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車夫也是識趣的及時勒住了韁繩,沒有靠近。

秦沐瑤和程連津走出馬車,看著前面打得熱火朝天的。

「我們這是不是叫見死不救?「秦沐瑤就在旁邊說道。

「見死不救不是你們毒醫經常乾的事情嗎?「程連津就是回了一句。

幻逆幹坤 秦沐瑤當下就被點著了,「你什麼意思?「

程連津這才轉過頭去,「放心吧,他們不會死,「

秦沐瑤撇嘴,「當然了,他們是沖著我來的,一發現我不在,對付錯了人,自然要撤去。「

程連津卻是嘴角勾了勾,「但是這地兒可不是他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秦沐瑤不明白的抬頭看向了程連津,「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程連津說著走下了馬車,然後走到了後面,不知道跟人交代了什麼,很快,等程連津回到了這馬車上,後面一群人就是騎馬向前殺去。

秦沐瑤頓時就明白了過來,「呀。沒看出來啊,程連津你還挺能折騰的,「

程連津就是白了一眼秦沐瑤,「最能折騰的,不是應該是你!「

秦沐瑤哼了哼,就是隨著程連津進了馬車內。

外面打得你死我活的,秦沐瑤在馬車裡打盹兒。

程連津則是在泡茶。

一個時辰后,一群人終於騎馬過來了。秦沐瑤已經睡著了。

「王爺,「一個侍從就是走了進來。

秦沐瑤直接給侍從的聲音震醒了,程連津就是白了一眼侍從。侍從立即低下頭去。

「什麼事,說吧,「

程連津開口。侍從這才吭聲。

「回王爺,前面馬車內的是五王爺和五王妃,我等已經協助五王爺擊退了襲擊之人。只是五王妃受了驚嚇。五王爺正在安撫,五王爺說了,等到天亮,到了前面的縣城,再來向王爺道謝。「

「好,知道了。「程連津就是應下。

侍從拱手退下。

秦沐瑤這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來謝我們?「

程連津就是嘴角一勾,「是啊,「

秦沐瑤這聽著,嘴角也是微微上翹,又是打了個哈欠。「算了,我還是繼續睡吧,困死我了。「

說著秦沐瑤就是磕上了眼睛,程連津這一見,也是閉上了眼睛。

而前面,五王爺和朝惜華就沒有睡的心思了。

朝惜華一邊給五王爺簡單的包紮著手臂,一邊說道,「我看這些人就是沖著秦沐瑤他們來的,結果,我們給他們做了擋箭牌!「

「這些人,會是什麼人了?「五王就是疑惑。

「還能是什麼人,秦沐瑤放浪形骸,想要殺她的人還少嗎!「

朝惜華心下有氣,就是憤憤說道!

「我看這些人,倒是不像普通人,「五王又是說道。

朝惜華這才恍然,「是啊,這些人連王爺你帶的精衛都能對付。的確不像是普通人。「

「我聽說,秦沐瑤的師傅死了,秦沐瑤一直在追查她師傅的下落,這事,你覺著,會與這件事有關聯嗎?「

朝惜華這聽著。仔細的想了想,「或許有關。好像秦沐瑤的師傅就是給槐花派的人給殺死的。「

「槐花派?難道剛才是槐花派的人?「

「這,槐花派的人還不放過秦沐瑤?「朝惜華就是驚訝的問到。

五王爺就是看了眼朝惜華,「你今天可問出了他們去哪裡?「

朝惜華想了想,「瞅著也是要去蓬萊。 邪帝追妻:火爆妖妃好凶猛

「蓬萊?「五王爺就是仔細的想了想,「我記得,出發前,是說秦沐瑤有病來著?你見著秦沐瑤,是有病的樣子嗎?「

「不像。「朝惜華脫口而出。

「難道他們也知道了那個東西在蓬萊?「五王爺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可能吧,這,我們可是奉父皇的旨意,他們難道還敢跟我們搶那個東西?「

五王爺就是搖了搖頭,但是隨即又是想到了什麼,眼睛就是一亮,「就算他們不是,或許,也可以讓他們是。「

這朝惜華一聽這話,「王爺你的意思是??「

哼,五王爺的嘴臉就是勾了起來。朝惜華的眼睛也亮了亮。

如果讓他們是,然後被皇上知道了,那就有好戲可看了!

想到這裡,兩個人都是陰測測的笑了。

「阿切!「一大清早的,秦沐瑤就是打了阿切,隨即醒了過來。

四下看了看,程連津已經不在馬車裡,馬車依舊在動。

秦沐瑤就是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朝著車簾走去。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走出去,就看著程連津竟然在旁邊騎著馬,三個侍從坐在了車板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程連津,你身子不行,還騎馬?「秦沐瑤脫口而出。

三個侍從都是回頭看一眼,又是對著程連津看一眼,就是給程連津一眼瞪了過去,三個侍從趕緊轉過了頭去,他們可什麼都沒有聽到!

「鍛煉鍛煉,不成?「

程連津就是盯一眼秦沐瑤。用眼神示意秦沐瑤,好好說話。

秦沐瑤就是瞪一眼程連津,「這一路上,本就顛簸,就你那身子,還騎馬鍛煉,別把小命給賠進去了。「

程連津這一聽,「不會說話別說!「

秦沐瑤就是不答應了,「這是我是醫者,還是你啊!「

「你不是大夫,是毒醫,我給你毒得次數還少嗎?這次,不聽你的。「程連津就是說道,「駕,「就是騎馬往前去了。

「嘿!「秦沐瑤雙手叉腰。又是看了眼扭過頭來的三個侍從,「看什麼看,追上他!「

「哦,「三個侍從應下一聲,就是轉過了頭去。

秦沐瑤瞪蹬瞪的踩著踏板,走了進去。

走進去,氣得往長凳上一坐,就打算掀開帘子去看,這剛碰到帘子就縮手了。

真是的,她管那麼多閑事幹什麼!

