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瀟門老祖,並未隱門,此刻直言開口道。

此事,在源界並非秘密,每個宗門的典籍內,都會有零碎的記載,只是如今上古荒獸絕跡,而血脈契約要求太過苛刻,以至於這種增加壽元之術,在歲月中人們逐漸遺忘。

眾人聞言,隨之恍然大悟。

千年壽元奪去,雖然不可避免,但對於上古荒獸來說,這點壽元並不算多。

而此刻,前方葉門大陣半空,葉飛在聽到那李默之言后,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冰冷起來,他的靈識橫掃,隨之鎖定前方之人。

「璇兒,是葉某的朋友。」

「老東西,你可以去死了……」

葉飛面露冷漠之色,二重劫境之威,隨之衝天而起。

下一刻,他的身形,隨之消失,再次出現已然是站在那李默的身前,這種幾乎瞬移的速度,竟是讓這位五重劫境的強者,險些沒有反應過來。

但僅僅是瞬間,李默瞳孔微縮之下,身形隨之閃動。

「好快!」

「你還不出手?」

李默本不是自大之人,他可是深知眼前之人的恐怖。

早在其通神境後期之時,便是能夠勉強與他一戰,如今眼前之人,實力踏入二重劫境,此刻的戰力不言而喻。

「哼,二重劫境而已,李兄你是越活越膽小了。」

後方半空,魔魂宗的那位暗袍男子,此刻忍不住開口笑道。

他與李默不同,哪怕前方之人再強,那也只是個二重劫境的小輩,想憑藉一人之力,改變場內的局勢,無疑是痴人說夢。

幾人的交手,那幾乎都是轉瞬之間,速度之快讓人難以察覺。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微閃,掃向前方二人,他的嘴角泛起淡笑,隨之忽然抬手了右臂。

「界脈真身。」

「融道。」

低沉的聲音,此刻緩緩響起。

話音未落,只見前方半空,頓時天地變色,八道界脈天幕,隨之陡然而現,那一出手可謂是直接瞬發,氣勢著實驚人。

踏入二重劫境的葉飛,對於直接體內靈力,已經術法的控制,已然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方。

