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夜市裡面根本就進不去車,馬忠泰只好將車停在接到對面,便帶著王陽去找人。

「老大,就是那小子,寸頭叼著煙那個。」馬忠泰指著一個人對王陽說道。

王陽鎖定了目標,那個朴雲奇正在和幾個狐朋狗友吃飯,一手拿著啤酒瓶一手夾著香煙,頗為快活。

像朴雲奇這種給人做臟活的人,一般都是來錢快,卻也存不住什麼錢,因為他們這種人說過了今天就沒有明天,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王陽和馬忠泰就那燒烤攤的正對面,王陽抬腳朝著朴雲奇的方向走過去。

就在王陽剛走出沒幾步的時候,街道上來了一輛車。

王陽心下一凜,不對,這裡可是夜市,誰腦子有毛病把車給開進來。

一股不祥的預感漫上他的心頭,王陽沖著朴雲奇的方向大吼道:「小心!」

鳳霸天下:冷皇的特種帝后 緊接著,那輛車貼近夜市把頭的位置,裡面的人直接朝著朴雲奇開了一槍,王陽甚至看到對方的手槍上是裝了消音器的。

因為王陽的呼喊,朴雲奇也在瞬間回過神,下意識的稍微閃躲了一下,正是這一下避開了要害之處,朴雲奇的肩膀中了一槍,頓時鮮血橫流。

「奇哥!」一個和朴雲奇喝酒的小混混扶住朴雲奇,而其餘的幾個人則是直接就被嚇懵了。

那輛車則是一瞬間猛地一個掉頭,直接跑了。

王陽掃了一眼車牌號,便是迅速的衝到朴雲奇身邊,一把掐住朴雲奇的脖子,將這小子給控制住了。

朴雲奇瞪著眼睛,獃獃的望著他自己的肩膀,似乎還沒緩過神來。

過了幾秒鐘,朴雲奇動了一下,一手捂著傷口瑟瑟發抖,看樣子是被嚇得不輕。

「我,我是不是要死了。」朴雲奇顫顫巍巍的說道。

王陽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給人家做臟活,就要做好被滅口的準備。

馬忠泰湊過來,將朴雲奇身邊的幾個人給轟走,隨後將這個朴雲奇給弄上了車。

王陽擔心對方還會再來,叫馬忠泰直接開車,隨便找了一條還算是繁華的街道停下來。

車內,朴雲奇一副要死的樣子,馬忠泰見狀給了他一腳嚇唬道:「我告訴你,這是我老大,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要不然我可不管你的死活了。」

按照馬忠泰之前的介紹,朴雲奇算是一個比較狠的人,而他的狠只是在干臟活的時候,手段比較狠辣罷了。

可現在,這小子已經完全被嚇成了縮頭烏龜,這種反差更是叫王陽有些無語。

「不,不用你提醒我,我把一切都告訴你們。」朴雲奇咬著牙憤憤說道,他知道肯定是雷霆後面的人來滅口了。

王陽驚訝於這小子如此痛快,便忍不住反問道:「你就不怕他們了?」

朴雲奇扭頭朝著車窗外啐了一口,轉回身帶著幾分兇狠的說道:「還怕個屁,媽的,剛才朝我開槍的就是他們的人,雷霆這個狼心狗肺的王八蛋,老子給他做了多少臟活,到頭來給老子玩這一套。」

王陽釋然一笑,估計剛才這小子是真的被瞎蒙了,此時的朴雲奇才是他平時的模樣吧。

朴雲奇看都沒看肩膀上的傷口,骨子裡面透露出來的兇狠已經掩飾不住了,他怕死,但是不代表他沒有脾氣。

「雷霆做夢也想不到,他給老子來這麼一手,老子也給他留了一手。你們跟我去一趟,我有一個賬本,上面寫著雷霆那王八蛋安排我做的所有事情!」朴雲奇開口說道。

「哎,這就對了嘛,咱們可還是好哥們啊。」馬忠泰在旁邊插了一嘴。

然而,王陽注視著朴雲奇,緩緩說道:「條件呢?」

像朴雲奇這種人肯把底牌亮出來,不可能什麼條件都不提,除非這小子是真的不想活了。

朴雲奇一咧嘴,縮了縮脖子,有些邪氣的笑道:「老大就是老大,可比某些人懂規矩多了。我也沒有什麼過分的條件,我把東西交給你以後,上面的人一定會找我的麻煩,我能不能活下來那是我的問題。」

