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先生,你倒是說啊,我變態在哪裡了?」

穆南樞無奈道:「你不是變態,是傻。」

兩人雞同鴨講了半天,阿旺似乎還沒有發現問題所在。

「先生,我知道我不如阿才聰明,可先生的心思哪裡是我能琢磨透的。」

「我問的是你和顧浣第一次。」

阿旺剛剛憤慨不已,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在先生的心裡就是變態的印象。

臉都氣紅了,準備好好和穆南樞解釋解釋,自己才不是變態呢。

誰知道聽穆南樞這麼一說,他愣在了當場,那個……是他誤會了。

「咳咳,先生,抱,抱歉。」阿旺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他果然夠蠢的。

不過以前穆南樞清心寡欲慣了,誰會想到他說的第一次竟然是指這個。

「那個……那一晚我喝醉了,就是身體的本能。」

「本能?女人第一次應該會很痛。」穆南樞可不想自己的心上人也稀里糊塗沒有了第一次。

「這個好辦,先生,我去給你找點東西,到時候你記得用一下。」

看阿旺這二百五的樣子,穆南樞也沒打算從他能教自己有用的東西。

「去吧。」

果然還是只有靠自己。

穆南樞打開了電腦,他連各國官網都能隨便侵入,更不要說看點小電影了。

這是他第一次進入這種網站,滿屏都是不雅。

隨便點了幾步,穆南樞很認真的學習。

天黑,管家邀請幾人過去用晚餐。

穆南樞和顧柒坐在桌邊,阿才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直心不在焉。

至於阿旺則是在憧憬和期待著什麼,他家先生終於開竅了!

顧浣則是默默在心裡祈禱,晚上小姐一定要順順利利,千萬不要出什麼幺蛾子。

她的想法是美好的,但事實往往不如人意,尤其是顧浣,壓根就沒有一個穩定的性子。

末世重生:魔方空間來種田 席間一片安靜,安靜得讓人覺得氣氛十分尷尬。

顧柒為了活躍氣氛,給穆南樞夾了一些韭菜,「小樞樞,你多吃點,吃飽了晚上才有力氣。」

顧浣:「……」

我的小姐,這還沒到晚上,我怎麼就那麼緊張呢。

總覺得顧柒有時候說話腦子像是缺根弦似的,讓人很無語。

穆南樞看著她夾給自己的韭菜,看來小丫頭真的很害怕自己沒經驗了。

阿旺憋著笑,忍不住開口:「顧小姐,咱們先生的身體很好,你不用擔心。」

顧柒本來只想活躍氣氛,這話一說出來就像是變了個意思。

韭菜本就是壯陽之物,這個節骨眼上她還給他夾韭菜。

「好就好,我就是怕他晚上太累沒體力,多吃點。」顧柒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她好像越解釋越離譜,兩人晚上要洞房花燭的事情恨不得天下人皆知。

顧浣捂住臉,我的小姐,你這一說所有人都在猜想你們今晚的事情了!

場中只有穆南樞神情依然淡漠,顧浣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真不愧是穆先生,這種話題也能雲淡風輕。

一頓飯在十分詭異中吃完,穆南樞說要出門散步,顧柒也要去好好準備。

晚上的薔薇古堡顯得十分漂亮,顧浣挽著顧柒手漫步在裡面。

「小姐,你真的準備好了?你和穆先生還沒有婚約呢。」

顧浣始終覺得這樣有些不太妥當,畢竟顧柒身份尊貴,她的伴侶選擇至關重要。

「放心吧,等這邊忙完了我就帶小樞樞回顧家,像是小樞樞這麼聰明的女婿,我爸和爺爺都會喜歡的。」

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顧浣也不再說什麼,只要顧柒和穆南樞感情穩定,那也沒關係。

另外一邊,阿才有些鬱鬱寡歡的到了經年的房間。

房間中空無一人,並沒有經年的行蹤。

想著之前經年主動將他拉下來親吻,阿才當即就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

經年在幹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做?

他可不認為自己就給她餵了點水經年就要以身相許,他並不是一個喜歡佔人便宜的人。

哪怕他喜歡她,如果經年自己不願意,他也不會逼迫她。

「經年,你……」

話還沒有說完,經年再次覆上他的唇,讓他徹底失去了意識。

兩句身體在床上翻滾,阿才也是男人,在女人的主動下他繳械投降。

以被動化為主動,他翻身將她壓到身下,吻著她的脖子。

經年的身上有種淡淡的薰衣草花香,讓人聞著很舒服。

「小年……」他完全是本能想要佔有她。

這樣艷麗姿容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可以抵禦。

手指試探性的探入她的肌膚,經年並沒有拒絕。

阿才以為她是默認,這才慢慢試探著觸碰。

手中的觸感軟滑細膩,才只碰觸了一下,他內心中那股最原始的激動便已經起來。

有著最後一點自制力,阿才朝著經年的臉看去。

「小年,我可以嗎……」

然而他看到的不是濃濃情意,而是厭惡和輕蔑。

那種眼神好像是在看某種嫌棄的生物,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潑下來。

阿才本以為她主動吻自己,就算不愛自己,起碼是一點好感的。

此刻她的眼神深深傷害了阿才,他停下了動作。

「我又沒叫停,怎麼不繼續了?」

他替她將衣服拉好,「我沒有強迫別人的習慣,你並非真心,我不會碰你。」

經年一把將他拽回來,柔軟的身體主動覆上,猶如水蛇一般纏住了他。

「經年,我不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我有什麼意思。

我說過,我是喜歡你,但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到了現在還想要裝,我昏迷的時候你不也和其他男人一樣對我動手動腳。

