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畢竟,*宮*外*孕的話,胎兒是很難保的,基本上沒戲,還鬧肚子,更會嚴重危及生命的。

自然他們放心。

但是眼下這樣,細想估計那次孕檢也是僥倖,或者暫且點無事,吃藥穩定了,但是她的狀態,睡眠,飲食,作息,情緒,行動(要求一般緩慢步行,主要是本來胎不保的情況)等等,她都是不過關的。

徐玉也知道那一兩秒慘白其實是已經的事實。

只是隨即的木納複雜表情也有心裡轉變而已。

慘白是因為是事實,她以為徐玉知道便一下嚇住,或者說她覺得被人說中了眼下的一慌亂,隨即點反應只是掩飾加自我淡定的心理調整罷了!

後面的表情只是更多懷疑徐玉是否知道的猜忌,以及詫異的樣子罷了,估計她也看了不少內容,心裡有底的。

事實估計她心中早明,但也只是沒有說出口罷了。

「沒了,沒了,孩子沒了,那她……我……大家……又該咋辦?眼下的戲孩唱不唱,又該怎樣唱?」

()

搜狗 徐添明和趙曉慧還在說道著這那的上學的事,好不容易那邊低頭的機會。

徐玉聽到些許明白了始末,反正呢,不管孩子有沒,能去繼續上學也是好的,於是徐玉也參加了進來。

想著,也勸著徐夢。

是啊,按照徐添明說的,好不容易那邊忽然鬆口說,同意徐添明的想法,徐夢先去上學,在這徐家邊,之後到生寶寶再過去閔家的。

自然徐添明有些驚喜,覺得趁熱打鐵的,但是徐夢卻不願意去上學,徐添明自然很火的,按照他的意思,這事還由不得她的想法了。

所以才會火著讓徐玉趕緊回家幫忙勸著,說感覺是徐夢腦子糊塗了。

徐玉也覺得有點納悶,雖勸徐夢的同時,也知道了徐添明的生氣,和背後一點原因。

原來,是那邊打電話主動說的答應的,但是徐添明想閔家先交點錢,孩子的孕婦餐以及吃喝開銷費用。

徐添明意思既然生下來也是姓閔,閔家的,為什麼徐家負責生活的生活開銷,但是又這那不同意徐夢去那邊生活,便有了要先交點錢的意思。

自然說著閔家的愧疚,以及虧對,這晚才出現以及徐夢的情況怎麼的精神損失啥的,話語自然沒有這麼露*骨,但是大概意思是這樣的。

聽徐添明意思交了一千,只有一千,這那扯著沒啥錢怎麼怎麼的話語的意思。

徐添明自然不幸,了解到的情況是閔家開了個小店,自然有點盈利,但是閔家說只是很小的店,生活用品,勉強度日,以及閔母的外面洗碗的工作也只是勉勉強強過活的生活一點開支。

總之意思沒錢,跟那天打扮意思差不多,但是徐添明自然不相信的。

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就先收著,轉過來的一千,然後帶孩子去上學,等之後孩子這補習班差不多完了,也到了再開學的日子,徐添明自然想的是到時別說再上學時,哪怕現在去學校,啥學習資料這那的,反正找由頭到時讓徐夢開口要錢。

以徐夢肚子里的孩子為重,沒道理那邊不屈服,徐添明想的是先走步算步,到時再看,能搞一分錢是一分。

這「棋」目前就得這麼下,這子得落這,徐添明暗想著。

人生如下棋,眼前就得這麼來。

而對徐夢他們說的自然是,上學如何如何好怎麼怎麼的,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話。

而徐添明其實在意的不是上學本身而是錢的事情,這是徐玉之後慢慢知道的事情。

眼下徐玉也一腔熱血的進入陪著勸服的行列中。

說得有會了,徐玉都覺得累了,輪番的說。

徐添明也氣死了,摔門而去了。

沒會,徐玉出來主卧旁邊的桌邊去倒水,看到徐夢還在發獃,默默的流眼淚。

徐玉有點不知所措的茫然。

拉著徐夢往裡面副卧去,自然忽略了趙曉慧這那不著調的話語。

趙曉慧本身也只是看著徐添明要求陪著說道,其實她心底壓根沒有那麼想徐夢上學,可能對於趙曉慧而言,上學就意味著開銷,開銷就意味著花錢。

而那時沸沸揚揚,從03年的北大之子陸步軒賣豬肉,到之後幾年越演越烈,那噱頭,那嘲諷,到處都是「讀書無用論」。

趙曉慧不知道這那的不關注,但是也聽人說道的,只知道有人賣豬肉清華北大怎麼怎麼的牛,到頭來也是屠夫的事迹,自然眼下徐添明不在,她也叨叨說著和剛剛徐添明再,完全相反觀念話:

