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傅靖安道,「你自己做出決定,要不要答應我的條件。記住了,你只有三天時間做決定,三天後,你親口告訴我,你的答案。」

「你還沒跟我說,喬崢究竟是怎麼回事。」妞妞行知道,喬崢的一切!

傅靖安張嘴,欲說什麼。

可就在這時,慕家的傭人走過來,敲了敲門,問:「小姐,你還好嗎?」

傅靖安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並示意妞妞說話。

妞妞竭力自然地回答:「嗯,沒事,我這就出去。」

「哦。」

傭人見她沒事,又退了出去。

妞妞擦乾臉上的淚痕,低聲道:「傅靖安,你要把關於我和喬崢的一切,都發到我手機里。我要清楚地知道點點滴滴。」

傅靖安沒回答她的話。

妞妞打開門,走了出去。

……

洗了把臉,跟著傭人回到了葉簡汐身邊。

葉簡汐見她眼睛有些紅,問:「你剛才是不是哭了?」

「沒呀,我洗了把臉,可能刺激到眼睛了。」妞妞挽唇笑著,抱住了母親,問:「媽,你挑選了什麼禮物?」

「你看……」

葉簡汐把禮物遞給她看。

妞妞假裝認真的對比禮物。

……

買好了東西,兩人回到醫院裡,妞妞覺得不舒服,躺回床上休息。葉簡汐吩咐都別去打擾她。

妞妞這一睡,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她睜開眼睛,迎上母親擔憂的目光,微笑著說:「媽,別擔心,我沒事的。」

「餓不餓?我準備點東西給你吃吧。」

「嗯,我想喝松仁五穀粥。」

「好。」

葉簡汐出門去準備東西。

妞妞偷偷地把手機拿出來。

簡訊箱里,已經有傅靖安發來的幾條消息。

他斷斷續續的講述,她跟喬崢發生的事情。妞妞看著簡訊,將腦海里曾經閃過的熟悉畫面,羅織成了一串相關聯的事情。

原來……

喬崢真的是她喜歡的那個人。

自己怎麼能把他忘記了呢?

妞妞哭的不能自已,大腦隱隱的作痛起來,她怕自己發病,趕緊把手機藏了回去。

可剛放好,眼前一黑,整個人都失去了知覺。

幾秒鐘后——

妞妞再次醒來時,踏著拖鞋,走下了地板,嘴裡碎碎念道:「阿崢,我來找你了。」

恰好葉簡汐和傭人走進來,看到妞妞這般模樣,明白她發病了。

葉簡汐趕緊把粥放下,拉住了妞妞。

「清歡,乖。」

「媽,阿崢呢?我要去找他。他等著我呢,還有書瑤……」妞妞仰著小臉,迫切的說。

之前,妞妞也曾當著她的面,提起過書瑤。

可葉簡汐不知道,書瑤就是妞妞的孩子,只以為是她某個好朋友。

現在明白了,書瑤這兩個字的意義。

葉簡汐更是心如刀絞。

自己好好地清歡,變成了現在的模樣,都是經歷了那些糟心的事。

她不會讓清歡,再承受任何悲慘的事情了。

葉簡汐抱住妞妞,道:「清歡,不要去找他們了。留在媽媽身邊,媽媽會好好地照顧你的。」 第2059章雙生花:我想跟他在一起

「媽,阿崢沒有死,我要去找他,他在等著我呢。」

妞妞機械的重複。

葉簡汐哪裡敢撒手,只能一遍遍的安撫。

……

終於,哄妞妞睡著,葉簡汐的眼睛都哭腫了。

傭人遞過來熱毛巾,讓她擦臉。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不用。」

她承受的這點痛苦,算得了什麼呢?

她的清歡受的更多。

葉簡汐坐在妞妞的病床跟前,不願意離開。

慕洛琛過來勸她,道:「你守著清歡,只會累垮自己的身體。簡汐,別再為難自己了。」

「我不走,我若是走了,清歡肯定會受到更多的折磨。」她要時時刻刻的陪在妞妞身邊,提防那些壞人。

葉簡汐覺得,自己之前做的不到位,才會令妞妞這般。

她根本無法原諒自己。

慕洛琛勸了幾次,不管用,便命傭人,把妞妞旁邊的床位收拾好,讓葉簡汐跟妞妞一間病房。

好不容易弄好了,葉簡汐渾渾噩噩的睡去。

慕洛琛看著神色憔悴的妻子和女兒,眉心擰成了川字型。

……

三天的時間,眨眼便過去。

傅靖安不停地催促,妞妞給出明確的答覆。妞妞在清醒期間,問他,喬崢不是乘坐飛機,出了事故嗎?官方媒體都報道了,他有什麼證據,能證明喬崢還活著。

事情已經到了這步天地,傅靖安根本吝嗇於偽裝,直接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因為那場事故,是我謀划的。喬崢根本沒乘坐那架飛機,只是被我的人帶走了而已。至於所有人都認為,他在那架飛機上死了,則是因為我把他的東西,丟在了飛機上。」

妞妞寧可相信傅靖安說的是實話,也不願意相信喬增死了。

「你想要證據,我可以給你。但在那之前,你要跟你父母說,你喜歡我。記住了,一定要他們相信,你的確喜歡我。別給我摻雜水分,否則,你父親看出什麼端倪,對我下毒手,那喬崢也活不了了。」傅靖安惡劣的低笑道,「清歡,忘記告訴你了,喬崢之前為了救你,雙眼瞎掉了。沒有人的協助,他哪裡都走不了。」

話說完,傅靖安掛斷了電話。

他根本不用多說,妞妞知道該怎麼辦。

妞妞握緊了手機。

跟父母說,自己喜歡傅靖安嗎?

