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火影身姿妖艷,完美身形掠過戰場上空,動作優美的落在仇四海身前。

「冥主。」

「神主。」

川州冥殿的人躬身叫「冥主」,其他兄弟則是叫「神主」。

程翀率人趕到,令戰場中的趙衛鴻和韋蒼茫感覺到了壓力!他都知道林天奇手下有不少人,可他們忽略了這些人不是一直都在醫院那邊,只要山莊有事,趕過來要不了多長時間,可趙衛鴻和韋蒼茫弄不明白程翀為何來得如此之快。

程翀冷眼掃視戰場,帶著妖媚笑容說道:「兩大幫會老大擁有同一個女人,看來你們都相處得錯。是吧,趙幫主韋幫主!」

「你。。。」

此言一出,群義會和蒼茫幫的人都想到不久前他們還是敵人一事,趙衛鴻和韋蒼茫的暫時合同,立即變心。

程翀不為所動,繼續侃侃而談。「如果我知道自己養了十八年的兒子竟然是自己的女人和別人生的,我一定會先殺那個男人再滅小雜種;不過,今日看見你們攜手作戰,我程翀不得不說,如今天下的男人都和諧了。」

「妖女,你給我住口。」

韋蒼茫狂怒,此事一直是他平生最大恥辱,要不是為了生存,他會與仇深似海的群義會合作。金額如今,這件事被奇門程翀當眾說出來,他忍無可忍。

「羅北,殺了妖女洗掉我幫恥辱。」

一身閑裝的羅北手握長劍慢慢從韋蒼茫身後走出來!站在程翀對面,眼盲餘光看了兩翼的蒼茫幫兄弟,長劍橫在身子右側。

「奇門程翀,你說該不該殺?」

羅北聲線陰冷,黑眸凝視十米外的程翀。

程翀一掠劈在豐腴雙肩的長發,盈盈笑道:「褶子山說,該殺!」

「那奇門天尊呢?」

「殺!」

兩人的對話,讓韋蒼茫感覺有點不對勁!可他想不出哪裡不對勁。

羅北長劍緩緩抬起,在眾人的凝視中,白光一閃即逝,「嗤」的一聲,長劍劍刃染上一縷殷虹血液。

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連一直在外圍觀望的紅葉盟高手,也都傻眼了。

趙衛鴻身子忍不住一陣啰嗦。

奇門兄弟,包括仇四海在內,目光也獃滯了。

因為。。。。因為。。。因為羅北殺的人不是程翀,而是他身後的韋蒼茫,羅北可是蒼茫幫的大將,他怎麼會殺韋蒼茫?

眾人腦海中被這個疑問填得滿滿的。

韋蒼茫雙手捂著脖子,等著眼睛望著慢慢回眸轉身的羅北,想問什麼,卻發現什麼都問不出來,只聽羅北說:「蒼茫幫有你這種幫助才是真正的恥辱。」

「蓬。。。」

沉悶到底的聲音響起,韋蒼茫到死都不明白羅北為何要殺他,他對羅北可是看重得很,還想著把副幫主的位置為羅北,為什麼。。。

韋蒼茫死不瞑目。 「你知道的,我一直把你當做哥們。」周陽故意說道,目的就是想讓山貓死心。

好吧,哥們就哥們吧,沒什麼。他總不能勉強一個女人來愛自己吧,這樣對她也不公平。但是她要追顧忘,確實是不可能的。

「周小姐,你和大哥之間的事情,我不想摻和,也不願意摻和,你們自己看著解決,但是我奉勸你一句,大哥和嫂子之間的感情很好。」山貓直截了當的說道。

就算周陽不喜歡自己,但是他也不希望這個女人去破壞顧忘和趙以諾的婚姻。

他們兩個都太不容易了。當初蘇菲菲在這裡的時候,天天想方設法的陷害趙以諾,巴不得她死,現在她好不容易出國了,又來了一個周陽,命運啊還真是愛捉弄人,山貓的眼睛里透露出一股悲哀。

「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只要我努力,只要我不放棄,顧忘就一定會看到我的好,他一定會來到我的身邊的。」周陽笑了笑說道。

話是沒錯,理也不錯,可就是她用錯了地方。

算了,還是讓她自己去慢慢體會吧,反正不管自己怎麼說,她都不會相信。

有時候女人就是這個樣子,尤其是在面對愛情時,總是容易將自己置於一個死胡同,不想出來,也不願意出來,直到自己找不到方向,迷了路,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都是錯的。

