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凱文沒有理會他,只是目光盯著他們,眼神之中,全是震憾和疑惑的神色,他在疑惑,究竟是什麼人,把他們弄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他們中彈了!」

凱文的話還沒有說完,凱莉已經知道了他的疑惑,在旁邊直接回答了他的問題。

在說話的時候,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她的目光,盯著前面的那些人,盯著他們的身上的那些彈孔,她的手足,忽然感覺無比的冰冷。

她的腦海里,已經想起了一個可能。

這個可能,讓她感覺到了一種徹骨的寒。

「中彈?」

凱文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過了一會,才猛的回醒過來人,盯著前面的一個人看了一會之後,臉色,剎的一下變得蒼白了起來。

「凱莉,你說,他們中的。會是那些……彈嗎?」

凱文的聲音,在激烈的顫抖著。

凱莉沒有回答。她的目光,盯著前面的那些人。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才舉起有些顫抖的手,慢慢的向著最近的一個人的彈孔伸了過去。

滋!!

伴著一個並不算大的摩擦的聲音響起,一顆子彈,從那人的彈孔,直接飛了出來,落在了凱莉那隻纖白的手中。

望著這個顆子彈,凱莉和凱文兩人的瞳孔,再也控制不住的急劇的收縮了起來。兩人的臉色,剎時之間變是慘無血色,身形晃了一下,便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他們之前內心隱隱的那個猜測,變成了現實,這顆子彈,真的是那些人自己射出的子彈!

他們當然不會認為,之所以這些匪徒身上,會中了他們自己射出的子彈。是因為他們自己突然內訌了起來,雖然從簡單的猜測的角度來看,這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

穿書後她成了種田大戶 但是他們都知道,這並不是事實。

他們的腦海里。不自覺的浮起了那個華夏年輕人,浮起了那令他無比震憾的一幕,一顆顆的子彈。彷彿被磁鐵牢牢的吸引住了一般,密密麻麻的圍繞在他的身前。然後隨著年輕人的手一揮,所有的子彈。便有如雨點一般的,密密麻麻的彈射了出去。

當時他們並不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只是因為,他是要用這種方式,把那些子彈,丟出去,這已經令他很吃驚了。

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些子彈,是要打回去的,對他們來說,這是根本就連想象都無法想象的事情,這麼遠的距離……而且根本就不能夠具體的確定到對方的位置,而且僅僅這樣用手扔出去,就運算元彈能夠飛過去,也是完全沒有力氣的。

在那個時候,他們覺得,他們已經認識到了那個年輕人的可怕了。

可是這一刻,他們知道,他們錯了,錯得離譜。

他們對那個年輕人的認識,還是不夠深刻!他,要比他們之前想象的,還要更加的可怕!

那個年輕人……他真的把那些子彈打過來了,而且,非常的准,力度也非常強,完全不比一般的槍械射出來的差,這顆子彈,已經射入到了那個匪徒的骨頭裡面!

目光有些顫慄的望著那些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的匪徒,望著他們的身上,那一個個的彈孔,兩位國際刑警只覺得渾身都開始冰冷冰冷。

這是怎麼樣的一種能力?

這還是人的能力嗎?

他們的那些超能力,在他的面前,恐怕根本就是渣吧,或者,連渣也算不上。

「凱莉,我們現在……怎麼辦?」

好一會之後,凱文才回過神來,喉嚨嚅動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目光有些艱澀的望向了前面的凱莉。

「怎麼辦?」

凱莉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片迷茫的神色。

面對著這樣的完全意料不到的情形,她也不知道怎麼辦。

「兩位刑警大人,真是威武霸氣啊,兩個人單槍匹馬,就把非法潛入華夏國境內,組織違法恐怖活動的犯罪份子給抓捕了,真的是功德無量啊。」

就在兩人陷入一片迷茫的時候,一個溫和的聲音,在兩人的耳畔響了起來。

「蕭……蕭先生。」

在這個聲音響起的一剎那,兩人的臉色,幾乎是同時變了,兩人的身形,同時像是強力彈簧一般,從地上彈了起來,雖然嚴格來說,這個聲音,他們其實並不算熟悉,也只是聽了幾次而已,但是這個聲音,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腦海里。

