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暴風集團的超腦掌控下,所有熱線數據都會在第一時間傳到主持台前。

一貫老成的主持人本恩看了一下后、台數據,笑道:「哇哦,看來我們的陰影先生的舉動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

「這並不奇怪對嗎?」旁邊的克里斯蒂娜回答:「他現在的做法的確有些不合常理。」

「不合常理嗎?我到不這麼覺得。」本恩回答,臉上露出自信的笑。

「哦?你是說陰影這麼做的背後有什麼含義嗎?」克里斯蒂娜眼中閃過好奇的光芒。

本恩對此深感滿意。

作為一個男主持,他沒有姿色可供賣弄,能夠讓他立足於這競爭激烈的行業靠的就是過人的專業知識與眼力。而能夠殺上位的克里斯蒂娜毫無疑問也是個乖巧姑娘,很識時機的託了這位前輩一下。

本恩輕咳了一聲回答:「是的,我認為這是一個戰術選擇問題。相信很多觀眾都已經看出來,陰影的確不是一個機甲操作方面的好手,在我看來他的機甲水平最多也就是一個老手的標準……能夠熟練運用機甲,但時不時還會犯一些低級錯誤。」

這話引起了不少觀眾的共鳴,是的,在過去那些場比賽中,因為銀翼天使系統特殊性的緣故,雷諾可沒少犯錯誤。雖然大多不是什麼致命問題,卻也暴露了他經驗不足的問題,這是人人都看在眼裡的。

本恩繼續道:「他真正出色的還是那過人的戰術意識以及對戰場情勢的判斷。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陰影不會讓自己在局勢不利的情況下作戰,甚至於局勢只要不是有利自己的,他就不打。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就是能夠走到這一步的,絕大多數都是好手。看看他先前打敗過的對手吧,要麼是被他偷襲,要麼就是以強大的火力直接碾壓對手……他不和任何人拼技術,因為他知道他拼不過。」

「這和他現在的選擇有什麼關係?」克里斯蒂娜問。

「當然有,現在是比賽的第二天。在經歷過一天一夜的較量后,許多參賽者都或多或少的解鎖了一些武器,陰影先前依仗的火力優勢其實已經被大大抵消。由於大量積分被投入進去的原因,參賽者的火力沒有因為戰鬥消耗而降低,相反是極大提升了。在這種情況下出擊,對陰影沒什麼好處。這一點看他之前打敗的那名對手就能明白,他簡直費了吃奶的勁兒。」

「等一等,本恩。」克里斯蒂娜阻止道:「我承認你說的有道理,可問題時陰影怎麼知道大家都把積分投入進去了而不是留著?」

「很簡單,因為他就是這麼做的。本次比賽的規則就是在提醒所有人,在一開始保留積分是最愚蠢的決定。因為一,如果你被趕出場,你只會保留兩成積分,這意味著不退場遠比多得一兩個積分有意義得多。而要想不退場,就必須武裝自己。二,每過一天,商人的價格都會提高一倍,昨天還是五個積分能買到的東西,明天就是十個積分,後天就是十五個積分。面對這種情況,絕大部分參賽者都會選擇在第一天把積分花光,為後面做積累。」

克里斯蒂娜明白了:「所以陰影很輕易就能判斷出來今天一定是所有對手最強大的時刻。在這種情況下,他選擇的是放棄第二天的戰鬥。等到第三天,大家都打的彈盡糧絕,他卻經過了整整一天的休養……天哪,怪不得他第二次買的全部是後勤工廠和能量發生器,他一開始就做好準備了,這個傢伙,他真是太狡猾了!」

克里斯蒂娜驚呼起來。

本次生存挑戰賽的規則就是在告訴所有人,積分越早花越好。如果說第一天是積累階段,第二天是消耗階段,第三天就是死撐階段。到這一天時,無論是八成的積分保有量還是三倍的價格,都意味著參賽者基本不會投入巨資提升自己。而在經歷過一天的消耗后,所有的火力卻很難維持前一天的強大。

