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哦!你不說我還真的忘記了,封兄和魔狐,還是要辛苦二位一下,強行封閉一下這出鎮基了,這樣可以撼動整個古武界。」玄青還真的是忘記這件事了,被李天賜一提醒頓時點了點頭,然後看向瘋老頭和魔狐。

「沒有什麼好辛苦的,玄青兄只管交代如何做就可以了。」瘋老頭很是乾脆的說道。

魔狐也跟著點了點頭,不過隨即開口說道「其實想撼動一下整個古武界,用而不需要這樣麻煩吧,這裡的空間雖然比地球空間厚實了一些,但也是有限的,只要我們將境界放開施展能量,豈不就是可以讓整個古武界震動了嗎?」

「道理是如此,但是那辦法太不安全,一但控制微微出現偏不差,那古武界就要徹底被崩解了,我這個辦法也很簡單,只要兩位聯手將這處陣基封閉幾分鐘就能安全有效的解決這個問題了。」玄青看著瘋老頭和魔狐說道。

「嗯,說的有道理,這空間承受力也不是很好,估計超過分神能量就會崩潰,還是按照玄青兄說的來做吧。」瘋老頭點了點頭說道。

「隨便,我對這些不太明白,需要我怎麼配合?」魔狐一聳肩說道。

「很簡單,我們使用分神期一下最大的能量來封閉這山口,火系元素無法從這裡宣洩就會造成震動,順便撥亂一下陣基,這樣會引動整個空間內的全部火系能量暴動……瘋老頭說道最後,目光忍不住看向玄青問道「這樣會不會搞的有點太大了?可能會傷及一些人。」

「沒關係,傷害一些人也值得,這樣更有說服力了,如果不狠一些,很多人並不會將這事放在心上。」玄青劍眉一挑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李天賜在一旁聽著玄青的話,張了張嘴,最後沒有開口說什麼,雖然感覺這樣有些不好,但是轉念一想,師傅的考慮也完全是有道理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而且我想及時傷害也不會有多少,我們開始吧!」魔狐很是符合玄青的念頭,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很多時候做事只為目的可以不折手段,這也是很多修真者的本性。

瘋老頭點了點頭然後帶著李天賜想上方飛去,一邊向上的時候,就和魔狐相互配合著向下方打出一道道的能量,這些能量不是攻擊,而是存催的防禦,阻止著下方的火系能量向外散發。

這火系陣源的洞口十分深,瘋老頭和魔狐兩人一直到了出口時,都不知道在洞內布置了多少到能量,當幾人來到洞口之後,李天賜明顯感覺到腳下的山內傳出一陣陣的波動。

「最後一步只能我自己來了,魔女,你帶著小子上高空!」瘋老頭感受著地下的震動,表情難得嚴肅的對著魔狐說道。

魔狐瞪了一眼瘋老頭,主要是針對這瘋老頭叫她魔女竟然越來越順口,隨後帶著李天賜和玄青快速升到上方千米左右。

「師傅,前輩要怎麼做?」

千米高空,李天賜的感知力依舊可以感知到瘋老頭的動作,見到瘋老頭不斷在虛空繪製陣紋,不由得對著玄青問道。

「擾亂一下陣基!」玄青很是乾脆的回了一句,然後就不在多說,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下方。

「哦……李天賜本來還想詢問一下這陣基是怎麼擾亂了,可見玄青這時沒有為自己解釋的心思,也就識趣的閉嘴,跟著兩人一起關注著瘋老頭的後續動作。

瘋老頭這次可是真的賣了力氣,一道道能量被打出在山洞口繪製這陣紋,足足用了將近五分鐘,在山洞內的波動已經變成劇烈震動時才完成這個陣紋的繪製,然後雙后揮動凝結陣紋,最後大吼一聲「去!」

陣紋隨著瘋老頭的一聲大吼,直接沉入山洞內,之前雖然布下了重重能量,但是卻不會對這陣紋有絲毫影響,直接穿透了這些能量直達火山底部的那一池岩漿。

轟!轟隆!