這個聲音,正是那個華夏年輕人的。

一想到那個年輕人,已經到了身邊,他們兩人的腿,便不由自主的開始簌簌發抖了起來。

然而,他們的目光,四下張望了一圈,卻並沒有看到那個年輕人的身形。

「蕭……先生?」

兩人的臉色蒼白,神情無比緊張的再次喊了一句。

回應兩人的,是那些匪徒們難以抑制的呻吟聲,而那個他們『熟悉』的聲音,再也沒有出現。

兩人的目光對視了一會,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驚恐的神色,在剛才的時候。他們兩人竟然完全不知道,那個華夏人。有沒有出現過,就連聲音是從哪個方位傳來的,他們都完全不知道!

「抓人!」

好一會,還是凱莉先回過了神來,目光望向了前面的那群匪徒,咬了咬牙。

到了這個時候,她要是還不明白蕭易的意思,那她也就太笨了。

雖然,她並不知道。為什麼蕭易要給他們這兩個曾經想要逮捕他的人,一個如此的重禮,但是她知道,他要她這麼做,她們就只能這麼做,沒有任何的選擇的權利,就連質詢的權利,也沒有!

而在這一刻,她也終於明白了。之前蕭易說要讓他們來抓捕這些匪徒,並不是讓她們來送死的,而是真的讓他們來抓捕……那些人,他已經自己打倒在這裡了。只等他們來『抓捕』了!

…………………………………………

一群恐怖份子,非法潛入g市,並且在g市知名的高檔住宅小區碧藍水岸。發動了一場恐怖活動,但是由於兩位早就一直在跟蹤他們的國際刑警早就已經有了準備。提前已經作了很多的布置,不但令到他們行動失敗。同時,還將他們一網打盡。

這則消息,一經放出,便立時引起了轟動。

g市市民們聽說g市居然出現了恐怖份子活動,紛紛表示了擔憂,強烈的要求g市政府應該加強治安力度,絕對不能夠令到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雖然這次事情,因為有國際刑警追蹤布置,並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但是誰能保證,每一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都有國際刑警恰巧出現呢?

不僅僅是g市,當這個事件,通過網路傳揚出去之後,全國各地,都轟動了起來。

恐怖份子,恐怖活動,向來都只是在新聞聯播上才能看到,向來都只是專屬於歐美一些國家的,在大家的心裡,從來都不會在華夏國出現的。

現在,居然出現在了華夏國?

這意味著什麼?

而碧藍水岸小區的住戶們,特別是當時就在家裡,親眼見證了這一場可怕的風暴,心有餘悸的人們,則更是強烈的抗議,甚至還有一部分人,直接痛罵g市的警察的不力,痛斥g市的治安,甚至還有人要去g市市政府前示威抗議。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心理極度陰暗,極度仇富的傻冒們,則是在為這些恐怖份子喝彩,聲稱這些有錢人,一個個賺的都是黑錢,就應該多一些這樣的恐怖份子來收拾他們,對於這次居然在碧藍水岸沒有弄死幾個人,表示可惜。

這一部分人,直接一冒泡,就被無數網民們的口水給噴死了,尤其是住在碧藍水岸小區的住戶們,更是恨不得直接把他們拉出來活活揍死。

而兩個國際刑警,則是一時之間,成為了風口浪尖的熱門人物,成了華夏國的英雄。

很多原本並不知道有國際刑警這個組織的普通百姓們,也知道了這個組織。

就連國際刑警本部,也向他們發出了嘉獎,表示他們立了一個大功,將會得到厚賞。

原本,在華夏國接受無上榮光,接受華夏國那些警察以及政府官員們的獎勵,每日都被當成頂級貴賓一般的招待,應該是一件很幸的事情,但是兩個國際刑警卻完全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開心,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趕緊的離開,趕緊的回去m國的總部,以後盡量再也不要來華夏國。

