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啊,我真是!」看著夜刀神十香雙眸中再度出現的懷疑之色的宋傑用手捂住鳶一摺紙的嘴「摺紙你快回去吧。」

「我是不會回去的!」繞開宋傑的鳶一摺紙再度試圖攻擊夜刀神十香。

「魅惑人類。」再次擋在鳶一摺紙面前的宋傑為了阻止她不得不使用魔法,成功魅惑了鳶一摺紙后開口「摺紙你稍微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好。」被魔法魅惑的鳶一摺紙走到一邊坐下后閉上眼睛。

「總算是搞定摺紙了,不過還有些細節要完善。」使用幻術讓AST的其他隊員認為鳶一摺紙依舊在和夜刀神十香對峙后看向夜刀神十香「抱歉十香,摺紙和她的父母差點兒被精靈殺了。」

宋傑拍著自己的額頭「說起來,十香你可以自主控制空間震的產生嗎?」

「啊?」夜刀神十香指著宋傑一臉驚訝「小傑,你剛才使用的是魔法嗎?」

「沒錯。」點頭的宋傑一臉嚴肅的看向夜刀神十香「十香,我有個很重要的問題要問你。」隨即把自己剛才提出的問題又重複了一遍。

點頭確認的夜刀神十香反問「可以啊,小傑你問這個幹什麼?」

宋傑說出了他詢問此事的目的。「你不是不想被機器人軍團攻擊嘛,只要你出現的時候不引起空間震,那她們就絕對不會出現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嗯,可不能把耳機忘了。」早早起床的宋傑從床頭拿起耳機塞進耳朵中「雖然琴里的那些手下不怎麼靠譜,但還是能夠起到一點點兒作用的。」

換好衣服的宋傑走到琴里的房間外,輕輕敲著房門「琴里,今天說不定能夠遇到十香,你記得早點兒抵達佛拉克西納斯。」

「唔,知道了。」打開房門的琴里揉著惺忪的睡眼點頭「我等下直接傳送到佛拉克西納斯,現在就讓我再睡一會兒吧。」使勁把房門關上的琴里躺回床上,用被子捂著自己繼續睡覺。

看著房門隨著「轟」的一聲關上的宋傑一臉苦笑「我也是服了,還是趕緊去找十香吧。」

在廚房中做飯的士織發現穿著校服的宋傑一臉驚訝「誒?小傑你這是要幹什麼去啊?今天不是不上學嘛。」

「我知道,我今天有點兒事要出去一趟。懶得找衣服就直接把校服穿上了。」走進廚房的宋傑洗手後走到士織身邊「我可愛的妹妹呦,今天的早餐要做什麼,我也來幫忙。」

「不要用和琴里說話的語氣跟我說話,我才不承認你這個比我大不了幾天的哥哥呢!」對宋傑翻了個白眼的士織指著菜板「今早要做三明治,我煎肉餅,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沒問題。我可愛的妹妹,接下來就好好看看我的表演吧。」在士織頭上摸了一把的宋傑開始協助士織。

「小傑,你幹什麼啊!」臉龐泛紅的士織狠狠的剜了宋傑一眼后氣鼓鼓的把第一塊煎好的肉餅拍在切片麵包上「給我老實做飯!」.

「小的一定老老實實的做飯。」點頭的宋傑立即老老實實的做起了早餐。沒一會兒宋傑和士織就準備好了早餐。

在床上又睡了一會兒的琴里走下樓梯看著餐廳中的宋傑和士織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哥哥?今天的早飯是你做的嗎?」

「不是,是我和你可愛的姐姐一起做的。我可愛的妹妹呦。」把座位拉開的宋傑推著琴里坐下「快點嘗嘗我們的手藝。」

「小傑,你今天這是怎麼了?」聽著宋傑稱呼的士織眉頭緊皺「今天怎麼表現的這麼奇怪?」

撓頭的宋傑很是尷尬「很奇怪嗎?不至於吧?」

「哥哥,你今天的表現的確很奇怪啊,怎麼總是用『可愛的』前綴,這可不是哥哥你的性格。」妹妹琴里不斷點頭,非常同意士織的觀點。

「那好吧,我還是不學習琴里的講話方式了。」點頭的宋傑看向琴里「說實話,我自己這麼說的時候都覺得怪怪的。琴里你這麼說話,自己不覺得奇怪嗎?」

「一點兒都不奇怪啊。」搖頭的琴里咬了一大口漢堡,發出滿意的聲音「嗯!這個漢堡好好吃!」緊接著拋棄淑女禮儀的琴里飛快的解決了自己手中的漢堡。

早以風捲殘雲的速度吃光了早餐的宋傑摸著琴里的腦袋「喜歡吃就多吃一點兒,我就先走一步了。」來到玄關的宋傑對士織和琴里擺手後走出了五河宅…

來到都立來禪高中正門前的宋傑看著臨時休校的告示牌和學校周圍的警戒線「嗯,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十香到來了,趁著她還沒來都時候先四處逛逛吧。」

