋道。

「搭救我?」

古婕臉上浮現出厭惡和譏諷之色:「真要等你來救我,我早就死在了天煞手中!」

忽然,盤昊想到了什麼,問道:「古婕,據我所知,那株聖果樹上有三枚聖果,就算你和那小子一人服用了一枚都還有一枚,剩下的一枚交給我好不好?」

「沒了!」

古婕玩味的笑笑:「三枚聖果,我服用了一枚,還有兩枚都給秦天服用了!」

「什麼?」

盤昊大驚,隨即怒吼道:「憑什麼,他一個賤種,有什麼資格服用兩枚聖果!」

一時,盤昊都快氣瘋了,他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結果,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都沒有得到,想到這點,他心中殺機大漲,怨毒的盯著秦天,爆喝道:「敢吞我聖果,我要你死,宰掉他!」

頓時,五名無漏天體圓滿紛紛祭出神兵,齊齊向秦天撲殺而去。

這五名無漏天體圓滿的力量都在六萬多太虛力,而秦天的力量已經達到九萬二千多。

即使不施展通天拳,他也能取勝。

心念一動,那柄二品鬼兵匕首出現在他手中,化為幻影切出。

只聞一陣「噗噗噗噗噗」之聲,光輝閃過,五人手上的神兵被他齊齊斬成兩段。 握著手上的半截神兵,五名天體圓滿都大驚之色,這時,秦天再次揮動匕首殺來。

接著,便見到鮮血飛濺,五人身上都出現了一條深深的傷痕。

隨後,秦天抬腿連踢。

「砰砰砰砰砰!」

便見到五人如同稻草般,倒砸而回。

「該死,沒用的廢物!」

見五名手下這般輕易就被秦天擊敗,盤昊再也按捺不住,決定親自動手。

「刷!」

盤昊的速度極快,瞬息便抵達秦天身前,抬手成掌,轟然落下,這一掌的威能極強,宛若落下的不是他的手掌,而是一座混沌神山。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秦天雙眼微微一眯,能感應出,盤昊這一掌的傷害力已經達到了七萬左右。

「通天拳!」

一聲輕喝,他揮拳打出,與對方的手掌撞擊在一起。

「噗!」

鮮血飛濺,達到九萬兩千太虛力傷害的一拳直接將盤昊的手掌給轟殺成粉碎,化為一團血霧。

一招得手,秦天並沒有就此收手,雙拳輪換轟殺而出,直奔對方的胸膛。

「怎麼可能!」

盤昊驚呼著後退,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手掌居然會被打爆,但馬上,他心中就是一凜,因為他感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襲。

一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化為閃電朝秦天絞殺而來。

但秦天絲毫不退,雙臂巨力迸發,轟然迎上。

「嗤嗤嗤!」

瞬息間,秦天的雙拳就將對方的長劍和劍光給絞成粉碎,然後秦天踏步追上去,如同彗星趕月。

「嘭!」

秦天的拳頭落在了盤昊的胸膛之上。

「不好!」

盤昊臉色劇變,身軀上陡然浮現一套黑色的神鎧。

所以,秦天這一拳僅僅將他擊飛,並沒有讓他受傷。

極道步法催發到極致,秦天如同跗骨之蛆緊貼著盤昊,並在頃刻間,再次轟殺出上百拳。

這上百拳,每一拳的傷害力都達到了九萬二千個太虛力,每一拳都能輕鬆秒殺一個普通的無漏天體圓滿。

即使盤昊身上鎧甲的防禦力再高也承受不住如此強大,如此密集的攻擊。

「咔咔咔」間,化為碎片,灑落四周。

見狀,秦天眼中凶光一閃,就欲徹底了解盤昊,這傢伙陰險毒辣,更派人暗殺他,如果不是他還有幾分計謀,恐怕已經遇害。

這番有機會,絕對不能放過他。

「住手!」

這時,古婕突然開口,身形橫空,擋住了秦天的一拳。

「嘭!」

拳勁激撞,秦天被震得倒飛而出。

穩住身形,秦天冷冷的盯著古婕:「你為何要阻攔我!」

「我是在救你!」

古婕沉聲道:「他是盤家年輕一代最為優秀的子嗣,你教訓他,重傷他,盤家都不會在乎,但如果你殺了他,盤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盤家很厲害!」秦天心中一沉。