養精蓄銳,生產了一天武器彈藥的雷諾在這個時候出擊,結果可想而知。

本恩得意回答:「現在你明白了?從戰術上講,他的選擇沒有錯。」

「從戰術上講沒錯?那就是說實際上還是有問題了?」克里斯蒂娜再度聽弦音而知雅意。

本恩對這個搭檔簡直滿意極了:「沒錯,陰影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把在戰場上的東西拿出來用,卻忽略了這裡不是真正的戰場,而是賽場。」

「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本恩回答:

「戰場沒有上帝,賽場有!」

坐在根深葉茂的叢林里,雷諾百無聊賴的抱著頭髮呆。

遠處時不時傳來槍炮聲的轟鳴,偶爾還有一兩道能量柱劃過天際。在這硝煙瀰漫的戰場一角,銀翼天使內部的生產工廠卻是開足馬力的工作著。大量的彈藥被生產出來,裝進早就準備好的彈藥箱里。能量發生器不停轉動,從一切物質中,包括岩石,泥土,花草中吸收與轉化能量,並儲存進同樣準備好的空能量盒裡。

本恩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打的到第三天再發力的打算。等到那時戰鬥,雷諾將重新擁有火力上的優勢,到那時橫掃一批積分,能得多少是多少。當然這種做法稍嫌保守,拿冠軍基本沒可能,但進入前一百的希望卻很大。以雷糯現在的機甲技術,能夠進入前一百本身就是一種勝利。

儘管這樣,但不知為什麼,雷諾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忐忑感,就好象有什麼東西讓他不安,卻又找不到問題的源頭。

他只能希望如果真有什麼問題,那就來得越晚越好。

上午十點。

在度過了難得安靜的幾個小時后,雷諾的機甲終於響起提示:

「嘿,年輕人,一個人躲在草叢裡的日子不無聊嗎?為你找點活兒乾乾怎麼樣?」

聽到這聲音雷諾一下坐了起來,臉色一片煞白。

那有一刻他終於明白自己漏掉什麼了。

「哦吼,看來你已經意識到了?是的是的,觀眾們對你的消極做法感到了不耐煩,我承認這是一個不錯的戰術選擇,但是你不能因此就無視觀眾的需求。他們不喜歡你的打法,所以聯賽打算給你安排一個小小的任務,好讓你主動出擊。」

雷諾大聲回答:「你們不能這樣做,這會打亂我的戰術安排,比賽應該是公眾公平的,你們不能因為觀眾的請求就粗暴干涉參賽選手。」

「事實上,我們可以。規則九:為了讓比賽更加有趣,比賽期間將會有隨機任務發布。完成隨機任務可以得到積分獎勵。嘿嘿,你不會真以為你找到了聯賽的漏洞,我們拿你沒有辦法吧?聯賽舉辦了很多次,要相信我們的經驗,有什麼漏洞也早彌補了,等不到你來發現。」

雷諾啞然。 那個聲音又說:「當然。作為打亂你的戰術部署,我們還是有一點歉意的,所以我們給了一個早晨的時間休養。另外,任務本身也是有著豐厚獎勵的,要知道許多人想要這類特殊任務還得不到呢,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生氣。」

雷諾漸漸冷靜下來。

他知道和舉辦方置氣是沒什麼意義的,尤其這事他們早有準備,並不違規,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儘可能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好處。

所以想了想他說:「既然是強制接受的任務,那我至少應該有些額外的補償……我指的不是一個早晨的時間這種毫無誠意的彌補,我要實惠的。」

「這才對嘛。」那個聲音嘿嘿笑了起來:「懂得討價還價是一種進步,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要答應你,事情的決定權並不取決於你……」

「取決於觀眾對嗎?」雷諾打斷說。

那個聲音一滯,雷諾確定了。

他大聲吼道:「為了節目需要而打亂賽手計劃,讓他陷入不利局面,大家說是不是應該給予補償?」

「給他補償!」

「他的要求是合理的!」

場外響起山呼海嘯般的吼聲。

主持人本恩發出嘖嘖的讚歎:「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懂得利用一切條件來為自己營造形勢的聰明小子,不過他的要求的確不算過分。現在導演組正在緊急商討中,看看需要給他什麼樣的補償。現在讓我們把畫面切回到陰影……」