「要我說,讀書有什麼用,照樣的賣豬肉,照樣打工,看人臉色吃飯,讀那麼多幹嘛,花錢,也別哭,哭啥,其實在我看來是,你爸腦子進水不停勸你上學,估計過後想想,時間久了,這那學習費用又得抱怨了,眼下反正那邊也要你,就趕緊嫁過去,在那邊吃喝算了,帶著他家娃怎麼的也吃好喝好的,有人照顧,比在這都這那的有時自己弄好多了!」

說著趙曉慧看徐玉和徐夢進副卧,以為會勸別的,自言自語說著:「走個人還少口飯,(徐添明)天天說,我又不是保姆,也不是婆家,也不是我孫娃,要去折磨,費心他家去,何苦為難我呢,我搞娃生了時還不婆家這那照顧,都不是婆家的事,要我說你們都腦子進水了,丟給婆家管,本就她們的事的,何苦自己給擦*****!」

然後這那高聲嚷著,讓徐玉勸著不上學怎麼的,但是又說著,別說她說的意思,徐添明到時怪責,就說她自己的意思點話語。

趙曉慧點心思和徐添明差不多,或者說是徐添明思想慢慢的潛移默化改變著趙曉慧,別的沒學到,一點耍詐以及jian*滑,倒不知道不知道何時學得順溜著呢。

那有時謊話也是一溜溜的了,別的好像也沒看見啥,懶倒一直是的。

可能他們觀念里,孩子只要嫁人,或者有別人孩子就是那邊的人了,可以說和娘家關係不大,他們的「任務」也就差不多終結了。

然後呢,磨人,照顧啥的,自然應該婆家來弄,何苦勞煩她呢,她都想要人照顧,以及吃喝的啊!

徐玉對趙曉慧的話充耳不聞,想著有點想說啥,但是還是沒有開口,之前趙曉慧在自己生病,特別那得水痘的日子的態度,以及嘲諷和不負責任的話語,自然徐玉想到有時不爽。

很想說著幾句,徐夢是孕婦怎麼這麼的照顧兩下應該點話,以及自己孩子照顧,又照顧幾回,說不定之後很長時間看不到,想照顧都看不到人啥的,但是話語到嘴邊,徐玉還是沒有開口。

有些觀念有些人說不通,而且眼下徐玉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驗證)

徐玉忽然想著自己一瞬間到的話,和她前沒會那面色的狀態,和自己的推斷。

徐玉轉了下眼珠。

很認真問著徐夢,拉著徐夢的手小聲道:「我現在問你個事?你老實告訴我!」

薄情前夫太兇猛 徐夢抬眸,啜泣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了,她那閃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徐玉,有些木納著不知道如何反應的樣子。

徐玉很認真的,也很輕聲說著,徐玉把徐夢想一手放自己手心道「我是認真問你,我是你姐,我不會怎麼的,現在我們交個心,你的孩子還在嗎?……你可以誠懇告訴我!」

徐夢遲疑下,拿走了手,怯怯道「別扯這那的我不去上學。」

但是徐夢的眼神不看徐玉,低著頭說著的這話,徐玉自然都知道了。

徐夢從小都是,如果有些怯弱時都是低著頭,特別是像那小時候,那時那婆婆(徐添明媽媽)問她吃飯的問題,是否添飯的話,徐玉明明看到添過飯,但是徐夢卻沒坑聲,卻還硬生生吃了婆婆盛了的又加的飯,她也硬著頭皮吃完了。

那刻,她的眼神也是不看自己,低頭的模樣,到晚上徐玉問她為什麼明明添過飯卻不說?弄得婆婆還以為自己說謊怎麼的!怎麼可能看錯?一個大活人怎麼的話語說徐夢,徐夢依舊不吭聲,依舊那樣低頭不語,側身不想和徐玉對視眼睛,也不想回應這事。

那時記憶中的徐夢的樣子和現在一樣,都是這樣的低頭不語,不敢對視,很多時候小時候的習慣,哪怕大了,或者說,特別在有些特別情況,是會暴露她之前的本性,原由的性格習慣和特點的。

徐玉知道情況后,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微*tian*了好幾下,*下*嘴*唇,咬著*下*嘴*唇*半邊,轉著眼珠子,想了點別的事情,心中思量下。