說到這裡,朴雲奇深吸一口氣,頗有幾分氣勢的望著窗外,狠狠說道:「但是,不管我最終是死是活,我一定不會放過雷霆這個王八蛋。如果我死了,你們幫我弄死他,弄殘也行。」

王陽聽到這裡,也是忍不住咧嘴一笑,提醒道:「你就不怕,我騙你?」

朴雲奇咧著嘴,問馬忠泰要了一根煙,叼在嘴裡意味深長的說道:「我知道你是王陽,整個東華市和林社市都叫你弄得不安生,你這樣的人能騙我,那你就真是不要臉了。」

王陽笑了,如果這小子換一個身份,他們或許以後還能成為朋友,他倒還真是有點喜歡朴雲奇這個性格。

「小子,利索,我也不坑你,你自己去逃命,十萬是給你的,要是你可以活下來,記得來東華市找我。」

王陽也不會虧待面前這人,他直接讓馬忠泰去弄了十萬過來,讓朴雲奇去避風頭了,要是對方還可以回來,那以後再說別的。 第二天一大早,王陽就將從朴雲奇手裡弄來的東西送到了檢察院,方文舉在陳市長的關懷下洗脫了罪名,並且官復原職,而看陳市長的意思似乎還想提拔提拔方文舉。

不過,方文舉卻是拒絕了,大概意思就是他還是喜歡做一個小官。

陳市長也並沒有強求,和王陽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

「王陽,真的,謝謝你!」方如葉激動的說道,一旁方文舉也是打量著王陽。

「得了吧,你跟我還有什麼好謝謝的,難不成還以身相許啊。」王陽帶著幾分輕佻,調侃道。

「咳咳,如葉,這位是?」方文舉掃了王陽一眼,隨後轉身問方如葉。

王陽也是覺得有些尷尬,他和方如葉平時侃大山習慣了,今天還真就忘了人家親爹在這看著呢。

方如葉臉色微紅,狠瞪了王陽一眼,最終只說兩人是初中同學。

這時候,馬忠泰在路邊喊道:「老……陽哥,你過來一下。」

王陽見狀立刻就秒懂,這小子是在給他解圍。

一方面,方文舉剛放出來,方如葉這一家人團聚跟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另外一方面,王陽還欠了朴雲奇一件事情沒做。

「伯父,我還有些事情,我就先走了。如葉,有事給我打電話,隨叫隨到。」 超能少女 王陽沖著方文舉咧嘴一笑,勉強算是打招呼了。

方文舉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倒是方如葉紅了眼眶,似乎有什麼話想要對王陽說。

這一刻,王陽慫了,他大概能猜到方如葉想說什麼,可是方如葉想說的話王陽現在還不能聽。

王陽打了個哈哈,便直接上了車。

馬忠泰發動汽車,兩人前腳剛回到別墅,後腳就接到洛天業打來的電話,說是朴雲奇已經死了。

「怎麼死的,他不是逃走了嗎?」王陽捏著手機,恨不得直接將手機給捏碎,要知道他可是給錢對方逃走的。

「他捨不得自己的姘頭,結果就多留了一天。那個時候檢察院通知了公安局,公安局將朴雲奇抓住了,不久之後就有人發現朴雲奇死了,警察那邊出來的消息,他是心肌梗塞死的,而且還是在路上死的。」

洛天業一本正經的說道,他算是見識到了這些人下手狠了。

王陽直接掛斷了電話,這種時候他根本沒心情聽洛天業廢話。

死了,朴雲奇就這麼死了,對方的動作也太快了。

王陽猜測,那小子一定還有什麼話沒說,不然雷霆也不至於窮追猛打的下死手,恐怕朴雲奇還留了一手。

王陽心裡跟明鏡一下,這是暗殺,他之前見過朴雲奇,一個心臟有問題的人是不可能喝酒的,除非他是找死,況且就是真的有問題,那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出現情況。

朴雲奇是死了,雷霆也跑不了。

警察出動了不少的警力,直接到雷霆位於市中心的別墅抓捕雷霆。

王陽帶著馬忠泰也去看熱鬧,他倒要看看,堂堂的雷家大公子,最後是什麼局面。

警察衝進去的時候,雷霆正呆在別墅裡面,直接就被抓了一個正著。

隨後,兩名警察架著雷霆走出來,雷霆帶著手銬,曾經英俊的臉上一片頹然,雷霆大喊著:「你們瘋了,你們瘋了,老子是雷家的大少爺,你們不知道我大伯是誰嗎?誰給你們的權力,你們竟然敢抓我。」

