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來,成績應該公布了。

夏紫雪轉了個方向,向公告欄走去。

此時的公告欄圍滿了人,夏紫雪皺著眉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只好站在離他們一米外處。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滾開。」一道尖銳的女聲喊著,所有人紛紛轉過頭去,只見夢傲函和紀雙雙向這邊走過,她們的身後還跟著幾個女生。

眾人雖內心不爽但還是給她們讓開了一條路。

夢傲函高昂著頭,十分滿意眾人的舉動。向四周掃視了一圈,卻看到一個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夢傲函一臉傲意的走向夏紫雪。

夢傲函嘲諷的勾了勾唇:「來自取其辱的嗎?」

夏紫雪冷淡的看她一眼,走向成績榜。

夢傲函咬牙切齒的瞪著夏紫雪的背影,但想到自己即將壓過她,內心便忍不住開心。想著,也走向了成績榜。

「這,這不可能!」夢傲函驚訝的看著成績榜單,第一與第二的位置赫然是夏紫雪和夏凌萱。而自己卻在第十五名。

反觀夏紫雪,只差四十分就滿分的成績,名字也赫然立於榜首。

夏紫雪掃了一眼夢傲函,冷冷的勾唇,她還不配讓自己放在眼裡。

「天,大……雪,你是天才嗎?」閆沫欣看著成績瞪大了雙眼,帝都學院的卷子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哪怕以往的榜首都與榜首有百分之差,而她卻只差四十分!

夢傲函聽見對夏紫雪的讚美,突然一把扯過夏紫雪,讓她正面對著自己。

不顧形象的大吼著「你是不是買通了老師?你這個賤人,別想贏過我!」

夏紫雪冷眼看了眼正扯著自己的那隻手,夢傲函頓時覺得有一股冷氣直逼自己的內心,心頓時一顫,將手鬆開。

夏凌萱忍無可忍的的開口,「你是不是有病呀?要不是我姐姐懶的寫作文,你以為她只有這點分嗎?」

眾人心中更驚,什麼叫做人比人氣死人,他們引以為重的成績,為了一點分甚至見天幾夜不合眼,沒想到別人卻因為懶的寫作文扣了四十分。

「這不可能!肯定是你們買通了老師,我現在就要找校長!」夢傲函怒意更甚,準備一把拉起夏紫雪走向校長室。

夏紫雪向後退了一步,躲開夢傲函伸過來的手。

夢傲函顯然沒想到夏紫雪會躲開,雖是尷尬,但仍不死心的開口「怎麼,不敢和我去見校長,果然是買通了老師。」

周圍人也跟著付和著,嘲諷著夏紫雪。

夏凌萱此時雙手緊握成拳,面上帶著怒意,準備動手。

夏紫雪撫了下夏凌萱後背,讓她冷靜下來。

別人的冷嘲譏諷她從來都沒有放到過眼中,況且自己還有任務要進行,絕不能讓任何人來妨礙。

夢傲函看著她們欲言又止的樣子,嘲弄的勾著唇,「怎麼說不出來話了?看來我判斷的真沒錯。」一句句嘲諷聲響徹耳畔。

突然,夏紫雪的手腕上多了只大手,將她扯進懷中。 夏紫雪趴在男人的胸腔上,靜靜的聽著男人強有力的心跳。

周圍吵鬧聲停止,安靜至極,眾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

夢傲函愣了一下,便立即反應過來,「寒哥哥,你把手鬆開!」

說著,便伸出手去扯著南宮墨寒的胳膊。

南宮墨寒皺了皺眉,用力將胳膊從夢傲函的臂彎扯了回來,夢傲函一個踉蹌向後倒去,但又很快站穩了腳步。

「寒哥哥!」

南宮墨寒冷眸掃了一圈,薄唇輕啟「從今天開始,誰動她就是動我!」霸氣的話語刺激著在場人的內心,身上那股壓迫的氣息同時迸發。

乘著所以人呆愣之際,南宮墨寒摟著夏紫雪的肩膀離開。

南宮墨寒摟著夏紫雪,女人身上那股薰衣草的清香勾人心弦,柔軟的身軀,南宮墨寒忍不住的撫摸了好幾把。

夏紫雪心中帶著稍許怒意的掙扎了一下,真是,外表秀麗堂皇,內心就是一個色胚!