「好吧,隨你,但是你不能做出傷害趙以諾的事情。」山貓說道,語氣里有一絲威脅。

雖然他喜歡這個女人,但是他也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人來傷害趙以諾。

「哎,山貓,你怎麼能這樣?你不是喜歡我么?你應該幫我啊,怎麼還胳膊肘往外拐。」她嘟了嘟嘴,撒著嬌說道。

這是什麼梗?這話說的,為時過早了吧?再說了,他們倆只是朋友而已,好像感情並沒有自己和趙以諾的深。

山貓突然有些警惕了。

原來她是在利用自己,利用自己喜歡她就要他為自己做事?

算了吧,別人之間感情的事情,他是不會參與的。

「周陽,我很鄭重的告訴你,我不會幫你的。」說著,山貓徑直離開病房。

顧忘絕對會相信山貓的,這麼多年了,他太了解山貓了。是的,沒錯,山貓平時看起來確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長得也不怎麼帥氣,但是他忠誠,一旦他認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這也是自己一直把他留在自己身邊的原因。

「大哥,她還是很喜歡你。」山貓走到顧忘面前,緩緩說道。

顧忘早就猜測到了周陽會唱這麼一出,自然也就沒有感覺到驚訝。

「然後呢?她想怎麼做?」顧忘又問道。

「她說她會努力,大概意思就是要把你搶過去。」

這個女人,胃口還真是大啊,一開口竟然說出這麼一番驚人的話來。不過可惜了,自己對她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行了,我知道了,放心啊,我和你嫂子的感情,一向都很好,你知道的,這輩子,除了你嫂子,我根本就不會和其他女人會有什麼牽扯,所以以後,還得麻煩你了。」顧忘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山貓自然知道顧忘說的是什麼意思,也就沒有拒絕。

此時的趙以諾,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坐在花園裡,有些出神。

這個顧忘,為什麼還不給自己打電話?他到底在忙些什麼?連發消息的時間都沒有么?趙以諾手裡攥著手機,一直反覆的打開又關掉通訊錄。

「哎,趙以諾,你在發什麼呆啊?」林夫人突然大聲喊道。

「啊?那個,夫人,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在醫院裡照顧歐陽楚的么?」趙以諾驚訝的問道。

「哎,你在想什麼呢?歐陽楚昨天不是已經出院了么?你昨天還去接他回家了啊,怎麼了你這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發生什麼事情了?」林夫人趕忙問道,急忙走到她面前。

什麼也沒有發生啊,就是她想顧忘了。趙以諾低下了頭,眼睛里有一絲黯淡。

頓時,林夫人明白了。

「想他就給他打電話嘛,磨嘰什麼啊,愛情不就是應該用來表達的嘛。」

聽著林夫人的一句話,趙以諾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很快,她的情緒,又失落了起來。

為什麼要給他打電話?都這麼久了,他都不給自己發消息……

不行,才不要,她要等著那個男人給自己打電話。

突然,手機響了,趙以諾嚇了一跳,立即看了看手機屏幕。

好吧,不是顧忘。她嘆了口氣。

「喂,歐陽楚,怎麼了?」她有氣無力的問道。

「以諾,我想吃你做的菜。」歐陽楚緩緩回答。

這是在搞什麼?他做飯比自己做的好吃多了,他現在竟然要吃她做的飯?有沒有搞錯?他完全可以叫外賣的好么!這個歐陽楚,是不是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了?

「我給你點外賣吧。」說著,趙以諾就要掛電話。

「哎,別啊,我自己可以叫,可是我就是想吃你做的,尤其是那個糖醋排骨。」歐陽楚輕聲說道。

自己的母親被凶走了,封寧也被自己給氣走了,封傑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這下好了,家裡沒有人照顧他了,他只能給趙以諾打電話。