徐玉決定暫且不說這事,學習重要,學習重要,不管有沒孩子,多學點也好。

而且徐夢也可以暫時的「迴避」家人生活,對她不管有孕否的身體和身心都是好的。

於是徐玉問道:

「你……那你為什麼不想上學,你知道爸這機會很難爭取的,爸說的那些你也知道! 不良戀人 好不容易那邊同意了,不是你先過去那邊的,算是那邊先低頭的,對,我還納悶為什麼那邊先打電話說的,主動說這事,有什麼原因嗎?還是……」徐玉思量下,道

「不管事實是不是這樣,還是爸做了啥讓步或者為面子撒謊怎麼的,反正你去上學也好,在家不是悶得慌,出去也透透氣,順便把這段時間的學業呢,撿回來,這個呢,也對你以後好,不管嫁不嫁人,什麼時候嫁,多點知識好的,姐我……」

徐玉有點欲言又止。

這時徐夢才抬頭看著徐玉的眼神。

徐玉深呼吸還是說了「姐我自己現在說真的,在哪裡好多地方要求的學歷高,姐我連門檻都入不了,有時真覺得自己沒用,雖說我也知道不大可能的,有了相應學歷進去又能應聘上,應聘上是否順利通過實習期(試用期),轉正等,好多事的,但是呢!」

徐玉嘆口氣,兩手自然耷拉在兩腿上,看著一同坐*床*邊*的徐夢,徐玉還有些不知怎麼講的樣子,思量下,還是說著

「雖然好多事的不確定,但是誰能說我多個機會會不會是以後長期飯碗,或者找到適合的工作,這那說不好,都說不準,主要我連這入門檻問兩句話的資格也沒有,只能站門口默默看幾遍別人要求的大幾,以及,要求的這那工齡,還有那什麼配合調遣的公司分配工作地方要求,自己也自然在心中忽略這一招聘信息。」

徐夢依舊不說話,看著徐玉,但徐玉眼角微微有點紅潤,可能想到啥,徐夢也沒問。

只是有會徐夢才說著「好學歷又怎樣,剛剛媽還在那說別人賣豬肉的事呢,反正『行行出狀元』,幹嘛盯著學歷不放,小學畢業不一樣活得好好的,開店生活,怎麼的照樣有魚有肉的生活!」

徐玉苦笑下「也許這樣說吧,但是,至少你的選擇多啊,你如何選擇是你的事,但是如果學歷低,無疑你的選擇框框少了很多的,誰又能保證在那些錯失的機會力氣,沒有適合你的工作,或者以後一展抱負的地方呢!」

徐玉比劃著這那選擇的框框,在那像圖像表示著接到手上的實際選擇範圍的意思。

然後頓下,徐玉繼續說著「其實,我很想,真的,我剛剛想著,如果你可以更有出息,然後什麼大學畢業,讀研究生啥的,不說有別的博士啥的,估計咋們家也沒錢供,但是多上層階梯,可能你的見解和視野也不同,那什麼這那女強人哪個不是高學歷高背景的,我們(高)背景沒有,但是好歹可以讓自己學歷高點,選擇範圍廣點。

說個現實的話,到時你選老公可能就不會覺得就現在這個好的不行,好得不*要*不*要*的呢!,到時你人厲害了,不說跳槽與否,至少嫁人有面子,別人也不會小瞧你,你自己以後路也多,不想創業,不想工作,哪裡旅遊下也有經濟實力啊,反正我啊,一直感覺,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就像那衣服一樣,你自己總要洗的,為什麼抱怨著,推卸著,可能臟衣服還放味了,但是最後還是得自己來,該自己的路始終自己走,沒人可以替代,我真想以後你,不怎麼想回家,去那些可以調遣的工作的,或者到處跑跑,多看看,也許你的眼界也高了!」

徐玉憧憬著,眼神閃著希望,只是徐夢不是很明白,特別在徐玉說道洗衣服的事情,徐夢有點不明白的。

她不明白的是徐玉的痛,那是徐玉記憶的痛,太傷,太悲,太氣了,為什麼弟弟的衣服那麼積極洗,自己有時還得幫忙洗,但是自己的衣服哪怕放幾天,估計星期都還在那。

本以為洗了的衣服,原來只是壓了幾天和大家衣服放一起,蓋下去了,找找還是在那沙發的那最邊上,最裡邊,徐玉有種莫名的痛楚。

徐磊的衣服往往都是最快,最先晾起,而自己就像那衣服不被待見。

以為這次洗了,還興喜過,原來只是壓下面沒看見而已。

那時的徐玉笑自己的單純思想,想太多,多想了,多想了,拿起衣服,都有味了,默默自己洗了,之後徐玉洗自己衣服,及時的,不靠別人,哪怕有時有徐磊的衣服也配合了些,洗了的。