當陣紋一沉入底部接觸到岩漿之後,頓時一道巨響從下方傳來,隨後整座山頭都跟著劇烈搖晃起來,瘋老頭也沒有多做停留,身影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到了李天賜幾人身旁。

「哈哈,等一下看大煙花,不過現在我們還得閃開一些。」瘋老頭一來到幾人身旁就大笑著說道。

瘋老頭說完,直接帶著李天賜幾人向一旁移開了千米左右錯開了火山洞口。

「前輩……

李天賜本來是想詢問一下瘋老頭的,不過直接被瘋老頭開口打斷「噓,現在就是看著,有問題等一下再說!」

「呃……好吧!」李天賜鬱悶的點了點頭,隨後只能跟著在一旁等候。

下方的轟隆聲此時連續不斷的傳來,即使高空千米都由衷震耳欲聾的感覺,估計這聲音傳出數百里不成問題,而這聲音還不算什麼,最讓李天賜震撼的是,以火山口為中心的火紅色地面,此時竟然如同播量一樣開始起伏,向四周蕩漾出去,而瀰漫在空氣中的火系元素能量也開始暴動起來,形成一道道元素旋風向四周席捲而去。 李天賜瞪著眼看著下方的景象,雖然知道是要高大動靜讓整個古武界感受到,但是此時的景象還是超出了他的預計,還好這只是中心區域,如果這樣的情況蔓延整個古武界,天知道會死多少普通人。

嘭!!

就在李天賜這邊感嘆時,突然下方傳來一道震天巨響,彷彿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一般,隨後一道火紅能量柱衝天而起直達千米左右,還好李天賜幾人轉移了位置,否則這道能量柱可以將他們直接衝擊。

「乖乖,比我預想的還要強烈一些,哈哈!」瘋老頭在千米以外看到這情景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這能量柱在達到千米之後並不是沒有餘力繼續了,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從頂端炸裂,化成了一道道紅色軌跡向四方散開,當真和一個巨大的煙花一般。

「漂亮!」李天賜看著這一幕都忍不住驚嘆了一聲,在地球上多漂亮的煙花都有,但是和眼前這個一筆,真是大海和小溪的對比。

「有時候越美的東西就越是危險,這樣的能量衝擊,已經到了這個空間所承受的極限!」魔狐在一旁開口說道。

「這五行大陣就是為了這個小世界所布下,所以再如何龐大的能量也都會控制在這片空間的承受範圍之內,而且是絕對的恰到好處,如果是兩位發起能量風暴,也很難掌控到如此精準,這一下整個古武界應該都感受到了!」玄青在一旁看了一眼那巨大依舊未散盡的火紅能量后說道。

魔狐和瘋老頭聽了玄青的話都點點頭,對這一點兩人都不能反駁,即使他們可以精準的控制能量輸出,但是卻無法準備知道這空間的極限在哪裡,萬一一個試探過度就會直接崩裂空間了。

能量柱持續爆發了將近三分鐘,李天賜放眼望去足有數百里的範圍內都是一片火紅色的天空,而且這紅色還在不斷蔓延著,此時已經不單單是從這裡爆發出去的火系能量了,而是天地間瀰漫的火系能量都在受到上空火系能量的吸引逐漸匯聚的,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古武界的天空都會變成火紅色了。

天開始變色,地面上的波動已經如同海浪一般繼續向外蕩漾著,李天賜雖然沒有在地面,但是可以想象,此時整個古武界都在地震,而且震動絕對的劇烈,加上那一道道混亂的火系能量施虐,場景真的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整個場景一直持續了足足五分鐘,能量柱徹底化成天空紅雲,而地面上的海浪般波動也逐漸停歇下來。

此時再看下方,之前的那個山包已經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一個火紅顏色深不見底的巨大孔洞,周圍的地面更是慘不忍睹了。

