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失笑,「裝個十八歲少年,你是真的不像!強吻這東西,真不適合你這種大叔……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男人忽然越過桌面,一手撐著桌角,一手將她的腦袋勾了過去,薄唇直接壓了下來。

重重的吻了一下。

在她反應過來要推他的時候,他倒是識趣的已經鬆開了她,「好了,吃飯吧。」

夜千寵當著他的面,直接抬手擦了一下嘴唇,「吃著飯呢!」

男人卻好整以暇的看了她,「原來你真的不反感我?」

她瞥了他一眼,剛要說什麼,電話響了。

夜千寵起身去接電話,是查理夫人打過來。

「千千,下午發布家族更姓,你不過來么?」

她笑了一下,「我就不用過去了,你全權做主的事。」

其實,她是懶得應對家族內的一幫長者,明明大多是尸位素餐的主,但是那張嘴可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那明天第二次開庭,你去么?」查理夫人又問。

夜千寵看了看那邊等她一起吃飯的男人,繼續搖頭,「不去。」

她若是去了,師父不知道得多生氣。

神武帝尊 想到這裡,她也不忘問一句:「你最近,跟師父見過面么?他身體沒什麼異樣吧?」

RLV還沒正式對外發布,所以直接用在戰辭身上,是一種比較冒險的行為,

只聽查理夫人道:「應該沒有,看著他狀態不錯。」

難怪這麼多年,要花費那麼多人力、資力去研究這個東西,這個作用是很客觀的,不怪叫做起死回生的葯。

她點了點頭,放心下來。

掛了電話,夜千寵回到凳子上,手裡還拿著手機。

一邊給林介發著信息:【下午家族有發布會,查理先生和馮璐出得來么?】

【應該不會,一周之內禁足了別墅周圍數十里。】林介回復很快。

夜千寵放心了。

否則,父女倆過去一鬧,查理夫人不一定應付得來。

下午下班前。

查理夫人那邊的發布會沒有什麼騷亂,但是夜千寵的手機卻快要被打爆了。

都是查理別墅那邊的,或者換成查理先生和馮璐的手機號,輪番打進來,估計是因為走不出來,沒辦法去干涉發布會,只好找她了。

這個時候,其實夜千寵只好把鍋推給查理夫人,說這事是查理夫人的意思,她沒有授意,而且既然把權力都給了查理夫人,她也無權插手即可。

但她做事不喜歡藏著掖著,也不想把查理夫人一個人推到他們父女倆的槍口上。

最終,她接了電話,聽著那邊連番的反問后,顯得很坦然,「沒錯,這件事,從我宣布接管家族那天就想過了的。」

她這個回答一出去,電話那頭的馮璐明顯已經被氣炸了。

僅有的幾句英文粗話都從話筒扔到她耳朵里。

夜千寵只是聽著,神色淡淡,一點也不惱。

沒大會兒,電話被查理先生接過去了,「千千,我不明白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柔唇微抿,「我知道這件事對你們來說,有些突然,但現在家族既然歸我管,更名改姓本身也不是多大的事,對么?」

「何況,查理這個家族已經臭了,改個姓而已,主體沒變,我也說過,絕不會虧待你們,所以,實質上沒什麼改變,只要你能過心裡那個坎兒就行。」

她說話輕輕徐徐,明明是一件讓人生氣的事,偏偏覺得這時候跟她爆粗簡直是只能顯示自己的素質低下。

當然,夜千寵的話也是足夠具有說服力的,她做過保證不會虧待任何人。

這會兒,也給查理先生挑明:「如果家族內部有誰不服你太太,甚至想要反,那就請他離開這個家族,未來的夜家絕對不缺人。」

說完這些,她結束了通話。

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明天的庭審結果。

一晚上,並不算難熬。

她睡得早,起得也早。

起來后慢悠悠的洗了個澡,把頭髮吹乾,然後拿了兩本雜誌去了後院。

這個天氣,有陽光,有微微的秋風,適合安安靜靜的看雜誌休閑,看其他書,她還真看不進去。

以前,她去訂做戒指的時候,就是因為看了雜誌。

巧了,又一次看到那個品牌的模特代言海報,新款的戒指,確實閃眼。

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也收到一枚。

時間一點點過去,太陽慢慢的升起來。

中途除了蕭秘書給她送水,也沒人打攪她。

林介去了法院外,要獲取第一手消息。

關於這個案子,到目前為止,對外是不公布的,因為無論原告還是被告,身份都不一般,加上案情特殊。

十一點多的時候。

林介給她來電話了,「臨時休庭了,下午才開庭。」

「知道原因么?」她手裡翻動著雜誌。

那邊,林介稍微蹙著眉,大概是不太理解,但原因是知道的。

道:「據說是寒愈提出把他移交給洛森堡律法審判,說夜南是洛森堡出來的,既然是夜南的案子,現在查理夫人掌管的家族也姓夜了,這事,理應按照洛森堡律法來執行接下來的審判。」