沿著警戒線溜達的宋傑很快就發現了那塊十香用靈力刻下自己名字的黑板碎片。將其撿起的宋傑嘀咕「如果真的有所謂的世界修正性,那等下聽到的就是…」

「小傑?喂!小傑,不許無視我!」十香充滿怒氣的聲音傳進了宋傑的耳朵中。

轉身看向站在廢墟上的十香的宋傑打招呼「十香,你好啊。今天是來找我約會的嗎?」

「總算注意到我了,笨蛋!笨蛋!」從廢墟上一躍而下的十香站到宋傑面前點頭「好了,小傑,我們現在就去約會吧。約會!約會!…」

「當然可以。」點頭的宋傑指著依舊是一身靈裝的十香「雖然十香你沒有引發空間震,讓AST還沒有出動。但如果你穿這一身衣服的話絕對會被AST發現,所以在約會之前,十香你必須換一套衣服才行。」

十香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雙手捂著胸口「小傑,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在這裡脫吧?」

「怎麼可能。」搖頭的宋傑用魔力具現出一套來禪高中的校服「這樣的服裝就可以了。」

一臉好奇的十香用手指直接捅穿了宋傑用魔力構成的衣服「小傑,你也是精靈嗎?」

「當然不是,我使用的是魔力。」搖頭的宋傑取消了自己用魔力構成的衣服「十香你還是趕緊換衣服,我們還要去約會呢。」

「嗯。」這才想起來還要約會的十香舉起自己的右手,身上的靈裝逐漸的變成了來禪高中的校服,自己看了一下身上的校服后詢問宋傑「小傑,你看這樣行嗎?」

「非常棒。」宋傑豎起一根大拇指「現在我們就開始今天的約會吧。」

「嗯嗯!」雙眼放光的十香跟著宋傑「話說,約會到底是什麼啊,小傑?」

摸了一下下巴的宋傑有些不確定道「簡單來說就是男生女生一起外出遊玩。」

「只有這樣嗎。」大失所望的十香睜大眼睛。

「當然不是,不過對於目前的我們來說就是這樣。」宋傑說著拉起十香的纖纖玉手「我們走吧。」

「嗯。」一臉開心的十香詢問宋傑「不過我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呢?」

「我們去商業街。」

「好多人啊!他們不會攻擊我吧。」看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的十香臉上滿是警惕之色「而且這些人又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們當然不會攻擊你,而且這才是正常情況下城市的情況。」宋傑拉住想要先下手為強的十香「因為空間震的原因,大家都會在地下避難,只有AST的人出現在城市中,所以你見到的人其實只是很小一部分。」

「現在你相信我說的不是所有人都想殺你了吧。」宋傑指著周圍的路人「所以十香你以後不要總是認為他們要攻擊你了。」 「嗯姆,我相信小傑。」點頭的十香在宋傑的勸說下放下了警惕,開始打量起周圍這些自己第一次看見的新奇事物的同時如同十萬個為什麼一樣的不斷提問,用手指向一家店鋪再度開口「小傑,這個是什麼啊?」

宋傑看了一眼櫥窗中展示的衣服回答道「這是服裝店,人們會從這樣的商店買自己想要的衣服。十香,要去看看嗎?用靈力幻化的衣服還是有所消耗的吧?」

「嗯…也對,那我們就去服裝店看看吧。」點頭的十香拽著宋傑走向了服裝店。

剛要走進服裝店的十香突然閉上眼睛,輕輕抽動瓊鼻「小傑,這是什麼香味?」

「香味?」掃視了一眼周圍店鋪的宋傑臉上露出瞭然之色「哦,應該是麵包店剛出爐的麵包。十香,要進去看看嗎?」

十香歪著腦袋詢問宋傑「麵包店?那是什麼地方?」

「是一種製作和售賣一種名為麵包的食物的店鋪。」不打算繼續詢問十香的宋傑直接把她拉進了麵包店中「總之先進去看看吧。」

「吶,小傑。這個是什麼麵包?」雙眼放光的十香指著店員手中正在搬運的新鮮出爐的黃豆粉麵包「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