「那我在家裡做了,再送過去。」

「不是,你可以來我家做嘛,正好我學學。」歐陽楚故意說道。

趙以諾沒有想太多,腦海里一直都是他出了院沒有人照顧,也便直接和林夫人道了別,走出了花園。

「你終於來了。」歐陽楚的語氣里有一些激動。

嗯,最後還是來了,誰讓自己善良呢。趙以諾拿著一些菜,直接走進了廚房。

「說吧,還想吃什麼?」她大聲問道。

「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

「來,以諾,告訴我你此刻的感受。」突然,歐陽楚拿著微型攝影機對著她問道。

「別鬧,我做菜。」她不耐煩的回答。

「你就說兩句嘛,快點。」

「我此刻的心情,就是想趕緊做菜!」趙以諾對著鏡頭大聲回答。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沉悶之後,又是幾十道刺耳的撕裂聲在蒼茫幫的陣營中響起!眾人回過神,當看見蒼茫幫近百分之八十的頭目在同一時間被隔斷咽喉而死,一條條細小紅線揮灑在地,群義會的人徹底傻眼了。

「蒼茫幫的兄弟都給我聽著。」近兩明白渾身散發著冷漠氣息的漢子擰刀急速跑到羅北身後,羅北大聲道:「韋蒼茫不仁,給兄弟們帶來奇恥大辱,今日我羅北殺他,為大家洗掉污名,從現在開始,蒼茫幫由我羅北掌管!兄弟們,群義會是我們的死敵,殺了我們不少兄弟,現在,他們才是我們的敵人,而不是奇門。」

「羅北,幫主待你恩重如山,你卻以下犯上,殺幫主謀權,你以為我們會聽你的嗎?」

「不聽就得死。」羅北大聲道。「你不是韋蒼茫的心腹,所以我的人剛才沒殺你!」

羅北在蒼茫幫威信極高,他殺韋蒼茫兄弟們雖然震驚,可也不會輕易的對他群起而攻,如今聽羅北的這番話,又看見幫中大半高手都在羅北那邊,兄弟們握刀的手漸漸鬆了!

平時,羅北對兄弟都很不錯,這裡的兄弟,有一些都是他曾經從敵人手中救出來的,豈會對他羅北恩將仇報,可他們想不明白羅北為什麼要這麼做?

「北哥,給兄弟們一個理由,兄弟們依舊是你的兄弟,什麼都聽你的。」

奇門兄弟都遠遠的望著蒼茫幫的內訌,靈幽魂也靜靜望著。

羅北沉吟之後,聲線柔和了不少。「大家都知道狄家放棄四大幫會,今日一戰,狄家有多卑鄙,相信去了十里長坡的兄弟都知道;奇門天尊在第二場比試中為什麼會主動認輸,兄弟們,你知道嗎?」

蒼茫幫的人都搖頭,這也是他們想知道的。

羅北繼續說:「那是因為奇門天尊知道這是狄家的陰謀。天尊的功夫怎麼樣,兄弟們應該見過,狄家三名影子都被他殺了!今日一事,狄家不會再插手了,奇門近八千兄弟在京都,試問,我蒼茫幫這點人抵得過他們嗎,何況奇門還有不少高手。我羅北這是為你們的安全著想。」

這番話,羅北說得真情!蒼茫幫的兄弟也都沉默了。

羅北抬眼繼續說:「今夜我們攻打這裡,知道奇門的兄弟為什麼會全都過來嗎?那是因為奇門天尊不讓京都大亂,不想亂殺無辜。天尊為了兄弟甘願放棄抵抗任由狄家抓走,差點被處死,這是你們都知道的;我想問問你們,當年我們有些兄弟被群義會抓走要韋蒼茫去的時候,韋蒼茫去了嗎?」

「北哥你別說了,兄弟們聽你的,與奇門天尊相比,韋蒼茫卻是不夠義氣。」

羅北上前,一怕這兄弟的肩膀,說:「塔漭,你我兄弟這麼多年,我相信你能看得出京都如今的局面,奇門對京都志在必得,蒼茫幫若是抵抗,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犧牲!我知道你們都不怕死,可就這樣死了,不值得,男兒就應該戰死在沙場,轟轟烈烈的死去。」

塔漭。蒼茫幫一名有情有義的頭目,對兄弟肝膽相照,手下好幾百人誓死追隨他。羅北是個聰明人,他選擇不殺大山,那是因為大山手下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一旦殺了,今晚這裡必定血流成河,蒼茫幫也難以掌控。

「北哥,塔漭聽你的!」塔漭緊握羅北肩膀,旋即轉身大聲道:「南堂的兄弟都給我聽著,北哥的話有道理,咋們兄弟曾經聚在一起就發誓要轟轟烈烈的干一番大事業!這些年韋蒼茫對我們兄弟只知道利用卻不懂得關照一聲,兄弟們該聽北哥的。」