氣氛凝固了片刻后,那個聲音終於再度響起。

「導演組同意給予你一些補償。你可以選擇原始價格不超過八個積分的裝備解鎖或者在任務結束后得到十五個額外的積分獎勵,別再討價還價,我們不會再給你更多的好處。」

「我需要先知道任務再做決定。」

「打開地圖。」

雷諾此時的機載光腦是與暴風主腦相連接的,打開地圖,雷諾看到一個光點從圖上亮起。隨後是一排字跡顯現。

「任務:拯救玩具熊。」

「拉克法尼島原本是一個風景迷人的小島,一些危險的科學家卻來到這裡進行可怕的生化實驗。在一次實驗中,恐怖的生化野獸逃出試驗室,為這座小島帶來滅頂之災。所有科學家緊急撤離,在撤離過程中,試驗室首席科學家約翰·索福特博士的女兒維拉不慎將她最珍愛的玩具熊遺失在了實驗室中。作為被暴風集團徵召而來剷除這些可怕野獸的機甲勇士,你接到了這個光榮的任務。請立刻前往廢棄的實驗室,找回維拉公主的玩具熊,並將它帶到指定接應點。」

「竟然還有劇情。」雷諾無語。

提示還在繼續:

「任務限時八小時。」

「完成任務:獎勵積分三十點。」

「任務失敗:扣除積分十五點。」

竟然還有失敗懲罰?

雷諾睜大了眼睛:「如果我沒有完成任務又沒有積分可扣呢?」

「那就根據積分重新為你的裝備上鎖。」

「媽的!」這條件逼著他不拚命都不行了。

不過這任務一旦完成,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高達三十點的積分獎勵,要知道他昨天打了一天也不過這點分數,現在只要完成任務就能得到,這還不算路上擊敗對手得到的積分。

這也讓雷諾心中警覺起來。

舉辦方逼他參加任務是讓他動起來,而絕不是為了送分給他。既然給出了這麼還的條件,又逼迫他參加,那就意味著這一路絕對不會太平。

雷諾明白了,不用說這趟任務多半要以防禦和移動能力為主了,不要奢望沿途的分數,任務能夠完成就是勝利。

現在的問題是,自己先前提升的卻是戰鬥續航能力。所以要想確保任務順利,那最好的做法就是……

想到這他說:「我選擇解鎖裝備。發動機功率解鎖,解鎖高周波刃網,解鎖重炮炮彈生產線一層。」

發動機再次解鎖后就恢復到了全功率,是速度上的提升,高周波刃網就是第一次比賽時雷諾用過的,一種攔截武器,與九毫米口徑子彈一起形成攔截網,基本可以攔住大部分實彈攻擊,只對能量武器無效。重炮的火力絲毫不比導彈差,成本卻更低,生產一顆導彈的時間足夠生產五六顆炮彈,只是精度低,受技術影響大,但如果不以殺傷目標為追求,那麼象這種中等距離上,連續發射的威懾性要大過導彈。而且實彈武器受彈藥限制,不需要特別解鎖,積分成本也低。

雷諾的選擇正是為了任務而定製。

「發動機解鎖五積分,高周波刃網三積分,一層炮彈生產線五積分,總計十三個積分。抱歉,你的補償額度不夠。」

「那就再加這些。」雷諾丟出一堆東西,包括十二毫米口徑穿甲彈,戰斧短程導彈等。

那人也楞住了:「我不是商人,你不能……」

「不是商人你解什麼鎖?」雷諾冷冷道:「事實上你已經代行了商人職責,而我也沒有提出任何過分要求。恰恰相反,我虧大了。就為了你們這該死的任務,我不得不對自身火力配置進行轉型,好不容易積累了一些彈藥卻要低價賣出,到底是誰更過分?」

「……好吧。」

這次沒再等群眾的呼聲,對方直接同意了。

當然,雷諾說是虧了,其實也未必。不提他在不知商人下落的情況下進行交易,就算他的確貼了不少彈藥進去,但這些彈藥他還能再生產,反到是新開的炮彈生產線又為他增加了生產能力。