而華夏國政府,這一次也動了大怒,特別是被一群市民們罵得狗血淋頭的g省g市政府,不僅僅開始採取了一次全城的戒嚴活動,並且,繼上次的事件之後,再一次的發動了一次對於外國人嚴厲檢查。

國家外交部也再一次的發表了一篇言辭極為嚴厲的聲明,表示但凡發現這類違法事件,將一律嚴肅直接依照華夏國的法律法規處理,並且將採取一系列的措施。 「蕭易,這是怎麼回事?你沒有什麼事情吧。.」

別墅之中,陳建國一臉關心的望著蕭易。

作為碧藍水岸小區的開發商,以及物業管理承擔公司,事件發生在碧藍水岸,對於陳建國帶來的影響,自然是相當大的,那些住戶的抗議,以及一些聲譽的問題等,都是要解決的,但是那些事情,他都並沒有放在心裡。

對他來說,那些事情,都是小事情,真正重要的,還是蕭易的安全。

在得知事件發生的地址,正是蕭易住的那棟房子的時候,他第一時間,便放下了一切工作,趕了過來。

「陳叔,我沒有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

蕭易笑了一下。

「蕭易,那些人,是針對你來的嗎?」

陳建國的臉上,神色卻並沒有因為蕭易的輕鬆而變得輕鬆起來,而是神色有些擔憂地望著他道。

「嗯。」

蕭易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歉疚的神色地望著陳建國,「陳叔,這次有些不好意思了,房子好像被連累得受損不小,恐怕又要勞煩你們安排人好好的修理一下了,而且,這次事情,恐怕要連累你了。」

「房子不是問題,那些沒意義的廢話,就不要說了……」

陳建國擺了擺手,臉上只是有些憂鬱地望著蕭易,「蕭易,你怎麼會惹上這種亡命之徒的?要不要我安排一些人,保護你?」

聽到那些人果然是如他猜測的一般,是針對蕭易來的,陳建國的眼神,頓時變得更加擔憂了。

「陳叔,這個就不必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呵呵。」

蕭易的心中,有些感動的望了一眼陳建國,但是對於他的好意,他還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開玩笑,他一個高階高手,需要他派人保護?到時還不知道是他們保護他,還是他保護他們呢。

「那,你自己要小心一些!」

陳建國也知道,蕭易並不是普通人,估計他能找到的那些所謂的高手保鏢,蕭易也根本就看不上,也沒有再勉強,只是眼神有些擔心的繼續的叮囑道。

他知道蕭易很厲害,但畢竟,蕭易現在惹到的是傳說中的恐怖份子,那可是連槍炮都能夠用出來的,蕭易再厲害,還能夠厲害得過槍炮么?

「陳叔,你就放一萬個心吧。」

蕭易的臉上,浮起了一絲自信的神色。

對於他自己的安全,蕭易還是相當自信的,現在的他,已經邁入了凝練高階,位列當世頂尖高手之列,當世又有幾人能夠傷到他?就算打不過,他還跑不過嗎?

……………………………………

「大哥,金剛那個混蛋失敗了。」

靠近碧藍水岸的一處破舊的小區之中,一套並不顯眼的房子之中,一個身形高大,有著一頭漂亮的金色捲髮的男子神色匆匆的走進入了房子,聲音有些慌亂的對著裡面的一個一臉濃密的絡腮鬍子道。

絡腮鬍子正在彎腰擦試著一柄明晃晃的劍,他的身形非常高大,起碼有一米九高,配合上他的那濃密的絡腮鬍子,絕對是一個粗獷猛男的標準形象,但是此刻,他試劍的動作,卻和他的形象,完全不符的相符。

他的動作,非常的輕,每一下,都小心奕奕,似乎生怕稍大力一些,就會將那柄明晃晃的劍,弄斷一般,而他的眼神,望著那柄劍,也非常的溫柔,就彷彿在看一個心愛的情人,而不是一柄長劍。