怎麼現在我醒了還要裝成道貌岸然的模樣?裝給誰看?」

「小年,你對男人的成見太深,將來還很長,我會一點點讓你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壞。

我會珍惜你,不會再讓人傷害你。」

經年冷笑一聲:「說完了?說完了就滾。」

「我提醒你收好自己的心思,先生來了,要是讓他看出你對小姐的心思,他不會饒你。」

「滾!」

兩人不歡而散,阿才最擔心的就是經年控制不住對顧柒的感情。

穆南樞可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和阿旺那種蠢貨不一樣。

很多事情只需要一眼他就可以看明白。

惹了他,經年只有死路一條。

此刻看到房間中沒有經年的身影,阿才有些擔心,這人跑哪去了?

穆南樞泡在浴缸里,拿出手機很認真的看著信息。

他花了幾個小時,終於明白了男女那點事。

起身披上浴袍,現在只要等小東西送上門來就可以。

他推開浴室的門,入眼看到的並不是顧柒,而是身著性感套裝的經年。

她姿態妖嬈的躺在床上,聲音嬌柔道:「穆先生……」

那個男人披散著長發從浴室走出,這是她第二次見到穆南樞。

分明是一個看似很平靜的男人,偏偏就有一種無形的氣場壓迫著她,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臉上的平靜不過是假裝罷了。

殘情ceo的替身新娘 穆南樞神情冷漠,好心情一閃而逝。

經年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著絕對的自信,她不相信天下間沒有不偷腥的貓。

就算是穆南樞也是一樣!等她試探出他的本性,柒爺就能真正看清楚他這個人。然而經年不知道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沉寂了多年的薔薇古堡變得熱鬧起來,大家都在為穆七的蘇醒而開心。

穆七終於可以行走自如,第一件事就是挑選男老師。

律師老公寵妻上癮 平板裡面有一堆男老師的資料,不是什麼大公司招人,福利卻比公司好很多,導致應聘的人極多。

琳達生怕穆七會被資料上的男人給吸引了視線,她挑選的都是一些歪瓜裂棗的。

「小姐你看這個怎麼樣?」

「不行,下巴太長。」

「那這個呢?文憑挺好的,人還年輕。」

「這頭髮都禿成這樣了,看著比我爹地還老十倍。」穆七嘟嘴。

「那……我看這個就挺好,頭髮茂盛。」

「可他五官不好看啊,怎麼配得上塵哥哥。」

穆七很質疑琳達的眼光,「琳達,還是我自己挑選吧,你去幫我拿葯,今天的葯還沒吃呢。」

「好吧小姐,那你慢慢挑選,我很快就回來。」琳達生怕穆七選了一堆小鮮肉。

事實證明穆七不僅挑了一堆小鮮肉,而且還是各個英俊瀟洒的,才看了一眼她就捂住了心口,完了!

這麼下去說不定穆七是為了穆塵,自己還真的淪陷在這些小鮮肉裡面了。

畢竟她挑選的各國國籍都有,各種類型都有,長相還是很出挑的。

「琳達你怎麼是這個表情,是我挑的人不好嗎?」

「當然了,這些人一看就華而不實,怎麼能教好你。」琳達大義凜然道。

「我本來就不是為了學習呀,好了你拿去給塵哥哥,幫我留意他喜歡什麼類型的。」

穆七開心的坐在鞦韆上蕩來蕩去,小臉十分得意,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別正確的事情。

琳達將她挑選好的人遞給了穆塵,「塵少爺,這些都是小姐挑選好的人,那個……塵少爺你要不要拒絕?只要你不同意這些人就來不了。」

穆塵指尖滑動著平板,果然各個類型都有,小丫頭看來是思春了。

說起來穆七的年齡並不小,就像是和她同齡的顧錦已經有了孩子。

只因為穆七的身份很特殊,這些年來沒有接觸過外人,又因為身體關係沉睡多年,她的心性和外貌都和她的真實年齡很不匹配。

在幾年前穆七心臟病發作差點死去的那天他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此生只要穆七開心,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情,不留一點遺憾。

她如果想要談戀愛了,他也會支持。

穆七的病誰都無法保證能永遠不發,一旦發作那就是藥石無靈,未必每一次都有那麼好的運氣。

與其讓她帶著遺憾離開,穆塵寧願讓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照她說的做。」

「可是塵少爺……」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薔薇古堡更加熱鬧,就像是古時候皇上選妃一樣,來了許多陌生的青年男子。

各種國籍,各種專業,各種類型,就連眼睛的顏色都是五花八門。

在這個社會有人開了比市場價格高几十倍的價格來做家教,當然會吸引一大堆人前來應聘。

本以為是教導什麼富豪的子女,大家打量著這被薔薇所包裹著的古堡,實在是讓人覺得驚艷無比。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走入了童話世界一樣,這種規模程度可不是一兩天能形成的。當年一開始是因為顧柒喜歡,穆南樞給她排了一個頭,後來穆七的原因,穆塵又耗費無數經歷將全世界各種薔薇花的品種都種植了進來,經過二十幾年的發展,隨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