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因此,上次去看元棋的時候,江暖告訴他,讓他再等她幾十年,等到孫兒們長大了,她再去見他。

而當夜,江暖就夢到了元棋。

元棋說他會一直等著她,讓她不要著急。

別說只是幾十年,幾百年他都能等。

江暖是哭著醒過來了,而自從那次之後,江暖整個人是真的清醒了。

沒有像是之前那般渾渾噩噩的,不知今夕何夕。

看著江暖漸漸恢復元氣,他們這些小輩都是開心的,因此,今日江暖說要一起過來,元長卿他們便帶著江暖來了。

雖然身上要披著厚厚的衣物。

但卻也能出門了。

這也算是新的長進不是嗎。

江暖笑了聲,「這大概是我們這二十年來,第一次如此心平靜氣的坐下來喝茶吧。」

「確實,當初是我鑽牛角尖,後來我鑽出來了,你卻又進去了。」岳卿容感嘆道,她看著江暖因為元棋的死而像是個活死人似的,怎麼可能還會懷疑她跟自家夫君之間有關係。

能夠為了夫君也跟著殉情的女人,怎麼可能會輕易的背叛夫君。

想到這裡,岳卿容當真為自己那麼多年的痴傻而羞愧。

「那些年,是我對不起你,日後我們多多走動走動,我也沒有什麼朋友。」

聽到岳卿容的主動示好,江暖自然卻之不恭。

眼睛卻一直看著房門。

她想要第一時間知道自家女兒的消息。

這不是。

每隔一刻鐘,便會有丫鬟出來稟報進程。

他們雖然依舊擔心,但是知道裡面的情況,卻也能稍微安定下來。

風錦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神色緊張,猛地站起身,「不行,我得進去看看。」

「我也去。」

江暖跟著道。

元長卿阻攔道,「娘親您身子不行,裡面空氣不流通,萬一您生病了怎麼辦。」

「您進去,不是讓圓圓生孩子的同時,還要擔心您嗎?」

聽著元長卿的話,江暖眼神有些黯淡,都怪她身體不好。

圓圓如今在裡面,連個能說話的女性長輩都沒有。

岳卿容卻在此時起身,「是我該進去才對,圓圓如今已經是我們謝家的媳婦了,我這個做婆婆的才是最該進去的人。」

從來沒有見過自家王妃有這麼……通煙火氣的時候,謝輕宴道,「你進去能行嗎?」

問題是兒子會讓她進去嗎。 看著便讓人喜歡。

風錦月抱著老大,不鬆手。

而元長卿在她身邊,亦是跟著看。

老二被岳卿容抱著。

至於小姑娘,一群人誰都想要抱一抱。

輪換著,個個都稀罕的不得了。

兩個家族都很少出女孩,尤其是謝家,向來一脈單傳,沒想到到了謝辭這一代,竟然會有四個孩子。

而且還兒女雙全。

謝輕宴看著這孩子們感嘆道,「本以為謝辭會孤獨終老,我們謝家就此絕後,沒想到會遇到圓圓,還生了這麼多可愛的孩子們。」

「瞎說什麼呢,人家是天定的緣分,辭兒是為了等圓圓出現,才不愛女色的。」岳卿容拍了自家夫君一把。

這大喜的時候,他瞎說什麼大實話呢!

謝輕宴被自家王妃拍了一巴掌,輕咳一聲,低聲道,「在外人面前,給本王個面子。」

「好……」

岳卿容怎麼著都愛他如命,見他低下身段,自然不會不給面子。

只不過,現在大家都被幾個娃兒吸引了視線,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外面歡聲笑語。

房間內也散了血腥氣,熏了淡淡的香。

不過依舊又隱隱的血氣。

元長歡無力地想要握住謝辭的手,潤了潤喉嚨后,在謝辭的幫助下,坐起身,桃花眸此時依舊濕漉漉的看著他,「謝辭,你剛才是不是哭了。」

「沒有。」

謝辭身影一僵,聲音生硬的回道。

眯著眼睛笑,元長歡也不關心謝辭的答案,反正她知道謝辭哭了就行,「嘿嘿,剛才還被龍曲淵看到了,你說他會不會笑話你?」

見自家娘子一有了力氣便調侃自己,謝辭無奈道,「娘子,你除了調侃為夫之外,能不能休息一會兒。」

等到休息好了,再將三個恩娃兒抱過來給她看。

看她還有沒有心思關心自己哭沒哭。

男人,怎麼可能哭。

謝辭看著手中帕子,擰乾了之後,給元長歡擦臉,「還疼嗎?」

「疼啊,你生個試試。」元長歡聽到謝辭的話,沒好氣道,不過說話的聲音很是虛弱,更像是撒嬌。

謝辭抿了抿薄唇,低低的開口,「為夫更願意替你受這個罪。」

帶著隱隱嘶啞的聲音傳到元長歡耳邊,元長歡突然有些後悔那麼跟謝辭說話了。

畢竟謝辭這個人,特別容易把她的玩笑話當真。

「謝辭,我跟你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這個疼很短的,現在不動根本不疼。」元長歡安慰謝辭,生怕謝辭想不開似的。

