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是現在楊奉他們已經離開了,這個時候派人去把他們叫回來,就如之前說過的一樣,很有一點朝令夕改的意思,其他人看了恐怕也是會輕視他們的。

「那先生的意思是?」一聽完李儒的話,嚴紹也有那麼一丟丟後悔。

確實,那麼多的兵力,即便是拿來做炮灰也是不錯的啊,為什麼非要讓他們離開呢?

「主公可以跟曹孟德且戰且退,慢慢退到洛陽附近。雖說主公跟曹孟德都建議天子不要去洛陽,可是洛陽本就是原來的帝都,皇室陵寢幾乎都在洛陽,祖宗宗廟皆是如此。天子途徑洛陽的時候,不可能不先到洛陽去祭拜一番,再加上這一番折騰,天子一行人恐怕是疲憊不堪,不可能不休息休息,那個時候我們便可以藉機拉上徐榮跟楊奉他們。」

這個年代最注重的就是孝道了,所謂忠孝仁義,天子為萬民之主,萬乘之尊,因此在德行方面也需要能夠達到成為世人表率的地步。歷史上那些改朝換代的朝代,至少明面上的理由都是因為皇帝的德行不夠,所以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洛陽雖說是已經被焚毀了,但畢竟是漢朝舊都,這裡還有過去許多帝王的陵寢,都是劉協的先人,現在劉協好不容易跑了出來,還途徑這裡,怎麼可能不停留一下就走?那樣的話,恐怕全天下的人都要責怪他一番了。

在考慮到劉協攜帶的大批的禮器跟其他一系列東西,劉協絕不可能只在洛陽停留一日就走,對此李儒很有信心。

「先生的意思是,禍水東引?」嚴紹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錯,主公向來忠義,這點在下早已知道,但是現如今局勢混亂,乃是英雄用武之時,主公帳下兵馬是青州最精銳的一批,應該用在最需要用的地方上,而不是在這裡被當成炮灰來使用。主公可以想象,即便是主公在這裡能夠擊敗李儒跟郭汜,自己的傷亡會有多少,這麼做合得來嗎?主公在想想,我們同兗州軍的恩怨,還有同曹操的恩怨。青州跟兗州近在咫尺,而兗州同冀州方面關係密切,我們同冀州方面的關係如何,這點相信主公多想也能明白的過來,主公難道就真的敢保證那曹操不會起什麼壞心思?我們同李傕跟郭汜等人的兵力對比本來就是佔據略是的情況下,真要是在對決的過程中曹操背後捅了我們一刀,怕是就要有全軍覆沒的風險了。」

這個到不是李儒多項了,而是如今青州軍中需索人所想的。青州軍跟曹操的關係可不是一般的惡劣,只是這次因為要營救天子,所以才會短時間的聯合在一塊。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之間的矛盾就解決了,恰恰相反,他們的矛盾不過是被李傕跟郭汜帶來的壓力給遮蓋住了。

等到解決了李傕跟郭汜,也解決了天子的問題之後,兩者間的關係就會變得跟過去一樣,糟糕…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早晚都要動手,為什麼不搶先下手?只要是在作戰的時候陰嚴紹一下,就可以徹底讓嚴紹失敗,即便是能保存下來性命,帳下的兵馬也是損失慘重,這點毋庸置疑。

曹操本來就不是什麼優柔寡斷的人,而且嚴紹對曹操很了解,清楚他同樣是一個疑心很重的人。說不定現在他也在懷疑著自己會不會這麼干,甚至考慮乾脆先下手為強,免得會被自己給坑害了,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尤其是考慮到了曹操的性格以後。

想明白了的嚴紹,很快就做出了決定,改變之前在這裡同西涼軍決戰的決定,。就像李儒說的一樣,現在的青州軍還沒有這樣的能力,也損失不起如此多的兵力。這次他帶來的幾乎都是青州軍中的精銳,五千騎兵,差不多已經相當於青州軍騎兵中的九成以上,剩下的充其量也就是各個將領的親衛乃至傳令兵跟斥候了。

這幾千騎兵別說是全軍覆沒了,就算是損失的稍微大那麼一點,都能讓嚴紹肉疼死。

於是第二日,就在所有人都剛剛起來沒多久的情況下,嚴紹率先趕到曹操的營地去,將昨日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