買了一個麵包並將其遞到十香面前的宋傑聲音中滿是無奈「喏,你要的黃豆粉麵包。別忘了擦乾淨口水。」

接過麵包的十香飛快的咬在了麵包上「這個黃豆麵包好好吃!」隨後對手中的麵包大舉進攻,三五秒的時間就解決了自己手中的麵包。

吃完麵包的十香對著手指「小傑,可以再給我買一個嗎?」

「當然可以,不過食物可不是只有麵包哦。」一臉笑意的宋傑詢問十香「十香,你現在還確定要再買一個麵包嗎?」

「嗯!」點頭給予宋傑肯定回答的十香瞪大眼睛「買完麵包后我們就去吃別的食物吧,我想先通過食物來了解這個世界。」

「咕嚕。」十香腹部傳出的聲音讓她臉上一本正經的神色變成了羞紅,一把從宋傑的手中搶過第二個麵包后快步走出麵包店。

無奈搖頭的宋傑在為第二個麵包結賬后匆忙跟上了開始品嘗各式美食的十香,並為她的所有話費付款。手中的錢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乾癟。

嘴角抽搐的宋傑在繼續充當十香的『人肉錢包』的同時詢問琴里「琴里,我這也算是為人類的安全出力了,你們垃塔托斯克就不打算給我提供一些資金補助嗎?」

「哈?能夠把和美少女約會這種事情當成工作的哥哥你還要什麼資金補助!」琴里那恍若突破天際的怒吼出現在了宋傑的耳朵中。

放棄公款報銷的宋傑只得繼續著自己的『人肉錢包』生涯。

「那不是五河同學嗎?他這是在約會?」發現宋傑身影的山吹亞衣臉上滿是震驚之色「麻衣醬,美衣醬,我們這可是發現了一個大新聞啊。」

藤袴美衣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嗯嗯,沒想到我們三人組今天居然在商業街發現了這麼大的新聞,看來五河同學妹控的消息是假的了。」

「我更好奇五河同學身邊的那位少女是誰,雖然穿著我們學校的衣服,但是我可以肯定他身邊的少女絕對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葉櫻麻衣的注意力則放在了正在四處搜尋美食的十香身上。

把注意力放在宋傑和十香身上的三個少女並沒有發現她們身後還有一個名為鳶一摺紙的同班同學。

「那傢伙是『公主』!她為什麼和小傑在一起?為什麼她的出現沒有引起空間震?」臉上難得的出現表情的鳶一摺紙一臉凝重的撥通了一個電話「AST,鳶一摺紙下士,A-0613。調派一台觀測機給我,我現在在商業街…」

結束通話的鳶一摺紙的目光緊緊盯著和宋傑有說有笑的十香「我絕對不會允許精靈存在於這個世界!所有的精靈都必須死!」

注意力放在十香身上你的宋傑自然沒有注意到四個看到自己並做出不同表現的少女。又摸了一下厚度已然見底的錢包「那個,十香,我們今天就到此為止好不好?」

「誒?為什麼啊?我明明都還沒吃飽呢!」一手一串章魚燒的十香臉上滿是失望的神色。

宋傑從錢包中取出僅存的幾張鈔票,無奈聳肩「雖然我也很想讓十香吃飽,但是我的確沒有錢了錒。」

「錢?那是什麼?」從宋傑手中接過鈔票的十香撇嘴「這不就是紙嘛!我也有。」拿出幾張紙的十香交給宋傑。

「錢和紙是不同的東西…」費儘力氣給十香解釋清楚錢為何物的宋傑總結道「所以沒有錢就不能買東西吃了。」

吃完兩串章魚燒的十香點頭「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所有的食物都是可以直接拿來吃呢。」

「笨蛋哥哥!你都做了什麼!十香的心情正在飛速下降。」

「我也很絕望啊!我身上的現金已經花光了,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宋傑的聲音中充滿了無奈「要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問你能不能報銷花費了。」

沉默片刻的琴里再度開口,這次的語氣緩和了很多「唔,我知道了。哥哥,你拖住十香五分鐘,等一下我來搞定。」

「好吧,我儘力而為,希望琴里你們的動作能夠快點兒。」結束和琴里通話的宋傑長嘆「希望我能夠堅持到你們完成準備。」

聞著其他散發著香氣的食物的十香目光炯炯的盯著宋傑「也就是說只要有錢就行了吧?那我就想辦法弄點兒錢就好了。」說話間目光轉向一個ATM機的十香食指上凝聚起了一枚紫色的靈力球。

