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莫琰拍拍他的肩膀:「有什麼話,去完醫院再說。」

莫琮點頭,很想給自己的腦袋一巴掌。

省一醫院距離普東山不算近,不過幸好進城的方向不算堵。車開到一半,傅歆發來消息,問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莫琰回復他,產品確實出了問題,但還沒來得及查原因,工商局的人估計周一會來店裡,媒體那邊暫時沒問題,我和琮哥先陪顧客去醫院。

傅歆沒有再多問,只發給他一個抱抱的小表情。

莫琰把手機丟到一旁,想平復一下情緒。

車窗外是一閃而過的樹,上面掛滿了又俗氣又喜慶的彩燈,然而他現在卻一點過年的心情都沒有了。

莫琮在手機上按出一大段話,猶豫了半天,還是遞給了莫琰。

這次「悅容」推出的產品只有潔面乳、保濕水、早晚面霜、眼霜以及護手霜,全部委託美世界生化科技代工生產,

那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廠家,和許多國際知名大牌亦有合作,產品全部順利經過了備案。而出問題的那支乳液,是套盒裡的贈品,

本來不在計劃內,但宋濤在產品上市前,覺得主打禮盒裡的商品看起來不算太誘人,於是讓產品部臨時又多加了一個贈品,

美世界那時候已經安排不出多餘的生產線,於是莫琮就讓下屬重新在上海找了廠子,趕出了五百支小乳液。

莫琰把手機還給他時,下面多了一行字——晚點再說。

半個小時后,老閻把車停在了省醫院門口,這個時間只有夜間急診能掛,走廊上到處都躺著人,

挂號處也是大排長龍,貝嘉日化的兩名員工跑進跑出,好不容易才排到隊,檢查完之後的確是化妝品過敏。 「現在怎麼著了?」晚上十點多,金睿打來電話,「還在醫院呢?」

「剛剛送走,答應一周內給他們答覆,化妝品成分過敏。」莫琰坐在椅子上,「我在這休息一會就回家。」

「我是有件事要提醒你,今天旁邊悶不吭聲那男的,不是她老公。」金睿說,「她老公名叫張偉,是有名的職業打假戶,許多平價超市早就把他列進了黑名單,估計萬達之前沒見過。」