就如嚴紹昨日考慮的一樣,其實曹操自己也有疑慮,畢竟曹操跟嚴紹之間的矛盾是利益上的矛盾,這種矛盾是很難消除掉的。誰也不敢保證嚴紹會不會為了解決兗州方面的威脅,狠狠的坑自己一把。

而且…

「呂布…」

想到這個名字,曹操的眼底也閃過一絲陰霾。

就在不久前,他剛剛得到消息,從徐州趕來的呂布已經抵達了洛陽,正在那裡等候著天子的車駕。

徐州的距離要比青州還有兗州都遠,呂布的兵馬中雖然有一部分是騎兵,但是剩下的則多是步兵,行軍速度很慢,嚴紹他們已經抵達了函谷關以後,呂布也才剛剛抵達洛陽。可是無論是誰,都沒有可能會小瞧了呂布,更不敢小瞧了他帳下的并州軍。

畢竟當年敢小瞧呂布的人,現在在虎牢關那邊已經快風化了都…

當年呂布能夠在濮陽跟曹操相持這麼久,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有嚴紹在背後通過物資等各個方面進行支持。後來呂布能在劉備的手底下得到一座城池安居,也跟嚴紹的幫忙有關,可以想象呂布跟嚴紹的交情如何了,這個時候呂布來了,不用多想也知道他肯定是會站在嚴紹那邊的。

換句話說,現在曹操的形勢比想象中的還要惡劣。

如此一來,退往洛陽也就是比不可免的了,洛陽有著大批的兵馬在,有徐榮的,有楊奉的,還有張揚等人的,實力雄厚,就算是嚴紹想在洛陽干一些什麼,也沒有這個能力。

在考慮了一番之後,曹操很快就同意了嚴紹的提議。除了繼續整理自己的營地之外,也開始考慮候車的事宜,同時也派人到洛陽去,通知了楊彪跟劉協自己兩人的決定。

一日後,還沒等劉協跟楊彪的回復傳回來,撲滅了大火的李傕跟郭汜兩人已經穿過了函谷關,直面剛剛紮營沒多久的嚴紹跟曹操二人。看著遠處飄揚在旗杆上的嚴紹跟李傕的旗幟,兩個人的面色都顯得很是陰沉。函谷關被焚燒的事情,他們已經曉得了兇手是誰。不得不說,這一夜確實是太折騰人了一些,就連他們兩個也為了作秀,親自打了兩桶水過去。

如今穿越了火線,他們當然要好好的去找那個罪魁禍首去算賬。

沒有聽從賈詡的勸阻,甚至是還沒等自己等人站穩跟腳,李傕跟郭汜已經派兵迎了上去。 剛剛才從函谷關中出來的李傕跟郭汜,很快就看到了早已嚴陣以待的關東聯軍。

其實說是關東聯軍多少有點誇張,畢竟關東的諸侯多的很,嚴紹跟曹操不過是其中之二罷了,很難代表關東的全部諸侯。

被困在函谷關這麼久,李傕早就快被氣炸了,郭汜的心情也絕對算不上良好,現在看到罪魁禍首就在自己等人面前,立刻派兵攻了上去。率先衝上去的就是郭汜所部的兵馬,大概四千餘人。這次為了快些追趕上天子,他們也沒有浪費時間玩什麼斗將的環節,而是直接猛攻。

其實會如此,也跟先前函谷關內遭遇的事情有些關聯。函谷關里的時候,趙雲跟夏侯惇究竟有多厲害,這些西涼軍的人可都是看在眼裡的。假如說夏侯惇他們還有那麼一點把握,趙雲就是真的半點把握也沒有。當年他們能從長安城將呂布趕出去,也是仗著人多勢眾,可沒有哪個蠢貨敢跟呂布單挑。

數千餘西涼軍擺開陣勢,盾牌在前,長槍再后,邁著有些鬆散的步伐,朝著對面的青州軍跟兗州軍而去。

「孟德,這個就交給你解決了…」望著大踏步向前的西涼步軍,嚴紹對著旁邊的曹操微微一笑。

「你啊…」曹操也無奈的笑了一下,馬鞭輕輕的敲打了一下掌心。「也罷,誰讓這次只有我帶了些步軍來呢…」說著曹操看向了一旁的于禁,這次曹操為了能成功的營救天子,也是帶了相當一部分的實力而來。尤其是帳下的猛將,更是帶出了半數,這次負責統帥步軍的就是外姓將領中排名第一的于禁。