「師傅,這真的會波及到整個古武界嗎?」李天賜這時對著玄青問道,雖然親眼所見場面浩大,但是畢竟只是這一片區域,整個古武界那麼大,李天賜看不到所有,所以還是有些將信將疑。

「肯定的,陣基受到劇烈干擾,整個小世界的火系元素都會暴動的。」玄青這次很乾脆的回應了李天賜的疑惑。

「哦,希望不會有太多的人受到傷害吧。」李天賜點了點頭,心裡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開心,反而有點淡淡的悲傷和愧疚。

「小子,你又升起婦人之仁了,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你這一點,大丈夫做事一定要果斷乾脆,事情已經做了,那就看後續發展,而且我們的初衷可不是為了害他們,也是長遠后拯救他們的後代。」魔狐看著李天賜的模樣,忍不住皺了皺眉教育起來,這是他真的對李天賜用心了,換成別人她都懶得多說一句。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鐵石心腸?這小子仁術仁心,有衣服悲憫天人的心,我看以後吃虧多了就會成為聖人的。」瘋老頭瞪了一眼魔狐,語氣異樣的說道。

李天賜開始還以為瘋老頭是在為自己說話,可聽到最後明顯變了味,忍不住狠狠翻了一個白眼,乾脆不再說話。

「好了,這幾天古武界會比較混亂,有守玄他們幾人號召武林盟的人去做動員工作,我們就趁著這幾天將最後一處隱脈打通。」玄青見這裡已經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就對著幾人說道。

李天賜這時微微擔心自己母親和蘇雪等人,不過轉念一想,有婷婷和瑩瑩在,自己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前輩,之前你打入陣源的那套陣紋是什麼陣?」李天賜收拾了一下心情,想到之前瘋老頭虛空畫下的那套陣紋,忍不住再次詢問了一下。

「那是若水陣,陣法本身是生水陣法,並沒有任何傷害力,會給一方帶來水潤之福,但是真的遇到火系原本素,以水火不容的特性,你猜會出現什麼後果?」瘋老頭這次給李天賜解釋了一下。

「啊?原來是刺激火系陣源混亂啊!」李天賜一瞬間就明白了道理,不過隨即反應過來,他其實本來是想知道那水潤大陣的繪製原理。

「小子你就要向這些了,你還沒有到虛空布陣的實力,你有時間還是將我之前教導給你的那幾種陣法全部揣摩透了,有一天能自己熟練操作了,也就到了可以虛空繪製陣紋的入門了。」瘋老頭似乎看透了李天賜的心思,沒等他在說就將話說死了。

李天賜一陣鬱悶,隨即點了點頭,說起來,瘋老頭確實已經教導了他幾個陣法的原理,雖然已經明白了大概,但是想要親自完成沒拿還需要自己的陣道造旨繼續提升才行。

說話間,瘋老頭和魔狐已經再低啟程,帶著李天賜和玄青向著土系陣源處飛行過去。

土系陣基李天賜已經和玄青去過一次,和火系陣基還有玉城形成了一個三角形,幾人飛了大約四個小時,李天賜就在次見到那一邊廣闊的沙海。

「幾百年了,這裡依舊沒有改變過一絲。」玄青在進入沙海邊緣時就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對了師傅,這裡的那個傳送陣是你之前說的那個吧?」李天賜這時想起之前和玉守玄在這裡被傳到修真界的事情。

「沒錯,就是這裡,不過那可不是我布置的,時過境遷,當年還很完整的傳送陣,如今可能有些損壞了,否則不會被你那麼容易就發動,並且將你傳到了北域,那傳送陣的傳送點是在中域才對。」玄青看了一眼李天賜說道。

「中域?幸虧沒有被傳到那裡。」李天賜一愣,多少有些慶幸,他知道中域是修真界最強大的一個域,在那裡根本沒有普通凡人,全民修真而且如果其他域的修真者向進入必須達到一定境界或者有引薦,否則會被直接抓起來按照姦細來處理。