終於,在南宮墨寒不停的撫摸下忍不可忍的夏紫雪一手將南宮墨寒的爪子打掉,又迅速揪起南宮墨寒的領帶,將他的身子向下拉低幾分。

夏紫雪的眼中噴著火花,「你是不是有病?」

南宮墨寒由於領帶微微低頭,看著夏紫雪生氣的模樣,卻覺得十分可愛,忍不住低頭吻上了那嬌艷欲滴的薄唇。

「唔!」夏紫雪驚恐的瞪大了雙眼,伸手拍打著南宮墨寒的身軀。

南宮墨寒不為所動,依舊忘情的攻克著夏紫雪的一絲一毫的城池。

柔情似水的吻使夏紫雪漸漸迷失,不在掙扎,任由他吻著。南宮墨寒被夏紫雪的轉變弄的一陣驚喜,繼續攻略著。

「雪!」夏凌萱的聲音傳了過來,夏紫雪回過神,發現夏凌萱和閆沫欣正一臉有姦情的樣子看著他們。

夏紫雪攥著南宮墨寒領帶的手一緊,領帶瞬間勒上南宮墨寒的脖子,南宮墨寒迅速抬起頭,「松……鬆手。」夏紫雪聽見南宮墨寒的叫喚聲回頭看向他。

見南宮墨寒正指著自己攥著領帶的那隻手,夏紫雪一驚,將手鬆開。

南宮墨寒將領帶重新整理好,緩了一會,這才緩過氣來。

隨後,一臉幽怨的看著夏紫雪,「你謀殺親夫,以後守寡。」

夏紫雪被南宮墨寒的話弄得臉紅到耳朵根,一腳踩向他的皮鞋,南宮墨寒迅速躲開,這要是被那高跟鞋踩上一腳,那可就不是開玩笑了。

「胡說什麼!」夏紫雪見沒踩著,便瞪著他,「行了,行了,我們回去。」說著,便拉起夏凌萱和閆沫欣準備離開。

「站住!」南宮墨寒吼了一聲,不由分說的將夏紫雪再次帶入到自己的懷中,這次卻是直接往車的方向走。

「喂,你幹什麼!鬆手,在不松別怪我不客氣。」夏紫雪見離南宮墨寒的車越來越近,內心便著急起來,絕不能上他的車,肯定沒好事。 「你要不要點臉!」夏紫雪簡直要被面前這個男人逼瘋了。

南宮墨寒聲音低沉,輕柔,十分迷人。「我要媳婦,不要臉。」

夏紫雪聽的一陣無語,沉默一會,無可奈何的開口,「你到底喜歡我哪?我改行不行。」

南宮墨寒似笑非笑的黑眸掃向夏紫雪的胸前,「我喜歡你這。」

夏紫雪愣了一下,順著他的眼神向下慢慢看去,頓時臉紅到耳根。

伸手打向南宮墨寒,南宮墨寒不停的閃躲。

這個男人,看著儀錶堂堂,現在色胚的內心就暴露了。辛虧自己沒答應他,要不然還不知道自己以後會被他欺負成啥樣子呢!

夏紫雪不停的進攻,南宮墨寒不停的閃躲。夏凌萱和閆沫欣開著車子,本想等他們一會,卻只看到那輛勞斯萊斯在原地劇烈的搖晃。

夏凌萱臉上掛起八卦的笑容。看來,她的冰山姐姐是被人收了。

萌妃天下無敵 閆沫欣在副駕駛上看著夏凌萱的那抹奸笑,覺得脊背有些發涼。

夏凌萱踩下車子油門,準備離開。

「萱,我們不等他們了嗎?」閆沫欣看著自己與他們越來越遠。

夏凌萱依舊笑著,「不用等了,雪他們有很重要的事情。」

「哦。」閆沫欣也沒多問,規矩的坐在副駕駛上。

夏凌萱回到自家別墅,剛準備向車庫開去,卻有輛車橫插在大門口。

夏凌萱皺了皺眉,誰呀!這麼大膽。

將車直接停下,走向前去。

伸手拍了拍窗戶,車窗慢慢降下,一張妖孽般的臉暴露在空氣中。

「浩軒!」夏凌萱驚喜的叫了一聲。這兩天沒見著他,著實想念。

上官浩軒將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

伸出長臂將夏凌萱摟入懷中。

「萱,想死你了,來,親個。」說著,俊臉慢慢的靠近夏凌萱。

重生之夢裏水鄉 「哎哎哎,不行的。」夏凌萱向閆沫欣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她也從車上下來,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們。

夏凌萱手忙腳亂的將上官浩軒推開。

似乎是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驚著了,一回頭,便看見有人在看著他們。

自己的福利被人弄沒了,臉上瞬間升起一抹怒意。走向閆沫欣。

仗著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她。

「你是誰?」上官浩軒冷冷的開口,如冰棱般打在閆沫欣的身上。

閆沫欣感受到那抹殺意,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冷冽。

在總部待的那些年,從一個底層殺手一直坐到總領的位置,她也早已學會了如何去保護自己。 眼見著即將打起來的兩個人,夏凌萱急忙橫插在他們中間。

「來,我介紹下。」夏凌萱看了下閆沫欣,「這位,是我的一個朋友,最近剛回國。」

隨即,又轉身對著上官浩軒,「這位,是我的老闆。」

閆沫欣聽聞,放下警惕,但還是不爽的冷冷的撇著上官浩軒。

而上官浩軒卻管不了呢么多了,他想知道,為什麼萱不承認自己與她的關係?