于禁本就極善用兵,投奔了曹操之後,更是立下了許多功勞,使得曹操對他相當倚重。如今看到曹操的動作,于禁立刻策馬向前,傳達起命令來。

得到命令的兗州軍,很快也開始向前。這種擺明了要對著乾的姿態,到是讓李傕愣了一下。

「這些關東來的傢伙到是好大的膽子,不過這麼一點兵馬,居然也敢主動出擊?」

在他看來,曹操跟嚴紹這次帶來的兵馬不算多,只有他的六七分之一,這麼點兵馬就算是再怎麼精銳,面對如此大優勢的敵軍時唯一的辦法,也只有乖乖的縮在營地裡面防守這一條路罷了。起碼在營地里還可以依託營地內的工事又或者是地形來進行防禦,而野戰的話,則明顯對西涼軍更有利。

不僅是李傕,就連郭汜也是這麼想的。

跟他們不同的是,旁邊的賈詡相對的到是能更理解嚴紹跟曹操的決定。

縮在營地裡面固然是可以利用一下營地本身,可也等於是把自己困在的營地當中。這麼做能多給天子拖延一些時間,卻也相當的危險,假如李傕跟郭汜他們稍微有那麼一點耐心,牢牢的將營地圍困,豈不是等於被包圍了?再者這次營救天子本就是長途行軍,沒有些帶太多的糧草,圍困的時間太長的話,便很容易陷入彈盡糧絕的絕境。

假如最後能突圍出去還好,要是突圍不成功…

怕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了…

既然如此到不如直接野外決戰,固然沒有了營地的地利,打不過了,跑總還是沒問題的。

而且這些年來西涼軍一直缺乏訓練,本身的素質下降的很是嚴重,戰鬥力也不復當年,反觀對面的青州軍跟兗州軍,卻都是些精銳,真要拼起來,就算勝算不大,總能退到洛陽去。

果然,一切就跟賈詡預計的一樣,兩支兵馬才剛剛碰在一塊,西涼軍的方面就落入了下風。

曹操麾下的武將之中,內姓將領以夏侯惇為首,這個不奇怪,因為夏侯惇是夏侯家的掌舵人。

也許論名氣,夏侯淵要比夏侯惇更大一些,統兵的能力也要更強一些,但是夏侯惇的地位畢竟擺在那裡,那是可以跟曹操看齊的人,曹軍之中能直接稱呼曹操孟德的,幾乎就只有他一個而已。其他的曹仁等固然也是善戰的猛將,可是論地位就不行了。

不過跟內姓將領還需要看資歷論輩份不同,外姓將領就是真的必須要看本事跟戰功了。

曹軍的外姓將領之中,以于禁為首。于禁的本事跟資歷都要遠遠強於其他的曹軍將領,而且於禁本身也非常善於練兵,曹軍的相當一部分兵馬都是于禁親手操練出來的。曹軍的兵力並不多,常年的戰亂之後,沒有辦法像冀州或是徐州一樣可以大規模的募兵,想增強自身的實力,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手中僅有的少量兵力全部都訓練成精兵,這也是唯一的辦法。

顯然,于禁操練出來的兵馬,在戰場山谷的表現要遠遠強於對面的西涼軍。

西涼軍本就很久沒有進行過操練了,曾經的訓練有素早就成了歷史,如今除了戰場上的悍勇之外,別的已經所剩無幾。碰上那些烏合之眾還好,可以憑著自身的悍勇來擊敗對方。可是現在卻不同,對面的曹軍同樣勇武,再加上負責童軍的曹軍將領也各個不凡,西涼軍在同等數量下會被壓制住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復先,這次該看你的了吧?」

戰場上的形式還真沒出乎曹操的預料,看著于禁在前面領兵將西涼軍的兵馬壓制住,曹操對著嚴紹微微一笑道。

兩家聯軍之中,只有曹操帶了步軍,所以這第一仗肯定就是曹操負責,畢竟騎軍並不擅長正面沖陣,那樣就算最後成功的擊潰了對方,自身的傷亡也要大的驚人,不過現在對面的步軍已經被糾纏住,騎軍也就可以上陣了。

嚴紹也沒有推辭,兩家聯手,本來就不可能真的把工作全都交給對方,自己一個人躲清閑。

在確定對面的西涼軍是真的被壓制住了之後,嚴紹也對旁邊的孫觀點了點頭。

得到嚴紹的命令,孫觀立刻領著麾下的騎兵從側翼沖了上去,想要趁著西涼軍被壓制住的空檔,從側翼將其擊潰,如此這幾千西涼軍也就跟砧板上的肉沒什麼區別了。

不過,對面的李傕跟郭汜該有多麼的蠢,才有可能放任嚴紹用騎軍擊潰他的步軍?

