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答應過她,要帶她走,要好好對她!

莫晉北看到霍月沉朝著手術室的方向飛奔,心裡咯噔一下。

他跑過去攔在霍月沉的面前,大聲吼道:「現在手術已經開始了,根本不可能中斷!」

「念念不會有事的,只是抽掉骨髓而已,這種手術是很安全的!」

他說得很大聲,很篤定,彷彿是為了讓他自己安心一般。

對,根本就不會有事。

手術前,他已經問過醫生了。

醫生說了,這種手術他們做過很多次了,是華國最頂尖的手術團隊。

霍月沉怒吼道:「你有沒有一點腦子?念念早產,本來就很危險了,現在你要她捐贈骨髓,不是要她的命嗎!」

莫晉北愣住了,腦袋裡嗡的一下,見霍月沉繞開他,想要繼續朝著手術室沖,他立刻擋住了。

「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

霍月沉忍無可忍,立刻動手和莫晉北扭打在了一起。

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在醫院狹窄的走廊里,你來我往,拳拳到肉。

他們都沒有使用任何的格鬥技巧,就像是原始的野獸,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解決他們之間的仇恨!

莫老爺子急匆匆趕到了醫院,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他的孫子竟然在醫院手術室外面和人打架?

他怒氣沖沖的用拐杖重重地點在地上。

「給我住手!你們瘋了嗎?」

他看了眼身邊的保鏢:「去,把人給我拉開!」

保鏢們立刻蜂擁而至,衝上去把扭打成一團的莫晉北和霍月沉拉開。

兩個男人都不服輸地瞪著對方,眼睛里射出仇恨的火焰,恨不得在對方的身上燒出兩個孔來!

看著莫晉北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莫老爺子氣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你都多大人了?還在醫院打架?要是被記者看到,不知道又會編出什麼五花八門的新聞來!」

「你來做什麼?」莫晉北冷冷地說。

莫老爺子氣得鬍鬚一直抖動。

「我要是不來,還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念念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莫晉北看著手術室沒有吭聲。

莫老爺子轉頭看向霍月沉,心裡暗道,這個年輕人好高貴的氣質!

「你是什麼人?」他問道。

霍月沉的聲音冷得像是冰塊:「我要阻止這場手術,否則念念會死!」

莫老爺子吃了一驚:「這可是事關生死的大事,你為什麼這樣做?」

霍月沉雙眼通紅,狠狠地盯著莫晉北,語氣像是刀子一樣的凌厲。

「這件事情你應該問問你的孫子,他拿自己妻子的骨髓去救他的女人!」

莫老爺子震怒,不可置信地看著莫晉北:「他說的是真的嗎?」

莫晉北冷冷地說:「是真的又怎麼樣?」

「晉北,你居然為了外面的女人,不顧你老婆孩子的性命?」 霍月沉冷笑了一聲,不再看他們,直接往手術室沖。

莫晉北的心臟猛地抽了一下,一陣陣寒意從骨頭裡滋滋地冒出來,凍得他連牙齒都開始打顫。

他想也不想的就跟著霍月沉也沖了過去。

霍月沉衝到手術室的大門前,發瘋一樣猛力拍打著手術室的大門。

「停止手術!停止手術!」他不顧一切地狂喊著。

很快就有一個護士跑過來開門:「你們在做什麼?手術室必須保持安靜。」

霍月沉立刻要往裡面沖,護士拚命攔住他。

「你不可以進去,這裡是無菌手術室,裡面正在進行手術!」

霍月沉抓住護士的肩膀,厲聲追問:「裡面的孕婦怎麼樣了?」

護士看了一眼他身後的莫晉北,小聲地說:「孕婦暈過去了。」

霍月沉幾乎眼前一黑,立刻說道:「馬上停止手術,不可以做骨髓捐贈,她會死的!」

護士的肩膀幾乎要被他的大掌給捏碎了,顫抖著聲音說:

「現在莫太太的骨髓已經抽出來了,不能中斷,否則她們兩個都會有危險。」

霍月沉往後退了一步,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晚了一步認識夏念念,晚了一步讓她被莫晉北搶走,現在連救她的命都晚了一步。

一步慢了,一輩子都趕不上了。

他頹廢地退到牆角,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莫老爺子走了過來,沉聲道:「你去通知醫生,孕婦和孩子都不能有危險。」

護士點了點頭,重新關上了手術室的門。

莫老爺子看著莫晉北,冷冷地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娶念念的時候,你根本就不愛她。」

「我只是懶得管你的事情,沒想到卻害了念念。她是個好孩子,你這一次是真的做錯了!」

莫老爺子嘆了口氣:「我還以為念念懷孕后你會改,沒想到你會變本加厲,為了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把念念的命都賠了進去……」