「那麼……祝你好運!」那個聲音說著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設備解鎖時的咔咔聲響。

伴隨著銀翼天使的解鎖結束,機載光腦上跳出一排數字。

到計時開始了。

雷諾並沒有急匆匆離開,而是先看了一下任務標定的地點,也就是地圖上的那個亮點。

它位於島嶼的最北端,在一片海灘附近,四周是大片的棕櫚林,是一個地下實驗室。

要到那裡就必須穿過大半個島嶼,當然,想要減少戰鬥的話,也可以選擇從島嶼邊上迂迴過去,不過這意味著他要多走許多路。算算時間,除非雷諾能確保路上不出任何意外,否則怕是來不及的。

考慮到舉辦方和觀眾的尿性,雷諾絕不認為會不發生點什麼,所以很自覺地放棄了這條路線,先用衛星信號接收器查看了一下地圖,然後根據地圖上的紅點疏密程度畫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弧線。就是他即將走的路線了。

當然,這條路線上的紅點也是最少,不過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樣,所有目標都是會移動的,等雷諾到了地方后紅點是增加還是減少就不好說了。

選定好路線后,雷諾開始往試驗室方向行進。

「瞧啊,他開始行動了。在舉辦方的督促下,我們的陰影終於不再選擇蟄伏,不過看起來他依然是那麼的小心,並總是避免戰鬥。但我相信,他所期望的和平不會到來,就讓我們看看會有什麼驚喜在前路上等待我們吧!」美女主持人克里斯蒂娜激動的聲音在島嶼上迴響著。

本恩負責專業,克里斯蒂娜負責煽情,觀眾們的熱情再次引爆。這種情況下,戰鬥不適合來得太晚,以免激情減退。

舉辦的幕後導演已開始下令:「激活一隻裝甲獸,十分鐘后釋放。」

「裝甲獸激活中……」

叢林里,雷諾還在飛速前行著。

這一帶地形崎嶇,環境複雜,在先前掃描全島的時候雷諾就發現沒什麼人,正適合他突進。 但就在奔跑的時候,一陣齒輪轉動的聲響突然傳來。

然後雷諾看到,遠處的地平面上,一隻合金鋼籠從地下緩緩升起。在那籠子里還關著一隻藍色巨獸。

「吼!」那巨獸甫一出現就對著雷諾吼了一嗓子,龐大的氣流風一般吹過,吹的樹林搖曳。它看起來就象是一隻放大了十倍的金剛猩猩,只是有著六條粗壯手臂,皮膚卻是藍色的。當它站起來時,足有近十米高,看起來比一台地面機甲還大。

「見鬼,是藍暴猿。」雷諾罵了一句。

藍暴猿是新聯邦在北十字星區的一顆附屬小行星上發現的物種。那裡的生物體積普遍龐大,好鬥,藍暴猿就是其中一類。

這種脾氣暴躁的生物是叢林中的霸主,無論力量,敏捷,生命能量都強大到令人髮指。人類從試圖捕捉這種生物進行改造,將它投入到對神靈族的戰鬥中。不過改造最終以失敗告終,這種暴躁的生物幾乎不具備任何馴化可能,把它投放到戰場上對自己造成的麻煩遠大過敵人。

但是現在,它卻出現在了暴風聯賽上。不得不承認,雖然是一種失敗的生化兵種,但放在這裡還是能物盡其用的。

不過雷諾要面對的可不止是這個,在那隻藍暴猿的身上還披著厚厚的合金裝甲。

這是凱爾特合金裝甲,這種合金裝甲能夠同時抵禦能量和實彈攻擊,防禦效果非常好,但是它的分量實在太重,普通人很難穿得起它。所以它也是一種失敗產品。

但是當兩個失敗產品聯合在一起時,在特定的場合下能夠發揮的作用卻是巨大的。

這刻隨著合金籠的上升,雷諾已經知道自己遇到了什麼樣的麻煩。

「該死的,我就知道這幫傢伙不會靠譜!」雖然早知道舉辦方不會讓他輕鬆,卻沒想到他們會做的這麼直接。

籠子已完全出現在地面上,合金籠門開始緩緩打開。

雷諾知道自己已沒時間憤怒,在籠門完全打開前,兩枚戰斧已呼嘯著飛向籠中。那隻藍暴猿還沒有出來,這是雷諾最佳的出手機會,錯過這個時機,想幹掉這隻被武裝過的大傢伙可就不容易了。