「轟,轟轟。」

悶響聲,此刻在半空之中傳來。

隨之,此時視線所見,八道界脈之力,在同一時刻向著中心點收縮,彷彿是被一處黑洞瘋狂吞噬了一般,一股難以形容黑色默芒凝聚成型。

「太初。」

低語聲,略顯悠遠。

那一道漆黑之芒,彷彿是萬古之前出現的第一抹黑暗,這一刻已然遮掩天地。

「嘶!這是什麼?」

「該死的,那是初……初源之力,七重劫境才能勉強領悟的力量。」

前方半空之中,李默不識得此術,但後方那位魔魂宗的暗袍男子,此刻卻是一眼認出,他此時不禁身形一顫,隨之連忙向後退去。

初源之力,直擊武道根基,這一擊之下他就算接下,最終多半也是落得一個境界跌落,根基被毀的下場,與之硬拼實屬不智之舉。

「李兄,在下先走一步。」

「魂遁,融地……」

魔魂宗的那位,本身就身處李默身後,他此刻沒有猶豫,便是直接選擇了逃離,那施展之術也是奇異無比,身形幾乎是在瞬間融入下方地面,同時氣息全無。

五重界境想要逃,在沒有提前封鎖天地的情況之下,無疑是無人能擋。

「此子,只是個二重劫境的武修,這股力量!」李默此刻臉上的表情,那可謂是極為難看,以他的性子,那是萬萬不敢抗下此術的。

他的戰力,本身與魔魂宗的那位,最多只在伯仲之間,連那人都毫不猶豫的逃了,可見此地不容久留。

「葉飛,此事,李某記下。」

「我古獸宗,絕不是善罷甘休。」

李默低喝一聲,撐了撐場面,隨即便是同時轉身,準備瞬移離開此地。

「你走得了么,古印封天。」葉飛此刻反應極快,在那魔魂宗之人逃離之後,他便是隨之掌中迅速掐訣,指尖的符印已然凝聚。

抬手之下,四周方圓百里,已然籠罩了一層封鎖屏障。

這道封鎖之術,儘管並不算強,但那李默想要破開,至少需要一擊之力,而這個間隙之間,葉飛的融道之術,足矣鎖定此人。

強者的交手,在出手的瞬間,對方便是已然看清。

李默此刻面色發青,他此刻已然是別無選擇,似乎想要躲過初源之力的一擊,已然是有些不太可能。

「老夫,絕對不能被那一擊之力擊中。」

對於初源之力,李默可謂是了解不多,他不敢確定,自己能否抗下那一擊之力,此時腦中思索的,並非是如抵抗,而是如何逃離此地。

「分魂之術,解!」

下一刻,只見此人迅速抬手掐訣,他的眼中露出果斷之色。

隨之,指尖印記成型,竟是猛然抬手,向著只見的眉心一指點去,霎時間此人的身軀,隨之爆裂開來,氣息竟是隨之詭異般的消失。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五重劫境的強者,那不愧是一方霸主之輩,掌中奇異之術無數,他能夠感應到,那李默是捨棄了自己的身軀,利用神魂穿脫封鎖逃離了此地。

而此刻,想要阻難已然是來不及了。

「五重劫境,果然沒有弱者。」

葉飛低喃一聲,隨之不在多想,只見他緩緩轉頭,目光掃向了遠處神域仙境的眾人。

「冷乾風,葉某對你很感興趣……」葉飛嘴角泛起淡笑,目光隨之鎖定前方之人。

他當初在聖靈寶地,明明已經斬殺此人,而此刻這冷乾風,竟然再度出現,可見此人定是懂得什麼奇異之術,能夠道損而重生。

此術他若是能夠修得,今後也就多了一份保命手段。

「葉,葉飛,你別過來。」

「金衛何在,還不斬殺此子!」冷乾風面露驚恐之色,似乎那復活之術,並非沒有限制,否則他也不會表現得如此。

半空之中,神域金衛聞言,隨之肅然起敬,沒有任何猶豫,便是擋在了冷乾風的跟前。

那為首的金衛,靈識之力橫掃而出,此刻已然鎖定了葉飛。

「下界小輩,你應該明白,與我神域仙境作對,會有什麼下場。」為首的金衛老者,此刻並未貿然出手,目光此刻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哦,葉某還真不太清楚。」

葉飛目光一凝,此刻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無論對方是誰,招惹他的下場,那便是只有一個,仙界的古族陸家,他都不曾放在眼中,更可況一個神域仙境。

「哼,老夫告訴你。」

「今日,我等若是有半點損傷,你葉門將會面臨神域仙境的無情誅殺,你等此地眾人,無一人能夠逃脫。」前方金衛老者,隨之聲音一沉冷言開口道。

葉門大陣前,此刻半空之中,三門五宗的眾人,此刻聽聞此言,臉上均是不禁露出古怪之色,最終眾人沒有多言,目光則是匯聚在了葉飛身上。

前方,葉飛聞言,此刻臉上的冷漠之色,隨之更為濃郁了幾分。

「聒噪。」

「九玄劍,凝。」

沒有任何猶豫,葉飛周身氣勢爆發,抬手之下九彩仙劍已然落入掌中。

他踏入二重劫境之後,如今此劍在他的手中,此刻發揮出來的威勢,那無疑遠非之前所能相比,隱藏在劍身內的劍芒,此刻似乎隱約被其引動。

聲音落下,他的身形隨之消失。

四周空氣之中,此刻有寒意襲卷,界脈之力的強度,更是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前方數十金衛的身形,已然被瞬間冰封。

五重劫境之下,如今已然無法抗住葉飛的劍芒。

「咔,咔擦。」

「轟……」

冰雕碎裂,神域金衛的身形,隨之伴隨著冰凌崩潰,這近十位強者,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是已然氣息消散,損落於此。

「接下來,該你了。」

葉飛手持九玄劍,此刻緩緩轉過頭來,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冷乾風身上。

對於此人,葉飛並不准備將其斬殺,關於神域仙境,他如今知之甚少,以及此人的保命之術,那價值足矣媲美一件仙寶。

「葉飛,本使與你勢不兩立。」

「哼,你莫要以為,你等戰五重劫境,便是自視無人能敵,神域仙境能斬你之人不在少數!」冷乾風此刻慢慢冷靜下來,臉上露出怨毒之色。

前方半空,葉飛見此情景,隨之陡然抬手,古印之力已然封鎖了其身形。

這樣一來,哪怕那冷乾風是五重劫境的強者,想要輕易逃脫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告訴葉某,你的保命之術從而修來,可留你全屍。」葉飛聲音冰冷,望向前方之人,此刻沉聲開口問道。