「知道了。」她點了點頭。

林介似乎是納悶了,「您不意外?」

她淺笑,「沒什麼好意外的。」

林介看著掛掉的電話。

最近總覺得,很多事,她都只是讓他們按部就班去做,但是下一步、下下一步的目的,她隻字都不透露。

這種感覺,就像她是那個精明的工程師,而他們只是按照圖紙施工。

他想說,她的心思越來越深了。

夜千寵甚至知道,下午開庭,最後的結果肯定是洛森堡方面接管這個案子。

她沒去使館,但是給使館打了電話。

使館方面也會帶著她和祖奶奶的授意去接觸這個案子,查理夫人雖然曾經是夜南的妻子,但現在夜南的家人方面要求接管案子,她也不能說什麼。

果然。

下午,結束庭審,她就接到了查理夫人的電話。

「千千,這是你的安排?」

「嗯。」她也坦然承認。

「為什麼?」

夜千寵聲音略低,「這個案子,我不忍心親手處理,只能交給你,但你現在還是查理先生的妻子,我怕讓你一直處理我爸的案子,會影響你們夫妻感情。」

查理夫人似乎是笑了一下。

「千千。」

她聲音帶著幾分琢磨,「從一開始,費盡心思把家族捏在手裡,到改姓,其實你壓根就只是為了借我的手,把寒愈送到洛森堡法院?」

她在保護他。

夜千寵沉默著。

「你放心,我並沒有生氣!」查理夫人道:「只是覺得,你這麼深的心思,居然也瞞著我?」

她道:「這件事看起來容易,但除了你,別人也辦不到,我確實該感謝你,順便把家族當做給你的謝禮了!」

查理夫人瞠目結舌。

誰見過這樣大的謝禮?

「你把寒愈放到你祖奶奶手裡,就確定他會完好?」

「聽天由命。」她淡笑。

說得如此輕描淡寫的聽天由命,必然是早就有了考量。

*

寒愈的案子交接給洛森堡方面,花了十來天的時間。

這期間,夜千寵試著跟師傅聯繫,結果不出意外,被罵得都沒有說話的餘地,她倒是好脾氣的聽著,然後囑咐他:「您注意身體,有什麼反常、不適,及時告訴我。」

「我看我乾脆去和閻王喝一杯更合適,到時候說不定和閻王打好關係,還能直接把寒愈拉下去!」

這話聽起來不疾不徐,其實已經是咬牙切齒了。

她笑了笑,「師父您剛下床沒多久,肯定長命百歲。」

那頭氣得直接把電話給撂了。

那個時候夜千寵是不知道師父有沒有在背後罵她,但是等祖奶奶派了洛森堡法院的人過來接洽,第一次結果出來后,師父肯定是罵她了,絕對。

洛森堡接管案子之後,第一次庭審設在她的駐外使館。

她在辦公室。

庭審開始之前,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抬眸見男人走進來。

他一手慢悠悠的搓著核桃,一手把門關上,朝她走過來,目光低垂,「這次有沒有給我挖坑?」

從一開始,他的主旨是靠近她、討好她,給她挖坑,隨後坑到她的人,坑到她的權力。

但是回頭去看,會發現他永遠在踩她的坑。

所以,心有餘悸,不得不來問問。

女子抬眸,月眸淺笑,「馬上就開庭了,你不跟律師好好交流訴求,來我這兒串門?」

男人停在了她辦公桌前,彎下腰,「別人都不用放在眼裡,除非你坑我。」

她微微往椅子上靠,拉開跟他的距離。

還是那句不真不假的話,「我那麼喜歡你,怎麼會坑你呢?」

男人直起身,冷哼,「女人的話能信?」

夜千寵笑意加深,「女人的話不能信,你還專門上來問我?」

他被噎得說不出話。

只最後看了她,「如果真的要關進去一段時間,你會來探監么?」

這個話題忽然有些沉重。

夜千寵臉上的笑意也沒有了,手裡的鋼筆輕輕慢慢的轉動著,道:「我以前經常出入各個國際監獄,所以最討厭這個地方。」

男人這才忽然彎了一下嘴角,「聽你的,我盡量不進去!」 送走了刻薄男,夜千寵在座位上安靜的呆坐了一會兒。

她臉上並沒有什麼擔憂。

反而覺得,這麼長時間,她走一步算一步,這件事,總算可以告一段落,只是期盼那個人能早一些回來。

否則,她只靠自己的直覺,靠她對他的信任,恐怕不能一次一次的保他。

辦公室窗戶邊的陽光從窗檯底下,一點點的往裡挪,已經挪到了茶几的位置。

終於,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推開。

蕭秘書走進來,「大小姐!」

她抬眸,「結束了?」

蕭秘書點頭,道:「寒總的律師提出給他做鑒定,證明他現在的精神問題,以及要證明當年開槍的時候,他也存在精神問題,所以,時間應該比較長。」

她微蹙眉,「這個結果出來之前,他沒有人身自由?」

「也不算。」蕭秘書搖頭,「只是限定了他的活動區域。」

哦,那就是跟查理先生和馮璐類似,被限制活動了。

但是,刻薄男被限制活動的區域,跟查理先生父女倆又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鑒於寒總的國際身份,加上這個案子的被告方和中途可能開庭需要,他的限制區域是設有洛森堡使館的華盛頓和國內全部省份。」

束手就情 夜千寵聽到這個結果,有些想笑。

也就是,他完全可以在華盛頓隨便亂走,國內更是全國不限制?

挺好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