聽到自家娘子安慰的話,謝辭微微搖頭,反扣住她柔軟的小手,用溫熱的帕子擦著她的手指,一根根的輕輕的,擦得乾乾淨淨。

而後才看著她開口道,「圓圓,我永遠不會忘了今日。」

她為了生下孩子那痛苦隱忍的模樣。

明明想要呼疼,但是看到他之後,卻又不敢張開嘴大聲呼疼。

謝辭知道,元長歡是擔心他,那種時候,她還有心思關心他,謝辭心裡不感動是假的。

眼尾低垂,謝辭輕嘆一聲,「娘子,別說了。」

元長歡本來想要繼續安撫他的。 「還不是因為你,我都為你生了這麼多孩子,你還逗我。」

元長歡抿著小嘴,沒好氣的瞪著謝辭。

幸好下半身的痛疼只有一瞬間,疼過之後便好了。

聽到元長歡的話,謝辭鳳眸微眯,「為夫知道,你受苦了,以後不生了。」

想到有了閨女,元長歡美滋滋道,「兒女雙全,還生什麼,對了閨女好看嗎?」

「兩個兒子怎麼樣?」

「他們有沒有欺負妹妹?」

聽著自家娘子一系列問題,謝辭淡定自若的開始回答。

「你就算想生也生不了了,為夫吃了葯,以後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還有,他們都很好,等會外面的人稀罕完了,就抱過來給你看看。」

謝辭輕輕的給自家娘子蓋上棉被,方才她那麼大的動靜,將身上蓋得好好地被子,都弄到地上去了。

看著謝辭的動作,元長歡低垂著眼尾,「謝辭,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麻煩?」

坐月子的女人就是多愁善感。

方才還是活力四射的模樣,現在好了,又恢復惆悵。

謝辭微微一笑,「再麻煩也是我娘子,不照顧你照顧誰,難道你想我去照顧別的女人?」

「你敢。」

元長歡瞪了謝辭一眼,「想都不要想,不然等我的兒子們長大了,把你這個渣爹給弄死!」

「不敢,不敢。」

謝辭見她精神十足,手覆在她的手腕上,把個脈。

隨後略略驚訝。

「娘子,你元氣似乎恢復了。」

現在只剩下一些皮外傷了,需要慢慢的養好。

而身上失去的氣血,卻逐漸恢復。

謝辭方才給她把脈的時候,根本感覺不出來,這是一個剛生過孩子的女人。

元長歡聽到謝辭的話,警惕道,「就算是我恢復元氣了,也是需要坐月子的,你不能剝奪我坐月子的樂趣。」

坐月子就可以天天吃吃睡睡,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用做。

逗逗女兒,玩玩兒子,生活美滋滋。

謝辭無奈一笑……

明白了自家娘子的想法,摸著她的手背,「好好好,你想要坐月子多久都可以。」

這下輪到元長歡鄙視謝辭了,「你有沒有嘗試,坐月子,就是一個月,怎麼能隨便多久都可以。」

「……」

謝辭無奈起身,「為夫去將孩子給你帶過來。」

他算是承受不住自家娘子,還是讓孩子們來哄他們娘親開心吧。

嗯,哄娘親開心,要從襁褓開始抓起。

聽到謝辭的話,元長歡滿意的點頭,「去去去,把孩子們都抱過來,尤其是我女兒。」

她的女兒,一定很漂亮。

謝辭非但帶著三個孩子進來,就連元渺都進來了。

至於江暖他們得知元長歡無事,便陸續離開,越好改日再來看她。

畢竟現在元長歡不能見風,而他們人多了,進來也不好。

不利於元長歡養身體。

此時,謝辭抱著兩個,謝元渺抱著一個,父子父女五個一同進門。

看著這個畫面,元長歡頗為感動。

這是她上一輩子,想象過無數次的畫面。

兒女雙全,夫妻恩愛,一世偕老。

伸出手,元長歡感動的開口,「把女兒給我。」 ……感動的畫面戛然而止。

謝元渺為弟弟們打抱不平,起初他也是只喜歡妹妹,但是當他真的抱住弟弟的時候,發現弟弟軟軟的也很可愛,跟妹妹們一樣可愛,娘親不能厚此薄彼。

於是乎,三兩步走上前,先把自己手裡的大弟弟送過去,「娘親,抱弟弟,弟弟軟軟的,剛才還朝我笑了。」

「剛出生的孩子怎麼可能會笑。」元長歡從善如流的抱起來三胞胎中的老大,看著他白白嫩嫩的小臉感嘆道,「他們剛生出來就白白嫩嫩的,真不像是個正常的娃兒。」

「哪有人說自己的孩子不正常的。」謝辭將手中的女兒塞到元長歡懷中。「這個是你心心念念的閨女。」

一低頭,元長歡看到懷中塞了個糰子。

唇角彎彎,「女兒對我笑了!」

「這不愧是我的女兒,一出生就會笑,真可愛!」

謝元渺唇角一抽,「娘親,你剛才還是剛出生的孩子不會笑。」

娘親真的太雙重標準了。

自己看到了就說是,他看到了就說自己看錯了,孩子都這樣。

哼。

趴在床榻邊上,謝元渺笑的桃花眸彎彎,小手忍不住摸摸弟弟妹妹的小手,而後又笑道,「好可愛啊,弟弟妹妹真不愧是渺渺的弟弟妹妹,一出生就這麼可愛。」

這廂謝辭聽到自家娘子的話,已經很無奈了,現在又聽到兒子傻兮兮的話,感覺家裡人都傻了似的。

希望這三小隻聰明一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