「有不死不滅的強者坐鎮!」古婕倒沒有隱瞞。

「那就算了!」

秦天扭身就走,踏入一座宮殿繼續修行,但心中卻有些憋屈。

「我們走!」

盤昊怨毒的看了眼秦天進入的宮殿,又冷冷的盯了眼古婕,轉身進入了另外一座宮殿。

太憋屈了。

他居然敗在一個天體初期的手中,而且對方還搶了他的機緣,他發誓,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弄死那個傢伙,不,連古婕那賤人一起弄死。

半個時辰后。

古婕踏入了秦天所在的宮殿。

「你怎麼來了?」

秦天抬眼看了她一眼問道。

「你在責怪我?」古婕問道。

「沒有,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秦天笑道。

「真話?」

「當然是真話!」

「那就好!」

古婕扭身離去。

見狀,秦天暗自搖搖頭:「這女人!」

五年時光,眨眼即逝。

在宮殿內修行的秦天只感一陣天暈地旋,然後時空扭轉,接著,他已經被挪移出了天煞秘境。

秦天目光掃過四周,發現進入天煞秘境時神族共有一萬二千人,但出來的只有一萬人左右,也就是說,有兩千人隕落在了其中。

至於刀鋒族和古岩族那邊,也各自隕落一千多人。

「秦兄!」

奧翔邁步而來,然後傳音問:「怎麼樣,有沒有獲得聖葯!」

「嗯,有!」

秦天點點頭,將戰靴交給奧翔,並將一隻玉瓶塞給他,問道:「裡面有一滴天青液,知道怎麼用嗎?」

聞言,奧翔不由一愣,隨即震驚道:「真是天青液?」

「不錯!」

秦天點點頭。

「不行,太珍貴了,我不能要!」奧翔連忙將玉瓶塞回。

秦天笑笑:「拿著吧,我已經使用過,既然你知道天青液的作用,就應該知道,第一滴效用甚好,再使用已經沒有多大的作用!」

微微猶豫,奧翔收起了玉瓶,感激道:「秦兄,多餘的話不說了,以後,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

不一會兒。

三族的大將軍趕到,帶著各自的人馬離去。

回到軍營,沉冤召見秦天。

「收穫如何?」

沉冤問道。

「還不錯!」說話間,秦天取出數百枚天煞之心道:「這些天煞之心,我已經用不上,就獻給大將軍吧!」

「你小子!」沉冤笑了笑,然後道:「我也不能白拿你的,這樣,天體初期的算你一百軍功,中期的一千軍功,後期的一萬軍功,圓滿的五萬軍功如何!」

「多謝大將軍!」

秦天感激道,在天煞秘境內,他身上的太虛晶已經耗光,正好需要軍功購買太虛晶。

當秦天回到營帳不久。

曹九明、武天河、劍太虛十人便聞訊而來。

十年未見,雙方簡單敘舊后。

他們就忍不住向秦天打聽天煞秘境內的情況。

秦天挑選了一部分說來,至於搭救古婕,進入天煞宮的事他倒沒有透漏。

隨後,秦天取出十枚天煞之心丟給他們一人一枚。

「這是天煞之心,裡面蘊含的特殊煞氣能夠淬鍊神魂!」

「多謝秦兄!」

曹九明九人感激道。

沒過多久,秦天就重新將軍務接管了過來,並用天煞之心換來的軍功兌換了大量的太虛晶用來修行。

一年又一年。

三年又三年。

秦天本來以為他會停留在軍營內呆夠百年,但在他從天煞秘境回來的十五年,一道調令從永恆虛島那邊傳來,命他馬上趕回永恆虛島。

為此秦天十分疑惑,是什麼人召他回去?

召他回去又是為了什麼? 因為這道命令來得很急,秦天簡單交接了下軍務就匆匆離去,甚至沒有來得及和曹九明等人告別。

走出傳送陣,秦天重新踏足於永恆虛島的大地上。

卻已經有兩人等候在那裡,看到他后,當中一人淡淡道:「跟我們來!」

在二人的帶領下,秦天邁入了一座空曠的大殿內。

大殿上方端坐著一個面目威嚴的中年男子,在他下首兩方則站立著數名老者,同時,在大殿中央還站立著上千人,大部分都是無漏天體圓滿級的強者,還有少部分無漏天體後期,古婕和盤昊都在其中,讓秦天意外的是,奧翔也在,而且,他的修為已經達到無漏天體後期。

「這是島主大人!」

帶秦天到來的那位提醒道。

秦天連忙彎身行禮,口稱:「拜見島主大人!」

永恆島主點點頭,淡淡道:「站到大殿中央去吧!」

「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