不……

她一點都不喜歡傅靖安,甚至厭惡他的真實面目。

可若是不聽他的話,喬崢怎麼辦?

妞妞猶豫不定。

「姐姐,喝甜湯。」

蓁蓁端了一小碗甜湯,點著腳尖,走到了她跟前。

妞妞不著痕迹的把手機藏起來,而後端了甜湯,小口的抿。

蓁蓁趴在床前,盯著她看。

妞妞喝完了,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問:「你怎麼總盯著我看?」

「姐姐長得好好看,我長大了,要是跟清歡姐姐一樣漂亮就好了。」蓁蓁羨慕的說。

「我們家蓁蓁是美人胚子,等長大了,一定會比我更好看。」

妞妞由衷的誇讚。

「真的嗎?」

「嗯,當然是真的,姐姐什麼時候騙過你?」

「……」蓁蓁仔細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姐姐向來是實話實說,從沒有欺騙過她。

妞妞望著小丫頭,頓了幾秒說:「蓁蓁,如果姐姐說,自己喜歡傅靖安,你覺得可能嗎?」

蓁蓁搖頭,「不可能吧。姐姐不是喜歡喬……」崢哥哥嗎?

餘下的四個字,在想到家裡人的告誡,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蓁蓁捂住了嘴巴,眨巴著眼睛道:「姐姐,我不能說。」

提起喬崢,妞妞臉上的笑容,差點掛不住。

深深地吐了口氣,她勉強笑道:「沒關係的,我只是隨口問問。」

「姐姐,我先出去了。」

蓁蓁怕自己再說漏了嘴,趕緊開溜。

妞妞倚靠著床頭,想著蓁蓁方才的話,深深地嘆息。

連小孩子都無法欺騙,她怎麼可能騙得過父母呢?

傅靖安真是在為難她。

……

在妞妞猶豫的期間,傅靖安又給她拍了幾張背影照片。即便看不到那人的正臉,妞妞也知道,這個人是喬崢。

因為在看到他時,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撲通撲通亂跳。

這世上,只有喬崢能做到。

「清歡,我給你的考慮時間,已經過去了。你若是再不付出行動,下次收到的可能是比較血腥的內容了。」

傅靖安用輕描淡寫的語氣,威脅她。

妞妞給他發消息,警告他別動喬崢。

可傅靖安根本不理會。

妞妞實在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跟葉簡汐說:「媽,我喜歡傅靖安,你能跟我爸說一下,讓我和傅靖安在一起嗎?」

說完這句話,妞妞幾乎要吐出來了。

葉簡汐壓根不相信,清歡會喜歡傅靖安,懷疑道:「你是不是私底下跟傅靖安聯絡了?清歡,他對你說了什麼?你別做糊塗事,發生任何事情,都要跟爸爸媽媽商量,知不知道?」

妞妞迎上母親關切的神情,張了張嘴,想把實情說出來。

可腦海里,不經意的滑過,這段時間以來,自己每次跟家裡人提起喬崢時,他們的反應,又吞咽了回去。

不能說。

家裡的人根本不贊成她去找喬崢,說出來,只會連最後的機會也喪失掉。

「媽,我沒跟你開玩笑。傅靖安也沒威脅我,我是真心實意喜歡他的。」妞妞道,「您之前不是說,只要我不喜歡喬崢,可以喜歡其他所有的男孩子嗎?您作為長輩,可不能說話不算話。」

惹火辣妻:總裁請當心 「我說的人不包括傅靖安。」葉簡汐沉聲道,「你明知道,他是怎樣的為人,怎麼可能喜歡他?」

她的女兒沒那麼眼瞎,看上一坨爛泥!

「傅靖安又沒做過傷害我的事情。媽,他之前為了救我,差點沒了命!我覺得他人挺好的。至於他犯下的過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錯了,改了就好。你們不能把他一竿子打死。」

妞妞據理力爭。

葉簡汐擺手,「你別跟我說這些,我說不過你。但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聽清楚了嗎?」

傅靖安比不上喬崢一根手指頭,葉簡汐就是死,也堅決不會同意,女兒跟傅靖安在一起。

妞妞見母親那麼頑固,扶了下額頭,做出痛苦的模樣。

葉簡汐刷的變了臉色,「怎麼了?是不是又犯病了?」

「媽,我沒事。只要你同意,我跟傅靖安在一起,我就會好好地。」

葉簡汐聽到這話,頓時明白了,這丫頭在誆騙自己,氣的撒開了手:「你這個小混蛋,為了傅靖安欺騙自己的媽媽?我怎麼會教出你這樣的閨女?你真是氣死我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