「所以說你的運氣很好,偏差一點你都可能沒有這麼幸運了。」玄青淡淡一笑說道。

李天賜又詢問了一下關於這個傳送陣的來歷,玄青也是知道不多,應該是以前小世界主任留下的,玄青也只是當年逃亡無意間發現被傳了過來而已。

此時土系元素能量越來越濃,片刻之後李天賜等人就到了土系陣源的上方,略作停頓之後幾人就降落下來。

外表依舊一片黃沙,但是幾人都知道,土系陣源就在腳下,因為這裡土系元素的濃稠度已經明確的告訴了幾人。

上次李天賜是自己土遁下去的,還帶著玉守玄,所以動作受到不小的限制,而這次有魔狐和瘋老頭在身旁,這點小問題根本就不用擔心,這兩人雖然沒有土系能力,但是境界達到他們這程度,飛天遁地實在太過輕鬆了,不見如何作勢就帶著李天賜下沉進去,已進入地下,幾人的身旁就硬生生被擠出了一片十幾個立方的空間,就像是一個氣球包裹這幾人下沉一般。

很快幾人就沉入到幾百米的深度,依舊是那一處小空間,一個陣台在角落,中心位置一口一樣的孔洞直通地下,一道道濃郁的土系元素滾滾向外散發著。

「開始吧,盡量快的結束,如果我的推測沒錯,隱脈全部打通之後,天賜就要凝結金丹了,這個可能還要耽擱兩天時間。」玄青一到了這,也沒有多廢話,甚至都沒有去關注那個傳送陣,直接對著幾人說道。

「還要多耽誤幾天嗎?」李天賜微微皺眉,他到古武界前後已經一周了,如果在這裡耽擱一周,那自己很可能會耽誤了大哥李星天的婚禮。

「如果你有急事的話,就自己加快速度好了。」玄青說道。

「我知道了師傅。」李天賜狠狠點頭,然後看向魔狐和瘋老頭道「兩位前輩,這次直接就拜託你們了,我盡量在兩天內將剩餘隱脈打通。」

「哦?沒問題啊,只要你自己感覺承受的住就行。」瘋老頭眉頭一挑說道。

「放心吧前輩,我肯定能挺住。」李天賜信心十足的說道,雖然此時元神小人兒還在虛弱狀態不一定能幫助自己,但是這土系隱脈相對來講要比火系隱脈容易打通一些,並且數量也只有一半,就算他自己承受,雖然還是會很痛,但李天賜有信心直接承受下來。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兩天,廣闊沙海的某處地下,突然一陣清朗的大吼聲傳了出來。

李天賜經過兩天基本不停歇的貫穿隱脈,終於在這時徹底貫穿打通,如今五行隱脈全部貫通,二舅在這最後一顆,原本身體和意識上的疲憊全部一掃而空,李天賜質感全身上下說不出的通透有利,五行元素在體內生生不息的自行運轉了數個循環,最後都向著膻中穴匯聚過去。

就在李天賜以為這樣無形隱脈就算告一段落,以後可以真正的修行五行補天決和其中的攻擊技法時,突然匯聚到了中丹田的五種屬性之力竟然開始像一起匯聚過去,這一下可是將李天賜嚇的不輕。

雖然五行相生,但同樣也是五行相剋啊,這要是一個搞不好,在自己丹田內混亂起來,李天賜自認無法控制結局,最後再將自己的中丹田搞碎,那樂子可就大了。

李天賜雖然擔心害怕,但是卻沒有去干預阻止,這時一個比較矛盾的心理,因為有了五行蓮台的前車之鑒,李天賜還想著這五行補天訣也可以自行升到下一級。

也許李天賜真的是運氣之神的寵兒,心中想著的事情,竟然自然而然的就按著他的意願繼續下去了。

五行屬性能量很快就匯聚到了一起,並沒有一絲相剋的不良反應,而是逐漸的糾纏到了一起,雖然開始的時候火系能量體積龐大了一些,但是在匯聚到一起之後,火系能量很明顯的在縮減,而其餘幾種能量在絲絲增長或減少著,正一步步的向著平衡發展。

李天賜注意到這一點之後,頓時雙眼一亮,心也徹底放鬆下來,這絕對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五行相生!