在聽到那個金髮男子的話語之後,他的動作,也沒有變,依然是保持著那種很輕很小心的樣子,他的眼睛,也沒有離開劍身,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不是很正常嗎?」

「就是,這個消息,有什麼好慌的?難道你認為,就憑那幾個傻蛋,還真的能夠拿下那個大名鼎鼎的醫生嗎?」

房間裡面,除了絡腮鬍子之外,還有兩個人,一個豐乳肥臀的金髮女人,以及一個高高瘦瘦的黑人。

在絡腮鬍子的話語落下之後,那個女人也語帶譏誚的說了一句。

「愛麗絲,他們失敗,我當然不至於如此失態,但是這個王八蛋,居然在那個小區里,直接發動了炸彈,引起了華夏國政斧的極度憤怒,現在,整個g市已經全城戒嚴了,而且似乎還在進行著所謂的嚴查,那些警察就跟瘋了似的,好像每一個都和外國人有仇一般,要是警力充足的話,我毫不懷疑,恐怕他們現在只要看到一個外國人,就會派一個警察去監察,簡單的說,現在這座城市,就像是風聲鶴唳。」

金色捲髮的男子嘴角浮起了一絲苦笑,「我們的行動,現在恐怕也要受到阻礙了。」

「什麼!這個王八蛋!」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混蛋!」

愛麗絲和黑人幾乎是同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無非就是讓他們再蹦達幾天。」

正在拭劍的絡腮鬍子的眼眸之中,也閃過了一絲冷厲,眉頭不經意的輕皺了一下,但只是一息間,他的臉上,便恢復了平靜,拿著一塊不知道什麼料子製成的白布的手,也繼續輕輕的拭起了劍來。

「不錯,無非就是再讓他逍遙幾天而已。」

「哼,算那個傢伙命大,不過,他們也逍遙不了幾天了。」

聽著絡腮鬍子的話語,幾人沉默了一會,立時便紛紛開聲,一臉陰狠的附和道。

…………………………………………

「媽的,該死的混蛋,沒有實力就不要學人家出來接這種高難度的任務!」

g市的另一個地方,一間城中村的房子里,一個渾身肌肉,顯得極為可怕的男子看著前面的電視屏幕,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狠狠的一拳錘在桌上,那張實木的桌子,立時四分五裂,整個裂了開來。

…………………………………………

「該死的金剛,還是那麼一如繼往的傻冒!居然被國際刑警跟蹤了都不知道,不過,話說回來,國際刑警怎麼會突然跟上他們的呢?雖說他們確實有些傻,按道理,也不至於這麼容易被國際刑警那幫傻x跟蹤上啊。」

g市的一間五星級酒店,一個長得極為英俊,氣質顯得極為優雅的男子,搖晃著手裡的酒杯,眼裡露出了一絲厭惡的神色,眉頭皺了起來。

但是即便是皺起眉頭,他的整個人看起來,也同樣令人覺得很是舒適優雅,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

「金剛的任務失敗了。」

z大,學生處的一間辦公室,一個身穿一件保守的職業套裝,戴著厚厚的黑框眼鏡將大半張臉遮住,顯得有些老土的女人,手微微有些顫抖的舉著手裡那個看起來有些斑駁的手機。

「失敗了就失敗了,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燕京城郊,一棟豪華別墅之中,年輕男子舒適的坐在沙發上,一邊享受著一個看起來氣質高雅的女子的服務,一邊淡淡地道。

說話的時候,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女人,真是越活越過去了,這麼一點小事,居然也打個電話給他。

這讓他有些懷疑,當初把她放在那個地方,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不是…金剛的失敗,引起了非常大的轟動…現在g市查管得非常的嚴,我擔心……!」

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小心奕奕地道。

「那又怎麼樣?你擔心什麼,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男子微微愣了一下,旋即便恢復了淡然。

「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