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心裡對費亦行這種舉動很不滿的紀澌鈞,正想怒責費亦行,沒想到費亦行左一句「小太太」右一句「小公子」哄得他心花怒放。

掃了眼那個求勝欲很強的費亦行,看在費亦行還能說句人話的份上,姑且繞他一命,明明心情很好,就差點笑出皺紋的男人,故意掩飾自己因為這兩個稱呼愉悅的心情,裝的一臉平靜,「不用理會他。」

「可是紀總,我看商醫生不像是開玩笑的,對了……」他最好奇的還是……「紀總,那湯家和紀家可是世交,好端端的您怎麼就卡人家批文了呢?」

好端端?

如果不是商陸沒教好女兒,會讓湯嘿嘿帶壞他寶貝兒子?

紀澌鈞不想過多解釋,更不想看到費亦行知道這件事以後,在背地裡偷偷笑話他。

看到紀澌鈞沒說話,費亦行以為自己表達不清楚,重新詢問一遍:「紀總,這……」

本來心情不錯,結果被費亦行問的不耐煩,紀澌鈞回頭瞪了眼費亦行:還有什麼要問的!

費亦行頓時吞咽一口唾液,睜大的眼睛硬生生隨著臉上的笑容微微彎著,「紀總,我是想問您,寶少爺的愛寵小公主腦震蕩,剛剛從寵物醫院複檢回來,要不要送過來這邊照顧。」

別以為他不知道,費亦行這個傢伙剛剛想說的不是這句,「廢話!」

幸好,他的求勝欲教會他隨機應變的技巧,否則他的人生就到此為止了。「是,我馬上讓人去接小公主過來。」

「你親自去!」省的費亦行一直在他耳邊嘮嘮叨叨惹他心煩。

「是,我親自去。」瞧紀總那表情,典型的「情場不如意狂躁症」,罷了罷了,再被紀總折磨多幾天,等紀總和木小姐和好了,紀總又還是那個可愛,頭上冒著粉色泡泡,渾身上下散發出幸福氣息的溫柔男人。

……

睡醒后,已經是下去三點,木兮看到旁邊的病床上躺著一個小身影,正睡得一臉香甜,手裡還抱著一個可愛小鹿,看到這一幕,木兮的心瞬間軟了一下,拿出手機對著木小寶和木小寶手裡的小鹿拍照,因為實在是太可愛了,木兮要發到網上去,又怕會引起不少議論,便模糊了背景,只留下木小寶和手裡那隻小鹿。

木兮的消息發出去以後,紀澤深和紀澌鈞同一時間刷到了這條微博。

【日落清晨看星星:真可愛,我也好想要一隻。】

正在複檢的紀澤深看到以後,立刻吩咐旁邊的李泓霖,「馬上,按照我送給寶少爺那隻小鹿的款式,給小兮買一隻大的,現在就讓人送過去。」

「是。」

李泓霖拿著手機在一旁打電話,因為這隻小鹿是JS集團旗下一個玩具品牌剛出的新品,而景城也只有一家旗艦店在營業,必須得儘快打電話,否則這隻小鹿就要被人買走了。

在等待李泓霖處理這件事得時候,紀澤深配合著岳鴻泰做檢查。

最後一步,檢查完紀澤深的腳后,岳鴻泰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躺在床上的紀澤深起來,問了句:「我康復的怎麼樣?」

背對著紀澤深的岳鴻泰語氣平靜說道:「紀董,您的身體恢復的可以,只是……」

「只是什麼?」紀澤深很擔心,自己一直以來擔心的那個問題,會真的是一個問題。

「也沒什麼,只需要多加調理我相信會全面康復。」有些話,暫時還是不適合說,以免影響紀董的康復。

看到岳鴻泰欲言又止好像有所忌諱,紀澤深正要追問下去,就被回來的李泓霖打斷了,「紀董,旗艦店那邊說,1.6那隻大鹿參加百貨公司舉行的活動正在展示,因為簽了合同,所以暫時不能做任何處理,如果要的話,只能等一周以後。」

聽到這話,紀澤深的眼神有些失望,但既然是一早就簽好的合同,現在貿然毀約對公司形象也不好,「這樣,一周后馬上送到木小姐那裡去。」

「是。」

比起紀澤深在得知木兮喜歡這隻小鹿后立刻讓人給木兮送一隻大的,紀澌鈞顯得有些不耐煩,就連看這隻小鹿的眼神都多了幾份敵意。

「什麼破東西,也值得分走屬於喜歡我的心?」他家小丫頭的心,只能裝他一人,除了他以外,她喜歡什麼,他都認為這個東西不該留在世界上,當然,那個臭小子因為長得像他,所以勉強能接受。