瞬間,本消散的怒意又上升到心中。

眼見著就要發作,夏凌萱只好無奈的對向閆沫欣,「我的文件落在學校了,幫我拿下唄。」

閆沫欣點點頭,從夏凌萱手中接過車鑰匙,轉身離開。

夏凌萱一直目送到車子在也不會出現在她的視線時,這才鬆了一口氣。

「萱!」上官浩軒怒吼一聲。

夏凌萱驚了一下,回頭看向他。

猛的想起什麼,瞬間一副狗腿樣子,衝到上官浩軒面前。小手自然的挽上他的胳膊。

「哎呀,別生氣,氣在你身痛在我心。」夏凌萱來回撫摸著上官浩軒的胳膊,別說,這肌肉摸的到還是挺舒服。

上官浩軒黑著臉,本想將自己胳膊抽回來,卻又害怕傷著她,便用另一隻手將她的手撫掉。

夏凌萱卻死命的抓著,絲毫不鬆懈。

上官浩軒無奈又帶有悲傷的開口,「萱,為什麼?」

夏凌萱一時語塞,她要怎麼告訴他,是她義父派來監視她的?

上官浩軒眼神中閃過一絲難過,乘著夏凌萱鬆懈的時候,將自己的手從夏凌萱的懷抱中抽回來。轉身回到自己的車子。

夏凌萱愣了一會,油門發動聲使她收回了思緒。

眼望著上官浩軒向大門口開去。

夏凌萱一個箭步衝到上官浩軒的車前,張開雙臂。

上官浩軒見夏凌萱突然衝出來,急忙踩了剎車。

隨即怒氣更盛的摔下車門。

「你瘋了嗎?知不知道有多危險!」上官浩軒一臉怒意。卻使夏凌萱升起了一抹感動。

「我知道危險,但我是你女朋友,你不能丟下我!」

上官浩軒冷冽勾唇,笑中帶著些許嘲意,「丟下你?這不就是你家嗎?何來的丟下?」說完,不在給夏凌萱一個眼神,繞過她回到車裡。

夏凌萱頓時著急了,比上官浩軒更快一步的壓在車門上,用身子杜住車門,死活不讓他上車。 上官浩軒無奈的看著夏凌萱,眼中任有著些許憤怒。

「萱,讓我回去冷靜冷靜好嗎?」說著,上官浩軒伸手拉向車門。

夏凌萱依舊死把著車門,不留一點空隙,「不行,你要回去了就不要我了。」

「我不會不要你的。」

夏凌萱皺著眉頭,隨即展開燦爛的笑容,「浩軒,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上官浩軒挑了下眉,不在去拉車門,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看著夏凌萱。

夏凌萱依舊笑嘻嘻的,「其實,她就是一個之前保姆的女兒,剛從鄉下回來,要是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你,到時候傳出去,我們兩邊公司都會受影響的。」

上官浩軒聽著夏凌萱的解釋,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她不愛他了。

但是,隨即又皺起了眉,「我不怕公司受什麼影響,我只要你。」

上官浩軒語氣中透著堅定,夏凌萱瞬間感動到想流淚,內心十分愧疚。

自己依舊在隱瞞,他卻深信不疑,要不,說實話吧。

猶豫了一下,便斷斷續續的開口,「其實,浩軒……」「轟隆」一聲,巨大的馬達聲將夏凌萱的話打斷。

銀色勞斯萊斯跑車停了下來。

剛聽下一秒,夏紫雪便急忙從車上下來,順便摔個車門。巨大的摔門聲震著南宮墨寒的耳膜。

南宮墨寒好笑的看著惱羞成怒的小女人。嗯,符合他的口味。

夏凌萱見夏紫雪下了車,心中忍不住激動,一個箭步衝到夏紫雪面前,看著她略帶粉紅的臉頰,彷彿明白了什麼。

賊嘻嘻的摟上夏紫雪的胳膊,夏紫雪本是冰涼的身子,此時卻如同烤了一個火球。

夏紫雪皺了皺眉,這小妮子平常都不摟自己的,今天咋回事?語氣帶著冰冷,「幹什麼?」

夏凌萱笑了笑,露出一排閃亮無比的小白牙,「雪,腰酸不酸吶?」

夏紫雪內心一陣疑惑,「什麼酸不酸?」

看著夏凌萱一副我都懂的樣子,夏紫雪瞬間明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