五行能量很快完全匯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五彩圓球,這圓球在徹底成型之後就開始快速旋轉起來,李天賜的意識觀察下,這圓球每轉動數圈就會縮小一絲,隨著時間越久,這圓球也就越來越小,而五彩顏色也是越來越凝實,顯然這圓球在進行著壓縮。

李天賜此時心中的期待無限放大,同時也有些無奈,不是因為別的,而是自己這修鍊的東西視乎太複雜了,而且最近這兩天又都在升級,讓他有種錯覺,修真晉陞突破似乎太容易了一些。

幸虧李天賜著想法一旁關注的玄青和瘋老頭魔狐都不知道,否則說不定就會將他吊起來打一頓都很有可能,這麼好的事情,整個修真界不會有人排斥,雖然這晉陞速度確實有些快了,但是這有不是投機取巧走的偏門,李天賜著中晉陞也是經過自己的付出和天賦,加上很大的機緣才會如此的。

不管李天賜如何想,中丹田內的五彩圓球一直在濃縮,而在這圓球濃縮的時候,李天賜都能明顯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在發生著一絲絲的脫變,每一個細胞都在排擠這雜質並且進行這分裂,使得這些細胞排列更加緊密。

足足過去十幾分鐘之後,五彩圓球的旋轉速度已經到了極致,而這時李天賜的身體周圍也開始快速匯聚起五行天地能量,雖然這裡是無形土屬性的陣基所在,沒有其他元素之力,但是天地靈氣確實無處不在,而且在這裡天地靈氣比外界更濃郁一些。

當然了整個古武界的天地靈氣也不濃,說比較濃郁只能是相對比而已,比起修真界,這種濃郁恐怕都沒有那些靈氣貧瘠之地濃郁。

天地靈氣匯聚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將李天賜整個身體包裹起來,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幾分鐘,隨後這些天地靈氣猛然收縮注入了李天賜的體內。

李天賜這時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頭,因為在這些天地靈氣灌注進自己身體后,就被中丹田內的五彩圓珠所吸收,不過在吸收了這些天地之力之後,李天賜明顯感覺到五彩圓珠一瞬間就有些旋轉無力的感覺,而外界的那些天地靈氣也在短短几秒就要被吸收乾淨。

「這……李天賜有些鬱悶,他能感覺到,這五彩圓珠所需要的天地靈氣很龐大,而從這裡吸收進來的天地靈氣實在太少,好像供應不上這圓珠最後的脫變。

李天賜只是有些鬱悶,還沒有意識到這樣會有什麼嚴重後果,但是在一旁觀看的玄青幾人可是經驗豐富的前輩。

「不好,天賜在凝結金丹,這的靈氣稀薄不足以讓金丹徹底成型,封兄魔狐,還得辛苦一下兩位了!」玄青突然再這時大吼一聲,然後對著魔狐瘋老頭說道。

魔狐和瘋老頭自然明白情況的嚴重性,玄青的話剛一落下,兩人就同時出手,快速對著厲太寵你釋放出自己的真元之力。

真元之力自然也屬於天地靈氣,而且還是經過刻意的壓縮提純,只不過有些人屬性偏向靈氣就會帶著一些五行屬性,導致真元力不如天地靈氣那麼純粹了,而模糊和瘋老頭知道厲太寵你旋轉需要的是純粹的靈氣,所以兩人可以壓制著自己的屬性,盡量釋放的都是純粹的真元力,這樣會很辛苦而且消耗也會比平時更大一些。

李天賜此時正在鬱悶,因為圓珠的旋轉越來越慢,但是明顯的感覺到這圓珠不夠圓潤缺少了一絲協調和自然感覺,正合計這次只能這樣,以後回到修真界再繼續完成呢。

也就在這時,李天賜突然感覺到外界的能量突然又濃厚起來,被自己的身體再次開始吸收進來,這能量快速被吸收進入膻中之後,那五彩圓珠一瞬間被注入了新的動力開始逐漸加速起來。