「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莫琰意外。

「看她下午那一套流程,也不像是普通顧客,我就拍了張照找人去查了查。」金睿說,「你也快回家吧。」

「謝謝。」莫琰笑笑,「可就算他們是職業碰瓷,這次也確實是萬達出了問題,責任推不掉的。」

「莫琮呢?」金睿又問。

「我讓他先回去了,產品里混進來一個未備案,他也是下午才知情,就算查也需要時間。」莫琰站起來,「今天謝謝你,那我先回家了。」

醫院的氣氛很壓抑,他也想快點離開這裡。

急診科外的路燈是很亮的白色,白得有些冷。風捲起花壇里的枯葉,莫琰裹著外套想過馬路,一輛熟悉的保時捷卻穩穩停在了眼前。

傅歆說:「上車。」

莫琰鼻子發酸。

急診門前不能停車,因此傅歆一直開過兩條街道,才有機會把車靠在路邊,抱一抱他的美玉君。

莫琰把臉深深埋在他脖頸:「對不起。」

「乖。」傅歆拍拍他的後背,低聲哄,「沒事的。」

莫琰依舊不肯抬頭,只是一直抱著他,像一隻吃癟的小鴕鳥,有驚人的力氣和濕漉漉的臉頰

因為自責懊惱,還因為莫名其妙的委屈、精疲力竭的困意,空蕩蕩的胃隱隱作痛,卻一點食慾都沒有。

「當初我是怎麼教你的?」傅歆把手指插進他的頭髮里,慢慢撫摸,「先回家,好不好?」

莫琰帶著濃厚的鼻音說:「嗯。」

「聽話。」傅歆把他放回座椅,拉過安全帶系好,又用拇指把他的臉頰擦乾淨,「小哭包。」

莫琰低下頭。

「好好好,不逗你了。」傅歆親親他,「我們回家。」

車子一路穿破夜色。

深夜的街道很寂靜,熱鬧的只有夜市。

食物的香氣多少能喚醒味覺,哪怕是在最沮喪的時候。

1901的廚房裡,傅歆很快就煮好了一碗番茄雞蛋面,有微微的酸。

莫琰洗完澡后,從身後抱住他。

「這就是上次金睿送來的新品?」傅歆從柜子里拿出來一盒魚罐頭。

「嗯。」莫琰說,「但你不准我吃。」是很沒有道理的吃醋方式。

「現在允許你吃一點。」傅歆一手端著碗,一手拉著他坐在餐桌旁。

「我明天不能去酒庄了。」莫琰喝了口湯,覺得稍微舒服了一點,「得先把超市的問題處理好。」

「嗯。」傅歆點頭,「吃飯。」

莫琰拉開罐頭,盡量不去想那些煩心的事情。麵條只有一小碗,恰好能撫慰被寒風灌過的胃,又不至於影響睡眠。

這是一個沉默又糟糕的夜晚,但幸好有喜歡的人在身邊。

等傅歆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莫琰正坐在床上看他:「我能去客房嗎?」

「你說呢?」傅歆把燈光調暗,掀開被子靠在旁邊。

莫琰湊過來摟住他,悶悶地沒說話。

「明天謝灝會和你一起處理這件事,貝嘉日化的宋總也會親自過來。」傅歆握住他的手,「別怕。」

「金睿說今天鬧事那人是索賠專業戶。」莫琰說,「醫生也說她是常見的化妝品過敏,不一定是因為產品質量問題,

擦幾天藥膏就會康復,可誰知偏偏就趕上了悅容。」哪怕真是對方處心積慮想碰瓷,也是萬達親手送的機會。

「超市招商的確存在工作失誤,貝嘉的產品也有問題,但這些都和你沒關係。」傅歆說,「萬達處理這種事情有固定流程,你不用因為莫琮夾在其中,就加倍自責愧疚。」

「悅容已經下架了,琮哥現在估計還在加班。」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莫琰枕在他手臂上,「明早約了貝嘉在總店開會。」

「那你現在該休息了。」傅歆幫他放好枕頭,又笑了笑,「沒事,哪怕你這次真的解決不了,還有老公在。」

莫琰在黑暗中抱緊他。

空氣里是熟悉的草木調香氣。

多少也能變得更安心。

……

第二天的會議定在十點半,不過十點的時候,人已經陸陸續續到齊。貝嘉日化來了宋總、莫琮和產品經理馮躍,萬達是謝灝、莫琰、超市招商部丁經理,以及王烈。

「昨晚沒睡好吧?」在會議開始之前,謝灝看著他眼睛里的紅血絲,拍拍肩膀,「問題當然得解決,但這也不算多大的事情,別太緊張。」

「我是怕影響萬達。」莫琰嘆氣,「說到底,也是我們自己的招商出了問題。」

總裁,你爬錯牀了 「老丁昨天半夜才飛回北京,今早已經和王烈談過了。」謝灝遞給他一杯咖啡,「有件事我得提前說,王烈堅持這一切都是你的意思,包括放悅容進來,以及審核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莫琰吃驚。

謝灝點頭。

「我怎麼會跟他說這些?」莫琰放下杯子,「這太扯了,他人呢?」

「在超市部,馬上就會上來。」謝灝說,「在等會開會的時候,他可能還會推卸責任,你要有心理準備。」

「再推卸也要有證據的。」莫琰說,「我和琮哥的確是好朋友,但最多只是幫忙引薦,雙方在談入駐的時候,我也只問過王烈兩三次,每次都是在超市走廊上,人來人往的,我怎麼可能和他說這些?」

「我知道。」謝灝把文件遞給他,「先開會吧,別緊張,我相信你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

莫琰微微皺眉,猶豫著說:「嗯。」

貝嘉日化那頭準備的資料很齊全,其中就包括了這次事件的全過程,倒也沒推卸責任。宋濤一上來就承認存在工作失誤,

說新聘請的產品經理監管不力,下屬和莫琮的溝通又出了問題,才會發生備案都還沒通過,

商品卻已經開始上架售賣的情況,貝嘉願意承擔顧客此次所有的醫療費用,以及合理範圍內的賠償。

「鬧上門的只有這一位顧客,買到不合格商品的可有五百個人。」謝灝提醒,「剩下的這些,宋總打算怎麼解決?」

「我們昨晚開會,主要也是在討論這個。」宋濤說,「無非就兩種方式,第一,壓下去,我能保證乳液的配方絕對沒問題,

也會儘快拿去做相關備案,等到顧客手裡的贈品用完了,新一批的合格乳液上架,這事也就糊弄過去了。」

「第二種呢?」謝灝問。

「向消費者公開致歉,承諾哪怕套盒已經拆封使用,也可以全額退款,或者用那支贈品乳液來換一瓶200ml的化妝水。」

宋濤說,「我們其實更傾向這種解決方式,雖然短期內會面臨很大壓力,但從長遠來看,反而對企業有益。」

「所有相關工作人員,包括我本人,都會發表道歉聲明並且接受公司處分。」對方的產品經理補充,「但還是想先問問楊總這邊的意見,畢竟這件事對萬達也有影響。」

謝灝明白他的意思,貝嘉一旦道歉,就等於告訴全社會萬達的審核環節有問題,超市裡能混進去不合格商品,

這就不是一兩瓶乳液、一兩個品牌的問題了,要是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整家購物廣場。