越想越吃醋的紀澌鈞,舉起手裡的菜刀差點就把手機砍成兩段。

木兮發完微博后,立刻收到不少評論,有祝福的,也有詛咒和漫罵的,木兮關閉了評論區。

從病房外進來的夏明義看到木兮醒來了,快步上前,「木小姐,醒來了?」

「嗯,對了,紀董他們呢?」

「寶少爺睡著后,紀董就帶著李助理回去了,說是晚上再過來。」

看到夏明義手裡拿著東西,木兮問了句:「這是?」

「要帶寶少爺去做檢查。」

「我也去……」木兮說著要掀開被子,可是當她的手抬起時扯動了身體里的某些部位痛到木兮差點喘不過氣來。

看到木兮身體頓住,一臉疼痛的表情,「木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

「木小姐,你才剛醒來沒多久,別亂動,還是好好休息,寶少爺你就放心好了,交給我照顧,我會看好寶少爺的。」說著,夏明義走到木小寶的病床旁,彎腰抱起人。

木兮擔憂的眼神隨著夏明義的腳步而挪動。

看著小寶還未醒來,趴在夏明義肩膀上,木兮心裡就有數不清的擔心,她也好想一塊過去陪著他,可是身體一挪動,那種疼痛感便卷席而來,無法自己下床跟過去的木兮,只能看著夏明義把人抱走。

在一旁守著的保鏢,一個跟著出去開門,一個留在病房裡照看木兮,望見木兮用手撐著床,表情很痛苦,快步上前,「木小姐,沒事吧?」

「我沒事。」木兮放輕呼吸,在保鏢的攙扶下躺回床上。

此時外面,夏明義抱著人進了電梯后,隔壁的電梯門打開,從電梯里出來的女人,左手拎著一個黑色的包包,右手提著水果籃,籃里還有一束花,踩著高跟鞋,目光平靜看向前方,直直往前面門口守著幾個保鏢的方向走去。

看到有人過來,而且這個人還是大家都熟悉的那位賴小姐,其中一個保鏢上前把人攔住,「不好意思。」

看來紀澌鈞很寶貝木兮,還派了那麼多人過來,賴毓媛摘下墨鏡,並未因為被攔住就發怒,而是保持一貫的大家閨秀舉止得體的作風,「麻煩跟木小姐說聲,我是來探望小寶的。」

「不好意思賴小姐,寶少爺需要靜養,不能……」

保鏢話沒說完,就看到賴毓媛轉身背對著他,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

與此同時,病房裡傳來木兮的手機鈴聲。

「賴小姐,請你……」想要上前阻止,卻被賴毓媛一個轉身往後退避開。

賴毓媛當著保鏢的面撥通木兮的電話,很快那邊就接通了,「木小姐,我是賴毓媛,我想跟你見個面。」

其實,她多少也料到賴毓媛會打電話過來,按照慣例,某些第三者上位后不都是會打著關心的旗號來炫耀成果么,正好,她也想藉機摸摸這個賴毓媛的底,「好,你約個地點和時間。」

「我現在在病房門外。」

沒想到賴毓媛會直接過來,這種不請自來沒有提前打招呼的做法讓木兮有種感覺,那就是——來者不善。

「我叫人出去接你。」

「好,我等你。」賴毓媛掛斷電話時,眼前的保鏢已經退了一步,但是看她的眼神卻很不友善,好像她的到來並未受到歡迎。

賴毓媛絲毫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她,目光淡定站在原位等木兮叫人過來接她。

等了差不多有七八秒,賴毓媛就看到遠處的病房門推開,一個身材很壯的保鏢朝她走來,還未走近就沖著阻攔她的保鏢說道:「讓她進來。」

「是。」剛剛攔住她去路的人往後退了一步。

賴毓媛微微點頭致謝隨後跟著出來接她的保鏢進病房。

進到病房,剛入眼的就是兩張病床,緊接著當她看到木兮穿著病號服坐在床邊時,賴毓媛眼神有些疑惑,木兮怎麼住院了?

另外一個保鏢伸手接過賴毓媛帶來的東西。

賴毓媛把東西遞給保鏢后,來到床邊,目光打量四周,「抱歉,沒想到你住院了。」

木兮笑了笑,遞了眼旁邊的位置,「坐吧。」

她以為,木兮會拒絕和她見面,或者是見面後會對她痛罵一頓,可,這些都沒有發生,木兮臉上的笑容和友好讓人出乎意料,賴毓媛坐下時,動作無比優雅,先是用一隻手捂著裙子,再慢慢坐下。