能量隨著以五彩圓珠的快速旋轉被吸收的速度和濃度也就越來越高,這一下可是真的辛苦魔狐和瘋老頭了,兩人本來就不能全部放開實力,還要壓制著一些屬性能量,所以李天賜這邊一放開量的吸收就讓兩人有些吃力起來,但是又不能停下,只能盡量的加大到自己的極限釋放。

李天賜不知道外界什麼情況,這時心情越來越好,因為這五彩圓珠在快速旋轉吸收了龐大能量之後已經開始向圓潤發展。

還好這種狀態持續了並沒有多久,三分鐘之後,五彩圓珠猛然一頓,周圍的能量被一瞬間全部吸收進去,隨後五彩圓珠身上爆發出一道五彩光華,光華一放就收露出了原本模樣。

「漂亮!」李天賜在看到此時的五彩圓珠之後頓時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整顆圓珠只有指甲大小,十分圓潤光滑,讓人越看月感覺喜歡,仔細觀察的話還可以看到淡淡的五彩毫光綻放。

李天賜觀察了一陣之後,發現這五彩圓珠已經徹底定型,他知道這應該就是五行補天訣的第二階段模樣了,只不過這五彩圓珠有什麼功效?這第二階段該如何去修鍊呢?

「天賜,先醒醒吧!」就在李天賜還想仔細研究一下這五彩圓珠的時候,突然意識中闖進玄青的聲音,讓李天賜立刻清醒過來。

「兩位前輩,你們這是?」李天賜一清醒過來,第一眼就看到瘋老頭和魔狐有些疲憊模樣的坐在一旁,連忙關心問道。

「還不是為了你,之前你凝結金丹,天地靈氣太過薄弱,為了讓你有足夠的能量凝結成功,他們兩個釋放自己的能量讓你吸收才變成這樣的,你可知道,金丹一次凝結不圓滿,那就是一輩子的缺陷,永遠度無法彌補的,並且會嚴重影響以後的修鍊。」玄青帶著嚴肅表情對著李天賜說道。

「啊?這……謝謝兩位前輩對晚輩的厚愛,我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謝謝兩位前輩!」李天賜聽完玄青的話,頓時表情一變,對著瘋老頭和魔狐狠狠一躬到底感激道,這時他才知道自己剛剛情況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要是因為能量斷了而停下來,那以後自己竟然要承受著一枚有缺陷的金丹,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看到的。

「玄青兄,你別說的那麼嚴重,將小傢伙都嚇到了,我們也沒什麼事,就是略微有點疲憊而已,修養一下也就好了,天賜小子,看看你的金丹模樣如何?」瘋老頭這時開口說道,臉上雖然疲憊,但是也沒有影響他的心情。

魔狐也是一樣,能量消耗雖然巨大,但是這種消耗對他們來說並不會造成什麼傷害,也就是多修養幾天罷了,如果這是有點好的回復真元的丹藥,可以更快的回復過來。

「嗯?師傅、前輩,你們說金丹?我沒有啊!」李天賜這時才反應過來,之前因為有些激動疏忽了玄青說的金丹,這時瘋老頭可以讓他說說自己的金丹,這時他才反應過來。

「什麼?沒有金丹??這這怎麼可能!!」

玄青三人一聽完李天賜的話,幾乎同時開口驚訝起來,語調都一模一樣,目光緊緊盯著李天賜。

李天賜被三人盯的一陣不自然,尷尬了一下之後看著三人說道「是晚輩沒說明白,金丹確實沒有,只不過有一個五彩的圓丹,這應該也算是金丹了吧?」

「什麼?五彩圓丹?這是怎麼個情況??」瘋老頭瞪著大眼一臉不可思的看著李天賜,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修真者的金丹時五彩顏色的呢,魔狐的表情也差不多和瘋老頭一樣,只有玄青表情微微一動,應該是想到了什麼。 「真的是五彩顏色,幾位前輩可以自己探入我的丹田內看一眼的!」李天賜知道自己又做出另類事情了,一臉無奈的看著三人說道。