「住手!」一頭冷汗的宋傑趕緊握住十香的手指「十香,不要亂來。」

「明明有錢就可以買更多的東西吃了,小傑你為什麼要攔著我啊?」撅著小嘴的十香看著宋傑,聲音中滿是不解。

「十香你這樣做可是會引來AST的。」

聽到宋傑這句話的十香立即安靜下來,手指上的靈力球也隨之消失不見。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調來觀測機的鳶一摺紙用自己的手機操控並監視著十香的一舉一動「這傢伙絕對就是『公主』,可是她的出現為什麼沒有引起空間震警報?」百思不得其解的鳶一摺紙向AST基地求助「基地,能確認這個女人的身份嗎?」

正在AST基地中當值的日下部燎子看著大屏幕中出現的靈裝狀態下的十香與校服十香的圖片,以及正中央出現的紅色文字框,眯起眼睛舔著嘴唇「存在一致率98.5%嗎?這個數值可不是用偶然能夠解釋通的。」

「果然沒錯,那個傢伙就是『公主』!」聽到日下部燎子的話,鳶一摺紙解除了對觀測機控制「我現在就回基地,隊長您趕緊請求狙擊許可吧。」看著失去自己控制的觀測機飛向基地的鳶一摺紙匆忙離開了小巷…

「小傑,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撅著小嘴的十香苦著小臉揉著自己的肚子,有氣無力道「我的肚子真的好餓啊!」

「那我再去給你買幾個黃豆粉麵包怎麼樣。這次十香你慢點吃,應該能多堅持一段時間。」

「嗯。」在宋傑前往購買麵包時候,東張西望的十香被一個小孩子的行為吸引了。

「媽媽,你看我有好好的扔垃圾哦。」一個看上去四五歲左右的小孩子在把自己手中剩下的包裝紙扔進垃圾桶中后跑向自己的媽媽,等待著她的誇獎。

買完麵包回來的宋傑正好看到了這孩子的母親用摸頭的方式誇獎他「新一真了不起。」

十香把自己吃過的所有小吃包裝收集到一起,跑到垃圾桶前把垃圾扔進去后又來到了宋傑的面前低下腦袋,頭上靈力形成的髮帶彷彿催促宋傑一樣輕輕的晃動了幾下「嗯?」

「我知道了。」點頭的宋傑摸著十香的腦袋「這下滿意了吧。」

滿意的眼睛眯成一條縫的十香點頭「嗯。」了一聲后從宋傑手中拿過黃豆粉麵包吃了起來。雖然在宋傑的提醒下十香已經降低了進食速度,可蛐蛐幾個黃豆粉麵包又怎麼可能成為阻擋十香進食的『銅牆鐵壁』。

僅僅兩分鐘后,三個黃豆粉麵包就,只剩下了包裝用的包裝紙。吃完了麵包的十香再度看向宋傑,用手指向街邊的一家餐廳「小傑,我吃了了,接下來我們去那裡好不好?」

宋傑的目光順著十香的手指看去,一家裝修奢華的西餐廳映入眼帘。嘴角抽搐的宋傑聲音微微顫抖「雖然這樣高消費的餐廳我也想去,但是我們已經沒有錢了,十香你還是放過我吧。」

「五河,我還以為你真的對沒美女不感興趣呢。」看到宋傑的殿町宏人來到宋傑面前一把攬住宋傑的肩膀,在他身邊小聲嘀咕「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你了,居然能在身為本區萬事通的殿町宏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勾搭上這樣的美少女。」

「本區萬事通是個什麼鬼?不會又是你自封的吧?」宋傑吐槽殿町宏人的稱號后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我可沒有勾搭美少女,我只是在陪她逛街而已。」

殿町宏人臉上立即露出了一副『你不用解釋,我都懂』的表情「我明白,現在還只是陪她逛街而已,一會兒就不一定了嘛。」然後指著裝修奢華的西餐廳緩緩關上的大門「不過這位妹子的開銷可不低啊。」

「誒?!」宋傑這才注意到十香已經趁著自己和殿町宏人對話的時候走進了西餐廳。

「嘛,我的妹子同樣也很燒錢,你我都是半斤八兩。」從自己口袋中掏出手機遞到宋傑面前,一臉洋洋得意把屏幕中的美少女遊戲商城界面。

「啊,對了。我這裡有兩張從不明人士手中得到的代金券,看在摯友的面子上支援你一下吧。」把手機揣回去的殿町宏人換出了兩張天宮市餐飲通用券塞給宋傑「好了,快去陪她吃飯吧,我先走了。」