程連津那個傢伙是死是活,是病是好,關她什麼事!不聽勸解的人。說了也等於白說。

秦沐瑤就是哼哧一聲,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可一覺就給睡到了縣城裡。

一進去,前面就來人了。讓他們一同去順福酒樓。等到了順福酒樓,五王爺將房都開好了。一群人沐浴了這才下到一樓。

五王爺和朝惜華已經叫上了一堆菜等著了。

「九弟,「五王爺就是朝著程連津招了招手。

程連津就是走了過去。

「五哥,五嫂,「

秦沐瑤看了兩個人一眼。也彆扭的跟著喊了聲。

朝惜華的嘴角就是勾了勾。

秦沐瑤看著朝惜華,哼,昨天還叫她姐姐,程連津姐夫。今天,這關係亂得!

「坐吧。「五王爺就是客氣的說道。

「好,「程連津應下一聲,給了秦沐瑤一個眼神。秦沐瑤這才跟著程連津坐了下去。

一坐下去,朝惜華就開始為他們倒酒。

總裁今天又寵我 「九弟,昨天還是多虧了你們,我敬你一杯。「

五王爺就是端起了酒杯。

程連津這一看,也是拿起了酒杯。不過,看著五王爺的臉,心下卻是生疑。

他們何曾對他們這麼客氣過,而且他不相信,五哥不知道昨天的人到底是沖著誰去的!

雖然知道,或許是做客套,但是程連津總覺得,這兩人突然示好,不是什麼好事,或許,有什麼坑,等著他們跳也不是不可能。

「五哥客氣了,「收起心思,程連津與五王碰杯,兩個人就開始飲了起來。

這個時候,朝惜華也是端起了酒杯,就是作勢要敬秦沐瑤的樣子。

秦沐瑤直接出口,「我受了風寒,不易飲酒,就算了!「

朝惜華這一天,尷尬的點點頭,自己端起了酒杯,小嘗了一口。

「九弟,你說昨天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啊?「五王就是開始炸起程連津來。

「昨天夜裡我倒是沒有看清。「

程連津就是說道。

「也是,月黑風高的,九弟不一定看得清,吃菜吃菜,「

五王就是說著,不過那「月黑風高「卻是對他們極盡諷刺,因為大家都知道,昨天那輪明月,有多奪目!

「這個不錯,「程連津並不把諷刺的話放在眼裡,而是真去吃菜了。而且還將好吃的菜夾到秦沐瑤的碗里。

看得五王和朝惜華都是窩火!

「五哥,聽說你們這次去蓬萊是有事要做?「好一會兒,程連津就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五王。

五王聽著,皮笑肉不笑的。「是啊,不知道九弟你們是不是跟我們的事情一樣?「

「我這就是去給她看病,「程連津就是寵溺的看一眼秦沐瑤。

秦沐瑤一陣肉麻,感覺雞皮疙瘩都快掉在地上了。程連津這個傢伙,也不知道給個眼神兒,肉麻死了!

「九弟當真是寵著弟妹,這特意去蓬萊給弟妹求醫,也是真心一片了。弟妹好福氣。「

五王又是對著秦沐瑤說道,這一直沒看秦沐瑤的臉。眼下一看,卻是一怔,突然發現,秦沐瑤臉上的疤痕竟然淡化了很多。

這朝惜華在一邊看著五王的目光,就是微愣,不懂五王怎麼一直盯著秦沐瑤,就是轉過了頭去,這一看,也是一驚,秦沐瑤臉上的疤痕淡多了,甚至比昨天看到秦沐瑤時,臉上的疤痕更淡了。

難道求醫,不是求得治好秦沐瑤那什麼遺忘的病症,而是給秦沐瑤治臉嗎?朝惜華這想著就不淡定了。

她可不希望秦沐瑤的臉好,秦沐瑤若是臉好了,豈不是更順風順水了?

「姐姐,你臉上的疤痕似乎淡化了不少,是摸了胭脂水粉?「朝惜華就是問道。

秦沐瑤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就是看向了程連津,「有嗎?「

程連津這看了秦沐瑤一眼,眼睛微亮,「似乎比昨天又淡化了一些。「

秦沐瑤這聽著就是一喜,「真的?「

程連津就是點點頭。

朝惜華這看著秦沐瑤歡喜的樣子,心裡更是不爽了。

「九弟這次也是去蓬萊吧,我們同路,後面不如同行好了。「

五王適時提出建議。

「五哥有要事在身,不比我們,就不用等我們了。「程連津婉言謝絕。

「這有什麼,我們也不是什麼大事,都是輕差,一路同行,更安全。就似昨天。若非九弟你們在後面出手相救,我們不定會怎樣了。「

五王又是說道。

秦沐瑤和程連津這看著五王的意思,是非要扯上他們了。

「姐姐,我們就一起吧,一路上也有個照應,「朝惜華乖巧話也是說了起來。

「我們有什麼話好說的嗎?「秦沐瑤就是反問了一句,讓朝惜華一陣尷尬。

五王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尷尬的看著程連津。

秦沐瑤又是想起什麼來,就是看向對面的兩個人,「朝惜華,你不是懷孕了嗎?一路顛簸吃得消嗎?「

程連津這一聽,也是一愣,像似才想起來似的。也是看向兩個人。

朝惜華的臉冷了冷,五王也是一度沉默。好一會兒,朝惜華才道,「沒有懷孕,是誤診了,「

說出來,她都覺得丟臉。說起來都怪那個死大夫,竟然這種事也能誤診!不過現在確實已經變成了個死大夫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