「不用看了,我們都相信你,我也猜出一些原因了。」玄青這時開口說道。

「哦?玄青宗主見過有五彩金丹的修者?」魔狐開口對著玄青問道。

「當然沒有,不過天賜這個不難推測,首先他修習功法從功法上來講根本就不是修真功法,再有就是他吸收了龐大的五行屬性能量凝結的金丹,和正常吸收單純的天地靈氣肯定有所不同,兩者結合起來,他能凝結出不一樣的金丹並不奇怪了。」玄青開口說道。

「這……說的很有道理,這修神的就是與眾不同啊,小子,試驗一下你的五彩金丹有沒有什麼特殊功能!」瘋老頭聽完玄青的話基本也就認同了,隨即開始對李天賜的五彩金丹升起了興趣。

「這個晚輩也不清楚啊,只不過……晚輩能不能先清理一下身體,感覺有些不舒服呢!」李天賜這時突然感覺到身上有種粘糊糊的感覺。

「哈哈,也難為你小子才感覺到,凝集金丹也會再次給你洗髓伐毛,身上臟點很正常,快點處理一下,然後看看你的金丹有什麼特殊。」瘋老頭哈哈一笑說道,他們都經歷過凝結金丹,所以很了解李天賜此時的狀態和心情。

李天賜尷尬的點了點頭,也不需要什麼清洗,調動了一絲蓮台中的火元素直接在自己身體表情遊走了一圈,那些污垢雜質瞬間就被焚化成虛無。

「對了兩位前輩,晚輩這裡有點回復真元的丹藥,雖然對你們來說有點低級,但是聊勝於無,兩位前輩先回復一點吧。」李天賜處理完身上的問題,並沒有直接去探查自己的五彩金丹,而是取出一小堆玉瓶遞給瘋老頭二人說道。

瘋老頭和魔狐對視了一眼,隨即同時點了點頭,伸手將那些小藥瓶取了過來,然後各自倒出一粒丹藥觀看了一眼,隨後兩個直接將瓶中所有丹藥都到了出來,仰首全部吃了下去。

李天賜看的有點無語和羨慕,這就是強者,做事夠霸氣,這些丹藥雖然不是很高級,但是也有三品了,換成一般的築基者這麼吃肯定消化不良了,而這兩位似乎就像喝了一口水一般。

「還不錯,估計能恢復一成消耗。」瘋老頭吃完丹藥,咂咂嘴說道,魔狐也點了點頭道「丹藥雖然品級低,但是煉製的很是不錯,天賜以後發展道路也可以多往丹師上發展,這職業到哪都是最吃香的,尤其手藝精湛的丹師。」

「喂,怎麼說話呢,我們陣師就會差嗎?」瘋老頭在一旁聽了魔狐的話,頓時有些不樂意了。

開始的時候,瘋老頭對魔狐多少是有些敬畏心理的,不過隨著接觸的時間久了,發現魔狐並不是那種想象中的難接觸后,偶爾也會開些玩笑,無傷大雅,雖然最後總是被無視,但至少魔狐沒有真正的和他紅過臉。

「差不差你們自己心裡不清楚?」魔狐很是不客氣的白了瘋老頭一眼說道。

「好了兩位,就不要鬥嘴了,我們休整一下就回去吧,我們出來已經有十幾天了。」玄青見兩人開始鬥嘴,有些好笑的說道。

「啊,對了師傅,我凝結金丹用了很久嗎?」李天賜這時突然想起時間問題,他凝結金丹時對時間有些無法確定,有事也許一個失神就過去一天都有可能。

「從出來到如今正好十三天,如果抓緊時間,你還可以趕得上你那位哥哥的婚禮。」玄青也知道李天賜著急時間就是因為想要參加李星天的婚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