「別廢話了,現在是陳市長直接下達的指令,要是有意見,你想辦法告訴他吧!」

警察根本不鳥雷霆,按著他的腦袋直接給塞進了警車裡面。

「跟上,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他問。」王陽勾起嘴角冷笑著說道,雷霆剛才那模樣簡直就像是潑婦罵街,往日的風度全都餵了狗。

王陽直接去了警察局,通過魏國安的關係見到了雷霆。

諷刺的是,如今的雷霆就呆在王陽曾經呆過的牢房,而兩人的處境卻是大相徑庭。

「雷大少爺,好久不見啊。」王陽十分悠閑的坐在牢房門口,馬忠泰還給他搬了一把轉椅。

雷霆猛地抬起頭,布滿了紅血絲的眼睛死盯著王陽,同時開口怒道:「你這個狗娘養的,這一切都是你乾的!」

王陽聳聳肩無奈的一攤手,提醒道:「我說,雷大少爺咱可不能亂咬人啊,我讓你造孽來著?我讓你指使朴雲奇做的那些臟活?我看你真的是瘋了,亂咬人。」

雷霆頓時被王陽給的七竅生煙,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王陽翹著二郎腿,繼續說道:「還記得那個殺手么,我想你是知道他的底細的,告訴我。」

雷霆聞聽此言,頓時站起身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王陽啊王陽,你真當我是傻子。我告訴你,我即使是死,也不會讓你好過的。死,我也要拉著你一起下地獄!」

這一刻,雷霆笑得很狂妄,或者說近乎於瘋狂。

他是死定了,臨死前能拉一個墊背的,尤其這個人還是王陽,對於雷霆來說已經足夠了。

王陽注視著雷霆,看著他瘋癲了半天,等雷霆安靜下來,他才開口說道:「你要是不想雷家覆滅,那就給我低頭!」

實際上,王陽煩透了雷霆這個人,自高自大,好像全天下都是他的奴才,雷霆的態度更是王陽一百個不爽。

所以,王陽已經開始打算,對雷家做點什麼,給雷霆這個目中無人草芥人命的傢伙上人生最後一課。

令人沒想到的是,雷霆冷冷一笑,十分輕蔑又有些得意的說道:「放心,以後,會有人為我報仇的。王陽,你記住,我就是死也要把你給拉下來,黃泉路上,我不會太孤單。」

「滾,誰踏馬的管你孤不孤單。」王陽登時啐了一口回答道。

雷霆說完話,乾脆就直接坐在牢房的角落裡面,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德行。

「老大,要不要找幾個人,進來弄他!」馬忠泰在一旁煽風點火,也不怪他這麼做,他在雷霆身上可沒少吃虧。

王陽正要說話,這時候方如葉打來電話,他怕雷霆這瘋子刺激到方如葉,便乾脆走了出去。

馬忠泰也緊跟著王陽離開了警察局,老大都走了,他沒有理由在那裡陪著雷霆,何況警察局也不是什麼好地方。

「王陽,那個……你下午過來一趟唄,我爸想請你吃個飯。」方如葉在電話裡面喃喃說道,言語間有些猶豫,似乎是害怕王陽不答應。

王陽站在警察局門口,他突然感覺到一陣寒風吹過,這還是走不了…… 「王陽?」電話一端傳來方如葉疑惑的聲音。

王陽回過神,勾起嘴角笑道:「我知道了,下午幾點?」

「你答應了!太好了,我爸說下午三點,正好我現在還在單位。我馬上去請假,咱們一會在商業街見面,我幫你選套衣服。」方如葉十分興奮的說道,直接就把王陽接下來的行程都給安排好了。

王陽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在手機屏幕上面,這小妞,真當他是男朋友?