那冷乾風聽聞此言,此刻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告訴你,簡直痴人說夢。」

「本使最後一次命術,今日耗費在此,下一次我冷乾風若不殺你誓不為人。」冷乾風那也是果決之輩,此刻體內的靈力,隨之迅速向著武道根基凝聚而去。

御妖師·逆世狐妃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不由地閃過一道精光。

一個一重劫境的武修,想要在他眼前自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隨即抬手之下,古印之力的封鎖,開始向著冷乾風體內侵蝕而去。

「嗯……不是自爆。」

葉飛稍有一愣,隨之不禁輕輕搖頭,臉上露出可惜之色。

前方,此刻視線所見,只見那冷乾風身上的生機,已然是消散無蹤,此人自斷心脈,溶解了武道根基,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彷彿早有準備一般。

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隨之逐漸收斂。

葉門護山大陣前,這處戰場已然結束,前方三門五宗的幾位老祖,連同碧雲宗的楚青雲在內,此刻均是緩步踏空上前。

「我等,見過葉前輩!」

能夠讓這幾人,同聲稱之前輩之人,縱觀中原之地可謂是屈指可數。

方才一戰,三門五宗的老祖,已然是被深深折服,哪怕眼前之人,沒有他的神魂烙印,今後三門五宗怕是也不敢再有異心。

「諸位客氣了。」

「葉某還需穩固靈力,今日便不多留,待恢復全盛之後,葉某定當親臨拜訪。」葉飛同時抬手回禮,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他這話一出,前方三門五宗的幾位老祖,心中也是瞬間明白其話語中的意思。

妃常芳華 今日之事,儘管已經結束,但後續三門五宗,在中原之地的形勢,還需再做商議,觀葉飛話語中的意思,此事似乎並不算大就此作罷。 「我等,恭候。」

「葉前輩之命,我等三門五宗上下,無人再敢不從。」

前方之人,隨之同時開口,無論眼前之人想要做什麼,如今三門五宗與葉門的命運,已然緊密地聯繫在了一起,他們定當鼎力相助。

「多謝。」葉飛聞言,嘴角泛起淡笑,隨即抬手開口道。

眼前這些人,沒有愚笨之輩,此刻無需更多的話語,眾人心思已經瞭然於心,三門五宗的幾位老祖,在一番抬手之後,隨即相繼踏空離去。

葉門護山大陣前,葉飛隨之目光掃向天蘭等人,一番交代之後,他隨即閃身踏入了葉門之內。

抹仙劫渡過之後,如今他體內的劫輝之力,還沒有完全穩固,此刻急需閉關一段時間,否則有損武道根基,更會浪費體內的劫輝之力。

葉門,祖地,伴隨這一道金光屏障的升起,葉飛隨之陷入了閉關。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兩個月過去……

中原之地,恢復了往常的平靜,那古獸宗的李默,捨棄身軀之後,陷入是需要一段極長的時間恢復,短時間內不會在尋葉門的麻煩。

而魔魂宗,在經歷過葉門之事後,更是變得沉寂了許多。

彷彿是經歷過一場大戰,大家都在休養生息一般,這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在中原之地能夠維持多久,沒有能說的清楚。

……

而反觀,葉門之內,門下之地的實力,無疑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穩步上升,三門五宗的融合,碰撞出了不一樣的火花。

各種功法,術法的合併,讓門下弟子,再度陷入了一片修鍊瘋值。

葉門,那處熟悉的山谷前,楚青雲仍舊沒有什麼改變,山谷青石旁,唯有他手中的蘭花,時而會更換一支更為新鮮的。

「你們說,老祖能見此多久?」

「額,老祖絕對,至少還能撐個數十年,畢竟上一次……」

「嗯,有道理。」

山谷遠處,一處岩石後方,碧雲宗宗主以及那幾位長老,此刻躲在岩石後方,似乎對於此事,他們十分有興趣。

Share:

Leave A Comment