就算那只是他們派出去的前鋒,李傕他們也不可能看著這些兵馬慘遭屠戮不是?

幾乎就是青州騎軍快要碰觸到那數千步軍的側翼時,就見同樣的數千騎軍已經沖了上來,這些騎軍的數量甚至比嚴紹的青州騎軍還要多上一些,足夠五千餘。跟著一塊出動的,還有近萬的西涼步軍,這些都是李傕跟郭汜拼抽出來的。

等到這些兵馬全部登場時,場上的兵馬已經多達三萬餘,其中單是西涼軍就有兩萬多,嚴紹的青州軍跟曹操的兗州軍加在一塊也有一萬多,戰場上的兵力達到了2:1的地步。李傕跟郭汜會如此果斷的投入這麼多的兵力,有些出乎嚴紹跟曹操的預料。在他們看來剛開始應該是偏向於試探性的,試探一下彼此的實力如何,卻沒想到對面在稍微做了一下試探之後,就立刻將手裡的底牌扔出來了一些,到是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

「哈哈哈哈哈…」甚至都不需要去看清楚對面的情況,李傕就可以想象的出來對面的嚴紹跟曹操究竟會是個什麼表情。「先生說的不錯,預期就這麼試探來試探去的,到不如直接將兵力推上去,我們的兵力本就佔據優勢,又何必以短擊長?」

卻是不久之前,就在李傕跟郭汜兩個人還在琢磨著要不要的多做一些試探的時候,賈詡在旁邊直接建議的。

先前的四千多人已經試探的很清楚了,在同等兵力下,西涼軍並不是對面關東兵馬的對手,既然如此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試探下去。直接全軍壓上,發揮自身在兵力上的優勢,這個才是正途。

如今直接推上去了差不多兩萬兵力,果然跟對面的一萬多兵馬打的有聲有色的。

對面的關東兵馬精銳,可是自己這邊人多,尤其是西涼騎軍。這些年下來西涼軍確實渙散了許多,可是騎兵卻不一樣,騎兵對戰陣等需要長期訓練磨合的戰術要求不高,畢竟你不可能要求戰馬真的跟人一樣完全的服從命令,所以騎兵的戰鬥力主要是在騎兵本身,騎術,戰馬還有裝備等方面。

比如說裝備,也就是盔甲跟武器,你的盔甲跟武器越好,發揮的威力當然也越大。還有戰馬,假如你騎的是那種高頭大馬,而對面的戰馬卻足足比你低了一頭,可以想象你的優勢究竟會有多大,不僅僅是速度上的,更重要的是如此大的差異,完全可以讓你居高臨下的去對付對手。至於騎術,袼騎兵如果連騎術都不行,那可就…

而騎兵自己本人的實力,也算是騎兵戰鬥力很重要的一環。

西涼軍本身其實還是很精銳的,畢竟當年的西涼軍就是以戰鬥力著稱的。

這些年荒廢是荒廢了,但是最多荒廢的其實還是步軍方面,騎軍方面荒廢的並不是很多,一方面是他們不需要做那些戰陣等方面的訓練,一方面西涼軍的糧食收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需要他們來弄,荒廢的時間要比步軍少的很多。

在騎軍的精銳程度上,西涼騎軍跟青州騎軍差不多,只是在裝備上稍微差了一些而已。

「可惜,假如我們剩下的兵馬也出來了,必定能給這兩個傢伙一個教訓…」

望著僵持狀態的戰場,郭汜到是有些遺憾的道。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何況剩下的兵馬用不了多久就能從函谷關內出來了,將軍又何必心急呢…」聽到郭汜的話,賈詡卻是在旁邊勸慰道。

既然已經是全軍壓上了,這次他們可是帶了六萬多接近七萬人呢,又怎麼可能只讓兩萬多人上陣?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手裡沒有。要知道函谷關可是一個相當狹小的地方了,根本不可能讓這麼多的兵力如此快速的通過,這次是李傕跟郭汜他們憋著一口氣,才能讓手底下的兵馬這麼快就通過了兩萬多人。