有些話語,連同那,女人洗衣服的應該,以後嫁人不被婆家說道懶的話,和當時趙曉慧眉飛色舞的嘴臉,讓徐玉一直難以忘懷。

是自己的始終得自己來,以後的徐玉也慢慢更相信這句話,也更靠自己,也希望徐夢更靠自己。

「比起那些可能多的選擇,我還是不願去那上學,有些事真的……真的,爸太過分了!」忽然徐夢那帶著哭腔的話音,打斷了徐玉的暢想和思維,這是咋的呢!

爸做了什麼,曾經還是現在……或是可能的將來……

()

搜狗 徐夢哽咽好一會,徐玉才慢慢知道了情況。

那是2008.5.16的一早,頭天打了一夜的火車的徐添明一到就去了徐夢的寢室,也就是宿舍。

而讓徐夢很驚訝的是那刻不容緩的扣門聲,隨即不斷而急促的想起。

有那麼點「捉*jian」,搞現場突擊點感覺。

那時的夥伴們,也就是同寢室的還有女生還在睡覺在,都被吵醒了,但不是晚上,自然衣裳整齊的,頂多睡衣煨空調被在的。

然後徐夢自然一頭霧水開了門。

隨即這那找尋,叨叨不用說。

然後重點是,徐添明像是找東西的樣子,到處翻找,弄得這那動靜,幾乎同宿舍都知道這情況,也有不少議論的。

而當時的徐添明以為的是徐夢就是要手機,這那找借口要的資料費怎麼的,就是想買手機,以及別的物品,徐添明聽朋友說有的人去了異地學習瞞著家人就是各種開銷,開銷不能滿足,以及攀比慾望等就這那學習資料的由頭。

而那時徐夢要過幾次資料費,提過想買手機的拒絕,的徐添明自然聯想著,是不是之後包括之前要錢,都有準備購置別的物品而已,不是單純學習而已。

而遇上那江婷婷的案件,和徐夢上學地是同一個地方,只是同是江西城的昶攸市重點學校,江婷婷是初一學生,徐夢初二而已。

也有這新聞的擔憂,想著那些風氣怎麼的事情,越想越亂,當天又接到徐夢催促的要資料費的錢,怎麼沒打過來的詢問,而隨即趙曉慧關心說過去,徐夢擔心真的過去的這那表示不用,太遠怎麼的。

徐夢異常的表現,在徐添明看來就是心虛,心裡有gui,所以這那猶豫下,徐添明便在2008年5月15號的晚上收拾著上了火車,到第二天也就是16號早上到的徐夢寢室。

自然過來先看看徐夢的寢室購物情況,有沒什麼他認為不應該的消費。

徐添明要麼在那一聲不吭的找,要麼就是劈頭蓋臉,說著徐夢怎麼怎麼這麼浪費,怎麼不是好孩子,怎麼枉費家人期望,以及賺錢辛苦的話。

那她的那*床*位和柜子像被掃蕩一般弄得亂七八糟的。

差點牽連弄亂別人的*床*位,徐添明越翻越氣,發現了幾雙高跟鞋,以及除了校服,在徐添明看來不應該存在的漂亮衣服,還有那護膚品,化妝品等。

是重的一句話,徐夢還記得,當徐添明隨即把幾件衣服,和一盒護膚品丟在她的*床*鋪*上,嚷道:

「啊,我讓你好好讀書,好好讀書,這就是好好讀書嗎?都是些什麼啊,這衣服能穿嗎?

女孩子穿個校服都收錢貴死的,學校要求統一就算,搞個素點的我就不說話了,怎麼這麼的張揚啊,還有這那是什麼,你上班還是出去gui*搞,弄啥的化妝的,這棉簽這摸*猴*****的臉(腮紅)啊,不是花錢哪樣不是啊,賺辛苦的錢你在這*瞎*搞,你*媽*還總以為你吃苦怎麼的!