「我去找領導請假,你快點啊!不許遲到!」方如葉緊接著說道,帶著幾分嬌嗔,卻更像是撒嬌的味道,她這幾天都已經恢復上班了,尤其是東華市和林社市那些重大新聞都有她的蹤影,現在她也算是水漲船高。

王陽腦子轟的一下,全身都過電一般,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方如葉撒嬌,簡直就是要命的節奏。

「老大,佳人有約?我可都聽見了,我送你去見嫂子啊。」馬忠泰湊過來,一臉橫肉顫抖著,笑得那叫一個蕩漾。

王陽乾脆就沒搭理他,直接打了一輛計程車,去商業街和方如葉見面。

遠遠的,王陽就看到了方如葉,這小妞今天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連衣裙,本來就是個古典美人,站在街上簡直就是一道風景線。

「我就知道,你還是老樣子!」方如葉瞪了王陽一眼,似乎有些不滿。

王陽不以為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這小妞。

方如葉帶著王陽,前前後後逛了半條街,給王陽選了一身休閑西裝,將他一身行頭從裡到外給換了個遍。

「美女,刷卡!」方如葉甩了一張銀行卡過去。

王陽頓時就是一陣頭疼,那銀行卡是他的,方如葉這儼然是一幅當家做主的節奏啊。

隨後,兩人便直接去了方如葉的家,這是王陽第一次來方如葉的家。

王陽沒想到方家竟然那麼簡單,這是一套老舊的商品房,據說還是方文舉這麼多年供房才搞定的。

做官能做到這個地步,估計整個林社市也沒幾個人了吧。

兩人到家的時候,林巧慧已經張羅了一桌子飯菜,兩人一進門便被推進了衛生間,叫他們快點洗手吃飯。

「方如葉,我怎麼有種見岳父岳母的感覺?」王陽一邊洗手一邊隨口問道。

「美得你。」方如葉回了一句,隨後丟給他一條毛巾,就先走了出去。

席間,方文舉也不像在檢察院的時候那麼冰冷,反倒是一個十分熱情的長輩,不停的給王陽夾菜。

「小王啊,這一次真是謝謝你啊。」方文舉開口說道。

王陽一口米飯差點沒嗆死,這是方文舉第十五次跟他說謝謝。

「伯父,你真的,不用這麼跟我客氣。這件事情,如葉也出了很大一部分力,不然事情沒有現在這麼順利。」王陽客套道,實際上他是真的不想在聽到方文舉道謝了,簡直夭壽。

「就是,爸,這裡面還有你女兒我的功勞。」方如葉也是開口說道。

林巧慧在一旁打趣道:「寶貝女兒,你爸還不了解你么,這件事還得多虧了人家王陽。」

正在這時候,方文舉掃了一眼方如葉和王陽,話鋒一轉緊接著說道:「哎,如葉年紀不小了,本來都應該成家立業了。可惜,那雷鳴真不是東西,說到頭來這件事也賴我。當初我就知道雷鳴是個偽君子真小人,可我卻沒能阻止雷鳴,才讓如葉吃了這麼多的苦頭。」

「爸,你說什麼呢。」方如葉急忙安慰道,同時給王陽使了一個眼色。

王陽輕咳一聲,也是跟著勸說起來,然而實際上他連自己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什麼都快分不清了。

方文舉突然撂下筷子,盯著王陽繼續說道:「當初,我是打心裡不願意雷鳴和如葉在一起,不過看著如葉實在喜歡雷鳴,我才並沒有阻止。但是,我沒有請雷鳴來家裡吃過飯,王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明白。」王陽忙不迭的說道,頓時是一陣陣的心虛。

那句話怎麼說來的,不管多麼流弊的人,見到老丈人和老丈母娘的時候慫成狗。

就連王陽自己都覺得好笑,他壓根也沒和方如葉發生什麼,就這麼被三堂會審了。

「你明白就好。當初我沒阻止他們倆在一起,才會搞出這麼多事情來,同樣的錯誤我不想犯兩次。王陽,我看得出來你是一個不錯的小夥子,今天,我就想要你一個態度。」方文舉毫不掩飾的說道,他本來就是一個耿直的人,如今為了女兒的終身幸福,豁出一張老臉不要又能怎麼樣。

「老方,你看,今天孩子來家裡吃飯,你這是說什麼。來來來,王陽,吃菜吃菜。」林巧慧見勢不妙,趕緊插嘴道,同時夾了一塊雞腿肉給王陽。

方如葉咬著嘴唇,用餘光偷偷看著王陽,想看看王陽是什麼個態度,此時方如葉並沒有阻止方文舉。

王陽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都說酒壯慫人膽,而王陽只不過是口渴了而已。

「伯父,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現在我沒辦法給你答案。因為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辦完。」王陽面色凝重開口說道。

方如葉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善解人意,性情和順。 華麗轉身:幻美都市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