莫晉北沒有任何的解釋。

他也沒有資格去解釋什麼。

錯了就是錯了。

他帶女人回去錦雲苑,夏念念才會受了刺激早產。

他強行進行了骨髓捐贈,才會把夏念念推入了死亡的邊緣。

如果夏念念和孩子都死在手術台上,那他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時間彷彿暫停了一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幾個小時過去了,手術室外面的幾個男人都沉默地等待著。

沒有人說話,壓抑的氣氛越發凝重。

終於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了,被推出來的人是冷煙煙。

霍月沉沖了過去,臉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莫晉北拉住醫生問:「我太太呢?」

「莫太太的手術還在繼續。我是負責冷小姐這台手術的,那邊的情況不太清楚。」

莫晉北一顆心彷彿被狠狠揪住。

醫生補充了一句:「冷小姐的手術很成功。」

莫晉北看也沒看冷煙煙一眼,醫生只好將冷煙煙送進了ICU病房。

「老天保佑,我的孫媳婦和曾孫沒事。」莫老爺子不停地念叨著。

莫晉北心裡也在祈禱。

只要念念能活下來,他一定會好好補償她的。

霍月沉接了一個電話,眸光微閃,走了開去。

又等了一個小時,傳來孩子哇的一聲啼哭聲。

莫老爺子差點老淚縱橫,莫家有后了。

他的曾孫出世了!

莫晉北也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

很快護士把孩子裝在保溫箱里送了出來,說:

「是個男孩兒,因為不足月,只有六斤,現在需要送到保溫室特別照顧。」

莫老爺子看著寶寶粉嫩可愛的樣子,一顆心都要融化了,跟著醫生去了保溫室。

莫晉北朝後面看了半天,忍不住問道:「我太太呢?她怎麼沒出來?」

醫生面色沉重地說:「莫太太失血過多,再加上又抽取了骨髓,現在生命垂危,你要有心理準備。」

莫晉北臉色大變,一把揪住醫生:「手術前你他媽不是說沒問題的嗎?現在才告訴我有生命危險?」

「莫先生,你冷靜點!」

莫晉北一把推開了醫生,直接衝進了手術室。

血!

好多血!

夏念念帶著氧氣面罩,面無血色地躺在一張綠色的手術布下面,她的下身全都是血。

儀器上面顯示著各種線條和數據,幾個醫生正拿著電擊器不停在搶救。

「血壓現在多少?」

「心跳多少?」

「病人還在出血!」

莫晉北的腦子嗡的一下,一道白光閃過。

他驚呆地看著面前的畫面,突然間就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要幹些什麼。

他的眸色也一瞬間就冰冷下來,黝黑的眸子直盯盯地看著夏念念。

「你怎麼進來了?家屬不可以進來。」一個護士急忙走過來。

「念念,念念!」莫晉北突然大喊她的名字:「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兩個護士走過來,大聲說道:「先生,請你不要妨礙醫生搶救好嗎?病人現在十分危險。」

莫晉北被趕了出去,對上了霍月沉陰鷙的眼眸。

霍月沉看著他,冷冷地說:「你開心了?你的目的達到了,你的女人活了,念念要死了。」

「不……」莫晉北的雙眼失神,喃喃地抱著頭:「怎麼可能?醫生明明說沒有危險的。」

霍月沉冷笑著:「對,沒有危險的是你的女人,至於念念的生死,你根本就不在乎,醫生又怎麼會說呢?」

「不會的!」莫晉北整個人就像是獃滯了一般,像個石頭一樣站著,順著冰冷的牆壁滑落,直到跌坐在地上。

霍月沉一步步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看著失魂落魄的莫晉北。

他的唇角帶著一抹冰冷的狠戾:「念念死了,就和你再沒有半點關係,我要你一輩子都見不到她。」

狼性總裁要夠了沒 手術室的燈一直沒有熄滅。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和護士不停的來來往往。

有一抹欣長的人影穿著手術服混了進去,與霍月沉的視線在空中淡淡交匯。

醫用口罩遮住了他的面容,他直接走進了手術室。 白光霽順利地混進了手術室,作為A國的第一名醫,他一直低調地潛伏在明德醫院裡。

「我來試試。」白光霽說。

他在明德醫院醫術高超,為人低調,這時候他的話給了大家信心。

白光霽彎腰,假裝檢查,卻悄悄給夏念念的嘴裡塞進了一顆藥丸。

這是彙集A國舉國之力研發的救命葯,為了保護政要和皇室在危急時刻用的。

他輕聲在夏念念的耳邊說:「女人,你以後當了A國王妃,可不要忘記我的功勞啊!」



四個小時過去,手術室外的莫晉北不吃不喝,整個人坐立難安。

就連醫生來告訴他,冷煙煙醒了,他都沒去看一眼。

莫晉北第一次意識到事情脫離了他的控制。

夏念念會死?

為了救他的救命恩人,所以拿他老婆的命去換?

莫晉北臉色陰沉地站在那裡,他的心底很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