「是,漭哥!」

南堂是蒼茫幫實力不弱的堂口,如今這個堂公開站在羅北那邊,擁護羅北,剩下的那些兄弟,也都失去了信心,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們也選擇擁護羅北,羅北有威望,重義氣,跟隨這樣的人,可以。

蒼茫幫被羅北控制了!短短十幾分鐘就被控制,這讓眾人難以相信。

時機成熟了,緊身皮衣的靈幽魂率頭號戰將銀魂、四大錦衣和紅葉盟高手走了過來。在眾人的錯愣中,靈幽魂邁著蓮步走向一臉淡笑的程翀面前。

兩女對視,彼此的打量之後,幾乎是同一時間,伸出了手,緊握在一起。

「奇門天尊林天奇座下右神冥魔神主,程翀。」

「紅葉盟靈幽魂,不過,我想改個稱呼。」

鬆手,程翀柳眉一皺。問:「怎麼改?」

「以『奇門』開頭。不知可否。。。」

這一次林天奇設計拿下京都,最初的時候靈幽魂知道計劃,可在程翀、褶子山他們進入京都之後,靈幽魂為保證計劃*真,就不知道後面的計劃了,可京都如今差不多在奇門手中了,所有過程靈幽魂都是知道的。

林天奇對京都是志在必得,他或許會看在靈幽魂的份上不對紅葉盟下手,可一山不容二虎,奇門的其他高手就說不定了;何況紅葉盟又得罪狄家了,狄家不插手奇門的事,但沒說不滅紅葉盟,為了紅葉盟,靈幽魂今天下午沉思之後,與銀魂和四大錦衣商議,全票通過,加入奇門,那樣,就會保住紅葉盟上前姐妹的性命,不慘死在狄家手中。

在這個計劃中,程翀來到京都之後褶子山就已經告訴她了,她知道靈幽魂是林天奇的朋友,所以她的人在暗殺行動中沒有對靈幽魂的人出手,不然……

「此事我程翀做主不了主,不過只要天尊點頭,我、褶子、血刃、劍芒都沒有意見。」

「好,此事我會找他。」

「靈幽魂你這個賤人。。。」蒼茫幫已經被羅北掌控,靈幽魂有臨陣倒戈,這讓趙衛鴻嗅到了死亡氣息。他怒指著靈幽魂吼著。

聞言,紅葉盟高手全都抽出腰間砍刀,靈幽魂帶著寒意轉身。冷笑著說:「趙會長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林天奇是我的靈幽魂的好朋友,多年前他在雲州昆城對我有救命之恩,我找了他三年,沒想到在京都遇到他,你說我會害我的恩人嗎。」

「你。。。」

趙衛鴻大驚。又聽靈幽魂說:「林天奇被你群義會和蒼茫幫*到什麼地步,你以為他傻嗎!你以為在他被抓后那些證據都是我紅葉盟的找到的嗎,我告訴你,不是,那是林天奇讓你交給你們看的。好了趙會長,我靈幽魂就說這麼多了,剩下的你慢慢去想。」

聞言,趙衛鴻大失驚色!靈幽魂的話無疑就是在告訴他,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目的就是林天奇要京都地下控制權,靈幽魂是林天奇的幫凶,是林天奇放在他們身邊的暗線。

現在,趙衛鴻明白奇門的人為什麼來得這麼快了,明天今日林天奇為什麼會在第二場比試中主動認輸的,那是因為林天奇不想殺紅葉盟的辵、蒼茫幫的羅北、自己的人衛強,至於韋陀堂那邊,就不好說了。

想到這裡,趙衛鴻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問身後的人。「衛強,衛強現在身邊有多少人?」

「三百多,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

三百多?趙衛鴻一驚,暗叫一聲不好,後方便傳來求救聲。

一名渾身是血,身中好幾刀的兄弟連滾帶爬跑到趙衛鴻面前,驚恐道:「不好了趙爺,衛強手下的人攻打總部,兄弟們抵擋不住。衛強也率人往這邊來了!他說他要殺你。」

「什麼?」

趙衛鴻的身子在顫抖!他千算萬算怎麼就忽略了衛強呢。

「快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