原本在他們的計劃之中,嚴紹跟曹操這個時候應該是在天子的身邊,負責保護天子,而他們的任務就是離開了函谷關之後一路追趕上去,緊緊咬住不放,不讓他們跑了,同時也給剩下的兵馬追上來創造時間。可是誰知道嚴紹他們居然不安常識,直接在函谷關的出口附近駐紮,就這麼等著他們。

如此一來,想指望數萬大軍一塊上的場景幾乎是不可能的了,不過對於自己手底下的兵馬,兩個人倒是有著相當的自信了。

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一一一一一一

幾乎就是嚴紹跟曹操,正在領軍同西涼軍血戰的時候,遠處臨近於洛陽的方向,劉協也下達了自己的決定。

「到洛陽去…」

看著馬車旁邊,正恭敬站著的楊彪跟楊奉等人,劉協鄭重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聽到這個決定,在場的人頓時都吃了一驚,很快就有大臣勸諫道。「可是陛下,先前嚴將軍跟曹將軍不是已經說了,洛陽已經被焚毀,裡面只是個廢墟而已,根本沒有多少百姓居住,甚至就連城池的城門都被焚毀了,我們現在去也沒有什麼用,那裡根本沒喲有足夠的物資…」

其他的大臣們也都紛紛勸諫,然而聽到他們的話,劉協確實搖了搖頭。

「洛陽確實是荒廢了,可是那裡是我大漢歷代皇帝的陵寢所在,朕此次僥倖逃脫,全賴祖宗庇佑,此番路過洛陽怎麼可能不去祭拜一番,這要是讓天下人知道了,恐怕也會恥笑朕…」

更重要的是,漢室想要復興,需要無數的忠臣猛將…

忠孝仁義,假如劉協自己就無法辦到這點,他又怎麼能要求別人辦到?

所以對劉協而言,洛陽可以說是非去不可的一個地方。

「放心吧…」看出了大臣們的遲疑,劉協笑著開口道。

「我不會在洛陽停留太長時間的,只要祭拜完了祖先,也就儘快離開那裡。再者現在不是還有嚴愛卿跟曹愛卿在前面嗎,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天子,萬民之主,萬乘之尊,天下人所仰望的存在,一言一行都會受到無數人的注視。尤其是在這麼一個注重孝道的年代,身為天子,要是德行不行的話,是會讓天下人都失望的,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有才華的士人都是如此。

百姓還好,一個人的風評固然重要,但是他更看重的還是這個人是否能讓自己安居樂業,又是否能給於自己足夠的庇護。而對士人而言,卻更看重這個人的能力跟德行操守,當然還有手中的資本。

如今的劉協除了一個天子的身份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東西,他心裡很清楚漢室的餘輝並不一定能籠罩他多久,而這卻是他目前唯一能利用的東西。所以在途經洛陽時,他才會強烈要求進入洛陽祭祖。因為他需要給自己樹立一個形象,一個在道德上沒有缺失的形象,如此才能讓四海歸心。

作為天子,他不能在途經宗廟陵寢的情況下,不經過一番祭拜就直接過去。尤其是當年洛陽之亂,董卓不僅是將洛陽城焚燒,還派人盜掘了歷代陵寢,獲得大筆的財富,而陵寢內的屍骨卻是散落的到處都是…

劉協無論是作為天子還是作為後人,都至少要出面收拾一番才行…

而且…

劉協是從小就在洛陽長大的,洛陽對他而言就好像是家一樣。現在還不容易有回家的機會,他怎麼可能連看都不看一眼?他的心裡也有那麼一點想法,覺得也許嚴紹跟曹操是在危言聳聽,實際上洛陽的情況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糟糕…

可惜現實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嚴紹跟曹操不僅沒有誇大其詞,洛陽的情況甚至比他們說的還要嚴重…

被大火焚燒后的洛陽城,殘破不堪,到處殘留著當年那場大火留下來的痕迹。就連皇宮也在大火之中被燒為赤地,只剩下少數的殘骸還留在那裡。城中的百姓也大多在那場大火之後逃離了洛陽,當然,也不能說偌大的洛陽城裡連一個百姓也沒有了。在天子被挾持出了洛陽之後,也有一部分百姓返回了洛陽城內居住。

但是很快這些百姓就選擇了放棄跟逃離,因為那時的洛陽已經什麼也沒有了。確實,在城中還殘留著許多當年世家大族留下的宅邸,這些宅邸都沒有被大火破壞,要比那些百姓居住的屋子強的多,可是城中除了這些房子之外,幾乎什麼也沒有留下來。