坐下后,賴毓媛並未拖泥帶水兜圈子,而是直接步入主題,「小寶呢?」

「他去做檢查了。」賴毓媛喊小寶喊得那麼親切,莫名讓木兮心生不安。「我這裡除了白開水就只有普洱茶,你要喝什麼?」

「哦。」這樣也好,賴毓媛看了眼兩旁的保鏢,「不用了,我想跟你單獨談會。」

木兮順著賴毓媛的目光看向守在房間的兩個保鏢,保鏢聽到賴毓媛說要和木兮單獨相處,眼神立刻露出擔心,還衝著木兮搖頭,生怕木兮答應以後會被賴毓媛欺負。

她知道,大家都擔心她,可是有些事情註定是要她去面對,「你們兩個先下去休息下,一會再過來。」

「木……」其中一個保鏢不敢走,畢竟沒有紀董的命令,誰也不敢輕易在這個時候離開。

木兮知道沒有深哥的話,這種場合這兩個人是不會離開的,因為賴毓媛在這裡,也不好直接說出來,木兮只能用帶著懇求的眼神看著他們二人,「……」

雖說要聽命於紀董,但紀董也是聽木小姐的,孰輕孰重,這兩個人還是分得出來,兩個人對視一眼,深思過後,對著木兮點頭,「那我們十分鐘以後再進來。」

「好。」

看到那兩個保鏢如此緊張木兮和戒備她的存在,賴毓媛笑了,在房門關上后,賴毓媛小聲說了句:「看來,紀總對我還是不信任,怕我傷害你,特地安排了兩個人在這裡看著。」

她倒希望是,可惜不是,「不知道賴小姐來,所為何事?」

她並不想成為傷害木兮的那個殘忍之人,只是為了保住家族生意,她也沒有其他路可以選,「那晚的事情,對不起,我沒想過傷害你。」

賴毓媛的一句話,弄的木兮心裡一陣亂,但很快木兮就用陰謀論來定義賴毓媛說這番話的目的,穩住自己不安的心以後,木兮笑了笑,「不必道歉,紀先生都跟我說了。」

說了?

如果木兮知道還會笑得那麼平靜?

恐怕以紀澌鈞對木兮的情,不敢把這件事的真相完完全全告訴木兮吧,以至於才派了那麼多的人來這裡攔著她,就怕有個知道真相的人過來對木兮說什麼是吧。

從她踏入醫院的時候,賴毓媛就知道自己能和木兮見面談話的時間並不多,說不定,紀澌鈞已經收到消息,在趕來的路上。

紀澌鈞不想傷害木兮,她也不想,只是,對不起,商場如戰場,善念是換不來一切,每一個人殘忍的人,豈不是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第二天一早,路南收拾好東西,就來敲蘇北的房門。

蘇北早就收拾好了行李。

兩個人下樓退了酒店,直奔農家樂。

這個農家樂,設計的很有風格。

背靠著安溪市著名的安山,面前是南溪的下流區域,名為安溪。

農家樂的房子,全都是木竹板的,每一個房子前面,都掛著一個珠子製成的風鈴。

蘇北聽路南說,這些風鈴,都是這個農家樂的主人,他的太太親手製成的。

蘇北由衷的感嘆,這位太太,還真是一位心靈手巧的人。

路南告訴蘇北,這裡不僅有安溪,他們可以去淺水塘里釣魚,還可以去後山,也就是安山的一部分區域,採摘一些野生食物。

他們踩回來的東西,老闆娘都會幫他們做成豐盛的野味。

只不過,進入安山需注意,安山靠近農家樂這一部分,可以進入,但是,太深就不行了。

據說那裡是國家一級野生保護區,裡面有許多一級保護動物。

他們雖然是稀缺的動物,受到國家保護,但是,大多數都是野性未除,一般都不讓人靠近的。

路南打算,第一天帶著蘇北釣魚,第二天帶著蘇北去上山採摘野味。

第三天返程。

路南將一切的計劃的如此周密,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會遇到意外。

第一天剛到的時候,蘇北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裡。

尤其是這裡靠近大自然,而且,農家風味氣息很重,讓她整個人,就像是徹底活過來了一樣,開心到了極點。

看著她活蹦亂跳的樣子,路南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好像前幾天,在宴會上發生的事情,早已過去了好久好久。

蘇北和路南放下行李,兩根歇息了一下,便去淺水塘釣魚。

蘇北以前根本沒有釣過魚,她看見路南坐在那裡,一本正經的釣魚,她就忍不住過去搗亂。

結果,她搗亂了半天,路南依舊是正襟危坐在那裡,頗有一種坐懷不亂的感覺。

蘇北拿著魚竿,圍著水塘,四處亂跑,時而發出清脆的笑聲。

路南看著她,無奈的搖頭。

雖然很鬧,但是,最算是活過來了。

看著蘇北拿著釣魚竿,歡快的在魚塘里戳來戳去,路南嘴角露出一抹寵溺的笑容。

"別亂跑了,這個水塘周圍,有軟泥,小心栽倒!"路南剛說完,蘇北就撲騰一下,栽倒在地上,渾身弄得都是泥巴。

路南並沒有憋住,直接笑了出來。

蘇北從地上爬起來,衣服上還是泥巴。

她生氣的瞪了路南一眼,向著房子跑去。

蘇北路上遇見老闆娘了,她看著蘇北狼狽的樣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丫頭,摔倒了啊!"老闆娘問。

蘇北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剛才沒有注意,在一個泥坑裡摔倒了!"蘇北低頭說道。

老闆娘無奈的搖搖頭。

"好了,你趕緊去那邊的清水區,沖一衝吧,然後回去換身衣服!"老闆娘笑著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趕緊跑開了。

看著蘇北跑開,老闆娘忍不住笑了笑。

年輕就是好啊,朝氣蓬勃,充滿活力。

蘇北洗完澡,換了衣服,繼續去淺水塘找路南。

結果,她驚奇的發現,路南在她離開這會,已經釣了好幾條魚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