雷諾沒有逃跑的打算,暴猿不是人類,不會懂得適可而止,會一路追殺它不放,帶出的動靜足以引來更多的敵人。所以面對這種凶獸,滅掉它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轟轟兩聲巨響,戰斧導彈沿著打開的門縫飛進籠中,炸起大片硝煙的同時,也激發出暴猿憤怒的吼聲。

雷諾的攻擊卻未停止,導彈發射的同時,肩部重炮口已緩緩對準前方籠子,開始連續轟擊。

重炮的威力並不導彈差,只是射程與精度低,但隨著先前爆炸將籠門完全打開,大量的炮彈隨之進入,狂野的爆炸在瞬間震的合金籠都飛了起來。

「完美的銜接。能夠做出這出這樣的銜接不稀罕,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做出這樣的銜接就非常了不起了。」本恩主持發出了嘖嘖讚歎:「這個年輕人的技術或許不太好,但他的戰術意識卻絕對是最頂尖的。」

就在本恩說話的同時,那隻藍暴猿已呼嘯著合金鋼籠里已衝出。

先前的炮擊對這隻藍暴猿造成了不輕的傷害,胸口處的凱爾特裝甲被轟至變形,炮彈碎片在那隻藍暴猿身上割出恐怖的傷勢,鮮血滲了出來。但這並沒有讓這隻龐然大物退縮,反而更加兇猛凌厲起來。

剛衝出牢籠,它那兩隻強壯的後足就奮力一蹬,象一顆炮彈般沖向雷諾。

雷諾後退,同時重炮炮口上抬,但就在炮口鎖定目標之前,藍暴猿已經砸了下來,速度飛快,四隻手臂同時打在銀翼天使。

巨大的衝擊力一下將銀翼天使掀飛出去,能量罩上蕩漾起一片華麗的彩光。機甲在地上連續滾動著,一路碾壓過無數大樹。

「嗷!」藍暴猿四隻有力的手臂一起拍打胸口,對著雷諾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

但就在銀翼天使倒地的同時,又是兩枚導彈飛出,打在藍暴猿身上。強烈的爆炸把這個大傢伙打了一個跟頭,這再次激怒了藍暴猿,受傷讓它變得更加狂暴起來,它咆哮著沖向雷諾。

已經來不及站起,雷諾直接坐在地上,把槍口對準藍暴猿,子彈風暴打在那些堅硬的裝甲上發出暴雨般的聲響,其中一些更直接透過裝甲的縫隙打在藍暴猿身上。不過對於藍暴猿而言,九毫米無殼彈的威力還顯得小了些,雖然可以刺破它的皮膚,卻無法對它造成更強的傷害。反倒是一連傳的刺破帶來的劇烈痛楚深深刺激了它,它瘋狂咆哮著撲過來,一把抓住銀翼天使,對著它狂毆。

它那有力的四隻手臂中,兩隻抓住機甲不讓它動,還有兩隻則拚命狂毆,看樣子不將這個大鐵殼子砸扁就不會罷休。恐怖的力量每一擊打在銀翼天使上,都帶來能量的飛速下降。要命的是這種情況下他甚至無法使用陽電子炮,導彈等大威力武器,強烈的衝擊波只會加速自身的毀滅。

「該死!」雷諾罵了一聲,被這個大傢伙近身簡直就是一場惡夢。

狗日的舉辦方,他們把籠子升得太近了,這在本質上就是一場埋伏,一次突襲——遠程兵遭遇近戰突襲,註定死得難看。

眼看著銀翼天使漸漸支撐不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雷諾身上。

就連本恩也喃喃道:「任務剛開始,就遭遇到藍暴猿這樣的兇猛對手,陰影先生的奇迹之旅,會到此終結嗎?讓我們試目以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