與殿町宏人告別的宋傑走進了西餐廳。

「歡迎光臨。」隨著聲音搖搖晃晃,給人一種隨時都有可能倒地睡去的村雨令音拿著菜單來到宋傑面前。

「令音小姐?」貼近村雨令音的宋傑小聲詢問道「你們這是準備好了?」

村雨令音點頭「應該差不多了,等下結賬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下一步安排。一萬元的代金券應該足夠滿足『公主』的胃口了吧?」

宋傑無奈聳肩「誰知道呢。」隨即才反應過來「原來殿町口中的不明人士是你們啊。」

「時間緊迫,我們也只能用這種方式為你提供資金援助了。她就在那邊,快去吧。」給宋傑指了一下方向的村雨令音前往其他地方,認真的扮演著自己侍者的身份。

其實宋傑不用村雨令音提醒也能找到十香,因為坐在窗邊位置的十香從他進門的瞬間就開始不停的呼喚著宋傑「小傑,你好慢啊!快過來這邊!」

用微笑向西餐廳內其他用餐客道歉的宋傑快步走到十香對面坐下后才發現整個西餐廳中除了自己和十香這一桌客人,其他人的面孔自己好像都在佛拉克西納斯中見過『還真是大手筆啊。』

「兩位,請問現在可以點菜了嗎?」和村雨令音一樣穿著侍者服裝的琴里走了過來,微微欠身後詢問兩人。

「嗯,直接把菜單給她就行。」指了一下十香的宋傑饒有興趣的打量起了身著侍者服裝的琴里。

宋傑在十香看著菜單上各式各樣的美食,發出「這個看起來很好吃,嗯,這個也不錯。到底該選哪個啊?」的嘀咕同時,對琴里豎起大拇指的同時,用魔法把他的誇讚送進琴里的耳朵中。

「沒想到這樣的打扮也非常可愛,不愧是我的妹妹。」

傳入耳朵的聲音讓琴里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就要用手中的金屬託盤砸在宋傑的臉上來阻止宋傑的話。

一臉淡定的擋住托盤的宋傑在開口說出「請這位小姐小心一些。」的同時又用魔法送進了琴里耳朵一句話『冷靜,十香聽不見。』 恢復冷靜的琴里惡狠狠的瞪了宋傑一眼后笑著建議十香「如果您難以決定的話,來一份特製的「都來一份」系列怎麼樣?」

「都來一份?那我就選這個!」得到完美解決方案的十香一臉滿意的合上了菜單。

十幾分鐘后,兩個端著托盤的佛拉克西納斯工作人員在琴里的帶領下走了過來,和兩人把種類繁多的食物擺滿了整張餐桌后微笑開口「這是您點的餐品,請您慢用。」隨即帶著兩名工作人員離開。

「果然是「都來一份」啊。」宋傑看著滿滿一桌子的食物小聲發出感慨「十幾分鐘完成這麼多的料理也是夠拼的,現在我可以確定佛拉克西納斯除了那些所謂的『攻略精英』外還是有些靠譜的精英的。」

「小傑,你也和我一起吃吧。」用叉子團起一大團義大利面的十香直接把這一團義大利面塞進了嘴裡「嗯,這個很好次,小傑,窩吃的這是什麼。」

同樣也覺得有些餓了的宋傑也開始吃飯,聽到十香的詢問后開始回答她詢問的食物的名字「你吃的是義大利面。」

兩人隨後就開啟了『一問一答』模式,每次十香吃一樣食物都會提出問題,然後把這種食物吃光。兩人吃光這些食物的時間還沒有佛拉克西納斯工作人員上菜的時間長。

「總算是吃飽了。」一臉滿足的十香輕輕拍了一下肚子「小傑,接下來我們去幹什麼啊?」

「我先去結賬,等我回來再決定接下來幹什麼吧。」起身的宋傑走向了站在櫃檯前的村雨令音面前「現在可以說說接下來都有什麼安排了吧?」

「還是我來說明吧。」手中不知何時出現棒棒糖的琴里走了過來「哥哥,等下你帶十香往車站南邊走,我們已經在哪裡布置好了為了讓她嬌羞的協助設備。」說完下一步計劃的琴里變得嚴肅起來「好了,開始我們的戰爭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