「你怎麼看?」他問莫琰。

「我也更傾向於公開道歉。」莫琰回答,「一來為消費者負責,二來外面還有499套產品,這件事一旦傳出去,

哪怕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上網查詢后發帖,事態也會一發不可收拾,不管什麼時候,主動認錯總比被動挨打要強。」

「我也贊同顧總監的看法。」超市部丁經理附和,「並且我再提一句,相關責任人,貝嘉要處罰,萬達也要處罰,這樣才算是對公眾有所交代,也能避免競爭對手用這件事做文章。」

王烈一直坐在椅子上沒吭聲,直到聽到這句話,才抬頭瞥了莫琰一眼。

「那這件事就這樣。」謝灝提議,「我們兩家成立一個專項小組,先各自擬訂一份公開致歉函,

確認沒問題之後同時發出去,萬達也會給這部分顧客適當的補償。這件事宜早不宜遲,最好能在一周內解決。」

「沒問題。」宋濤點頭,又歉意道,「這件事說到底也是我們的責任,還稀里糊塗拉了萬達下水,實在對不住。」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先處理問題吧。」謝灝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至於萬達和貝嘉之間的合同要怎麼解決,也得排在消費者後面再說。」

「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宋濤說,「楊總放心,該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我們絕不逃避。」

秘書送貝嘉一行人去停車場,走時順便替謝灝關上了會議室的門。她平時很喜歡莫琰,所以現在稍微有些擔心,不知道接下來內部會的結果會是什麼。

「老丁,」謝灝示意,「你先說。」

「萬達超市部對入駐品牌的審核一向很嚴,像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丁經理說,

「我們的工作流程是沒問題的,這次之所以會出事,是因為招商主管沒有按照工作流程往下走。

前期貝嘉一直只報了正裝產品,從來沒說過套盒裡還有個乳液贈品,的確是我們的工作疏忽。」

「王主管?」謝灝又看向王烈。

「楊總,我知道套裝里有贈品,也早就發現了備案沒通過。」王烈抬起頭,又用很快的速度掃了一眼莫琰,

「但我跟顧總監提的時候,他說無論如何不能耽誤悅容的開業,又說備案已經遞交給了有關機構,

最遲這兩天就能審批下來,到時候再補全萬達這邊的手續和資料,也不是什麼大事。」

「我沒有。」莫琰微微皺眉,「這整件事情里,我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把貝嘉的杜總介紹給了王主管,

後續在超市走廊上的交談不超過三次,每次也只是詢問進度,從來就沒聽說品牌有任何問題。」

「楊總。」王烈繼續說,「悅容這次的入駐審批時間,幾乎是其它日化品牌的三分之一,要不是顧總監特別關照,

說杜總是他的朋友,我為什麼要這麼趕,又為什麼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可從來沒拿過一分錢的回扣,可以接受任何調查。」

「杜總的確是我的朋友。」莫琰和他對視,「但我什麼時候拿這件事壓過你?」

「經常,每次見面都會提。」王烈開始耍無賴,「顧總監,你不能因為我沒證據,現在又出了事,就開始翻臉不認賬啊。」

莫琰看向謝灝。

「先散會吧。」謝灝說,「公司內部也會針對整件事做調查,明確這究竟是誰的責任。」

「行,謝謝楊總。」王烈收拾好文件,「那我就等著您這邊的結果。」

等超市部的兩個人離開后,謝灝才問莫琰:「你怎麼看?」

「我真的沒有。」莫琰說。

謝灝笑笑:「你是公司管理層,出了這種事只會說沒有?」

莫琰:「……」

莫琰低聲道:「對不起,楊總,這件事是我沒考慮周全。」

「哪裡沒考慮周全?」謝灝繼續問。

「丁經理這段時間都不在,我算是王烈的直屬上級。」莫琰說,「他可能是為了討好我,所以才對貝嘉的事情這麼盡心儘力,又在流程上大開後門。

我當時只想著要避嫌,所以很少過問,卻沒想過人是我介紹的,我就應該全程跟進才對。」

「也有可能是他壓根就沒發現乳液有問題,出了事才想到把責任推給你。」謝灝說,「但不管怎麼樣,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現在一口咬死是你的責任,這種事原本就很難解釋清楚,更何況莫琮確實是你的好朋友。」

「我知道。」莫琰悶悶地說,「我做事欠妥,願意接受公司處分。」

「這件事我會和傅總溝通。」謝灝說,「你現在先去擬一份致歉函,再和丁經理商量一下,看到時候給這幾百位顧客什麼樣的補償,我的意見是越豐厚越好,當然,具體成本你們來考慮。」 「好。」莫琰點頭,「那我現在就去工作。」

「也別太緊張。」謝灝又安慰,「這種事在職場上不少見,還有更黑暗的,多見幾次就習慣了。」

莫琰笑笑:「謝謝楊總。」

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電腦盯著屏幕,腦子裡依舊亂成一團。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