吃苦嗎?你說,你自己說,我看舒服狠,難怪以前在家鄉都是前一二名,到這裡都是前十左右了,我就覺得是不上進,你姐還這那說什麼時代,啥教育高怎麼的,我看就是教你們好吃懶做,眼高手低的,在學校隨便玩著,在家裡裝各種辛苦,辛苦,哼,辛苦個gui!」

徐添明指著這那的東西,罵了說了很多期待與她的不爭氣,說著,徐玉的考試落榜,以及徐磊也失力之類的事情,說著他的各種期望等破滅,指著那些衣服鞋子說道不停。

沒人注意徐添明這邊高昂舒服地發泄所有的不快,而徐夢眼淚落個不停,她說什麼,徐添明聽不進去外,還句句戳心的指責,那旁邊圍著的人越來越多,積滿了她*床*位*的房間門,而看著那睡覺被吵醒在那一同議論,在加件外套在穿整理的樣子。

徐夢感覺自己臉丟盡了,一點面子都沒有,心裡也很是煎熬著。

而更讓徐夢恨不得立馬找地洞鑽進去,或者應該說想撞牆的衝動的是,徐添明居然把徐夢的包包倒立起來了。

因為越說越氣憤,徐添明表示,看看她的書,有多少怎麼的,徐夢怯怯說還有的書在課堂怎麼的,徐添明不理,說就在宿舍化妝,也不學習怎麼的,隨即也找到徐夢的書包。

問題是書包,原以為點點幾下,說完事。

只見徐添明直接「刷刷」一聲,把書本全倒在了*床*位*,說著,「你看看,你看看幾本書,書包都只有幾本,還有的是不想干點東西,書包,我真心不想說,還在那角落你,你有看嗎?你?你就是這樣辜負我們的期望的啊!

你這樣每天在宿舍化妝,你畫給誰看啊!?你看看,有幾本是你自己花了錢買的,都是課本,這資料怕也是學校要求的,你說你,你自己說,哪本是你專門在外面買,別人用心看書的都是書放*床*頭*櫃,放枕頭下隨手可以看到,你卻放……」

本說著徐夢不積極學習,在那做樣子怎麼的,氣惱,忽然戛然而止的話語,是徐添明發現了最不該出現的東西,那*t*a*o**套*(**********)以及那該死的bi*孕**棒(檢測是否懷孕的那一個杠還是兩個杠的東西),徐添明的心情不知道怎樣形容!

如果說之前是怒不可遏,那麼現在是暴跳如雷,更澆了不知道有幾萬點的火焰,在那砸亂東西還有隨即揪著徐夢的耳朵,是直接拖過來的那種,因為怎樣也是去過工地,做過些許工活,而且是個男人,力氣自然大。

徐添明就那樣揪著徐夢的耳朵,幾乎提起來,*拖*行*著拽在了那*床*位*邊上,指著那不明*物品問著,「這是什麼,是什麼?你說,你自己說,你是想說你買錯當口香糖呢,還是別人無意間丟進去嫁禍你的呢!或者你說你也不知道但是東西長腳就是到你的書包里呢?你自己好好說,好好解釋,解釋!解釋啊!」

徐添明說著幾乎推了幾下徐夢的身體,讓徐夢幾乎,幾乎都要一個踉蹌到底!

而徐添明的怒氣還沒止住,也沒管又沒人在場,現場氣氛幾何的,那刻他完全沉浸在這種被一再欺騙,以及虛假的樣子還有那慶功宴慶祝升學宴的烏龍,還有鬧劇,當場退婚,這那期待都完了,他此刻彷彿最後一點希望都被*泯*滅*一乾二淨。

向來對於學費覺得貴,這次還給徐夢報了補習班,同意她好好學習怎麼的,錢不擔心啥的話,言猶在耳。

徐添明破天荒的如此,徐玉的學習都是半工半讀的,哪怕落榜,徐添明也是耿耿於懷的,徐磊的學業家裡全力支持的。

因為男孩是留根在家,以後希望,女孩再厲害也是嫁人的出路,在徐添明眼裡,徐磊多讀書應該,而女孩就另當別論了,自然這次另外對待徐夢的補習費的錢的情況,自然是寄予很多期望。

如果押寶,徐添明已經三孩子逗費了兩孩子學業,而徐夢學習向來不錯,在家鄉都是前一二名的成績,第三名都沒有的,而到昶攸市卻成了前十名。

徐添明是介意的,但是怎樣掛著「重點中學」的頭銜,重點,徐添明也是驕傲的,自然希望,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最後一個人身上,希望徐夢可以是家鄉出來的「金鳳凰」,可以光宗耀祖,不說揚名立萬,至少也是給自己家之前那些失力以及退婚的污點,鑲上幾層金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