那些糧倉米店幾乎全部被搬空,洛陽被廢棄之後,商旅也不再選擇來這座已經被遺棄的城市。

沒有糧食,沒有布匹,沒有其他一系列所需的生活物資,這樣的一個城市根本沒有辦法生存下去。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可以通過搜刮城內殘留的糧食來生存,可是時間長了,甚至還沒超過半年的時間,這些人就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一個個的要麼就是往長安走,要麼就是往關東走,到了如今,偌大的洛陽城中還留下的百姓甚至不超過兩千人。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原本人口超過了五十萬的大城市啊…

(遠在很早以前,洛陽一帶氣候溫和,土地肥沃,是人類生息、繁衍的理想之所。夏、商、周三代,洛陽為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是我國人口比較集中的地區。公元770年,平王遷都洛邑,遷來大批軍隊和王室成員、殷貴族於洛,其時人口漸增。至周襄王二年(前650),洛陽約有人口11.7萬人,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10萬人口以上的城市。戰國時期,由於生產力及商品經濟的發展,使農村人口不斷向城市集中。「洛陽東賈齊、魯、南賈梁、楚」,是全國著名的經濟大都會,商業興盛,人口眾多。到戰國末的子楚元年(前249),呂不韋被秦任為相國,封為文信侯,食邑洛陽十萬戶,表明此時期洛陽及附近約有人口50餘萬。東漢建國初年,全國戶口銳減,光武帝不得不裁併400多個縣,河南尹轄21個縣,比西漢時少了一縣。永和五年(140)河南尹有人口l010827人,人口密度由西漢時的l55人下降到90人,每平方公里減少65人。由於東漢洛陽為全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人口發展規模及數量超過西漢。永元十二年(100)在都城定居的人口達51萬。)

如今的洛陽城,根本就不具備生存下來的條件…

到了這個地步,劉協才明白為什麼嚴紹跟曹操都要勸阻他返回洛陽的事情,因為就算是留下來了也沒用,這裡無法提供他統治的根基。

「陛下,陵寢已經簡單的整理過了,接下來我們是否要繼續趕路?」

望著呆立在皇宮殘骸前面的劉協,楊彪來到他的身邊,輕聲詢問道。

對於劉協之前的提議,楊彪也是同意的。他們不可能完全聽從嚴紹跟曹操的話,需要眼見為實才行,也許洛陽的情況沒有他們說的那麼糟糕呢?也許洛陽的情況還是比較可以的呢?

不管怎麼說,洛陽都是漢王朝的帝都,意義不凡,本身也宏偉的很,這個世上比洛陽更適合做帝都的城池不是沒有,但是少的可憐。

更何況…

之前在長安的時候,他們已經過夠了那種被當成是傀儡的生活了。現在天下間的大的城池,幾乎都掌握在那些諸侯的手中。曹操跟嚴紹雖說這次領兵來救駕,看上去忠心耿耿,可是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他們的真實想法是什麼?要知道最初董卓剛來洛陽的時候可也一樣表現的忠心耿耿的,但是很快就露出了他殘暴的一面了…

真要是離開了關中,跑到了這些關東諸侯的地盤上,誰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是剛出了虎口,又入了狼窩?

那樣豈不是成了一場悲劇了?

這也是他們會選擇洛陽的又一個原因,只要洛陽能勉強安頓下來,他們寧可在這裡多過一些苦日子,也不願意寄人籬下。

可惜…

——————分割線——————

聽到楊彪的話,劉協似乎是從沉思中被驚醒了過來。

「是啊,該做的也都做了,似乎也確實是該走了…」

只是這麼說著的時候,劉協仍舊有些猶豫,畢竟這裡是他的家啊…

可是這一天下來,他也確實的了解了洛陽的情況,原本以為的洛陽至少可以安居一段時間的想法徹底破滅,真要在洛陽安頓下來其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那就不是苦日子,而是所有人都有可能會被餓死的可能性了。

楊彪也沒有催促,就這麼靜靜的站在旁邊,等待著劉協作出自己的決定。

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劉協終於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吩咐收拾一下,我們明日就離開吧…」

「是…」楊彪對著劉協躬身一禮。

命令很快就被下達了下去。只是對於劉協的命令,眾人卻有著很大的抵觸情緒,不過這也不奇怪,誰讓他們好不容易才來了一個可以安穩下來的地方。洛陽是殘破了一點,可是這一路上提心弔膽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